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凶教室/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脏东西”这个称谓,是普通人对死人最常见的称呼。这个煞这么在意这句话,肯定里面有什么内情。

其实这个做法挺欠的,好比跟我一起长大的张莹莹小时候胖,所以很多小孩诚心管她叫胖丫,就能把她惹生气,贱嗖嗖的。

只要这个东西被我给触怒了,敢过来跟推葱花饼一样的推我,那我肯定能把她给抓住,纯阳血早准备好了。

可我凝气都上了手,那个煞也没过来推我,我等的着急。忍不住身后发出冷气的地方看了一眼,却发现那里根本没有人。

你娘,跑了?不敢找我麻烦,真怂。

也是神鬼怕恶人,那东西真是成了精了,知道我是个硬茬,特么直接不敢来惹。

算你扛得住,我寻思了一下,机会大大的有,算她识相。

这么想着,我就喊了人来一起把葱花饼给架上去,谁知那几个人都扭扭捏捏的不愿意来,瞅那意思是现在这么危险,身上再架个人,那玩意儿要是来了,他们上哪儿跑?

还有人疑心,会不会葱花饼就是那个煞变得,耍了跟刚才装肚子疼骗雷婷婷一样的花招。就是想害架自己的人。

葱花饼刚才还怀疑别人呢,这么一会儿来了个现世报,屈的跟窦娥似得。

那个煞想看的,就是这种互相怀疑的戏吧?她特么真是活长了,得多无聊。

我没法子,就自己把葱花饼给架了起来。小江和唐本初也过来帮了忙,来了个仨带一,再来一个能整个轿子抬他了。

而自打葱花饼被推下去之后,那个煞肯定也觉察出来我在这等着她呢,一直也没再闹动静,一行人跟送葬的似得。就上了六楼。

“就是这个教室……”小江已经出了一脑袋汗:“都说这里闹鬼。”

那个教室平时可能没人用,门口上着锁,我仔细一瞅,你娘,三把?有必要吗?

而这个教室的玻璃,也一片浮尘,显然从来没人清扫。

居民楼里有凶宅,这教学楼里有凶教室,就冲这地方的面貌,也写满了“不吉利”三字。

可是照着雷婷婷的说法,这个地方很干净,基本没有除了那个煞之外的邪物,就算这里之前有啥,估计也被煞给吸收了,倒是没什么好怕的。

“我们已经按着上次的路线又走了一遍,”有个男生小心翼翼的问道:“现在,能回去了吗?”

“那要问那个东西满意不满意啊,”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着急了,特么一往这个破地方来,除了爬楼梯还没遇上什么,这特么的简直是师出无名,莫名其妙!

自己这边倒是丢了雷婷婷,伤了葱花饼。面子上也太过不去了,眼瞅这个地方可能跟那个煞有什么历史性渊源,我索性就决定不如在这里,把那个东西给激出来,就跟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跟司马懿叫阵,骂他是个老娘们一样。我也来一把“骂阵”。

这么想着,我就跟那些学生们说道,现在我说什么,你们就跟着说什么。

而那些大学生现在已经拿我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当然是为我马首是瞻,以为我要有什么救命的法子。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就喊道:“脏东西,真特么脏!”

那些大学生还以为我要说点“急急如律令”之类的,一听要喊这个,全傻了:“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想出去吗?”我顺着那十三个形态各异的人影扫了一眼:“想出去。就大声喊。”

虽然闹不清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胜在恐惧让他们很听话,唐本初和小江先开了口,剩下的人,也就喊了起来:“脏东西,真特么脏!”

有的女孩儿没说过脏话,很羞耻的把肩膀都给缩起来了,而我偷偷的扯了陆恒川一下提醒他注意,那小子鸡贼的了不得,早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

我凝气于耳,听着十三个交错在一起,跟早读朗诵一样的声音:“脏东西,真特么脏……”

如果平常人,肯定是分辨不出这个杂的声音,但我能借助后背上那东西给分辨出来,有人的声音带着恐惧,有人的声音带着畏缩,还有人的声音带着莫名其妙……而其中有一个声音是与众不同的。是带着愤怒,像是在咬牙切齿。

我数出了那是哪一个人影,知道自己过去,那货会有所防备,就暗暗的把那个位置划在了陆恒川后背上,顺便把雷击木塞他手里。陆恒川特别利落,假装随便走走,等靠近了那个人影,猛地就给冲过去了,用雷击木把那个人啪的一下给压住了。

那个人影当然是猝不及防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出来的。

“卧槽,耍流氓了耍流氓了!”因为太黑,谁也看不清谁对谁,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惊叫了起来:“有人趁着黑要占女孩便宜,别让他得逞了!”

说着就要去把陆恒川给推开。

“闭嘴,”我立刻说道:“你们知道啥。这个就是脏东西。”

“卧槽?”唐本初激灵一下就起来了:“还真抓住了?师父你太牛逼了,你怎么分辨出来的?”

不是我牛逼,还真是陆恒川牛逼,我本来就指望陆恒川牵制她一下,没成想陆恒川真把她给定住了。

一个煞,也不过如此嘛,出人意料的好弄,跟之前做的那些曲折离奇,不死也得扒层皮的买卖天差地别,我都有点失望,简直浪费老子的表情。

“回去再告诉你,”我过去蹲在了那个人影前面:“你说,你把雷婷婷藏哪儿去了?”

因为太黑,我看不清楚那个人是个什么长相,但是跟陆恒川一比,这个人身形更纤细,显然是个女的。

其他的人呼啦一下都给让开了,又是害怕又是好奇。想上前又不敢上前:“那……那就是脏东西?咋看着跟人差不多?”

果然,“脏东西”三个字,像是在戳那个身影的伤疤,听一次,那个身影就咬牙切齿一次:“你才是脏东西,你们都是脏东西!”

而这话一出口。小江忽然愣了:“学……学姐?真的是你?”

那个被陆恒川压着的身影微微一怔,没吱声。

“里面肯定有误会!”小江立刻冲着我摸索了过来:“李大师,你听我说,肯定是搞错了,学姐怎么可能……学姐是恶作剧,中途加入进来的。是不是?所以我们才变成了十三个人,跟上次一样!”

“小江,”葱花饼插嘴道:“我们……我们上次也是觉得数错了,可是,你仔细想想,那天那个学姐除了你看见了。为什么我们都没看见?如果不是你说……我们没人知道还有个学姐。”

张大刚也点头如鸡啄米:“那天跟现在一样,莫名其妙就多出来了一个人,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你口口声声说刚才有个什么学姐学姐的,还开始发短信打电话买抱枕的,你知道为什么你一提这件事情,我们都来了吗?就是因为……怕你被那个东西给缠上了,再来一次,说不定解铃还须系铃人,能把你这事儿给闹清楚……”

“就是,为了你,大刚先前出了车祸。都带着伤来了,”有个女生低声说道。

卧槽,没想到他们这帮小兔崽子还挺讲义气的。

“那不可能,学姐,你跟他们说!”小江靠近了那个身影:“你说清楚,他们会相信你的,这就是场误会!”

可那个人影还是不吭声。

陆恒川看了我一眼:“不老实,你用纯阳童子血点点,说不定能问出来。”

这就属于严刑拷问了,我撸起袖子刚要过去,没成想,小江猛地跟发了疯的公牛似得,一下把摔伤了的葱花饼扯过来推到了陆恒川的身上,陆恒川虽然身手可以,可劲儿没那么大,又猝不及防,文弱的身材早被葱花饼壮硕的身躯给压倒了,雷击木当啷一声响。显然落了地。

只听小江厉声喊道:“学姐,不管你是什么来历,跑!”

你娘,我的心猛然就提起来了,小江这个蠢货真特么是猪油蒙心了,自己的精魄都快给那个学姐吃进去了,还特么敢放虎归山,简直是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

那个身影出来了之后,却没跑,只是静静的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

小江想拉她的胳膊,却被甩开了。而我一下就觉出来,空气顿时冷下来了,一股凌厉的萧杀之气扑面而来,让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那个煞,显然被刚才的事情,大大的激怒,要报复了……

“卧槽不好!”一直没在一群年轻人里插上话的王德光大声时说道:“煞气重了,都特么得倒霉,跑,你们这帮小王八蛋快跑!”

这些大学生听见,撒丫子就跑了起来,就葱花饼和陆恒川两个倒霉鬼,一个被压的动不了,一个脚受伤起不来,双双还是躺在地上。

“你们才是脏东西……”那个煞的声音不再是愤怒,而是毫无情绪,像是在跟一堆尸体说话一样:“你们才是脏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