第194章 大老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的是个老头儿,跟郭屁股和老茂是一个款式的,是济爷那一辈人。

这个老头儿一身老白棉布对襟扣袢褂子,跟打太极的似的,手里还抟着俩铁核桃,光看外表,你早起上公园能看见百十号。

可这个老头儿就算带着笑,气场也不怒自威,压得场子都沉下来,陆恒川本来也算不错。可跟他一比,就是个干虾米。

雷婷婷和王德光的表情微微也有点发僵。

能让在场的人全这么忌惮,肯定来头不小,没准也是“上头”的人,甚至……比老茂可能还得王道点。

陆恒川一皱眉头,松开握着小茂跟班儿的手,暗暗的扯了我一下。

这意思我明白,让我小心。

“没什么!”一看场子里鸦雀无声,倒是老茂的孙子小茂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用一种不太自然的爽朗说道:“您别担心。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闹了点误会,那个……李千树,你说是不是?”

“啊?”我反应过来了,只好露出个外交式笑容:“这真是。大家费心了,就是个小误会,我给你们道个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正主都开了口,一个是老茂的孙子。一个是对他们来说是个能带一群牛逼跟班,来路不明的神秘人物,吃瓜群众也不傻,没人愿意得罪任何一个给自己找麻烦,打了个哈哈就要散开。

我也想抬起脚走,可在一抬头,哪儿特么的还有“我兄弟”的影子?你娘,气的我想在地板上踏个窟窿出来。

“你是李克生的孙子?”没成想那个太极老头一边抟核桃一边到了我面前,长寿眉掩映下的眼睛就算已经垂暮,也还是精光四射。

我被这个眼神看的背后发凉,只好点了点头。

“跟李克生还真有点像。”那老头儿跟老茂和郭屁股一样,上来就是老生常谈,但第二句,就是他到了我耳边说了一句:“盯着你的人不少,那本书跟你背后的东西都放好了,不然会带来你想都想不到的麻烦。”

我一个激灵,他说的,是《窥天神测》?

可这事儿除了我和济爷,根本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老头儿,还真不简单。

察觉出了我的表情,那老头儿微微一笑:“你别紧张,李克生是我朋友,只可惜,家里出了那事儿。不然的话,现在还能有人跟我一起下鬼棋。”

鬼棋?我忽然想起来,我爷爷确实很喜欢下棋,可他下的棋很怪,是拿象棋没错。套路却跟象棋不一样,根本不是马走日象走田,而是一通乱放,所以没人能跟他一起下,都说他下的是鬼棋。

偶尔能在给干爹送东西的时候。从大柳树下面看见他自己摆弄棋盘。

我是跟济爷长大的,跟他不亲,又因为“天煞孤星”这个身份,不敢靠近他。

可难免也是有点好奇,就问济爷我爷爷真是跟鬼下棋?什么意思那是?

济爷就告诉我。说那是一种从棋变化出来的卦,不一定用象棋,甚至不一定用棋,地上的石子也能摆弄,不过没有现成的棋方便罢了,真能下好了,窥天通地,厉害的很。

我很好奇问我爷爷还会算卦?济爷这才跟说漏嘴似得有点发愣,推说也就是一个老头儿弄着玩儿的,让我别这么上心,还是得离本家人远一点。

我只好答应了下来,因为年纪小,很快把这事儿也给忘了。

今天猛然想了起来,那个“鬼棋”,难道也有什么猫腻?

“你想找的人。穿过了中堂能看见,”接着那老头儿就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最好一个人去,人多了要惹麻烦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老头儿真开了天眼了,什么都知道?而且……他为什么帮我?

而那老头说完了,转过身,抟着铁核桃就走了:“我跟他们不一样,倒是觉得,你是个能做大事的。”

这话一出口,听见的人一片哗然。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

我被看的都臊了,转过身拉了陆恒川一把:“死鱼眼,那老头儿什么来路?”

倒是小茂瞪了眼:“你不认识他?”

我十分尴尬,毕竟你们这个大雅之堂,你爸爸还是第一次登。

跟我猜的一样,陆恒川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个人,是上面的头头儿,地位是圈子里最高的。”

说白了,就是整个行业的最大boss?

“不过最近几年据说他已经金盆洗手,很少管上头的事情,一切都是茂先生和郭长岭在打理,”雷婷婷也说道:“我已经好几年没看见他了,没想到这次他也来了。”

倒是王德光张了张锯齿牙,想说什么却又咽下去了,看上去好像很不舒服,我问他怎么了,他有点不自然的摇了摇头,王德光虽然活了很久,可心里素来藏不住事儿,关于这个人。显然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你不认识他,他跟您有必要那么亲热?”没想到小茂居然倒是紧追不舍,望着我的表情满脸怀疑。

但他毕竟是老茂那个老狐狸的孙子,别的不说,这些表面功夫学的是非常精的,马上反应过来这话来者不善,自己把话头给剪了,还露出跟老茂一样的交际笑容:“对了,不打不相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茂林,你是李千树?经常听爷爷提起你,闻名不如见面,想不到这样年轻有为。”

卧槽,这话简直是交际场合的翻本。跟机器人生成的一样,客气有余,人气不足,我照猫画虎,也恭维了一下。说什么不愧是茂先生的长孙,跟传闻之中一样怎么怎么样的,自己听着都假。

不过场面话都这么说,小茂也早就习惯了,话锋一转。就跟雷婷婷和王德光打了招呼,看着场子暖差不多了,就问我:“你刚才说是有急事,没被我给耽误了吧?”

就是被你给耽误了,草泥马。

但这话不好直接说。我只好说道:“你看,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名声没混出来,整天琐事缠身的,我先过去一下把事儿办完了。下次我摆酒给你赔罪,到时候请一定赏脸。”

“你太客气了,我爷爷也时常教育我要跟青年才俊在一起,”小茂点头笑道:“请便请便,对了。我对这里很熟,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一定知会一声。”

我赶紧点了点头,回身就要去找中堂在哪里,那老头儿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就凭着他的身份地位,我觉得他也没必要糊弄我。

而陆恒川趁人不备拉了我一把:“我劝你留点心眼。”

我猛地就想起来了那老头儿叮嘱的话,低声问道:“刚才那个太极老头儿,靠得住吗?”

陆恒川低低的说道:“不好说。”

他要帮我,是出于什么目的?真因为跟我爷爷的交情?

可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

果然,陆恒川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跟我的想法竟然一模一样:“我倒是觉得,他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没准要提拔了你,拿你当个自己人培养。好牵制现在风头正盛的老茂。”

毕竟每一个领导,就算自己不问事儿,也不喜欢手下有人一家独大,之前老茂和郭屁股相互制约,现在郭屁股被拉下马没有了翻身之日,自然只剩下老茂说了算了。

但是我一个毛头小子,他真能这么信得过,让我取代郭屁股拼了一辈子命才坐上去的位置?

不管怎么样,那也是后话了,这个中堂,我非去不可,于是我点了点头,就避过人们的眼光上中堂去了,雷婷婷和王德光知道我的意思,先帮我挡了挡。

推开了一扇厚重的檀木大门,看见一个又深又幽暗的长廊,两侧许多门,我咽了一下口水,“我兄弟”在某一扇门后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