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逸夫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教学楼以前不是个女生宿舍吗?当时这个煞就住在了一楼。

有一年夏天特别热,满学校的女孩儿当然都露着又长又白的大腿,有一个保安本来就是在家乡劣迹斑斑,才进了城干这一行的,看到之后按耐不住,监守自盗的动了邪念。

因为对环境很熟悉,知道哪栋楼不严格,晚上偷偷的挨窗户摸,还真摸到一个防盗窗坏掉的寝室,就从这个寝室给钻进去了。

当然了。煞活着的时候,就住的那间寝室。

大晚上摸进来了男人,这四个女孩儿惊醒了之后,都吓的魂不附体,那个保安就威胁他们,他只要一个女人就够,其他三个完全可以平安,如果闹起来,他就把四个全弄死,问这几个女孩儿谁自愿跟他睡一觉。

这事儿谁能自愿?可她们胆子小。不敢抗争。

唯独煞不服这口气,一边挣扎一边说四个人一起上,不会打不过这一个男人的,号召大家快喊人,别让这个坏人得逞。

结果枪打出头鸟,保安就摁住了煞说,我就要她,跟你们三个没关系,你们别吱声,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那剩下的三个女生就抱着侥幸心理,谁也没动没吭声,眼睁睁的听着煞被保安给糟蹋了。还感觉自己运气好,幸亏没抗争,要不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结果那个保安说话不算数,瞅准了剩下的几个姑娘也都是软柿子。挨个猥亵。

结果趁着这个功夫,被凌辱完的煞跳窗出去喊了人,保安被其他的保安堵在了屋里抓住,才把剩下的那三个姑娘给救回来。

煞算是舍己为人,做了个好事儿对不对?

可偏偏剩下的那三个姑娘不这么想,她们是这么想的,觉得这事儿是吃了个哑巴亏,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不好声张,哪怕打碎牙齿肚里咽也行,别被别人笑话了,可煞这么虎,搞得全学院都知道她们宿舍被保安给占便宜了,那自己的名声怎么办?

可笑是可笑,可这是前些年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人们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

果然,有俩女生已经有男朋友了,男朋友也因为这事儿心里有芥蒂,嫌女朋友不干净了。分了手,剩下的一个更别提了,本来也是有追求者的,这下作鸟兽散,没人敢跟她靠近。

不仅这样。学院里面议论纷纷,不少人见到了她们都得窃窃私语:“看,就是这个寝室的,被那个保安给占便宜了,还能有人要嘛?”

“不过你说。保安为啥不去别的寝室,去他们寝室?我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

“没错,脚上的泡都是自己磨出来的。活该。”

自古以来,人言可畏,何况脸皮这么薄,年纪这么敏感的女大学生了。

这三个女生一合计,咬牙切齿,没怪保安,倒是怪这个煞多事。

因为煞一个人,说句流氓点的他也没法全把四个女生给那啥了,总有能运气好,保全清白的,可这事儿一闹起来,别人能怎么看?你没被糟蹋,也算是被糟蹋了。

这三个姑娘越想越生气,就三个人想出了个法子,说煞不是不要名声吗?那就把事情全推到了她头上算了。

于是这三个女生就开始暗地里跟外面爆料。说本来就是煞自己不检点,跟保安谈了恋爱,保安才会夜里找她,不要脸的当着他们在寝室那啥,本来就很尴尬。

后来俩人不知为啥吵起来了。煞才跑出去说保安耍流氓,搞得保安才被抓,归根结底,都是煞翻脸不认人,跟她们三个是没关系的。

这事儿从“当事人”嘴里传出来。没人能不信,满学院都是这个传言,这三个女生的名声才算是给保住了。

而煞当然就为此倒了霉。

本来煞长得漂亮,品学兼优,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导员的助理,前途一片光明,但这事儿一喘,有鼻子有眼的,谁不说她不检点?

哪怕男老师就工作学习的事情跟她多说几句话。都得被人嚼舌头:“你看,xx老师八成也是被她勾引了,俩人有点啥吧?”

“难怪奖学金给她呢,都是这种脏交易!不要脸!”

“xx老师本来是个好人,也有老婆啊!都是被这个不要脸的女生搞得。师娘也太可怜了,不行,我得告诉师娘去!”

后来,师娘来撒泼,男老师一气之下辞职,谣言越来越大,每个跟煞靠近的人都会被卷进去,整个学院鸡飞狗跳,没有哪个男的敢再跟煞多说一句话,他们都怕惹祸上身。

时间长了,别人都不跟煞靠近,甚至连煞的名字都没有人叫,只管她叫“脏东西”。

接着,因为风纪问题,先是丢了一切本来靠自己努力得到的荣誉,然后,被学校以作风问题开除了。

那个年头,因为男女关系被开除,档案上是去不掉的污点,尤其还是个未婚少女。这辈子算是完了。

甚至还有男生按耐不住,偷偷找她给钱——听说你出来卖,能卖我一晚上吗?

煞自己父母双亡,本来是叔叔婶婶含辛茹苦养大的,就指着草窝飞出金凤凰,煞这么努力,也是想报答他们。

可是一切全完了,叔叔婶婶得到了学校的通知,也恨她不学好不要脸,跟她断绝了关系。

谁也不知道煞是怎么熬下去的。可能煞自己都说不出。

最后,煞打算最后回一次寝室,把自己的东西都给搬出去,结果她的床被宿舍楼里一些对她的事迹义愤填膺的女孩儿泼了尿,衣服全被扔进了厕所。茶杯饭盒里,被塞上了用过的卫生棉。

“你这么脏,我们就帮你打扮打扮。”

“脏东西当然只能用脏东西了,跟你正相配。”

“快收拾了你的脏东西滚出学院,别祸害好端端的男人了。”

“脏东西。脏死了,你怎么不去死?”

“呸!”

有痰的跟她头上吐痰,有口水的吐口水。她想反抗,可是一个人面对整个学院的女生,怎么反抗?

煞没说什么,趁着夜深人静,去学生会的仓库抱来了大桶的汽油。

火光撩亮了整个宿舍楼,她听着女孩儿们发出来的尖叫,也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

这是你们欠我的,你们得还。

一切全变成了灰,数不清的女孩儿灵魂四处飘荡,她们都在害怕。

“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凶手!”

“可怕……可怕……快走吧,别耽误了轮回……”

煞想着,你们想走,就可以走吗?

怨恨让她比她们都强,杀孽也让她注定是个厉鬼。

她吃掉那些灵魂,成了一个真正的煞。

学校是流动性最大的地方,除了留校工作的,没有学生会在这里过一辈子,新来的学弟学妹没有对不起她,她再暴戾也还是明白的。

可是她不想离开这里,除了这里,她还能上哪里去?

因为她在,学院里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孤魂野鬼,倒是她自己,经常混在了教室里,假冒某个学姐:“诶,你们听说过吗?逸夫楼里闹鬼呢!”

她也想有朋友,也想跟众人混在一起,这些人干干净净,没人知道她的过往。

不知道是不是心存期盼,她想从人们口中,听到某个学姐,在逸夫楼的旧址上被冤枉过。

可惜她一直等到了今年,也没人提过这件事情,她跟每一个被自己吃掉的女生一样,被活人忘记了。

看着那把伞,我们全明白她的不甘心。

但是转念一想:“既然你没打算坑活人,小江的阳气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你吃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