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带煞气/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只见姜师傅本来每次都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乱蓬蓬的,满身狼狈,显然来的着急,模样还特别慌,跟平时那个体面老太太模样相差甚远,心里打了鼓,就问她这事儿她是怎么知道的。

姜师傅没说话,只扫了陆恒川一眼。

陆恒川托腮看杂志,死鱼眼都没翻。

我说你特么是不是撑的,本来看姜师傅跟郭屁股肯定就有旧交情,我本来还想宽慰宽慰姜师傅,说的婉转点啥的,可死鱼眼这货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婉转,也不知道跟姜师傅说的多直接呢!

“你别怪恒川。”姜师傅赶忙说道:“是我逼着他问的,这孩子实诚,没瞒着我。”

他实诚?他的心眼儿比藕还多!

“你看,现在郭屁股需要煞,你身边都是圈子里的能人。又是风水先生又是武先生的,等你好了,你想想法子……”姜师傅揉了揉眼睛:“我知道你跟李克生一样,是正道好先生,郭屁股跟李克生也是老相识。就算李克生活着,他爱管事儿,也一定会帮忙的!对了,还有资金这方面,你知道,我干了一辈子,要多少,我也拿得出来!”

唐本初听了,忍不住就插了嘴:“姜师傅,您为啥对郭屁股这么好啊?”

姜师傅叹了口气。脸色有点稍有的忸怩:“这……这是我欠郭屁股的,能还,我一定就还了。”

我记得郭洋看见我上金乌牒之后,想闯进姜师傅家,可是他那个哥哥说是爷爷叮嘱过,不能对姜师傅无礼什么的。我当时对圈子不熟悉,就以为是姜师傅在圈子里资历老地位高,但现如今这么一看,竟然是郭屁股格外照应姜师傅?

“你给个痛快话!”姜师傅看我像是在寻思什么没吭声,也给急了:“行不行吧!”

“您先别激动,千树现在毕竟头上受了重创,自己还没恢复好呢!”雷婷婷拉住了姜师傅:“你容他身体好了之后想想,郭先生的命是命,千树的命也是命啊!”

姜师傅一听这话,脸色就讪讪的有点尴尬:“对……你看我,老糊涂了……千树,你别怪我,我就是着急……”

“不存在不存在,”我赶紧摆摆手说道:“我都理解,您担心。”

“其实我也担心你!”姜师傅赶忙说道:“你小子。以后也得注意……不过反正你没那么容易死就是了。”

这倒也是,后背那东西没那么容易让我死。

等送姜师傅回去了,王德光倒是叹了口气:“都说姜师傅高冷,其实也是有情有义的。”

我想起来王德光活着的时候,跟着一帮老头老太太是同辈人。就也八卦起来,追问郭屁股跟姜师傅是不是还有什么花边新闻。

王德光裂开锯齿牙一笑:“你不知道,姜师傅年轻的时候漂亮哩,跟那雕刻神像的技术一样,那是行内的这个。”

说着挑起了大拇指。

我倒是能看出来。姜师傅那种性格,必须是万千宠爱于一身才能养出来的,这种女人不是千金小姐,就是绝世美人。

接着王德光就讲,那会爱慕姜师傅的先生。能从西水塘排到了商店街,可姜师傅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都看不上,当时郭屁股是追的最猛的一个,而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为着姜师傅,做了许多特别牛逼的买卖,尤其是找到了牛头山上的阴水八卦脉,那是一战成名,成了个大师。

可姜师傅似乎心都不在这边,还是不肯,后来他好像想法设法,打听出来姜师傅一直在找某种东西,他想方设法找我爷爷李克生测出了那东西的方位,原来那东西被人拿去陪葬了。而那个大墓不是一般的大墓,是个凶墓。

可郭屁股是个热血沸腾的毛头小子,一点也没怕,硬是被里面的行尸把一条腿给拖断了,还是拿出了那个东西。

当时郭屁股好像是这么跟姜师傅说的,我知道这东西能换你一个婚约,可我不换,我送它给你,就是想让你将来的男人,能自己选。

那东西是什么不用我说。肯定是那个带着引元丹的罗刹女神像。

特么难怪郭洋知道姜师傅有那东西,八成是什么时候从郭屁股嘴里无意之中套出来的。

“卧槽,”唐本初都听愣了:“我得记下来,这话说的,天生能撩啊!”

“不过后来。姜师傅和郭屁股还是没能在一起,打那之后,郭屁股就成了明面上的阴面先生,但你也知道,姜师傅一辈子没嫁人,”王德光叹口气:“没准俩人跟小龙女杨过似得,有什么误会。”

所以,姜师傅才说自己是欠了郭屁股什么。

郭屁股这种“老子就是坏人你特么有种砍老子啊”的人,攻心攻起来竟然比伪君子老茂来的厉害,也是一个奇迹。

“那,师父,这事儿您管不管?”唐本初犹豫了一下:“我也听出来了,那个煞不好找,可是……”

显然,唐本初被今天听到的一系列《郭屁股秘史》给感动到了。

陆恒川也抬起下巴望着我,像是在问我,这个摆在眼前的德,要不要积。

我只好说道:“我是想帮忙,不过那玩意儿可遇不可求,也不是我能做主的。这样吧,煞真出现在了我眼前,我肯定抓,出现不了,我没办法。”

雷婷婷噗嗤一下笑了:“这倒是比天上掉馅饼还难一点。”

说起来雷婷婷是专门对付这种东西的。我就问她,这煞一般什么地方能有。

雷婷婷皱起眉头,说道,一个是这个死人怨气得够,一个是埋的地方得邪。还有一个,就是得没全尸。

当然这还只是客观条件,真要能成了煞,里面还有许多偶然因素,所以产量非常低。

也特么幸亏产量低,要是随随便便哪个犄角旮旯都有煞,那特么的老百姓也全不用活了。

这煞一旦生成,就会吞吃其他的死人阴魂来壮大自己,吃的越多,自己越强,渐渐的煞气邪气会越来越强,才能有实体,所以人们常说“凶神恶煞”,这都是比普通死人可怕很多的东西。

如果这煞足够强大,甚至还能吃了活人的魂魄。所以我们经常能从古代志怪小说里看到,某个书生跟女子相遇,慢慢衰弱后来死亡,人们发现那女子是鬼之类的,这就是煞来吃活人的魂魄了。

这一点跟女魃还真是挺相似。古代志怪的舞台都被他们给占领了。

这事儿,确实得看造化。

正这会病房的门又开了,一帮小伙子进来了,为首的手捧果篮鲜花,正是上次差点被我干儿子茂森骗了喂给化生鱼的游泳队员。大学生小江,小江进来就说,上次多亏我救了他,还想找唐本初致谢,可听说我出事了,唐本初请假来陪床,他们游泳队的就也组织了一下,过来看我。

唐本初赶忙客套了几句谢他们有心,雷婷婷和陆恒川一抬头,不约而同。望着小江的眼神,却都有点不对,直勾勾的,把小江脸都给看红了,搞得这大小伙子都腼腆了起来。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了都。

我也知道雷婷婷和陆恒川不会没事发花痴,何况小江身材虽然不错,可长相其实一般。

果然,陆恒川先眯起死鱼眼,用一种“好戏要开场了”的神色看向了我,而雷婷婷则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千树,这个馅饼,恐怕还真砸下来了,这个小子,身上就带着一丝煞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