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泥马,我顾不上那么多,一脚就把厕所门给踹开了!

而厕所里面空荡荡的,兜头灌了我一脸穿堂风,我怼开了每一扇门,却连根头发也没看到,心一下就沉了。

“婷婷姐?”唐本初也跟了过来,声音一下就慌了:“婷婷姐是不是不见了?”

一听这个。那些大学生们全聚拢到了门口,一看两个刚才还在眼前的大活人这么一会儿也人间蒸发,禁不住又有胆小的人惊叫了起来,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保安发现了,拿出了手机就要照亮。

可说也奇怪,在场人的手机,全跟没电了一样,怎么也弄不开!

有男生掏出了打火机,而那光一闪,就猛然灭了,接着只听“当啷”一声,那小子的打火机就丢在了地上。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刚才……刚才有人在我身后吹气……吹灭的!凉,特别凉!”

“你别吓我们!”那几个姑娘尖叫的更欢了,还有人奔着门口就跑:“不行了,这里真邪。你们玩儿吧,我……我要先走了……”

“对对,我也不玩儿了……反正咱们的人没丢,走……走吧……他们是先生。会有自己的法子的……”

唐本初见状,赶忙说道:“师父,那现在咱们怎么办?人走了,还怎么看多不多一个?”

“没事,”我说道:“他们要是走的出去,算他们厉害。”

果然,一声惨叫就从门口传了出来:“打……打不开,咱们进来的门打不开,咱们出不去了!”

“砸玻璃!咱们跳出去!”

只听几声闷响传了出来,像是他们拿了教室里面的桌椅想砸窗户,可惜闷响虽然沉重,却一直也没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来。

“完了……砸不开,咱们被困在里面了……”随着这个绝望的自言自语,一群人的胆子都快吓破了,男生都在喃喃的说我操,女孩则哭着要回家找妈。闹腾的像是要被人贩子卖了似得。

摆明了,那个煞还不想这个探灵游戏现在就结束,也就是说,他还没玩儿够。

“也别那么紧张。反正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我张口说道:“就算能出去,我也劝你们最好别出去,你想。那个东西要是被你带出去……”

这话把那些小孩儿吓的全激灵了起来:“那个……那个东西不是从厕所消失了吗?不是走了吗?”

“你们自己数数,”我说道:“除了我们这边少了个雷婷婷,你们十二个,又变成了十三个。”

他们半信半疑的一数。声音全哆嗦了起来:“那……那个东西把刚才的美女骗进去之后,又回来混进咱们中间了……”

“都是你害的……”忽然有个人揪住了小江:“上次已经那么恐怖了,你为什么还要再组织一次?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上次就被什么脏东西迷了,现在又来害我们?”

小江吓了一跳:“我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是李先生……”

“李先生?”那几个小子转而冲着我发难:“原来是你装神弄鬼,把我们骗进来耍花样,是想借着这个坑钱的?”

因为一片漆黑,我们又不熟悉,所以他们以为的我,其实是陆恒川。

陆家兄妹可能家族遗传的爱怼人,陆茴一样,陆恒川也一样。他淡淡一笑,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优越感:“骗你们的钱?骗去干什么?买板面吗?”

“你……”有男生还想说话,却有女生拉住了:“行了,他们不像是那种骗钱的人。我看见那个最帅的先生身上都是奢侈牌子限量版,全算下来够你买辆车了,怎么可能看得上咱们兜里的几个钢镚。”

卧槽,真的假的?陆恒川这小子真是骄奢淫逸,铺张浪费,气场原来是这么养出来的,不行,他要是再不还灵脉上的十五万。我把他一身扒了。

不过现在也特么不是想钱的时候,最近买卖做了不少,我也不是没看见钱,最重要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雷婷婷给找回来。

可厕所就这么大,她能被带到了哪里去?

王德光见状想把自己的老鼠给放出去探一探,可谁知那些老鼠跟这些大学生一样,瑟缩着全不敢动,小爪子抓着王德光,竟然想着爬回王德光身上。

看来要找雷婷婷,得先找那个煞。

“行了,”我就说道:“这事儿既然开始了。就好好结束,我们的人在那个东西手上,就一定会把那个东西给揪出来,你们只要不作死。我保你们安全。”

“作死……”有个男生战战兢兢的问:“怎么个作死法?”

“那就是现在你们不能分开,不能落单,”我说道:“你们也看见了,我们的人就是因为落单才不见了的。”

“说是先生。怎么自己还给……”有个人不满的说道:“该不会是招摇撞骗吧?”

“那你就当我们招摇撞骗吧,”陆恒川凉凉的说道:“想走的,请便。”

而这话一出口,却还是没人敢动弹。不是没人试过,根本不成,再说了,雷婷婷的事情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他们现在没人敢落单。

“先生,你别生气,”小江这个中间人只好来做和事佬:“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满脑子想雷婷婷的事情。倒是没心情生气:“你们上次来探灵,是为了一个闹鬼教室?走的是什么路线?”

“就是这个路线!”小江赶忙说道:“一直往里走,上了六楼,六楼就是那个鬼教室,说起来……”

小江看了看自己的夜光手表:“传说之中的那个时间快到了,我们上次是没看见什么……”

我记性一直不错,记得他们那个传说,是讲教室里面有一屋子老师和学生,但都没脑袋。

“那就还上那里去。”

既然那个东西混在了中间,那就陪着她玩儿到底吧:“谁认路,继续走。”

一帮人跟一群行尸一样,慢吞吞的往前蹭。显然这个游戏已经没人想往下玩儿了,可是每个这种游戏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好好开始之后,就得好好结束。

“师父,”唐本初低声说道:“这下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找到煞,还把婷婷姐给搭在里面了。咱们真打得过那个煞,把婷婷姐给救出来吗?”

我拍了他一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不是想玩儿吗?咱们就陪她玩儿,抓住了她,不怕找不回雷婷婷。”

说是这么说,我这心里其实也有点七上八下的,这个煞,可能是想着各个击破,第一个被她盯上的,就是最专业的雷婷婷,不过她名头在这里,怎么都搞不定那个煞?

她大意了,还是那个煞……太厉害了?

专业武先生都搞不定的东西,我一个野狐禅能有法子吗?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雷婷婷的事情,不能不管。

这会儿已经走到了一个楼梯的转角,我前面的人是小江,他犹犹豫豫的,瞅那模样像是有心事,一个劲儿的回头看后面。

当然了,现在这个时候,谁心里都不轻松,我就上前拍了他一下,和蔼的问道:“你磨蹭什么,等雷劈呢?”

小江先是被吓了一个哆嗦,接着听出来是我的声音,才说道:“我……我有点担心学姐,一直也没看见她,我就是怕她来了,也遇上危险……”

“说起来,那个学姐你是怎么认识的?”我问道:“你上次说,是在这里认识的?她一个人出现在这种熄灯之后的教学楼?”

这种出场,可够诡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