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大帐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咔吧”,我手上一个劲儿,拼上了最后三块,这锁终于打开了!

而这个时候,老茂的脚步声已经响到了我耳边,几乎是与此同时,我闪身就进去了。

结果这一进去,因为里面没灯没窗户,黑窟窿一样,我两眼一抹黑。特么好险没踢到了刚才那俩人给郭屁股送来的饭!

我敏捷的抬了腿,闪避到了门后。

这个时候,老茂的声音倏然不悦的从门外响了起来:“刚才是谁来过?”

有人唯唯诺诺:“三分钟前我们来了一趟,是送饭的,您放心!没进去!”

这么说,不许人进去是老茂规定的。

而那个锁的声音当啷响了一声,接着就是老茂冷透了的声音:“没进去就放心了?你们胆子倒是不小,连门也敢不锁!”

“啊?”老茂的手下显然也吃了一惊,连忙申辩说刚才确实锁了,老茂哪儿相信啊。一声冷哼隔着门板都刺骨头,很明显,那俩跟班要遭殃了。

接着,那锁又是一声响,显然老茂要进来。

草泥马了。

我只得回头往里瞅。可这里一片漆黑,我特么什么也看不清,根本不知道往哪儿躲,要是老茂进来一开门,特么直接就把我给堵屋里了。

你娘。我没法子,只好直接躲在了门后面,这样的话,开门之后他第一眼肯定看不见我,到时候灯亮了再想辙。

这么打算好了,我就死人蛟一样死死的贴在了墙上,大气也没敢出。

不过,一说大气也没敢出,我忽然反应过来了,怎么打我这么一进来,本来应该在这里面的郭屁股一声都没吭?

难道他睡着了?

我侧过耳朵,凝气入耳朵上的风溪穴仔细的听了起来,想确认一下,郭屁股在哪个方位。

可是不听还好,这一听……一阵寒意猛地从后背蹿了上来,你娘,这一片漆黑之中,根本就没有人呼吸的声音!

郭屁股难道……死了?

可不能啊,他要是真死了,这老茂为啥还拼了命严防死守的盯着,还送饭?

这么多的想法也是一瞬,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丝微光隔着一个人影,从门口透了进来。我把脖子探的跟个大鹅一样,才从这点可怜的光里看到了屋里的陈设。

对着门口的,是个挺大的大床,上面挂着个厚重的丝绒帘子,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跟出殡时盖在棺材上挡光的顶子一样,纹丝不漏。

而老茂叹了口气,施施然的走到了那个丝绒帘子前面,打开了一个缝隙,伸着脑袋就往里看。看完了,这才吐出了一个满意的叹气,分明是幸灾乐祸的:“你安安静静的,这样我就放心了,长岭啊长岭。你说你何苦来呢?弄成了这样,也是你自己作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茂先生,这都是郭长岭自己找的,”老茂的跟班因为不敢进来,在外面拍开了马屁:“知道您仁义,可也别太伤心,这背天理违人伦,阴面先生有阴面先生的报应。”

仁义你麻痹。

“是啊,是啊,早先劝他,他就是不听,”老茂的声音是很悲伤的,像是特别惋惜。一边摇头,一边却在背光的地方笑,那个无声的笑让人毛骨悚然,跟电影里的变态一样,特么直接把我一身鸡皮疙瘩给笑出来了,这还是人?

但再一想,像老茂这种伪君子,活的一定很累吧?

我忍不住想叹气,但正在这个时候,我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我给蹭掉了。沙沙的掉了下来!

卧槽,我汗毛顿时就炸了,我后背还有什么东西?

老茂是什么人,那听觉跟特么猎狗一样敏锐,立刻支起了耳朵就冲着大门看了过来,完了,这尼玛算是完了……

随着老茂逆光的脸满是怀疑,一步一步冲着大门逼近的时候,我一边手心出汗,一边脑子里已经在想借口了,我说点啥呢?说走错门了?

但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一阵乱响,有人慌乱的说道:“茂先生,北门被人给砸了,好像有人想闯进来!”

“又是郭家那几个小鳖孙?”老茂冷笑了一声,就出了门:“我倒是想看看,那几个小鳖孙还能翻起什么风浪……”

趁着这个机会,我运足了气,几秒不到的时间,跟个泥鳅一样。一下蹿进了那个大丝绒帐子里!

而老茂就是老茂,分明刚才那一下假装被引出来,其实也是兵不厌诈,只见飞快的转了身,就一把握住了门把,将大门给旋了回来往后看。

卧槽,我特么刚才稍微慢了一点,就特么被发现了!

真特么老奸巨猾。

而老茂这下也确定了,这门后面确实也没人,咕哝了一句:“原来是墙皮……”

“茂先生。您快去看看吧,”而外面的人不断的在催:“北门那边闹腾的很厉害,都等着您主持公道呢!”

老茂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就把大门带上,出去了。

我心里明镜儿似得。北门这边的动乱,八成就是陆恒川他们给我想的法子,想把老茂给吸引过去,好给我这一趟的任务创造机会。

有这样的辅助,真你娘夫复何求。

而这个时候。屋里已经重新一片漆黑,加上这个丝绒帘子还不透光,重新陷入了盲人状态,我只得大着胆子轻声一喊:“郭屁……郭先生,您在里面不?”

这里面寂然无声。我根本没听错,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

那可就奇怪了,特么睡美人还会喘气呢,郭屁股这是啥意思?

于是我就大着胆子把打火机给拿出来了,“嚓”一下点上了一照。就看见昏暗的光线下,郭屁股正站在了我面前,一张脸惨白惨白的。

卧槽,这一下差点没把我给吓了一个倒仰,合着你他妈的站的好好的。就是装死呢?

于是我喘了口气,刚想跟他打招呼,可又觉得不对,伸手推了郭屁股一把,只见郭屁股跟纸扎的似得。就差点倒下去。

你娘哟,我赶紧伸手把他给扶住了:“郭先生,你别吓我……”

话还没说完,我就发现,郭屁股的身体。是凉的!

但凡是活人,心在跳,身体就还是多少有热乎劲儿的,可是郭屁股这个温度,只有死人才有!

他……他真的死了?

我立刻抬起了打火机照他的眼睛,因为人死之后,瞳孔必散,可偏偏这个时候,打火机没气了,直接给灭了。

麻痹。这种一次性的就是不靠谱,真不如一狠心买个Zippo。

我没法子,又在黑暗之中摸索了过去,扣了扣郭屁股的脉门,这一下心更凉了……死了,真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不成是老茂早把郭屁股给害死了,送饭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别人发现这个事实?

好一个伪君子!

我心里一股子不是滋味,虽然我跟郭屁股见过的几面寥寥无几,就一直在撕逼,但毕竟跟郭屁股也算是个熟人,知道熟人死了,怎么也会有点不舒服。

这个结果不尽如人意,可姜师傅交给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我就把郭屁股的死讯直接告诉她吧。

想到这里,我就转身要走,这里没什么值得耽搁的了,我得赶紧趁机去找“我兄弟”。

而没想到,在我刚想从这个帐子里面给钻出去的时候,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接着,一个沙哑而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饿了。”

是郭屁股的声音。

我一颗心顿时跟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死……死了还能动能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