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扣屎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子也挺担心的望着我:“爸爸,不能出什么事吧?”

“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就算出什么事,除了挨着,还能怎么样?”我早看出不对劲儿来了,这边是可以没其他人,可连保安什么的也没有,就太奇怪了,不像“上头”的作风。

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往外走,不好回去了。

“你给我小心点,我送郭屁股先出去。”那门因为被砸,已经封上了,堆了不少东西,比起搬开那些东西,还不如跳墙头来的快点。

说着,我蹲在了墙角下,把郭屁股先架在了肩膀上。往上耸到了墙头,回头看向了那小子:“你能出去不?”

“能能能!”那小子身手还是可以的,一脚踹在了窗棱子上,鹞子一样,很轻便的翻了上去,接住了郭屁股。望着我:“爸爸,你也快点。”

我应了一声,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后面没什么人,才蹬了上去。

外面也没什么问题,我又先跳下去。接住了郭屁股,那小子也跟了上来:“这次真多亏您了,我……”

“闭嘴。”我耳朵一动,就听见了一股子声音围上来了,立刻沉下脸:“带着郭屁股,立马顺着墙根跑,我殿后。”

那小子一愣:“这里没人发现咱们,为什么还殿后……”

“傻逼,让你滚你就滚!”

“可是……”

他话音未落,只见这墙壁外围的狮子壁灯一下就大放异彩,老茂带着一帮人涨潮似得围了上来,露出个阴森森的笑容:“李千树。扪心自问,你进了这个圈子,我茂某人可没少帮你,还只当咱们也算一个忘年交,没想到,你竟然跟郭长岭是一条船上的,本来是文先生,却干成了阴面先生,你这么做,李克生泉下有知,会安心吗。”

“没错,茂先生对你不错,多少好买卖都让你干,你简直吃里扒外!”

“要不是茂先生,哪儿有你的今天!”

老茂身边的人也义愤填膺。

去你妈的,自己干的事儿栽到别人身上,要不要脸还?再说了,那些生意我做了,哪一个都是不死也得扒层皮的,还几把好意思说。

而那小子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张脸煞白煞白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被裹缠的严严实实的郭屁股,一咬牙。也没迟疑,带着郭屁股就顺着我说的地方跑了。

他这点倒是比唐本初好,干脆利落的听话,一点不拖泥带水。

老茂脸色一变,抬手就让人去追,我则横刀立马的站在前面。手指头一转把雷击木转过来,沉下脸带着杀气:“谁要是想从这里过,问问我李千树的雷击木。”

这几个人应该都是老茂的亲信,也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刚才都应该是在年会上,怎么可能把我放在眼里。冷笑一声冲着我就围了过来,我出手利落,带着气当当一点,他们连雷击木是怎么晃出来的都不知道,就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

我打的地方,都是要害。力道控制的也到位,能擦破皮却不会致命,也等于说是这算是个警告,我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手,机会我给了。

这样比下死手,其实更难,特别彰显手段,很适合装逼。

而那几个人当时就愣了,没成想我年纪轻轻的有这种身手,互相望了一眼,加上他们之前也看见了,我身边的跟班确实都是有来头的,更觉得我神秘,显然有点忌惮。

老茂脸都白了:“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连一个李千树都打不过,给我上,郭长岭要是跑了,你们给我后果自负!”

那几个人一咬牙。又要冲着我招呼上来,这次我就没留情,直接把那几个人给招呼倒了,鼻子口蹿血。

有人心生怯意,为了涨声势,就大声喊道:“李千树,你敢在这里闹事,你个乡巴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告诉你,就算今天郭长岭被你给放跑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整个圈子都不会再有你的容身之处!你觉得划算吗?”

“没错,你是不是傻?为了一个再也回不来的郭长岭。竟然得罪茂先生,得罪整个圈子?”

好,我等的就是你们这几句话,我可能有的时候没什么原则,又耳根子软好说话,但我也不是傻逼。说来惭愧,这小算盘,我一开始就打好了。

我抬起头,故意让自己一脸萧杀,再次咬重了自己的名字又说一遍:“我太清堂的李千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等着你们来找我!”

“这小子是不是傻逼,难道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出名?”

“敢得罪茂先生,管你叫什么名字,走,一起上!”

“等一下!”老茂忽然抬起了手,止住了那些人,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我上下打量。

我心里暗暗一喜,这伪君子不是多疑吗?兵不厌诈!

我特么的傻啊,把自己暴露在这里,跟老茂直接撕破脸?那我不落好不说,恐怕陆恒川雷婷婷他们也都会被我连累,我才不会蠢到用自己的名义跟老茂正面刚。

而之前通过在年会上的观察,我已经看好了“我兄弟”是个什么神态,什么小动作,我天生脑子就好使,足够能让自己模仿出跟“我兄弟”一模一样的表情气质来!

老茂是会相面,也会通过相面来看运势,可偏偏这一阵子他没见过我。肯定看不出我真正的李千树最近是个什么运势,只能通过自己的记忆,来观察眼前这个我,到底是真的李千树,还是李千树的“兄弟”,跟金乌牒的事情一样。想嫁祸给李千树。

我敢说,我跟“我兄弟”的神态得有九成像,说白了就是俩字——“锋锐”。

而且我故意说了好几次,自己是李千树,照着老茂平时对我的了解,我平时遇事嫌麻烦还来不及。绝对不会给自己大兜大揽招惹麻烦,从他的角度来说,肯定会疑心又是“我兄弟”前来捣乱。

当然了,我的清白老茂是不在乎的,他在乎的是自己的面子和郭屁股的下落,要是他被“我兄弟”给糊弄了,那他肯定吃不下睡不着,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我越证明自己是李千树,那对他来说,就越可能是那个神秘的“我兄弟”来往我身上扣屎盆子。

果然,老茂的眼光已经收了回来,嘴角一扯带了点讥诮:“好小子,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李千树,你以为我就能三言两语被你给骗过去?未免太小看我茂某人,难道我白给人看了一辈子相?”

这老狐狸果然上钩,把我认成了我兄弟了!

我强忍着笑,却露出一个雪冷凝霜的表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天下之大,我李千树,只有一个。”

我自己平时是从来不会用这么书面的语言来说话的,脏话倒是经常说,老茂绝对能觉察出来。

这话一出口,老茂的神色像是更确定了。冷下了脸来:“我不知道阁下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路,这样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告诉我,你把郭长岭带走。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冷冷一笑,故意让自己带点邪气:“我没必要告诉你。”

一听我这话,老茂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他知道,“我兄弟”来路不明,很有可能比我难对付。

加上现在那小子早带着郭屁股跑远了,他已经追不上了,寻思了一下,挥挥手让跟班先撤开,就走近了我,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跟我说道:“我知道你跟李千树不对付,这样吧。咱们可以做笔买卖,只要你把郭长岭还给我,你要怎么整治李千树,我帮你做。反正那小子知道了许多不该他知道的事情,我也不能容他,这件事情。咱们可以达成共识,你看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