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多一个/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不是吧?不是说那煞挺稀罕的吗?咋能说来就来?

而陆恒川对小江慢条斯理开了腔:“你最近,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小江一愣,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也……不算吧。”

游泳队员们则起哄:“谈了谈了,每天晚上都打电话,说话也特别肉麻,瞅那模样也像是撩妹子呢!”

“没错,晚上还老偷着出去。”

“我还看见他上淘宝买粉色带helloKitty的抱枕呢!”

小江连忙说道:“我是在追人家呢,不过成不成的还说不好,但愿能成吧,到时候肯定请你们吃饭。”

说着,又对陆恒川好奇了起来:“您也是测字先生?您怎么看出来的?我这还没写字呢!”

他把陆恒川跟我看成一式的了。

“我不会测字,我会相面。”陆恒川的一双眼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小江,那模样真特么让人瘆得慌,跟蛇打量猎物似得。我看了这么久也没看惯:“印堂泛粉,这是命犯桃花,而看着你夫妻宫润泽,对姻缘来说是好兆头。”

可能小江平时并不信这个,但上次被我一相。对这方面也有了很大的兴趣:“您是相面先生?真厉害,那就借您吉言了!”

“不过说起来,你们学校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雷婷婷也望着小江:“每个学校好像都会有点灵异怪谈,你们学校有吗?”

“灵异怪谈?那必须啊!”唐本初一听。倒是挺起劲插了嘴:“七大不可思议,八大传说啥的,我们也有也有!好多女生胆子小,可就爱传这种八卦!我想想第一个啊……对了,听说逸夫楼有个老教室,半夜会有人上课,保安看见了过去查,你猜怎么着,一屋子学生,一个老师。坐得整整齐齐的,就是全没脑袋!吓得那个保安啊,辞职不干了!还有那啥……”

唐本初一讲是如数家珍,什么实验室的人体骨骼标本能跳舞啊,二楼转角的爱因斯坦会眨眼,琴房没人,却有弹琴的声音,伸头一看,钢琴的键盘自己动啥的,都是那种俗的连地摊读物都不屑印出来的故事,一听就又扯又无聊。

“得了吧,这问我们算是问着了,这都是些无稽之谈,”小江摆摆手:“就为了这几个传说,上次我们一帮人还为了学校的传说,特地晚上过去试胆子找真相了,可其实呢?屁都没有,全是咱们学校一些个无聊人从日本怪谈里改了编排到咱们学校里的,什么玩意儿啊!”

你娘,你还说人家无聊。就冲你组织人去夜探教学楼这事儿,你无聊的也是不遑多让。

“哦?”雷婷婷像是来了兴致:“真什么怪东西也没碰上?”

“确实没有!”虽然小江这么打包票,可其他的几个队员互相看了一眼,脸色却有点怪。

我早看出来了:“是不是小江没发现,你们发现了?”

有个队员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是有点怪,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多心了。”

我来了兴趣:“怎么个怪法?”

那个队员说道:“这个……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探灵,本来是十二个人,可后来等出来的时候集合,我怕有人被丢下。无意之中一数吧,变成了十三个人了……”

卧槽,这还有点怪谈的意思,大夏天一听,都让人浑身泛凉气!

“你看你。又提这件事!”小江立刻说道:“不是说了嘛,学姐是后来加入进来的,你不知道。”

“说是说这么说,可还是有点……”那个队员犹豫了一下:“当然了,我们也觉得,可能就是数错了,毕竟我们这帮人全是都一个学校的熟人,没有什么陌生的,就是感觉吧,有点……”

全是熟人,进去十二个,出来十三个。

而没人觉察出来,谁混进来了,因为全是熟人。

“学姐啊?”我问道:“那个学姐是谁?”

小江连忙说道:“我们都很熟,是大四的学姐。学装潢的,人超级nice!”

一边说着,嘴角就带了点笑意,发自内心的那种。

耐撕是啥意思?

唐本初看出来我不懂,立刻解释道:“就是特别好。”

好就好,还特么耐撕,什么话这是。

“哦,”我装成很明白的样子:“我懂我懂,这么说,你现在追的就是那个学姐吧?”

“对!”小江挺兴奋:“先生就是先生。一下就看出来了!我要是能追上她,就带着她来找你测字!”

“你也别等着她了,要不我先给你测测吧。”我说道:“你不想知道跟她能不能成吗?”

唐本初和雷婷婷一愣:“你这身体……”

我摇摇头:“没事,又不是体力活,你写。”

“哎呀。您肯当然是最好了,我本来是想求您测字问问,可是您这出了事,我也实在是不好开口,怕劳了您的心神。”说着,小江跟怕我反悔似得,赶忙拿了一章便签纸,想了想,就给我写了个“烟”字。

我一瞅这个字,就揣摩了起来,烟本无形,盖因为风借火势起,要问事儿,就是借力方成的意思。

“借力?”小江一愣:“那……难道我们中间还得找个媒人啥的?”

“废话,你这需要僚机,需要辅助,”唐本初一边说着,一边瞅着我,像是等我夸他。

傻逼,根本不是这么解。这是说,那个“学姐”对你不单纯,于你有所求。

但这话我没直接说,而是继续解字,烟得火成虚。就身体来说,这说明小江身体好像有点不太好,我瞅着小江:“你这一阵,有没有失眠多梦,盗汗。记忆力减退?”

小江一下傻了:“大师,这您都能看出来?诶呀,国学真是博大精深,和没想到测字还能跟中医联合起来,真是,您比中医牛逼,脉都不用摸!”

虚是因为你少精气啊孩子。而未婚男人的精气丢在哪里,不用我说也知道,我伸伸手把小江给勾过来:“你最近节制着点,这会纵欲过度,很容易提前报废,划不来。”

小江猝不及防,脸腾的就红了:“不是不是,我就是……”

“不就是梦,遗啊。我知道。”我说道:“少想一点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学习,包你好。”

小江讪讪的把脖子缩回去了,估计没想到这么隐私的事情也给测出来了,很可能正在后悔找我测字。但在一想,最重要的还没问呢,忙就说道:“那您瞅着我和学姐的事情……”

烟能代表什么,代表的是烟消云散,转瞬而逝。你这段桃花运,注定是有开头没结果。

但我没直说,就委婉的说道,烟的方向是变幻莫测的,所以抓住她的心不容易。

可这小江一听更来劲了:“别说,她是有点捉摸不定,但是越这样,越有挑战性啊!”

越是辛苦得来的果实,就越香甜是吧?你真是吃饱了撑的。

小江算是心满意足,等他们回去了。唐本初就问:“师父,这小江是不是真招惹上什么东西了?”

“烟”看字形,是一个人被关在密室之中走投无路,而外面起火,说明这个人是被困在这里的。我就问唐本初:“你们学校有没有发生过火灾?”

唐本初挺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这事儿他能帮我打听出来。

如果这是个送上门的煞,我再不去弄,就有了袖手旁观的嫌疑了。

想到这里,我看向了陆恒川:“你刚才不是给那小子相面了吗?你又看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