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脏东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小江连连点头:“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在这里碰到的学姐,学姐说她上自习的时候,在桌子下面睡着了,根本不知道熄灯锁门,被困在这里,本来还挺害怕的,幸亏碰到了我们,人多壮胆,就跟我们一起探灵了。”

那可真够巧的。

“手机也坏了。没法通知她。”小江比起自己,竟然是更担心那个学姐的:“但愿她今天没来……”

“我说……”忽然有个大学生挤过来:“你们觉得,谁是混进来的……刚才装肚子疼的是个女孩儿,可现在还是四个女孩儿,怎么还是十三个人,会不会,那个脏东西,现在变成男的的?”

“嘘,”我拉他一把:“他可能就在你身边听着呢,你说它是脏东西,你是不是找作死?”

“卧槽,他能听见?”那小子有点惊恐:“我声音挺小的……”

“能把你们困在这里的,这点本事都没有?”我在黑暗里也打量不出他是什么模样,只觉得他身材比较魁梧,应该也是游泳队员里面的一个:“你过来找我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那小子一顿,立刻说道:“先生真是神机妙算,诸葛亮再世啊!我就是……”他把声音压的更低了,呼吸带了点葱花酱香饼的味道:“我就是觉得,张大刚有点不对劲儿。你们说,张大刚是不是那个东西?”

张大刚,不就是刚才那个口口声声说喊名字会被鬼跟上那个小子?

“张大刚跟咱们一起住了多长时间了,根正苗红的,怎么可能是那个。”小江怀疑的说道:“你是不是吓傻了?”

“不是,我很冷静!”葱花饼立刻说道:“你们想想,他最可疑啊!报人名的时候,他杀出来说什么不能喊不说,我忽然想起来了,你说前天张大刚不是出了个车祸吗?咋这么快就好了,还能跟着咱们这么跑?”

“卧槽,你不说我还忘了,”小江猛然也想起来了:“对,就那次咱们看完李先生回学校,他确实被碰着腿了,我特么怎么硬是没想起来?按说……他不该来啊……”

“你说脏东西,是不是很白骨精一样,能变化,才变成了张大刚的模样?”葱花饼越来越紧张了,搞得葱花饼味儿更浓了:“先生,把他抓了吧!”

我刚才摁住过张大刚,知道他是个活人,确实有热度有脉门。

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煞,完全不知道煞有什么本事。难道能耐大到了连热度脉门都能瞒过我?

“你们好好考虑,”葱花饼说道:“我就跟你们在一起,知道你们都靠谱,应该没有脏东……”

忽然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才是脏东西。”

卧槽?这是谁的声音?

而葱花饼那句话还没说完。正踩在了台阶上的腿好像踏空了,壮硕的身体像是失去了平衡,冲着下面就歪,我的反应算是快的,伸手就要抓住他。可他的身体就要在被我抓住前的那一瞬,像是被外力猛地扯了一下,离着我的手倏然就远了!

我抓了个空,随着一声巨响,只听葱花饼就咕噜噜从台阶上滚下去了。整个人仰面八叉的躺在了下一个台阶下面,一声惨叫响了起来:“哎呀我操……”

这个台阶很高,他的骨头好不了。

我几步跳下去:“没事吧?”

“脚……脚不行了……”葱花饼疼出了一脑袋冷汗,但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腿上,而是惊惧的抓住了我的手:“不过,先生,我是被人给扯下来的……”

我知道,那个声音,我也听见了。

不喜欢别人管他叫脏东西吗?好爆的脾气。

剩下的人也不聋,听到了这个声音,急急慌慌的也从楼上给跑下来了:“怎么了怎么了?”

“我被脏……”葱花饼好险记吃不记打的再说了一次,但马上给卡回来了:“我是被藏在咱们里面的那个东西给推下来的!”

本来这帮孩子就害怕,眼瞅着先丢了一个人,又伤了一个人,呜咽声四起。眼瞅又要哭一批。

“行了,”我大声说道:“怕什么,又没人死。”

“死了……也就不用这么害怕了……”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对……”有个小姑娘的声音带着哭腔:“这样的折磨,还不如给个痛快的呢……”

痛快,你想的美。煞喜欢人的负面情绪。恐惧,脆弱,这些都会给煞可乘之机,你怂,它们就能来吸人的阳气,因为你的防御,是你自己放下的。

而所谓神鬼怕恶人,就是因为你厉害了,牛鬼蛇神反而怕你。

我清了清嗓子,为了安抚他们。就给他们讲了济爷以前给我讲的一个故事:“你们听说过宋定伯捉鬼的事情吗?”

“知道,”他们稀稀拉拉的应了一声。

宋定伯捉鬼是初中课本的课文,中国人大概都听说过,就是有个人叫宋定伯,晚上碰上个鬼,鬼说自己是鬼,问他是谁,他说自己也是鬼,还自称是新死的,不知道鬼怕什么,跟前辈打听一下。

对方那鬼也实诚,说鬼别的不怕,就怕人唾沫。

宋定伯记住了,就跟鬼同行,趁着过河的时候。骗鬼说背着它,就把它抓住了,然后用鬼说的唾沫一唾,那鬼立刻变成了一只羊,被宋定伯弄到早市上给卖了。

从此这个故事名震天下。人人都把宋定伯作为胆大者的代名词。

而济爷给我讲的故事,就是说有个人也是个傻大胆,听说了宋定伯的故事,心想卧槽,原来鬼能变成羊。那我逮几只卖掉,不是很快就能发财致富了吗?

于是这个人背着个背篓就满世界找鬼,结果一只也没找到,甚至他还跑到了坟地里乱喊:“鬼在哪儿啊?给我唾两下成不成?”

吓得一坟地平时最爱抓着人玩儿鬼打墙的孤魂野鬼,没一个敢出来的。

这故事很轻松。听得他们都笑了,我就说道:“寓教于乐,我就是想告诉你们,鬼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你够强大,不软弱,它甚至能怕你,为什么胆大的人很少见到这东西,而胆小的动不动就撞邪?因为鬼跟人一样,专门捡着软柿子捏。你们要是非得当软柿子,那谁也救不了你们。”

传销的洗脑演讲也就这样了,这帮小年轻接受能力又很强,居然真啪啪啪的给我鼓起了掌来:“先生说得对,我们不害怕了!害怕也没用!”

“这就对了。”我得意洋洋,而陆恒川则说道:“你要是愿意搞传销,我可以注资,别说,煽动人心这一块,你真是个人才。”

这是夸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而唐本初哪儿听得出来好赖,立刻说道:“我师父是谁,天生的领导才能,注定是人群之中的统帅,到哪儿都是一呼百应,对吧师父!”

这话一听。我却猛然想起来了陆茴说过了,曾经被我后背东西附身的人,也都是一呼百应的领导人才……这个能耐,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个东西给的,甚至是那个东西侵蚀人,取代人的第一步……

我,是开始被侵蚀了么?

但是不可否认,这个东西带给人的,都是男人最喜欢的东西……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李千树才没那么容易被取代,把思绪拉回来,就把葱花饼拖起来了,大声说道:“所以,那个脏东西,就只是一个脏东西而已,脏东西,又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是不爱听吗?我就故意说给你听,看你敢不敢自露马脚……

果然,耳朵后面微微一凉有点气声,像是有个人正努力压自己的火气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