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变行尸/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即我就反应过来了,特么身形跟“我兄弟”这么像的,只有之前被揍的那个小王八蛋!

你娘,我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摸上脸去果然全是伤,气的我一失望,又给他啪的来了一巴掌:“你特么来干什么?救郭屁股?”

“什么郭……”那人嗓子一梗,咬紧了字眼:“我是来救郭先生的!”

孺慕之情呼之欲出啊,这个“先生”不是普通的男性称呼,显然是敬称。

郭屁股的徒弟?

“说起来,”我的手松了一点:“郭屁股怎么变成这个卵样了?”

那人把后槽牙咬的格格响:“都是姓茂的害的!那老东西不是人!”

“我知道,”我接着问:“我问你是怎么害的?”

郭屁股这个人不是很稳定,有时候精明有时候傻逼,但他到底本事在这里,老茂怎么可能说害就害?

“是姓茂的用了奸计!”那小子立刻说道:“他先是冤枉了郭先生养旱魃。还想方设法,故意把旱魃给放出来,咬了郭大师和郭洋!”

卧槽?我心里激灵一下,那旱魃,其实那天是我放的……

可是我以为旱魃只动了郭洋。没成想郭屁股也中招了?

那小子接着说道:“当时,当时郭江急得不行,听说了有个武先生,好像叫雷婷婷吧,她那有五线香,不过那玩意儿有价无市,她又不缺钱不缺名声,跟她要肯定要不过来,就把她老爹给坑了,才让雷婷婷迫不得已。去鬼市用五线香换千年人参,想来整个县城,只有我们家有千年人参,换也只可能跟我们换。”

不对……老子那也有一根,我说那天鬼市上五线香怎么出现的那么巧,还以为是陆恒川洪福齐天,想不到后面还有这种曲折,难怪郭江那三孙子当时跟我急成了那样,感情是我在人家前面插了队了。

“结果运气不好,碰上捣乱的了,郭江想方设法,好像还受伤了,才弄到了只能救一个人的剂量。”那小子喘了口气,接着说道:“郭先生为了郭洋,把自己也中了尸毒的事情瞒下来了,让郭江拿着那一份五线香去救郭洋,自己到尸毒攻心了……才……才被我们知道。”

郭屁股……这老王八犊子还有这种舐犊情深的时候。

“等我们知道,就来不及了,正好被姓茂的给发现,”那小子咬牙切齿:“二话没说,直接逮到了这里,美名其曰把他保护起来,其实……其实他就是想把唯一能跟他在上头势均力敌的郭先生给扳倒!”

那小子说着,嗓子一梗,像是哭了:“郭先生遇上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只自己扛。”

不得不说,这事儿引了我的恻隐之心,这郭屁股也是,你特么不早说。老子那还有一个人的剂量呢,你但凡说了,至于能这个下场。

那天郭屁股跟我说的话重新响在了我脑海里:“我没什么,只求你,救救郭洋。”

我听着郭屁股的牙在一片黑暗里慢慢磨的声音。不由想到,这老东西搞这一出,洗白的挺成功。

真没想到,这堂堂郭家的败落竟然都是因为我的从中作梗。

我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虽然是他们先坑的我。可这事儿确实也是……

“那现在郭屁股都已经给变成行尸了,”我接着问那小子:“你救他还有屁用,又能救到哪里去?”

“我必须得救他!”那小子情绪激昂的说道:“你不知道,姓茂的丧尽天良,竟然想趁着郭先生尸毒攻心,把郭先生给养成了自己的行尸,你说……你说他还有点人性吗?”

我就知道,老茂明面上是文先生,其实也算个阴面先生,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比起来,郭屁股这种摆明“我就是坏人“”的,反而光明磊落多了。

“现在郭先生靠着自己的意志力,还没怎么样,但是已经被姓茂的侵蚀的差不多了。要是有亮光,你就看得出来,郭先生身上已经快出白毛了,”那小子接着说道:“再晚一点的话,郭先生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成了行尸走肉,听命与人,郭先生一辈子什么没经历过,现在却变成了这个下场……”

身上长白毛,那就是变成行尸的第一步。草,摆明了还是比较凶的那种。

而郭屁股这一脑袋当先生的本事和套路,真让老茂养他,跟他养芜菁似得,那估计得天下大乱,难怪那个所谓的大先生今天都重出江湖了。

你娘,我忽然反应过来了,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本来也是郭屁股和“我兄弟”两个,那大先生说的“你要找的人”。可能反而是郭屁股。

这么说,他明面上不管这事儿,其实也对老茂动了疑心,想帮郭屁股,而弄老茂——借着我的手弄。

大先生就是大先生。兵不血刃,事情就办成了,他得有多灵通的关系网,才能知道这么多的内情?

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李千树,我求你,帮帮我这一把,把郭先生给带出去,我们整个郭家,不,是整个阴面先生这个圈子都会感谢你的!以后你一句话。我们阴面先生风里雨里,万死不辞!”

说着,那小子忽然“咚咚”的发出了两声脆响,我看不见,但听也听得出来,他给我磕了几个响头。

我赶紧摸索着把他给提溜起来了:“你他妈的傻逼呀,你爸爸又没死,嗑个蛋的头。”

“爸爸?”那小子忽然来了精神:“那,那我认你当干爹!”

卧槽,我特么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当了唐本初的师父都已经很勉为其难了,还特么给你当干爹,你给我歇会吧!

我寻思了寻思,这事儿不是很好办,可有点骑虎难下,算了,就给自己来个不计前嫌,当积德了吧,郭屁股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特么老茂更不是玩意儿。老茂真得手了,估计我也得跟着遭殃,毕竟因为衣柜的事情,他想给我灭口还来不及呢!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尖叫了一声:“快来人,这里的紫金八卦锁给坏了!”

卧槽,我当时就愣了,一把扇在了那小子脑袋上:“我说你他妈的是不是真傻比,你把那个锁给砸了?”

那小子捂着脑袋唯唯诺诺:“我……我不弄开怎么进来,年会一年只有一次,姓茂的好不容易脱不开身,这个时候不来救郭先生,恐怕以后更没机会……”

没机会你麻痹。

这下好了,锁头坏了,用脚丫子都能想到是有人进来了,外面没人包抄着等着抓人,我特么跟你叫爸爸。

“快去喊茂先生!”

外面一阵大乱,来来回回的都是脚步声,闹得沸反盈天,眼瞅着得冲进来,我算是掉进韭菜里的草——择不出来了。

“别慌,你不是会赶尸吗?”我跟那小子说道:“把郭屁股给我准备好了,冲出去。”

一听我终于答应了,那小子这叫一个高兴:“我听爸爸的!”说着就把郭屁股利落的拾掇了起来,刚生出了白毛的行尸绝对不能见光,身后窸窸窣窣的,是他包裹郭屁股的声音。

爸你个蛋。

我也顾不上说啥了,挡在了那小子前面,握住了雷击木。等着门被撞开。

果然,外面咣当一声响,有几个人慌慌张张的声音响了起来:“谁在里面?”

“你爸爸!”

我扬起了雷击木,迎着来人,一下就砸了下去,跟那小子说道:“给我跟紧了,咱们趁着来人还不多,赶紧冲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