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吸阳气/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下,看意思要跟我们挣个鱼死网破了,我心里一沉,忽然这个时候,有人尖叫了一声,接着一股子血腥气就弥漫了出来,像是谁受了伤。

是这个煞动的手?

“你们才是脏东西……”那个煞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我甚至还闻到了一股尿味儿,估计有谁被吓尿了。

这特么要是不管,在场的人都得遭殃。

我一把在黑暗之中把雷击木给抄起来了:“脏东西。我说你呢!你有本事,冲着我来。”

“大师,你放过学姐吧,学姐肯定是有苦衷的!”小江还挡在了那个身影前面,冲着我苦苦哀求:“其实学姐没有伤人,你知道的!”

“她不伤人,只要命,”我要把小江给踹开:“你他妈的死到临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虚?就是因为你的精气,被这个玩意儿给吃了!你跟我说,你晚上梦,遗,是不是天天都梦见跟这个学姐上床了?”

小江的嗓子一下就梗住了:“我……”

傻逼,单纯的春梦,怎么可能每天都做,还每天让你耗精气。时间再长一点,你特么是真正的精尽人亡。

《红楼梦》里面的贾瑞,不就是“梦与神交”,才死的吗?分明就是那个煞缠的,现在还不知道呢!

“那也是我自己龌龊才做了那种梦。学姐不是这种人!”小江大声说道:“学姐那么纯洁,她才不是脏东西!先生,要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她,就算死。我愿意为了她死!”

那个煞的身影,像是微微颤了一下。

你娘,应该连这个煞的人影都没看见过,竟然就这么死心塌地,你特么是不是真傻逼?

“我不是傻逼,我就是喜欢她!”小江大声说道:“先生,你喜欢过一个女人吗?你知道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愿意做的感觉吗?”

这话像是在我耳边敲响的一个锣,我猛然想起来芜菁了。

我知道,正是因为知道,你特么才不能这么怂,她要是对你真心,会让你死吗?

“让我放过她?”我答道:“事已至此,梁子算是已经给结下来了,你问问她,愿意放过这一帮骂过她的活人吗?”

“学姐,你告诉他,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们也都是无心的,冒犯你的地方。求你别跟我们计较……”小江还想去拉那个学姐,可那身影却不知怎么滴,猛然倒在了地上。

“小江……”唐本初大叫了起来:“卧槽卧槽,师父,他是不是被弄死了?”

“哎呀妈啊……”压着陆恒川的葱花饼也吓的大叫了起来:“快……快来个人帮我一把……”

就算没死。只要这个煞不离开他,他也活不长,我拖过唐本初:“你先把葱花饼和陆恒川给拉起来,这边交给我。”

王德光赶忙跟唐本初过去拖人,而那个煞还想着往前走。我冲过去一雷击木就将她给顶住了:“脏东西,你上哪儿去?”

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了“煞”,真特么跟传说之中的一样,确实是有实体的,这种触感。跟真人没有两样,天知道,这玩意儿吃了多少死人,才充实成了这个样子……

煞力气很大,现在又是个狂怒的状态,怎么可能就这么被我给顶着,我转头就大声跟后面喊道:“给我有多快跑多快,门口出不去的话,谁是处男,给我往上撒尿!”

“好!”唐本初应了一声,带着葱花饼就跑,陆恒川本来想留下来,可偏偏摔伤了的葱花饼块头不小,王德光和唐本初俩人也弄不动,只好跟我说了一句:“你撑着点。在我回来之前别死了。”

“放屁,你死老子都不会死。”

那个煞脾气不是爆吗,眼瞅着这些人骂完了她就跑,哪儿受得了,还要起来追。我一下忍着疼把舌尖咬破了,喷了她一脸:“你说,把雷婷婷藏到哪儿去了?”

被我这么一喷,那个煞就跟让火给烫了似得,拼命就往后缩,而我怕她跑了,手上用了劲儿,把她卡的更死了。

这个煞身材很娇小,触感又丰满又柔软,我忍不住想。这个玩意儿,要怎么给郭屁股解尸毒?

而这个时候,那个煞的手,忽然摸上了我的手。

我一愣,这玩意儿特么想干啥?

而更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她把我的手,拉到她衣服里去了!

虽然微微发凉,可确实跟真人一个触感,尤其是樱桃似得……

我一下跟被火烫了似得,卧槽,这个煞,难道是想色诱老子?

而那个煞轻轻的在我耳边用气声开了口:“我是不是脏东西,不如你试试……”

这个声音又甜又糯,绕着丝丝勾人。

虽然心里很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可我作为一个正常年轻男人。肯定也有了反应,那煞的另一只手,跟条活蛇一样,伸进去就把我给缠上了,被微凉的触感这么一包。我下腹忍不住就热了起来。

而那手的劲儿,哪一个点都恰到好处,接着,一条纤细紧致的腿就缠在了我腰上!

入行这么久,我特么什么怪物都遇上过。上次遇上旱魃,还对旱魃玩儿了一次美男计,真没想到,自己也有中招的一天!

谁都知道,这玩意儿的带来的感觉再美妙。也是要亲命的陷阱,不过我到现在,竟然也有点理解小江为什么那么沉沦了……

我也不是柳下惠,不可能坐怀不乱,而那个煞变本加厉,顺着我的脖子就亲了上来,凉凉的带着点湿滑,激的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难道,这是就煞的本事?

等意识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跟被包在蜘蛛网里的虫子似得。身上发沉,手脚全抬不起来,雷击木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那个煞趁机一下吻在了我嘴上,长驱直入!

你娘,真特么要是阴沟里翻船,那就丢人丢大发了,真是美人乡,英雄冢……

随着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出去,我也知道这煞在吸我的阳气,不行,要是这么下去,别说用这货去救郭屁股了,老子自己都非得交代在这不可,陆恒川那个王八。不是说回来吗?特么死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这个煞把我往地上一按,压的越来越紧,眼瞅着就要沉到我身上时,我用了最后一丝理智,狠狠的咬在了她舌头上。

刚才咬了自己的舌头,牙齿上肯定还带了点纯阳血,这煞既然有了自己的实体,怕就怕实体有破,这样煞气外泄。肯定会让她元气大伤。

她没想到我能在每一个男人都应该意乱情迷的时候,不好好享受,竟然对她做这事儿,也是猝不及防,随着一声痛苦的“嗯”,一股子冰凉冰凉的东西进到了我嘴里。

像是咬人咬破会流血,她的煞气,进我嘴里了!

趁着这个功夫,我翻身起来转而把她给压下面了:“你特么敢跟老子弄鬼,老子……”

这话还没说完,我忽然觉得腰子一阵疼,平时借助后背东西,力气总是源源不绝,可今天总是用不上劲儿,卧槽,难道就被她吸阳气吸了这么一瞬间,我也给虚了?

而那煞趁着我手上一松,一下就从我身下滑了出去,奔着外面就去了。

你娘,想跑,没这么容易!

我回身提起了雷击木就追上去了,脚底下发软,跌跌撞撞的,眼看着那煞的身影顺着楼梯间就往下跑,我顺着栏杆跟坐滑梯似得就往下滑。

一边滑一边用尽全力行气,过了一个拐角,眼瞅着有个女人的身影,我一下就凝气在手撞上去了:“跑跑跑,你他妈的还跑!”

这次我是做好心理准备了,非特么把她给逮到不可!

可触手一碰,这个女人的身体,却是温暖的……不是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