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下鬼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茂的眼睛多毒,我微微有一丝表情的变化他都能捕捉进去,只见他微微一笑:“是啊,你不是存心放虎归山吗?我已经喊人跟他了,咱们爷俩算是英雄所见略同,想到一处去了。”

果然跟我猜的一样,老茂见我放走了郭洋,把我扣在这,自己倒是派了人给他盯梢了!

卧槽,三孙子带着郭屁股逃到哪里去了,郭洋要是不知道还好,但凡要是知道。肯定得直接找他们会合,这要是让老茂给跟上了,肯定来个一勺烩啊!

郭洋这傻逼,能不能觉出有人跟着他,长点心眼什么的?

但想是这么想,我还是稳住了表情,没让自己有一丝慌乱,反而做出一副惊喜的表情,挑起了大拇指:“还是茂先生想得周到!姜还是老的辣,心服口服,这我就放心了!您也知道,我跟郭屁股家血海深仇。您此举,那是大快人心!”

老茂也波澜不惊的观察我,像是在掂量我这话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我则摆出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正气样子——老子本来就没干过亏心事。

终于,老茂的表情松动了下来,冲着我微笑了一下:“我信得过你。毕竟你是李克生的孙子嘛,不过说起来,关于你那个兄弟,你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要是有就好了,”我愤然拍了椅子扶手一把:“草他大爷了,那个死玩意儿一天到晚用我的名义坑我,我都快让他坑成麻子了!对了,茂先生,我也提前给您打个预防针,什么时候我兄弟要是主意打到了您这里来,冒充我跟您说啥,您可千万别误会成了我!”

“你放心。”老茂正色说道:“我好歹也是看相的。就算长得再像,毕竟不是一个人,还能分不清你们俩?”

真的,我就喜欢你这刚愎自用的劲儿。

“不过,你兄弟跟你这个仇恨,也确实耐人寻味,看样子你们是双胞胎吧?”老茂扶了一把眼镜子:“你是老济带大的,估计老济怎么也知道这事儿,能从他那打听出来就好了。”

“是啊,”我连连点头:“真要是有机会找到了济爷,我肯定得问清楚了,那个死玩意儿是不是属蚂蟥的,二话不说,上来就嘬!”

说到这儿,我就趁机说道:“您看,咱们这误会也解释清楚了,要不我先回去?您也知道,我那只是个小门脸,还没站稳脚跟,口碑最重要,耽误了买卖,那几口子得挨饿啊!”

现在追上去,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帮郭洋一把。

“急什么?”老茂掀开了自己面前紫砂壶的盖子:“你现在是大先生的高足,还能在乎那点小买卖?”

我一下就听出来了。这老茂的意思,是想趁机打探一下我跟大先生之间的虚实。

我心里明镜似得,要是我跟大先生关系真到位,那肯定对他来说是一个圈子里的威胁,必然要弄我,我要是跟大先生关系不到位。那说明把我怎么样了也没关系,一样得弄我。

你不是想打听虚实吗?我偏偏给你个不虚不实!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犯难的表情:“茂先生,这……这有点不太方便说啊,大先生说了,跟他的关系,不能跟别人提。我也是……”

“我是别人吗?”老茂一下从主位上坐直了身子,慨然说道:“咱们俩这关系,怎么就那么远了?这么久的交情了,你拿我老茂当外人?”

这就是所谓的攻心了,老茂确实也是圈子里的偶像,要是跟一般的年轻人讲这话。年轻人那得感激涕零啊,卧槽,老茂拿我当自己人,我要一辈子给老茂肝脑涂地!

可老子毕竟不是一般的年轻人。

于是我装出了一个很为难的样子,但还是跟下了很大决心似得,一拍大腿:“就冲茂先生这么看得起我,我告诉您,您可千万别跟外面讲,大先生知道我嘴松,要不高兴的!”

老茂眼睛一亮:“你说吧,我你还不放心!”

“嘿嘿,您说的是!”于是我就说道:“其实是大先生因为跟我爷爷有点交情,说我爷爷没了之后,就没人跟他下鬼棋了,心里老觉得挺遗憾的,这不是我来县城了吗?就寻思着,想着以后教给我下鬼棋,以后好陪着他。其实也就这么点事儿,就被别人给传的特别玄乎,说什么大先生拿我当接班人了,也不知道为啥,大先生也不让我澄清,说别人说啥就听啥。别把这层关系真透出去。”

老茂听了“鬼棋”这俩字,眼神闪烁了起来。

其实大先生根本没提过要教我下鸟毛的鬼棋,但结合着济爷对鬼棋的解释,大先生如果真说传鬼棋,肯定就是让我继承衣钵的意思。

我要是真是大先生的接班人,老茂要弄我也得等大先生死了才敢弄。

起先他就疑心大先生要收我当接班人。这下算是确定了,瞅那意思正在打主意呢,估计还在考虑让“我兄弟”来冒充我的事情,可“我兄弟”也不是善茬,他还拿不准怎么用他。

他对我这瞎话考虑的这么认真,搞得我都挺不好意思的:“茂先生。您看要是没事,我就先……”

“教鬼棋……”老茂却忽然疑心似得说道:“可这一阵子,大先生一次也没找过你啊!”

卧槽,起疑心了!

“而且,”老茂拧起了眉头来:“大先生前两天才把他的鬼棋送人了,真要是教你。送人干什么?”

你娘,这大先生闲的没事干把鬼棋送人干啥,这特么不是拆我台吗?我还想借你这个大佛给自己镇一镇,难道这点光也沾不上?

“千树啊,”老茂嘴角一扯,冷冷的盯着我:“你该不会骗我吧?”

我后背顿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卧槽,这下尴尬了……

“千树骗你什么了?”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门一下被人给推开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老茂把阴森的神色一压,立刻露出了恭敬的模样:“哎呀。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大先生来了?”

我回头一看,那个一身太极服的,真是大先生!

别说,这老头儿特别压场子,郭屁股和老茂其实都已经算是老头儿之中带点领袖气质的。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大先生站一起,俩人的身份地位高下立断。

“是啊,我听说千树过来了,”大先生露出个老年人特有的和煦笑容。提着一个网兜说道:“这不是前一阵子想教给千树下鬼棋,可我那一副太旧了,就特地买了一副新的来,还想喊这小子来呢,没成想你先叫过来了?”

我心里一沉,大先生是在给我解围帮我圆谎没错。可是刚才我跟老茂说话时只有我们两个,大先生是怎么知道我扯了这个谎的,他是有千里眼顺风耳还是怎么着?

我忽然觉得,这个老头儿,比看上去的更不简单,能耐大的,甚至让人生畏!

老茂一听,赶忙说道:“我就是找千树叙叙旧,您也知道,我跟李克生有点交情,这不是,故人的后辈,聊解哀思,赶巧了他跟我家孙子遇上了……”

“哦,那就好,”大先生笑眯眯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也看中了千树呢!咱们先说好了,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你可别跟我抢呀!”

这话一出口,老茂眉尾一抬,显然,大先生也是提前给他打个预防针,意思是李千树是他的人。

“不敢不敢!”老茂立刻说道:“我绝不可能往您看中的孩子身上打主意啊!”

“那就好。”大先生满意的笑了笑,跟我招招手:“孩子,来。教会了你,你就能陪着我下了。”

我就坡下驴,赶紧道了谢,说点承蒙看得起之类的客套话,但不得不多了个心眼儿,这大先生立场给我表示的这么坚定。是想坑我,还是想帮我呢?

都有可能,但都不确定。

老茂见大先生要带着我走,立刻追出来送,要不说等级制度是猴子排队爬树,往上看都是冷屁股,往下看都是热脸,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等跟着大先生到了走廊里,大先生才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吧,老茂的人,抓不到郭洋。”

我心里顿时一个激灵,卧槽,大先生连郭洋的事情,也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大先生,究竟是个人,还是个神仙?

大先生看着我的表情,微微一笑。也不解释什么:“你跟着我来,把地方记一下,以后,你就上这个地方,来跟我学下鬼棋。”

这个意思,就是想着收我做徒弟了?

事儿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觉得有点突然:“大先生……”

“你听我一句,”大先生气定神闲的说道:“老济和李克生要是知道,一定会劝你答应的。”

现在的这个处境,靠上了大先生这个大靠山,确实百利而无一害,虽然说这样我就进入到了圈子的漩涡中心,麻烦会源源不断而来……可我就算不进漩涡,旋涡也会把我给卷进去的。

还是那句话,比起被动,还不如主动。

于是我抬起头:“那就谢谢大先生了!”

大先生嘴角一弯:“我的眼光错不了,你以后的出息,别说你爷爷和老茂了,甚至会超过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