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小魂淡/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恒川翻起死鱼眼,望着病房窗户外面那帮小子离开的背影:“你先看看那小子的影子。”

我一听,强撑着就起来了,一开始没看出什么来,但是小江旁边几个小伙子打闹了起来,正让出一点空地方,我从那个空地方上看到了小江自己的影子,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卧槽。”

小江的影子稀薄稀薄的,跟掺了水似得。

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小江身边那几个小伙子的影子在太阳底下都深重深重的,好像人家的是浓墨,他的是淡彩。

影子代表的是一个人的魂魄。魂魄这么淡,肯定被什么东西给摄取了。

“师父,有啥好看的?”

“魂淡。”

“咋?”唐本初一愣:“师父,我哪儿做错了。你跟我说,我改!”

“没说你混蛋,是说小江,”我指给他看小江的影子:“看明白没有。”

唐本初跟我这么久。虽然没学成了什么,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懂的,一瞅那影子,立刻说道:“卧槽,这魂还真特么淡。”

“那个小子确实犯桃花,可这个桃花带的是死气。”陆恒川慢条斯理的说道:“命宫发黑,主阴邪入侵,而这小子官禄宫有悬斜纹冲破。说明他固执倔强,一般人劝不动他,而这种人同时极易碰上意外,是天生带偏灾,这事儿要是不管,估计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不是说那啥,对姻缘有好兆头吗?”唐本初很吃惊:“难道你骗小江了?”

“并没有。”陆恒川接着说道:“他要是死了,正好能当一对鬼鸳鸯嘛。”

“这是好兆头?”唐本初张大嘴:“这是凶兆吧?”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陆恒川说着,那死鱼眼有意无意的瞥了我一眼:“你还别不相信,有的是人放着好端端的活人不要,想当鬼鸳鸯往黄泉戏水呢。”

还特么黄泉吸水,你他妈的怎么不说灵车漂移,坟头蹦迪啊?

我知道他损我,我也懒得搭理他,雷婷婷倒是有点往心里去。尴尬的把话题给转了:“陆先生说的没错,我看着也是,这个小江身上的气息阴中带邪,绝对是煞气入侵。应该已经跟煞有了不浅的交往了,恐怕还真有点危险。”

听雷婷婷都这么说了,唐本初忙问道:“那小江……会不会死了?”

“病在腠理,好治。”雷婷婷说道:“但得看这小江自己愿不愿意治了。”

我抿了抿嘴寻思。这事儿八成还真是煞搞出来的,我其实完全可以不管,直接把这事儿告诉干儿子茂森他们。

不过我也没忘,茂森的手段跟郭屁股一模一样。为了化生鱼,差点把小江他们当成了饵料,这下子为了弄那个煞,真进了那个大学,谁知道又得坑谁,我要是介绍他过去,保不齐还得把自己弄个帮凶。

算了,我也没见过煞,过去长长见识算了,反正身边这么多人都不是吃干饭的,而且……我也死不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明显觉出来脑袋上被雷击木打中的那个头疼欲裂的感觉慢慢好转了。

一阵让人不太舒服的感觉袭来。我兄弟……是不是也已经好了?

正这会小梁来了,见我醒了挺高兴,但是一看见我和雷婷婷坐得很近,讪讪的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

陆恒川看看小梁又看看我,露出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来,瞅着我都想打他。

小梁这个姑娘,给人感觉就是那种不争不抢。小心翼翼的,真应该嫁个老实男人,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相夫教子。老了去公园跳跳广场舞什么的。

你娘,我也是服了自己,特么没事干替人家规划什么人生,简直太傻比了。

还没把这思绪赶走,小梁也像是讪讪的,好像找话题似得,看着小江他们送来的东西,说道:“哎呀,这些是唐本初买的?在学院街的超市吧?”

唐本初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小梁姐,你也去过那个超市啊?”

“我也是那个学校的医学院毕业的,当然认识了,”小梁说道:“咱们是师姐弟,你都不知道?”

“哎呀,我是真没想到,这破学校还能有这么好看的学姐!”唐本初赶忙说道:“小梁姐,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咱们学校的校花啊?”

小梁一挺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校花不敢当,我们医学院的院花还是当得上的。”

“诶,小梁姐太谦虚了,真的我不开玩笑。现在要是搞个校花评比,你都能第一!”

“你这孩子还挺会说话。”小梁应该也是刚毕业不长时间,其实跟我一样,比唐本初大不了几岁。她接着回忆道:“说起来,也好久没回咱们学校了,也不知道逸夫楼那边的凤凰花开了没有。”

“开了!”唐本初立刻说道:“开的如火如荼的!”

逸夫楼,不就是小江说去探灵的那个楼吗?

我就问小梁,关于那个逸夫楼,是不是有什么传闻?

小梁一愣:“你说闹鬼的那事儿?我是这么听说的,以前逸夫楼还没有盖起来之前,旧地址是个女生宿舍,那个女生宿舍不知道为什么,失火烧了,后来就盖成了教学楼了。”

还真失过火。难道这个煞,是在那个时候烧死的?

“不过这种传闻。哪个学校都有,反正没人亲眼看见过。”小梁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你又有生意了?”

我笑了笑算是承认了。

小梁睫毛沉下来,眼光闪动了一下。才说道:“你……要是再受了伤,我就不来了,这边值班的,还有别的医生。”

我一愣:“怎么。你不给我看了?”

“别的同事医术也不错。”小梁勉强笑了:“我……我看不得你每次都伤成这样,就算恢复的特别快,也看不得,反正,其实你也不一定需要我。”

我心里疼了一下:“不是……”

“没事!”小梁摆摆手:“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我这一阵,去南楼值班,这边我都跟同事打好招呼了。他们会看我面子上好好照料你的。嗯,就这样……”

小梁说着,转身就开门走了,最后犹豫了一下。才转头冲着雷婷婷来了个开朗的不自然的笑容:“那,祝你们幸福啊!你们挺般配的。”

卧槽,这特么哪儿对哪儿啊?

我一瞅雷婷婷,忽然反应过来了,是……我和雷婷婷的情侣手表?

对啊,这样让人家看,谁不得以为我们好了!就连芜菁也说……

雷婷婷忽然也愣了,但是马上起身就追出去了。

我一阵头痛,就特么不该贪这个便宜,想到这我下意识就想把手表给撸下来,可王德光一把把我的手给摁住了,低声说道:“老板,你要是摘下来,那让小雷咋想?小雷她啊,对那个手表可爱惜了,洗手都小心翼翼的摘了,可又怕丢了,虽然这表是便宜货,可她一天擦好几回。”

手卡在手腕上,但还是撸下来了:“我就是对这个表带的皮子过敏……”

雷婷婷回来之后,扫见我不带那个手表了,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把眼光移开了。

陆恒川每次瞅着我,都像是在瞅一个行走的笑话,搞得我老是想打他。

“这样吧,”我跟唐本初说道:“你跟小江他们联系一下,说我对那个探灵也感兴趣,让他组织一下,还请上次那帮人来,十三个人是吧,一个也别换,我看看,那个耐撕学姐,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