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吹蜡烛 昨天更新延迟的补偿加更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转头就开始数人头,我们五个不比之前探灵那人数,稀稀拉拉的本来一只手掌就数过来了,可真跟板面老板说的一样,怎么数,居然都是六个人。

这感觉好像哪里出了错,简直让人怀疑人生!

草泥马,我头上的汗开始涔涔往下落,不可能啊!

现在灯火这么亮,每个人又都是熟人,谁多出来了?

出了埋头吃串的唐本初,其余几个人全察觉出来了,定定的望着我。

我反应过来了,这叫鬼藏人。

就是有个人被死人给隐匿起来了,而死人自己变成了那个人的样子混在中间,别人虽然觉察不出来,却能数出人头不对来,就是说,我们之中有一个,是那个煞假冒的。

我想起来。我之前还跟那些学生们说过,不要轻易的回家,因为那个东西,很有可能就跟你回家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玩意儿胆子竟然这么大,敢跟我们回来。

知道我们是干这一行的,还敢往里面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陆恒川完全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而还像是打算看看热闹,雷婷婷抬起了眉头,眼神是一贯的凌厉,而王德光一双眼睛看完这个看那个,那滴溜溜的老鼠眼别提多忙了。

你娘,这下麻烦了……

当然了,我们总不能在烧烤摊子上驱邪,我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这个煞,到底想怎么样?难道说……她尝到了我的阳气,觉得滋味不错,打算拿我当个长期饭票?

还是她看老子帅。那个时候没勾引够,又想找机会勾引我?

我头皮都炸起来了,你他妈的找冤大头找小江啊,找老子干啥?

现在,每一个人都有嫌疑是那玩意儿变出来的,不行,我特么非得在那玩意儿对我们动手之前,先把那玩意儿给扣下。

煞气……我想起灌在了我肚子里那冰凉的东西,一阵恶寒。

心事一上来,连大腰子我都没吃下去。

怎么揪出来呢……我寻思了一下。有了主意。

现在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煞变出来的。

而除了唐本初之外的人,个个明白这个道理,谁也没轻易跟别人开口说什么。

终于,等桌子上的烧烤全吃完了,我们心照不宣,全继续往太清堂走,板面老板送我们的时候,还热情的说道:“你们六个慢走啊,有空常来!”

唐本初个傻货完全没听出“六个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特么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您不用送!”

说着还跟我讲:“师父,板面老板这手艺真是不错,我跟你说,上次我丢了二百块钱,心疼的要命,结果吃了一串烤鸡心,诶嘿,你猜怎么着,吃完了。我心情立刻就好了!”

“你懂什么,这是吃什么补什么,吃了鸡心,你心就大了。”我一边说,一边倒是观察期起唐本初来,整个太清堂就这个小子是个没啥本事的,能不能是煞把他给取代了,成了第六个人?

而看着唐本初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又跟平常好像也没什么区别,煞跟他最多是刚才在那个教学楼里面的一面之缘,就能模仿的这么像?

再看其他人,一个个都挺鸡贼,陆恒川还是死鱼眼,王德光还是锯齿牙,雷婷婷还是高冷范,别说,一个个反而对我倒是挺警惕。

妈个鸡,整治了这么多邪物,自己被当成邪物,还是被自己身边的人当成邪物,这感觉真特么的一言难尽。

但是这层窗户纸,怎么也得给他捅破了,等到了太清堂里,眼瞅着他们都虎视眈眈,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我假装出个一时兴起来:“说起来,今天在那个教学楼里玩儿的探灵游戏,我听到了好几个鬼故事,倒像是有点意思,我看你们也都还挺精神的,要不这样吧,咱们不如也玩儿个游戏?”

陆恒川抬起了死鱼眼,像是在说,就你花活多,而雷婷婷干脆利落:“我没意见。”王德光眼睛转来转去:“我随大流。”

唐本初则莫名其妙:“啥游戏?怎么玩儿?”

我强撑着浑身的酸软上柜台后面拿蜡烛去,特么跟个孕妇似得,腰都好险弯不下去,真跟与女人大战了三百回合差不多,不由心说白白拿出那么多精气,却特么没拿到该有的享受。真你娘的吃亏。

冲这个,非特么把那个煞给弄出来不可。

这么嘀咕着,我就把蜡烛给拿出来了,摆在了桌子上,一共是六根蜡烛:“咱们也玩儿个讲鬼故事的游戏,关上灯,每个人拿一个蜡烛点着了放在自己面前,一人讲一个鬼故事,讲完了之后,就把自己面前的蜡烛给吹灭了。”

这个游戏。在我们村叫“吹灯拔蜡”,跟笔仙碟仙一样,小孩儿们偷着玩儿的,大人知道了,得提着耳朵骂作死。

其实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吹灯拔蜡”不是啥好话,用来给这个有点瘆人的招灵游戏冠名是再适合不过了。

“诶呀,这游戏听上去好玩儿!”唐本初还挺兴奋的,第一个把蜡烛给抓过去了。

接着其余的人,也把蜡烛给抓过去了。最后到我抓的时候一看,果然,明明五个人,本来应该剩下两根蜡烛,却只剩下一个了。

那个所谓的学姐,不是爱玩儿这个嘛?那我投其所好,咱们就开始玩儿。

掷骰子打点决定讲故事的顺序,第一个讲的是王德光。

王德光咳嗽了一下,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说的是他以前看坟地的时候。有一次回家晚了,因为对那地方不熟悉,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结果正看见一个绑着俩麻花辫的小姑娘走在了前面,那俩长长的辫子一甩一甩的。

王德光心说这么晚了还是个小孩儿还出来,肯定是本地人离家不远,跟着她肯定能出去,于是就问那小姑娘能不能搭伴,小姑娘说行,就一直在前面领着他,结果小姑娘越走越快,王德光不得不努力的去追她,好不容易追上了,却发现眼前哪儿是什么村啊,是一个大坟!

而那个坟头上,孤零零的立着个纸扎出来的童女,那俩麻花辫子,跟小姑娘头上的一模一样,在风里微微飘荡着呢!

说完了,他就把自己面前的蜡烛给吹灭了。

卧槽,我倒是听说过,人新死之后的童男童女如果丢了一个,那坟主短缺手下人,就会使唤剩下的一个再抓个当差的给自己补上,这叫补童子,估计王德光点背给遇上了。确实让人瘆得慌。

剩下的是雷婷婷,对雷婷婷来说,见的鬼比普通人孤独寂寞冷时的撸还多,要她说可怕的,她都不好想。就随随便便讲了一个。

说有一个凶宅,请她去看事儿,说是每天晚上都听见有人敲门,像是想进来,可是每次开门,外面又都没有人,疑心是门外闹鬼,结果雷婷婷去了一看,根本不是门外闹鬼,是有个死人以前租过这个房子。死在里面之后一直困在里面没能出去,晚上敲门,是想着从这个家里出去。

说完了,也把蜡烛给吹灭了。

雷婷婷讲的其实毫无情绪起伏,跟机器人念电子书似得,可就是这种淡定,才衬托的那个故事越发的诡异,让人毛骨悚然的。

剩下陆恒川讲了一个有人照镜子,镜子里面的人跟自己动作不一样的,也吹灭了蜡烛。

而唐本初讲了一个比较扯,是一帮人正在讲鬼故事的时候,忽然发现鬼故事的主角从身边给钻出来了。

他讲完了之后,也把蜡烛给吹灭了。

卧槽,到我这,只剩下了一个蜡烛,我就懵逼了。

我玩儿这个游戏的本意是,煞这个东西是吹不灭蜡烛的,只要能辨认出谁吹不灭蜡烛,谁就是那个死人。

可为什么五根蜡烛不知不觉全灭了,就剩下我这一根了?

除了唐本初。剩下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常识,全虎视眈眈的瞅着我,那模样像是在说,就等你露出马脚了。

我一颗心提了起来,事已至此,就把在村里时七舅爷葬礼上看见喜丧的事情给讲了,讲完了之后,我鼓起腮帮子,也去吹那个蜡烛。

可是一口气下去。那个蜡烛好端端的,就是不灭!

我心里一下慌了,赶紧鼓足力气又吹了下去,谁知道那个蜡烛的灯火别说灭了,连特么动都没动一下。

我去你妈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没气了!

说时迟那时快,雷婷婷和陆恒川倏然站起来,俩人通力合作,一下子就把我给摁住了!

就在这一瞬。我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给推了一把,好比牛奶壶倒牛奶,从自己的身体里给倒了出来一样!

就在我被摁到地上的时候,我刚才坐的椅子上,猛然又出现了一个我,这个我立刻指着我大声说道:“装装装,你不是装成我来玩儿鬼藏人吗?老子看你还怎么装!混进我太清堂来,你特么是屁股上拔火罐——找作死!”

卧槽,这个劲头,神态。惯用语,学的真特么足,我都不得不说,跟“我兄弟”的貌同人不同不一样,这个煞比我李千树还李千树!

你也是死得早,你要是没死,特么早晚能混成个国际影后,还有巩俐章子怡什么事儿啊!

“老板,还是你英明!”王德光赶忙跟那个我说道:“幸亏你想出了这个主意,才让那个煞露出了马脚,要不我们全被骗了!”

而按住我的雷婷婷脸色早沉下来了,盯着我冷冷的说道:“你装千树装上瘾了是不是?给你个梯子,你就要上天了!”

说着,一把将我给揪住了:“陆恒川你给我帮忙,我把她给装起来,送到郭先生那里去救人!”

接着,拿出了一把大伞,就要把我都兜起来!

卧槽,我特么真是搬起石头在自己的脚,咋还把自己给整进来了?

不是。再说我是一个活人,你怎么能把我给装伞里去?

想到这里,我后背一下就凉了,不对,我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个活人,而是自己的灵魂,被那个煞,从我的身体里给赶出来了!那个煞,仗着吸走的我的阳气,占了我的身体,跟我来了个狸猫换太子?

你娘,这货还真比我想的有本事,难怪人人都说煞难对付!

我想争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张不开嘴,不用说,又是那个煞搞的鬼!难道她是觉得,这里面最难对付的是我,预备先把我给搞定了,再逐步报复?

最毒妇人心啊!

我玩了命的给陆恒川和雷婷婷使眼色,想让他们瞅瞅我,我特么才是李千树,不能被个煞给骗了,可他们俩跟瞎了一样,熟视无睹的,伸手就要兜我!

我现在整个是个无力还手的弱鸡状态,背后的东西也不听我指挥了,气还留在身体里,我也运不了,简直是跟上了案板的鱼一样。任人宰割!

就特么占了那么点便宜,付出的“嫖资”是真特么多!

雷婷婷和陆恒川这俩货也真特么的是够可以的,你们俩又会相面又会捉鬼,难道分不清那货不是我?

我正在心里骂娘呢,忽然看见陆恒川的眼睛暗暗的跟我眨了一下:“这个煞太重了,又挣扎的厉害,我抬不起来。”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卧槽,陆恒川这是跟我使眼色呢,也就是说……他分明是认出我来了,只不过是将计就计,想麻痹了那个煞?

雷婷婷也皱起了眉头,说道:“快来个阳气足的搭把手,煞要挣扎开了!”

双簧?

一听这个,我更配合的挣扎了起来。

唐本初不明所以要赶上来:“我来我来!我阳气足!”

“你不行!”王德光赶忙抓了唐本初:“那煞厉害,我可告诉你,陆先生和小雷好不容易才把那个煞给逮住,你别给我上去拉后腿,要是在这个最后关头放跑了煞,看老板不把你逐出师门!”

这样的话,前来“搭把手”的,当然就只能是那个装成了我的煞了。他作为“李千树”,肯定是要上前来唱个压轴戏的,不可能瑟缩在后面不动弹。

果然,他上了前,皱起眉头:“这个傻逼怎么死到临头也不安生,还是老子亲自出马,给他点颜色看看……”

就在“我自己”到了我面前的时候,陆恒川的手暗暗上了劲儿,一把就将我给推到了“我自己”的身上。就跟我刚才生生从身体里被赶出来的感觉一模一样!

我猛地感觉,自己是跟个人撞了一个满怀!而那个人,冰冷而又柔软,是那个煞!

而那个伞兜头先往我脑袋上一撑,接着又重新给合上了,我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了。

“卧槽,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唐本初见状,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怎么刚才,我好像看到了……”

“没错。刚才那个煞,把你师父给藏了,装成了你师父的样子,”陆恒川好整以暇的说道:“还把你师父从自己身体上给赶了下来,打算让我们把你师父当成煞给收了,好冒充了你师父,跟王德光占用你老爹的身体一样,替代了你师父。”

唐本初咀嚼了半天这句话,才吃惊的盯着我:“师父,跟着你这么久。没见你阴沟翻船过啊?怎么这次,偏偏是你给中招了?”

“很简单,”雷婷婷冷冷的说道:“因为你师父之前没控制住,在教学楼里吃了她的煞气,当然很容易被她给控制了。”

“吃了……煞气啊?”唐本初再傻也想起来了,撅着自己的嘴小心翼翼的比划了一下:“那种……吃?”

“这事儿算是翻篇了翻篇了!”我赶紧说道:“你们不能为了这么一件破事,笑话我一辈子吧?”

不过还幸亏是被他们给看出来了,要不我特么得多冤!

陆恒川和雷婷婷双双翻了个白眼,别说,这一下。瞅着这俩人倒是挺心有灵犀的。

瞅着那个鼓鼓囊囊的伞,我踢了一脚:“这就是那个脏东西了……”

没成想,那把伞猛地颤动了一下,那个声音又从伞里咬牙切齿的传了出来:“你们才是脏东西!”

“诶嘿,这个小暴脾气,”我凑过去:“说起来,活着的时候,就经常有人跟你叫脏东西吧?我说,那个宿舍楼的那把火,是不是就是你放的?”

我还记得小江当初给我测的,是个“烟”字,而这个“烟”字,就是火起之因的意思。

这个煞下手果然够狠,一场火,在宿舍楼里点起来,会烧死多少人?

而既然她是凶手,那些被她烧死的死人,肯定都很怕她,一方示弱,另一方就强,所以说,她把那些比她弱的,全吃了进去,渐渐的,就变成了煞。

那个煞一听我这话,伞一下就不动了。

默认了么?

火起因,有心成恩,我接着说:“这事儿,一开始是有人恩将仇报?该不会是你……”

“是他们恩将仇报!”那个伞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们全都该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