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开锁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外面的喧闹比起来,这里隔音效果太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

我做贼一样往里走,假装没看见前面那个“闲人免进”的牌子。

老子可不是什么闲人,老子忙得很。

越往里走我越寻思,说起来,进城之后,别的事情没咋干,光老头儿倒是认识了一堆,可当年坑了我们李家的那个阴面先生。到底是谁还没闹清楚,真尼玛的失败。

还有那个“我兄弟”,整天顶着个跟我一样的脸给我裹乱,上次金乌牒的事儿也是他招上来的,现在终于身边有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证,这才勉强放了点心,不然谁知道那王八还要给我扣什么屎盆子。

就拿这一次来说,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进这个地方查的很严,我送请柬的时候,那查请柬的也没说“你不是已经进去了吗”之类的话。难道他是从后窗户跳进来的?

也不像,这里的人都不是吃干饭的。

可他费这么大劲儿上这里来又有啥事儿?

算了,现在干猜也猜不出来,见了他给他把答案打出来。

走着走着,我开始寻思开哪一扇门好。正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卧槽,要是被发现了那可不太好,于是我随手开了一扇门。就躲到那个房间里去了。

结果我刚进去,就听见门响,尼玛,好死不死,那脚步声的主人也是想上这个房间来!

现如今我这模样自己都觉得形迹可疑,回头一瞅,这个房间正好有个挺大的办公桌,我身子一缩,飞快的就挤到了那个办公桌洞子里去了。

刚把腿收进去,门就开了,传来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今天那个李千树能耐可够大的,大先生都另眼相看,好像还窃窃私语说了点什么话呢!”

他们竟然不对那老头儿直呼其名,背地里都喊大先生,这威慑力可真够大的。

“对,我也看见了,听说大先生最近在找接班人呢,难道看中了那个李千树了?”

“不能吧?那个李千树何德何能啊,再说今天显然也是第一次跟大先生见面,这样就敲定,那可就太草率了。”

“谁知道啊,不过大先生办事,一直不按常理出牌,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个人的声音鬼祟了起来:“要是大先生真找了接班人。茂先生那边……”

“茂先生八成是要挤兑的,”第二个人连忙说道:“不过李千树虽然年轻,身边的跟班倒都挺厉害,你说他是怎么横空出世的?以前没听说过啊?就打上了金乌牒,他倒是顺风顺水。”

你娘。你懂个屁,才没有顺风顺水。

“算了,那种自己没本事,只是走了狗屎运的,怎么分析也分析不出来个头肚。”那个人接着说道:“郭长岭那边怎么样了?”

我的心顿时提起来,郭长岭?不就郭屁股吗?还真在这里?

我这次运气不错!

“还是老样子,茂先生说一定要看紧了,”那个人接着说道:“不过他那个揍性,也翻不起什么大波浪了。”

本来我还觉得放心了。这就说明郭屁股没死,那姜师傅让我过来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跟她报个平安就行了。可是后一句又把我的心给提起来了,“那个揍性”是什么意思?

“那咱们去看看吧,小心为上。”这俩人说着,这间屋子就响起来了收拾东西的声音,窸窸窣窣一阵之后,门再次响了起来,俩人出去了。

你娘,本来我还想先去找“我兄弟”,可是那俩人这一出现,摆明能给我引路,我要是不跟着去找郭屁股,谁知道自己上哪儿找去。

真特么的进退两难,我一咬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只好先跟着这两个人去找郭屁股了,也没准运气好,在找郭屁股的路上,也能碰上“我兄弟”呢?

不,那就更进退两难了,算了,事情分轻重缓急,郭屁股好歹也算是一条人命,我只好蹑手蹑脚的从办工作的桌洞里钻了出来。跟上了那两个人。

说实在的,跟踪还真是个技术活,这特么的小心翼翼,提心吊胆怕被发现了,比跟人打一架还累,再有下次,我特么坚决不能接这种活儿干。

这俩人往里一拐,走进了另一个回廊,因为这个四合院四面相通,呈现“回”字,我又是第一次来,很容易迷路,就花心思把路记清楚了,预备一会儿原路返回。

不大会,那俩人进了一个房间,开门放了一个小盒,人都没进去,看样子像是来送饭的,我还听他们说了一句“脱毛凤凰不如鸡”。

你娘,我这心越来越提了。他们到底把郭屁股给怎么样了?

这么想着,好不容易等他们走了,我就也溜过去了。

一看见那扇门,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卧槽,大门而已,有必要用阴沉铁梨木?又不是关行尸的。

行尸……这俩字让我心里咯噔了一声,想也知道,这个房间里面,肯定是用来关押重犯的。

我动手想把门给弄开。可是那扇门上的紫金八卦锁是老手艺,比特么的现在的密码锁还难弄,你得通过上面的小铁片子,组装成了一个图形,才能打开。谁这么设计的,真尼玛缺德。

我凝气于手,本来想把这玩意儿给直接砸开,但是转念再一想,不行。这门显然是个关押重地,如果里面不光郭屁股一个,我特么的要是砸了,放出什么怪东西来关不上,不就傻逼了吗?

陆恒川和大boss都说小心为上。必须得长点心眼。

没法子,我只好观察起了那个紫金锁来,上面稀碎稀碎的,跟一碗面片汤一样,谁知道得拼出一个什么鬼来。忽然正在这个时候,我瞅见那个锁盘上镂刻着几个蚊子脚一样的小字,其他的字比划繁琐,我实在看不清,就又一个字看得出来。那是个“寿”字。

“寿”字,分拆一看,是春分半寸的东西,春分半寸……说的是雨水的意思。

而“寿”字加水为“涛”,波涛是起伏的东西。不跟山峦土地一样的永恒,所以这个意思就是,那东西变幻莫测,来得快去得快。

你娘,太简单了。能带来雨水的,变幻莫测的东西,不就是云彩吗?

我立刻抬手上去就拼凑了起来,这种锁济爷以前有一个,老往里面藏绿豆饼之类的吃的,我为了偷吃,趁他出去主持丧事就会去瞎抠,对这种锁特别熟悉。

虽然这个比济爷那个精巧玄妙许多,但是我脑子里有了启示,用起来也不慢。很快就拼出了三块祥云的碎片,还剩下六块。

正要加把劲儿,忽然听见回廊的另一侧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也太不小心了,他毕竟是郭长岭,掉以轻心不行。”

一听这个声音,我浑身的汗毛都特么立马全炸起来了,卧槽,是老茂!

刚才我再大厅里面摔完了老茂的孙子,就有点疑心,怎么这么重要的盛事,身为“扛把子”的老茂没出现,当时还有点怕他跟我撕破脸,但是他一直没出现,我也就没多想,想不到他在后面呢!

这特么的要是发现了我在郭屁股门口,用屁股想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保不齐郭屁股也会因此遭殃,给扣上个“通贼越狱”的罪名,这就跟姜师傅的目的背离初衷,反而害了他了。

而这个地方退无可退,根本没地方躲,我特么心一横,加快了手上扣锁的速度,脑袋上冒的冷汗都把眼睛泡了也没顾得上擦,而老茂的脚步声跟阴差勾魂的铃铛一样,越来越近,眼瞅着就从拐角进来,看见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