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人不对/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问题!”唐本初拍着胸口打包票:“我办事儿师父放心,加上师父的面子在这里,他们肯定冲着慕名也得来。”

果然,唐本初很快就通过小江把事情给安排好了。

等我好利索了,就按着约定的时间,领着太清堂一帮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唐本初他们学校。

这个学校虽然不是很出名,可建校时间很长,据说前身是解放前的一个教会学堂,相当洋派。

跟我们以前去过的闹鬼的地方不一样,这里一进门,就有一种挺痛快的的感觉,只让人心旷神怡,竟然没有压抑和阴气,反而给人感觉阳气挺足。

唐本初一听,连忙说道:“师父你真是好眼力,我们学校属于理工类,男多女少。确实阳盛阴衰。”

难怪你还没女朋友,原来是条件所限,真也不能怪你。

而王德光早就跟每次一样,先跑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四下里看了看,接着就一脸凝重:“这地形是在群山腰部出现一块高地,山势宛如人盘坐形。手脚分明,正前方千米处有河,这学校坐落在二腿分叉处,是个好地势,多出贵人,这叫美人坐膝。”

“这倒是没错。别看我们学校不出名,名人倒是出不少。”唐本初还真说出了几个名人来:“不过他们出名之后,就不承认是我们这出来的,而是把自己挂名的学校报出来,我们老师老说那些人欺师灭祖,要是我出名了,我绝对不会不承认是这里毕业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嘛。”

说到了这里,唐本初又问:“可这风水既然这么好,怎么还能出煞?”

“因为煞跟行尸不一样,”我说道:“行尸这种东西。肯定是出在了穷山恶水养尸地,尸身不坏,可煞是形灭灵不灭,风水越好,越能养煞。”

“四周有群山相对,错不了,如果在人的肚子部位,出现窝形地,可在窝地下穴。”王德光还挺兴奋:“这叫暗通珍珠,必定能出大贵人。”

这个时候,我看见雷婷婷蹲在了这个学校的艮位,像是用手在排爻,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心虚,不好意思问他,就跟唐本初使了个眼色。

陆恒川一撇嘴:“你怂不怂?”

“你管不着。”

“婷婷姐,”唐本初忙凑过去了,问雷婷婷:“你看出啥来了?”

“这里很干净,”雷婷婷脸色凝重:“没有什么孤魂野鬼。”

“啊?婷婷姐都这么说了?”唐本初忙说道:“是不是说明,其实这里并不闹鬼,也没有啥煞,就是一些无聊传说?”

“屁话,”我答道:“越这样,越可怕。”

“怎么讲?”唐本初满头雾水:“干净还不好?”

“就是因为太干净了。才可怕。”我接着说道:“其实有活人的地方,一般就有死人,而并不是没个死人都牛逼到能让人看见,他们可能只是对活着住过的地方有所留恋,或者单纯是为了什么原因错过轮回才四处飘荡,而这个地方。一个死人也没有,你说本来该存在的死人,上哪儿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唐本初才反应了过来:“卧槽,师父,该不会……是被煞给吃了……”

有人打扫的地方。当然就没有尘土。

这个煞,看来还真是个厉害角色。

顺着这个学校的甬路往里一走,夏天的晚风吹过凤凰花,火红的花瓣落了我们满头,给人感觉特别心旷神怡,时不时还有老教师在一边的操场空地跳交谊舞。感觉和乐融融的,特别有学术气息,这次感觉还真是跟每次都不太一样,看来这个煞并没有在学校里闹事。

可你身为一个煞,竟然和谐安宁不闹事,这有违常理啊!

事出反常,必为妖。

而这个时候,过了一个甬路,就到了跟小江他们约定好的地方了。

一帮大学生,光看着就感觉朝气蓬勃,除了几个眼熟的游泳队员,还有几个小姑娘,我粗略的扫了一眼,这几个小姑娘都挺正常的,没看出谁像是个煞。

不过这也就是煞比普通死人可怕的地方,它可装成活人,以假乱真,让你防不胜防。

唐本初看见小江。给了他胸口一拳:“又熬夜开黑了是不是?”

小江讪讪一笑:“没有,自打先生给我测了字,我就痴迷学习,无法自拔,就是这两天没睡好罢了。”

其实他的脸色,比上次看见的时候更难看,惨白惨白的,眼眶子底下还有一片乌青,显然没啥元气,但人还是跟打了鸡血似得,带着个病态的兴奋:“也可能吧,是我想想今天这个活动。高兴的。”

“诶嘿,因为又能见到你那个学姐了是不是?”唐本初跟他挤挤眼:“哪个是学姐,你介绍一下呗,我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绝世美女,把你迷成了这样。”

“学姐说是有点事,耽搁一下。一会她直接去逸夫楼找咱们。”小江忙说道:“那,咱们先进去?学姐说不让咱们等着她,一大帮人等着一个人,太不好意思了。”

难怪呢,我数了一下,算上小江,确实只有十二个人。

“今天规模大,一定更有趣!”有个短头发的小姑娘很自来熟,凑过来对我们笑:“原来这就是小江说的大师,想不到又高又帅……”

没错,她一双杏仁眼睛看的是陆恒川,毫不掩饰的带了点倾慕。

“不是,这也是大师没错,但不是我提的那个,”小江指着我:“这是给我测字的李大师。”

那小姑娘也看了我一眼,但显然没什么兴趣,显然我这种类型不是她的菜,一双眼睛跟让鱼胶粘在了陆恒川脸上似得,缠着他问东问西套近乎。

不过我也反应过来了,这陆恒川虽然死鱼眼,可长得确实不错,咋一直没见他找女人?卧槽,他会不会喜欢男人?

算了,关我卵事。

现在也是一样。陆恒川对这种示好淡淡的应都不应,可整个人只随性的站在一边,那几个小姑娘就把脸都看红了,运气上耳,能听见她们议论,说这个美男带着种禁欲的帅气。

禁欲?是不是说他那方面功能不行?嗯。这倒是有点道理,下次有机会跟他比比谁尿的远。

“前面就是逸夫楼了,”小江很殷勤的在前面引路,抬头一看,这个楼已经到了熄灯的时候,不少学生上完了晚自习。往外涌了出来。

接着,有保安把门给锁上了。

小江他们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等保安走了,就把我们从一个小偏门钻进去了——那个小偏门破了个洞,正好能让瘦子钻进去,胖点的就悬了。

一进去,有股学校特有的气息,具体是个什么气息说不好,但是感觉让人很舒服,我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小学了,不过我们小学很破,冬天得自己带棒子秸秆烧小炉子。

教学楼特别大,因为一片寂静,给人一种挺压抑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空调的余威还在,明明已经是夏天,可这个教学楼里面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凉意,有点刺骨头。

唐本初忍不住也咽了一下唾沫:“卧槽,白天没觉出来。晚上一进,还真特么瘆得慌,师父,你摸摸,我起鸡皮疙瘩了。”

“拉错人了,”王德光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师父在那边。”

“哦。我说怎么这么糙呢。”

“你个死孩子。”

因为这边落了电闸,没法开灯,自己点光也很有可能被外面的保安给看见从而进来抓人,所以我们只能摸黑走。

雷婷婷忽然说道:“对了,你们学校关于这个逸夫楼,到底都有什么传说啊?能不能讲一讲?”

在这个时候。讲鬼故事,也许能把心脏弱点的吓死,可这些小孩儿都是为了追求刺激来的,七嘴八舌的就讲了起来。

其实这也是一种招死人的法子,因为死人也对活人的传说很好奇,所以讲个鬼故事吹一根蜡烛的那个法子,也经常能招惹来不好的东西,他们也很想听听,活人眼里的自己是个什么形象。

这个时候,我们正好过一个厕所,这几个人就开始讲,说的是这个楼女厕所的事情。女孩上厕所不都是喜欢找个作伴的吗?何况还是这样有传说的厕所。

有个女孩在外面偏偏那次是自己上厕所的,战战兢兢上完了刚要走,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姑娘从她身边进去了,并且恳求她,让她在门口等着自己,要不太害怕。

这个姑娘是有切身体验的。就答应了。

可那个红衣服姑娘一进去就不出来了。这个姑娘一开始还等,时间长了就越来越不耐烦,在外面喊她,里面就是没人回声,这姑娘也瘆得慌,这会正来了个保洁大姨,就拉了保洁大姨去找那个红衣服姑娘,可俩人开了所有的隔间门,都没找到那个红衣姑娘,好像她在厕所里蒸发了一样。

“啊……”讲到这个时候,不知道那个男生使坏,戳了一个小姑娘一下,把那小姑娘吓得差点坐地上,一帮人就打闹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拉了我一把,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你现在再数数,人是不是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