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自己人 七点和九点的两章合并更新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这脑袋顶子上一排排全是脚丫子,挂着不少吊死的人!

男女老少都有,开门一带风,脚尖儿碰脚尖儿,还微微的摇晃了起来,几张脸还因为这个力道而转了过来,正对着我们,双目紧闭,脸色死白。

这场面实在是我没见过的壮观,把我给惊的,差点没坐地上,难道我们来晚了,阴面先生们都集体自杀了还是怎么着?

但是再仔细一看,挂在梁上的那些人都僵的板正板正的,有点像是挂腊肉,显然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

“行尸上梁。”雷婷婷像是很感兴趣:“他们郭家还真是财大气粗。”

行尸上梁?雷婷婷一提这四个字,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对了,你要是养行尸,一般都要把行尸存在了养尸地的大棺材里,绝对不能让尸体接触到了地面,一接地气,肯定会诈尸。

而郭家一帮人逃窜的着急。那肯定没工夫把自己养的那么多的行尸从郭家大宅里面给一具一具抬出来,最方便的,就是让会赶尸的人直接把那些行尸从棺材里面给叫出来,放羊似得赶着走。

等到了藏匿的地方,那又没棺材,为了不让这些个行尸接地气诈尸,反咬了自己,最经济实惠,省心省力的法子,也就是把这些行尸挂在梁上,脚尖悬空自然就不会接地气了。

而且就算闹了什么幺蛾子,行尸挂半空下不来,也没啥威胁。

这是赶尸匠的老窍门,不过因为现在运输业的发达,赶尸这个行业日渐式微,我也是在《窥天神测》里面看见的,那次眼看着茂森从“上头”把郭屁股给赶出来,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赶尸。

雷婷婷瞅着那些行尸,模样特别感兴趣,拨着那些悬空的脚丫子,一个个跟看咸鱼似得,如数家珍:“这是十口梅花地里出来的女尸,能迷男人,这是背水阴地出来的童尸。可以乱有孩子的家庭,这是老酒窖子口出的醉尸……”

合着雷婷婷说郭家财大气粗是这个意思,这些尸体都挺稀罕,千金不换吧?

不过这里尸首这么多,咋也没看见半拉活人?按说我跟茂森一早就打好了招呼了,他们不三叩九拜的迎接郭屁股的救命恩人,至少也出来跟我寒暄一下,最不济,这救命的煞你们不要了?

这么想着,我就想大喊一声,结果还没等我喊出来,忽然就有一只冰凉冰凉的手把我给拉住了。

卧槽,我特么一个激灵,还以为行尸给掉下来了,刚要做出反应,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千树哥,是我。”

别说,我自打来了县城,跟我叫小李的也有,跟我叫大师的也有,甚至叫师父叫老板叫爸爸的俱全,可还真没有一个人跟我喊过“千树哥”。

但这个声音确实耳熟,我立刻把本来已经凝气的手给放下来了:“你是……三孙子?”

那个声音有点不悦,把我的手给松开了:“跟你说过,我叫郭江。”

郭江不就是三孙子嘛!不过这小子转性了,咋还跟我喊开了千树哥了?

而陆恒川和雷婷婷当然也反应过来了,转头瞅着三孙子郭江,把他瞅的有点不好意思,但他马上把雷婷婷给认出来了,吃惊的看着我,满脸难以置信,使了个眼色,像是在问买个五线香你就撩上手了?

我心说这事儿实在是一言难尽,但是他也反应过来,雷婷婷为什么卖五线香,还不是被他想辙给坑的吗?也知道这事儿不光彩。能不提还是不提了,就赶紧说起了别的:“千树哥,你上次救了我爷爷的事情,我听茂森都说了,我们阴面先生,全体都谢你!以前的事情,也多谢你不跟我们郭家计较,你不嫌弃,我以后就喊你一声哥哥,按圈子里的辈分。”

中国传统行当都是很看重辈分的,京剧,相声都是一样,我们这行也是,辈分很分明,我一想他说的也对,毕竟郭屁股跟我爷爷也是旧相识,反正不吃亏,就答应了一声:“你叫吧,没啥。”

说着我就把那把装着煞的雨伞给拿出来了:“拿了这个去救你爷爷吧,不过……”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救命是积德的事情,我跟这个煞有点交情,最后你给帮忙送一下。”

送一下就是引火点烛,给阴差行贿赂,真要是有机会能重回地府,给这个无亲无故的煞带个路。

郭江一听更感动了:“为了我爷爷,你连跟自己有交情的煞都拿出来了,千树哥,你的情意我记住了。”

虽然这事儿其实也不能这么算,但白落个人情还是上算的,我就点了点头,老练的说道:“咱们是旧交情,这也没啥。”

归根结底,其实郭屁股这一倒霉跟我也脱不开关系。

说到了这里,我问道:“你爷爷怎么样了?”

郭江一听问,脸色有点不太好:“还那个老样子,但是有了煞就不一样了,我们肯定尽快把我爷爷给救回来,跟姓茂的那笔账,好好清算清算。”

也是,要不是那次我救郭屁股救的及时,他现在已经是老茂自己的行尸了。

“我爷爷就在里面,”郭江说道:“来也来了,要不过去瞧瞧?我爷爷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现在那个样我又不是不知道,能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老年痴呆一样不认人,不过说起来我想起了郭洋他们了:“你二哥呢?他上哪儿去了?”

“我们这不是都上了金乌牒吗?出入不方便。而这个地方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敢多告诉任何一个人免得暴露,”郭江说道:“所以我们几个轮番的出去买东西,今天该我二哥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这也是,郭洋以前多特么的猖狂,现在沦为丧家之犬,也不知道骂了多少娘。

再说了,郭洋跟我之间,还有算不清楚的账,可我摇身一变,成了他们郭家的救命恩人。想也知道,郭洋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肯定不乐意跟我见面,多特么尴尬,拿什么表情见?没准还是故意托词要买东西啥的,诚心躲着我呢!

想到这里我就想乐,这孙子也算是报应,我就不落井下石了,谁让我是正道的好先生呢。

于是我就摆摆手,说:“郭先生我就不看了,你们这儿现在也不方便,什么时候等郭先生好了再说吧。我也不耽搁了,咱们有机会再见。”

郭江也明白,没怎么硬留。

我跟他这么道了别就要往外走,谁知刚迈出没几步,忽然听到外面一阵非常细微的脚步声,像是外面聚拢了一大群人,正要进来一样!

难道是阴面先生集体来了?

不对,刚才郭江说了,多告诉一个人就多一份危险,这个地方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

那声音确实非常小心,显然不想惊动里面的人,要不是我身上有那东西。我都听不到,何况他们了。

想到这里,我赶忙转头跟郭江说:“你快进去,恐怕有人来追你们了!”

郭江一听这个,脸色一下就给白了,但他知道我的本事,二话没说,转身就进去安排了:“千树哥,真要是有人,你帮我拖延十分钟!”

你娘,果然我最近跟陆恒川说的一样,简直像是个滚粘子,走到哪儿麻烦就贴到哪儿,十分钟……那得看追上来的人,是什么来路了。

没法子,好一个送佛送到西,郭屁股我救的,煞我找了送来的,现在还得掩护你们逃跑,我特么简直是全套服务一条龙了。

陆恒川露出个嫌麻烦的表情,雷婷婷则雪冷凝霜的盯着门口:“他们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我的心也提了起来,卧槽,该不会是跟着我来的吧?

真要是这样,那我罪过可大了。

这个时候,我凝气于耳,听得出来,门口有不少人给蹲下了,像是已经把这里给包围起来了,简直跟警匪片里面警察把有劫匪的银行给包抄了一样。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比起被动,我更喜欢主动。

我跟陆恒川和雷婷婷使了个眼色,自己运气在手,先去开了门。

外面的人还准备冲进来给我们个猝不及防呢,没成想有人能开门出来,不禁也给愣了。再一看开门的是我,更是一副很惊奇的表情:“李……千树?”

一看这个表情,我这心里稍微还有点放心,不是跟着我来的就好。

不过,他们又是咋找到这里的?

我咳嗽了一声:“是我。”

果然,外面的人一瞅见我,全露出了很忌惮的表情。

因为上次在年会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算是彻底在圈子里出了名,好些人甚至都以为我代表着圈子里的最高权力大先生,不可能不让我几分。

我就慢条斯理的问:“你们是哪一家的?上这里啥事儿?”

先认出我的人显然没啥胆量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了自己身后。

我顺着这个人的目光看了过去,不由也是微微一愣。想不到来的人,竟然是老茂的亲孙子,老欺负茂森的茂林。

这个茂林遗传了老茂的好相貌,看着还是挺风度翩翩的,就是这人品是真不行,心眼儿比藕还多。

我上次把他当着那么多人给掀翻了,虽然他给圆过去了,可那次我风头出尽,恐怕这么小气的人不太容易解开这个心结。

果然,茂林看见了我,表情也有点怪异,仿佛在说怎么哪儿特么都有你。

我一看这个表情。更确定了他们找到这里跟我没关系,索性就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这天还没亮呢,你们来干啥?找我有事啊?”

有个人比较虎,可能是想着在茂林面前表忠心,一副鄙夷的样子说道:“找你?别以为你仗着跟大先生的那点关系就是盘菜了,我们还没闲到要找你,是来找金乌牒……”

“闭嘴,这是我的同辈兄弟,没你说话的份儿!”茂林脸色一变,跟那个人喝道:“跟千树道歉!”

刚才有个叫哥的,现在又有个叫兄弟的,看来我李千树还真没愧对我爷爷以前在这里的地位,他们终于也认我是圈子里望族的一员了。

感觉自己简直是:社会我树哥,人狠话不多。

那个比较虎的先是一愣,反应倒是挺快,赶紧说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刚来的,没见过啥世面……”

“没事没事,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我笑眯眯的说道:“你们茂家家规严,不用我管教,有什么记不记过的。”

那虎小子的脸色更尴尬了,瞅了茂林一眼,茂林表情还是喜怒不形于色:“你教训的对,管教不严的地方让你看笑话了。实话跟你说,我们是为了追金乌牒上的人来的,盯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他们的下落,不过,千树,你上这里来干什么?也是来找他们的?”

我刚想打蛇随棍上说是,那茂林就来堵我:“不过我们一开始追到了现在,都没有看见你啊,不可能你认识这里,你是怎么找到的,还是说。你跟他们本来就……”

茂林没说,却指指门口指指自己的胸口,那意思是,自己人?

你娘,跟上了金乌牒的人扯上关系,那我这名声可更不好听了,一不留神,就会被他说成窝藏金乌牒罪犯的帮凶,那到时候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何况那次我大庭广众之下救走了郭屁股,本身就已经很有嫌疑了。

“茂林,你别血口喷人,”雷婷婷忽然从我身后出来,正色对茂林说道:“你这么讲话,有证据还好,没证据,我就跟上面告你侮辱诽谤造谣言。”

茂林刚才没看见雷婷婷,这会儿看见雷婷婷,眼都直了:“你……你跟他在一起了?”

我一愣,这俩人认识?

哦……我一下就想起来了,上次我把茂林不是给掀翻了吗?当时差点跟茂林的手下打起来,但是当时雷婷婷一来,那帮人就老实了,口口声声还跟雷婷婷叫婷婷姐。

当时我光顾着我兄弟的事情,也没多想,现在一琢磨,你娘,不会是那帮小子爱屋及乌,因为茂林跟雷婷婷有什么关系,才那么敬着她?

“婷婷,你误会了!”茂林一看雷婷婷这么说,一下就着急了:“我没这个意思,你别老把我想的那么坏!”

雷婷婷挑起了眉头,带了点鄙夷:“你是个什么人,自己清楚。”

哟,这界限画的很分明嘛,显然是郎有情,妾无心呐!

“你不能给我个了解我的机会?”茂林一看了雷婷婷,猴急猴急的,连此行的目的都快忘了:“我跟你说过好几次……”

说到了这里,茂林忽然反应过来了,警戒的看了我一眼:“婷婷,你还没回答我,你跟千树……在一起了?”

“我就是跟着他了,”雷婷婷一直特别雷厉风行:“可这跟你没关系,也请你以后别老纠缠我,我跟你不熟。”

这下好了,赤果果的是在给我拉仇恨啊!

果然,茂林虽然强压着自己的表情。可瞅着我的那个眼神,别提多特么凶狠了,简直跟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但茂林到底是老茂的亲孙子,那演技杠杠的,转而竟然又硬扯出了一个笑容来:“千树,我对事不对人,根本不是怀疑窝藏郭家,你也别误会,不过为了证明清白,你也说清楚了,这个地方,你到底是怎么找到的?”

这事儿,怎么说怎么不对付,真要是任了,就窝藏罪犯这一条,也足够把我也给送金乌牒上,可扯别的巧合走错之类的,茂林绝不是傻子,肯定会想法子给我扯个越描越黑。

想到这里,我眼珠子一转:“实话告诉你,我是来找我兄弟的。”

“你兄弟?”虽然其余的人一脸茫然,都低声说没听说李千树还有个兄弟啊,而茂林的眼光闪烁了一下。显然,“我兄弟”的事情老茂别人没提,却跟宝贝大孙子茂林提了,估计要让他小心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而在老茂心里,“我兄弟”并不好招惹,而郭屁股就在“我兄弟”手上,他自然是要加倍留心的。

我这么一说,就算从这里逮到了郭屁股的蛛丝马迹,他们也只会往“我兄弟”那里想,不至于会怀疑到我头上,反正在老茂心里,我肯定是比不上“我兄弟”的本事。

既然“我兄弟”就等于“郭屁股”。茂林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他本来只是打算抓郭洋他们的,并不知道郭屁股早跟郭洋他们已经会和了,立刻说道:“你找到了没有,咱们一起找!我记得,你跟你兄弟好像有点不对付,咱们可以合作!”

先跟“我兄弟”合作弄我,又跟我合作弄“我兄弟”,你们两面三刀,还真是挺忙的啊。

陆恒川在后面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掩护郭江带着郭屁股逃跑的时间已经够用了,他们已经安全离开了。

那就好。老子拖延时间的任务也完成了,烂摊子就交给你收拾吧,于是我就做了个“请便”的手势,茂林眼睛一亮,带着他的众多跟班就进来了。

一抬头看见了那么多的脚,茂林没跟我似得吓一跳,反而很兴奋:“这么多的行尸,肯定是郭家人留下的,给我搜!”

这结果可想而知,已经是人去楼空了,你能搜出来个毛,但我装模作样,也在旁边咋呼:“快,看看这些行尸,会不会郭屁股就藏在了里面?那老头儿老谋深算,不得不防!”

陆恒川的死鱼眼一翻,低声说道:“你戏还真足。”

“没办法,我周星驰看多了,早就知道什么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雷婷婷瞅着我想笑,我扫了一眼茂林,就趁机问道:“你跟他,好过?”

雷婷婷收了笑容,脸色有点不自然:“你很在意啊?”

也不是特别在意,就是八卦一下。可这话好像不太好说,而雷婷婷显然早就想说,不等我问就解释道:“其实吧,他是追过我一段时间,本来也真是互相有点好感,可是时间长了就发现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答应,就是他死缠烂打的……反正我现在在你那儿,他也骚扰不了我。”

合着搬到了门脸还有这么一层意思,躲避跟踪狂啊!

这会他们也搜完了,肯定是一无所获,茂林一脸的不甘心:“他们消息倒是灵通,跑的这么快,下次再有机会,我一定……”

我看茂林被我骗的一愣一愣的,心里还有点想笑,可没成想这个时候,门忽然开了,一个人进来了:“李千树走了没有?”

那人一抬头瞅见了我们,自己也愣了“卧槽……”

手里的豆浆油条,哗啦啦撒了一地。

我跟他同时“卧槽”了一声,你他妈的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你他妈的是来自投罗网的,还是来给老子拆台的?

“金乌牒上的郭洋!”茂林的声音兴奋的变了调:“把他给抓起来!”

郭洋转身就想跑,可是双拳难敌四手,这里全是茂林带来的人,他八条腿也跑不了,没费多少工夫,就被按住了,而我没法救他,我特么要是救了他,自己帮他们的事情在茂林面前不就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

我这心里也禁不住窝了火,这傻逼郭洋,净尼玛关键时刻掉链子!

而郭洋被按住了,也跟革命烈士看小鬼子似得死死的盯着我,眼里像是点了火:“李千树,我们拿着你当救命恩人,什么秘密都告诉你,你带他们来抓我们?”

草泥马,你他妈的是不是傻,这嘴怎么跟老太太裤腰似得,能别这么多的废话吗?

“认命吧。””陆恒川的死鱼眼又一翻:“你跟他天生犯冲,遇见了,肯定摸不到好果子吃,好自为之。”

茂林又不聋,用难以抑制的兴奋,盯着郭洋就说道:“你再给我说一遍,你们拿李千树当救命恩人,告诉他什么秘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