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养尸泥 七点跟九点两个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说我跟下面的关系硬,没成想这些阴面先生也是手眼通天,保命……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鬼。

我就又问道:“你们缺东西是吗?什么东西让你们这些阴面先生都弄不来啊?”

他们的法子都挺缺德,比方说上次坑了雷婷婷的老爹,就是想让雷婷婷拿出五线香。

“您有所不知,”干儿子说道:“郭先生不是中了尸毒吗?这万物相生相克,那我们就得用跟尸毒相克的东西,把郭先生身上的尸毒给化解了,您也知道,郭先生现在长了白毛,那就需要煞气,才能化解掉。”

我心里一下就明白了。

所谓行尸是天下至阴至邪的东西,而这郭屁股中毒太久,肯定进了骨髓心肺,所以人都沦为行尸了,那就得跟他一样厉害的另一种邪物才能化解。

好比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最阴的是行尸,那最邪的则是煞了。

所谓的煞,其实就是恶鬼的意思,但这不是一般的恶鬼,而是积怨深重,时间长,已经凝练出实体的鬼。

这鬼本来应该是虚无缥缈的,怨气化实体,可见有多厉害。

而要能跟旱魃的尸毒相对……旱魃是行尸里面的王,那得多厉害的煞,才能根旱魃的地位匹配,当鬼里的王?

理解了,那确实不好找。

“所以我们这都在想法子,爸爸这里要是有什么线索,也请……”

“快拉倒吧!”我连连摆手,指着自己的天灵盖说道:“这次差点把命给玩儿进去。别的事情短时间真没法给你们帮忙了,我就祝你们好运吧!”

干儿子脸上的笑容一凝,立刻笑了:“我就是多问这么一嘴,谁让爸爸本事大呢,您不爱找,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您把郭先生从里面给救出来,已经对我们阴面先生是大恩大德了,不敢再多让您冒险了……”

卧槽,进入这个圈子,我真是唯一听见阴面先生嘴里说出了人话来。

一口一个阴面先生的。说起来,最近一直都没听说了这些阴面先生的消息,想起了老茂说过“郭家几个小鳖孙”,估计郭洋郭江他们没少跟老茂那添堵,我就问他们最近怎么样了,都还活着吗。

结果干儿子一听,脸就沉了:“承蒙爸爸关心,本来这也不足为外人道,但不瞒爸爸说,都不怎么好。”

我就问怎么个不好法,干儿子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拿出了几个小卡片来,我一低头,你娘,眼熟啊,这特么不是金乌牒吗?

当初老子就因为这玩意儿,被追的跟狗一样。

这么想着,我把那几张金乌牒拿过来翻开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三个名字,郭海,郭洋,郭江。

郭海我虽然不认识,但肯定是郭洋郭江的大哥,也就是大孙子了。

我说怎么这次闹事救他们爷爷全不敢出来,闹半天是自己也成了通缉犯了,估计也是东躲西藏的,昔日那么养尊处优,现在也算遭了报应了。

我抬头望着干儿子:“你不是郭家的人吧?哪一家的?”

这一行家族传承的比较多,照着我看,也就茂家,陆家,郭家规模最大。三足鼎立,这小子显然跟郭家是一伙的,可他既没收到金乌牒,反而还得到了请柬,就足够说明,他自己应该也是某个家族里出来的,八成还很根正苗红。

果然,他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什么事都瞒不过爸爸。实话跟您说,那姓茂的,其实是我姥爷。”

卧槽,一口一个“姓茂的不是人”,反而跟老茂的劲敌在一起混,这小子可犯了第一个行规:欺师灭祖,里通外族。

“您别这么看着我啊!”那小子赶忙说道:“这里面,事儿可多了,狗血横流,家族权谋,写出来能是个过百万字的网络小说您知道吗?我这都是被逼的啊!”

“你扯呗。”天天都捧着手机追看网络小说的唐本初嗤之以鼻:“你扯的出来,我就充的了值。”

那小子叹了口气,才讲述了起来,他其实是个私生子,所以虽然血缘上,跟光鲜亮丽的茂林(也就是在年会上被我一把掀翻了的老茂长孙)应该是一样的,可实际在茂家的待遇,千差万别。

从头说起,老茂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茂林的老爹,女儿是这小子的亲妈。

老茂做事,我们也都清楚,肯定是为达目的,不计手段,所以他那个如花似玉的闺女自然也就被他惦记上了,想着拿来跟郭屁股联姻。

当时老茂虽然仗着岳父家有钱有势,在圈子里算是有点头脸,但根本不是上头的人,跟煊赫一时的郭屁股还是没法相提并论的,所以他的女儿当时如果嫁给郭屁股的儿子,那是仗着美貌高攀。

老茂的算盘打的贼精,这女儿嫁过去,肯定不是郭家的外人,生了孙子的话,那可更是郭家的嫡长孙,有了这一层关系,自己的发展当然能更上一层楼了。

郭屁股见了老茂女儿。当时也是非常满意的,因为老茂虽然人不行,可相貌摆在那,女儿肯定差不到哪里去,郭屁股的儿子也高兴,订婚之后,在郭屁股的大力帮助下,老茂可以说平步青云,顺利的进了上头,两家共同发展,可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圈子里都是公开的。

可是老茂女儿早就有了心上人,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不嫁,可老茂不听,还恐吓女儿,敢做什么出格的,就把她真正的心上人给搞死。

于是就在老茂女儿跟郭屁股儿子要结婚的时候,就给私奔不见了,这事儿在那年头可算得上奇耻大辱,让郭屁股颜面扫地,加上郭屁股脾气暴性格差,当时就跟老茂决裂了。理由是培养出了这么无耻女儿的老爹,人肯定也不怎么样,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而老茂肯定也气了个够呛,当年老茂自己就把人家女儿勾搭出来私奔,想不到风水轮流转,到自己这来了个现世报,这叫一个不甘心,花钱费人力,发誓得把拐带闺女的小子揪出来。

很快,那倒霉便宜姑爷就跟老茂女儿被抓回来了,而这个时候。老茂女儿珠胎暗结,已经怀孕了,老茂一个好端端的筹码瞬时成了赔钱货,气的想法子就把那女婿给弄死了。

女儿当时也没说啥,只是顺顺利利的把儿子给生下来了,老茂还以为女儿是迷途知返,挺高兴,还算计把女儿说给另一个在上头有权势的当填房攀关系,谁知道老茂自己无情无义,偏偏女儿是个情种,奶了儿子最后一次之后,跳水死了,跟那便宜女婿地下相聚了。

这把老茂给气的,逼死女儿的名声要是传出去,谁还买他伪君子的账,他的冷血无情不是一下就被揭穿了吗?以后还怎么混?

所以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他憋着没摔死这大外孙子,反而经常在人前作秀,泪眼婆娑说什么看见这小子,也能想起苦命的闺女,顺便诉诉委屈倒倒苦水,让大家觉得他其实也挺苦情的,这才把声望给挽回过来。

可背地里,这小子可在姥爷家吃够了苦,茂林等嫡亲孩子,全骂他有人生没人养,龙生龙,凤生凤,荡妇的儿子做龟公啥的,小孩儿天生肯定是不会讲这个,想也知道是从大人那里听来的。

这小子当时还小,就算知道不是好话,也不会反驳啊。再说了,就连反驳的话,也没人教给他说,他在茂家,可以说就是有口吃的有张床,冻不着饿不着,可也没人跟家里人一样,真的爱护过他,老茂埋怨他坑死自己女儿,人后看都不看他一眼,摔倒了地上哭的话,扶都不扶,权当他是透明的。

老茂这逻辑就是这么歪,女儿分明是自己逼死的,倒是赖上了外孙子。

从小这么窝囊的长大了,只在人前被当成了个吉祥物拿来招揽,这种日子,本来过来过去,也就习惯了,可有一次,这小子差点送了命。

那次茂林丢了一个金老虎,茂家有钱。金子不值什么,可那个金老虎是老茂亲自送的生日礼物,茂林怕老茂怪他不小心弄丢,要打他,所以计上心来,非说那个金老虎是这小子偷的,理由就是整个茂家的孩子都有金老虎,只有这小子没有。

茂林又是茂家的孩子头,他开了口,其他孩子一呼百应,添油加醋的。有的说看见这小子慌慌张张的往兜里撞过,有的说看见这小子偷着戴过,说的跟真的一样,而在大人的眼里,小孩子都是不会说谎的。

不管什么时候,偷都是一个人品质的污点,老茂沉了脸,要罚这小子,这小子伸冤,肯定也没人信,老茂甩手就走了,而茂林他们则摁着那小子在水边,把他脑袋往水里泡。

那是个腊月,他们为了泡这小子,特地在冰上找了钓鱼窟窿。

据这小子带着笑回忆,说当时冷倒是觉不出来了,就觉得疼,鼻子里有酸有辣,眼睛充血一片红,想必死就是这感觉了吧。

他居然……还特么能笑的出来,这个笑容,不由不让人心里发酸。

听到这里,连唐本初都把手里的鸡腿搁下了。

这小子就接着说道,在快失去意识的那个时候,忽然后面传来了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吼着哪里的小王八蛋这么没教养没规矩,一群欺负一个,不是带把的。

茂林他们哪儿被人这么教训过,听了这话,就要跟那个中年男人呛,可不知道为什么,茂林他们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就像是被什么镇住,一溜烟的跑了,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当时这小子被泡在了水里,什么也没看见,就觉得一只又坚硬又暖和的手把自己给提溜出来了,还把自己带着体温的大棉袄披在了他身上。

他冻得哆嗦,看见那个壮硕的中年男人眉心有个美人痣。

他要道谢,而那个中年男人说,道谢不用,要想着谢他,就把那帮小王八蛋拾掇一顿。

这小子当时瘦的跟豆芽似得,哪敢跟营养过剩。又高又壮的茂林斗,于是这个中年男人坏笑着说,我教给你,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美人痣就是郭屁股,能教出什么好?这小子没细说,但想也知道,是阴面先生坑人的伎俩,没啥下限。

但就在此事之后,就没人敢再欺负这小子了,他就真觉得,这个世道。要想活,真的不能软。

就这样,这小子表面上还是老茂的外孙子,甚至靠着点阴面伎俩,还被老茂给另眼相看了,其实他早自愿成了郭屁股在老茂这里的眼线,有点屁事就要跑郭家通风报信,却硬是瞒了这么多年,没让老茂知道。

“要不是郭先生,您还看得见我?您也就看见一堆骨头碴子。”那小子叹口气,说道:“我知道。正道上的好先生都看不起我们阴面先生,可是要是有选择,谁愿意当个阴面先生?反正……既然这路是郭先生带我走的,那不管这路是天堂还是地狱,我就一定跟着上,不回头。”

难怪……这倔强小子为了让我帮忙把郭屁股给鼓捣出来,竟然肯跟我叫爸爸。

“师父,这么看来,郭屁股也没那么坏是吧?”唐本初瞅着我,显然已经被感动了。

这话不能一概而论,没错,这小子确实是被郭屁股给救了,可我敢说,被郭屁股坑的人,远远比他救的人多。

只能说,没有一个人是非黑即白的,不管多少,谁都有阴面,有阳面,全看对方,是站在他什么角度上看了。

再说了,郭屁股这么做,谁知道他有没有自己的私心呢?

但愿是没有吧,人多少也总得相信点美好是不是。

“我说这个,也不是给郭先生辩解,我只是想说,比起姓茂的,郭先生要光明磊落的多,”那小子说道:“至少郭先生的心,是个人心,而姓茂的……谁知道那心是拿什么做的。”

这我倒是不否认,甚至觉得英雄所见略同。

“我还是那句话,您这次救了郭先生。只要有用得上我们阴面先生的,我们随叫随到。”说着给我留了个名片,上面的名字叫茂森,看来是随了老茂的姓了:“而且,就凭着这个恩情,不管您认不认我,您一辈子是我爸爸。”

我说这爸爸爸爸的,叫的这么顺口,感情这小子这辈子根本没爸爸啊。

你娘,竟然跟我一样。

说到这里,雷婷婷从外面回来了。而雷婷婷一见了他,显然就觉出来这小子就是那个养化生鱼的,脸色顿时就凛下来了,但是唐本初把他的事情一说,雷婷婷也没好说什么,倒是看着我笑,说没想到我当爸爸当得倒是早。

这小子本来想伺候伺候我“尽孝”,偏偏雷婷婷唐本初都在,我这还真没什么好让他伺候的,也怕在病房拥挤吵了我,就跟我告辞。说先回去找煞,这里有事的话,他随叫随到。

“这小伙子不错嘛,”雷婷婷忽然说道:“其实郭屁股有没有私心他知道,只是恩情不管带着什么目的,都算恩情。”

没错,这小子有情有义,真是随他妈,一点不像老茂。

这个时候,雷婷婷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拿出了一个盒子看向了我,正色问道:“千树,你跟我说,这个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一瞅,一开始都没想起来,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特么不是老茂给郭屁股喂的饭吗?我当时就是长了个心眼儿,想拿出来给雷婷婷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鬼的。

雷婷婷听了,脸色就沉了下来:“这个茂先生,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阴面先生都少用的法子。他用。”

我更好奇了,就催问雷婷婷那臭烘烘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

雷婷婷叹口气,说道:“这个东西,叫养尸泥。”

养尸泥?我猛地就反应过来了,草,《窥天神测》里面提起过这个东西!是专门用来练活尸的。

所谓的活尸,就是郭屁股这种,明明阳寿未尽,却中了尸毒的,也就是,把个人活生生弄成行尸。这样练尸,可以免去很多功夫,因为行尸还保留了人灵,能直接从行尸练成了魃。

难怪这里面这么臭,里面的东西,应该是上吊土,雷公嘴,山魈粪等等阴邪的东西,加上了饲主的血,这样的话,活尸吃下去,变成了魃之后,也不会反伤,而是会直接认主……这里面肯定有老茂的血。

这样,郭屁股就只会听老茂的,跟个训练有素的猎狗一样,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

难怪郭屁股被弄走了之后,老茂急成了那个样子,就是怕败露,这事儿要是捅出去了,那老茂是个“残害同门”的罪名,岂不是就完了……

“咣,”忽然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又被撞开了,姜师傅两眼红肿的进来了,一把抓住我:“李千树,事情我都知道了,无论如何,你得救救郭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