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挡路狗/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要是多了,想冲恐怕也冲不出去了。

那小子在我身后应了一声,手里摄魂铃一摇,郭屁股被罩紧了的身体,便发出了“咚”一下,沉重的声音,显然跟上了。

人不可貌相,那小子不愧是阴面先生,这种养尸的手段玩儿的很靠谱,这下我就不用担心了,凝气在手,眼瞅着前面冲过来了一个人,一雷击木先给掀翻了,后面的人见状,蜂拥而上。当然就把门口给团团围起来了。

我吸了一口气,打群架除了在郭家被围之外,这算是第二次,但能在这种地方当差的,没点本事肯定进不来。跟外面的菜瓜不一样,个个训练有素,身形敏捷,运气也都很熟练,我先运气掀翻了几个。可后面的人越来越多,头上开始微微的沁出了汗水来。

而且那几个人看得出来打不过我,虽然不敢进屋,但是外面挤得水泄不通,跟人肉盾牌一样,根本没破绽,愣冲出去还真有点难。

我运气在手,掀翻了一层,立刻又起来一层,都特么跟打不死的一样。估计行气也都练的十分上乘,刀枪不入的。

这就算磨洋工也磨了不少下去,何况现在时间紧迫,得尽快解决,不然老茂他们来了,那就肯定出不去了。

“爸爸,怎么办?”那小子也挺着急:“根本冲不出去,郭先生这……”

我没搭理他,一咬牙,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尝试一次还没修习过的,最高深的行气,半闭上眼睛,用《窥天神测》里面的方法,五心朝天式,意守丹田三,凝气从百会,涌泉,劳宫入,汇集到了丹田。接着在丹田将气引了出来,往上……往上……

睁开眼睛,凝气入雷击木,是这一种从来没体会过的畅快感觉,跟电影里面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那浑身的气从后背发出阿里,源源不绝,像是开了闸的洪水,顺着雷击木就倾泻了出去!

“哄!”那股气……不应该说是气浪,猛地跟外面一冲。门口那些人肉盾牌没想到更没禁住,一下跟一排麻将一样,整个被掀翻了!

眼瞅那些人零零散散的都被摔开了,我回头瞅着那小子就喊:“跑跑跑跑跑!”

而那小子也被我那一下个震住了,半张着嘴:“这……这也是行气?怎么跟我练的不一样?”

“你他妈的不懂的还多了去了!”我啪的扇了他脑袋一下:“赶紧跑!”

“是是是……”那小子这才反应了过来。忽然热切的说道:“爸爸,你真是太厉害了!我服,我真服!”

傻逼,我拽着他就往外面跑:“你是从哪儿进来的?找地方逃出去!”

“我,是凭着请柬从大门口进来的,”那小子连忙说道:“对这边,我真不太熟悉,所以这么长时间才找到郭先生在哪里……”

你娘,这“上头”也是够可以的,这种毛头小子都给请柬,特么不给我,搞得我还是靠着姜师傅身份进来的,什么社会。

幸好我来的时候记了位置,没法子,只好先从后边走。我记得穿过中堂,应该有个捷径,能到院子里,等找到了门走门,找不到门也有围墙,翻出去就行了。

而之前那帮狗腿子说什么北门被人给砸了,我一寻思,北门倒是可以去,如果没调停好,我们就两个人带着个郭屁股。目标不明显,可以趁乱混出去。

如果已经调停好了,那现在老茂为了避免再次作乱,肯定早把那边肃清了,没人更方便。

这么想着。我领着那小子就冲那边走了过去。

刚转过了拐角,就听见身后有一阵脚步声,显然是老茂领着人给追上来了,简直太特么险。

接着,老茂那愤怒到变了调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谁干的,胆子不小啊,一定要给我抓到,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不行,听着脚步声来的很快,我喘了口气,接着往前跑,眼瞅着外面有一大排的玻璃,伸手把玻璃给推开了:“先出去!”

那小子自己先下去了,然后一摇铃铛,郭屁股也就跟下去了,我断后,玻璃窗户刚一碰上,只听里面就是一阵脚步声。

你娘,这简直是刀尖儿舔血啊。

再一抬头,知道这是在院子里。可也真不知道往外怎么走,还好我方向感一直不错,认定了东西南北,奔着北边去准没错。

结果没走几步,忽然看见面前一双绿莹莹的眼睛。

卧槽?这特么又是什么鬼?我伸着脖子看清楚了。后脖颈子顿时就跟被鬼吹了一样凉了下来。

不是别的,是狗。

狗平时不可怕,可带了行尸,最该避讳的,就是狗!

从前的赶尸匠出去做买卖。都要挑着村庄外沿走,就是因为村里有狗,狗叫能惊尸,而狗作为看家护院的东西,自带辟邪属性,见了带邪气的东西,不可能闭嘴装死。

但凡这个时候这条狗给叫唤了起来,那我们肯定就无所遁形了……

“爸爸,你看这怎么办?”那小子平时挺倔,现在却完全拿着我当个依靠了:“这个狗我认识,是姓茂的养的!都说狗通灵性,是不是,它替姓茂的来拦咱们?”

那是一条个头挺大的狗,毛儿是浅金色的,目测得有几十斤。我也不懂什么品种,只见支棱着耳朵吐着舌头,摆明是奔着我们来的,满眼虎视眈眈,嘴里呜呜直响。这是狗要咬人之前的征兆,而它的位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正挡在我们去北边的小路上。

好狗不挡道,可见这狗不是什么好狗。

我咽了一下口水:“你带吃的没有?”

那小子一愣:“爸爸,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吃?”

“我问你带没有。”

“带是带了。”那小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蛋糕卷来,我扯开了皮丢在了一边引那个狗,意思是贿赂贿赂,能不能给我们行个方便。

没成想那狗可能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这个蛋糕卷根本没放在眼里,反倒是觉得那个蛋糕卷把他的狗格给侮辱了,一起身,张开了嘴,冲着屋里就要叫唤。

草泥马,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一个箭步蹿上去。用雷击木戳住了那狗的嘴。

那狗虽然是老茂的爱宠,但也就是普通狗,牙齿绝对比不上行尸,被我这么一戳,牙登时掉了好几个。一下就吓瘫软了。

俗话说狗仗人势,估计这狗没没人敢得罪,这下吃了这么大的亏,当时就吓尿了。

就是欠拾掇。

我一把抓住了那狗的项圈,拖着那狗就往前走,这玩意儿不能松开,不然一准跑去通风报信,而被我这么一整治,生怕我宰了它,哪儿还敢叫唤。

所以说城里的宠物狗也好,也不好,好事好在它聪明听话通人性,不好也不好在太通人性,知道欺软怕硬。

要是我们村里的狗,一旦咬在了你身上,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就算活活被你打死了,也不会把你的肉松开。

带着一个郭屁股一个狗,再往北边一摸,还真看见北门了!

而且北门确实安安静静的,连个人毛都没有。

就是那个北门真跟狗腿子们说的一样,被砸了一个稀烂,精雕细琢的门框和玻璃碎一地,瞅着我都心疼,死鱼眼他们够下狠手的。

我拖着那狗就要过去,打算逃出去再撒开它,可没想到,那狗对着北门,居然直往后缩缩,像是不敢过去一样。

奇怪了,这玩意儿怕什么?比怕我还在以上?

我起了疑心,提起雷击木就过去了。

可左看右看,没什么出奇的地方,这狗发什么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