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龙缠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中年男人眼眶子红了。

原来那个老前辈,是他爹啊。

我寻思了一下,这事儿摆明是让人送死的,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可我不求富贵。

但我也明白,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没法安稳度日了。

加上陆恒川给我算的卦,这事儿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当然可以拒绝。但是显然拒绝之后,还会有别的事情发生,让我不得不去。

就跟孙悟空逃不出五指山一样,既然这事儿是注定得让我去,那我也没必要推辞了,反正也推辞不了。

再说这要是论积德,这么多的人命,比放生鱼可强多了,只要多积攒了功德,以后运势就会变好,寻找芜菁和我兄弟,应该也会更顺利。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命宫的黑气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迎头赶上吧。

于是我就把那个中年男人一扶,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这事儿虽然不敢保证一定能成,但我绝对尽力而为。”

那中年男人好险没哭出声来,也知道我这是舍命陪君子。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大先生一副毫不意外的样子:“那你万事小心,我祝你马到成功。”

是啊,要是我死在了这事儿上,也就不配当大先生的接班人,恐怕这也算得上对我的一个试炼。

而接下来对人手的安排,果然不除外所料,老茂把小茂给整进来了。

老茂这个人比猴儿还精,能让小茂去送死?我看肯定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等我把事儿办好,接着找机会在洞里弄死我,自己领了功劳,顺便把我给除掉。

要是这事儿顺利做成了,那一箭双雕,既除掉我,自己又不会被怀疑,只要推到洞里的怪身上就行了,大先生也怪不了他们,还能领功劳,到时靠着老茂的人脉,鼓吹鼓吹小茂多么牛逼,小茂怎么也上位了。

看来老茂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件事情,所以才特地跟小茂商量了某个毒计要弄我,一句“死无全尸”让茂森给听见了,可不就赶紧来告诉我了。

你麻痹,这场旅途真是前狼后虎,把老子两头堵。

点了点人手,确实也都是拿得出手的靠谱先生,绝对不会让人有怨言。算上小茂一共十个人。

太清堂这边,除了最佳辅助陆恒川,我自然也把王德光和雷婷婷给算上了,他们俩都是这件事情的专业人士,自己人怎么都比外人靠谱。再说了,就算不带他们,他们也不干。

他们本来就对自己的专业本领很自信,加上这事儿对他们来说简直太能引发好奇心了,都摩拳擦掌想看看到底洞里什么玩意儿这么牛逼。

唐本初知道我们全要出门。撒泼打滚也非要跟着去,我扇了他脑袋一巴掌:“你他妈的三天两头请假,再这么混下去估计毕业证都拿不下来,滚回去好好念书,毕业了再说。”

毕竟唐本初没什么本事。我真拿不准这小子遇上危险我能不能保住了他,比起让他冒险,还不如让他看门脸。

结果陆恒川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跟我说道:“这小子迁移宫也起来了,注定要出门,你拦不住。”

我开始还不信,难道唐本初还敢不听我的?就没搭理他。

结果等一行人上了车,舟车劳顿,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取行李的时候,唐本初来了个大变活人,从行李里面钻出来了。

一听后面的人叫唤,我过去一看,差点气吐了血,让他赶紧滚回县城。结果他继续撒泼打滚,当个大龄熊孩子,说不论死活非得跟着我去不可。

我看向了看热闹的陆恒川,这小子相的面,还真特么就没有不准的!

雷婷婷和王德光也劝。说孩子来也来了,带上就带上吧,反正这么多人呢,还看不好一个他?

再说了,就冲着他从后备箱里憋了这么久。也说明他真是铁了心了。

唐本初也信誓旦旦,说肯定乖乖的跟在我身边,一点祸也不闯。

眼瞅着这个地方是个深山,他自己也走不出去,横不能再让人给他送回去。我叹了口气也只好答应了,算了,真你娘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这都是命。

这个时候是下午,阳光还有。就是不算太充足,一行先生里面看风水的就先到了高处去相脉,王德光也跟着去了。

而不出所料,这个地方,正是我在存思之中看到的。九条山脉围住了一条山脉的形式。

天地之间总会形成一些鬼斧神工的奇观,事出反常必为妖,我一个门外汉也看得出来,这里风水肯定不正常。

果然,不大会。王德光跟那几个风水先生就都露出了很吃惊的表情,嘁嘁喳喳的议论了议论,就簇拥着王德光来跟我报告:“老板,不得了,这是个大脉!”

我也知道这里先前是个非常好的脉。但是应该已经被破成凶脉了,就问他们这到底是咋回事。

王德光神神秘秘的说道:“老板,你听说过九龙缠珠吗?”

九龙缠珠?卧槽,我眨巴了眨巴眼睛,《窥天神测》里面还真提起过这四个字。不过注释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能在九龙缠珠下定了正穴,这家的后代,能出真命天子!

“真的假的?”

“二先生,是真的!”一个风水先生连忙说道:“我们这几个都看了一辈子了,绝对错不了!只是这个脉……”

“我知道,脉是破了,”我忙问道:“破在哪儿?有救不?”

风水灵脉的点都在穴眼上,如果能通过穴眼想法子,截住灵气,那很有可能就会断了龙神洞那东西的补给,相对来说能多几分胜算。

“凶就凶在这里。”王德光咋了咋舌,露出了锯齿牙:“凶脉,就正坏在了穴眼上,所以里面的灵气改了走向,说不定还给污染了,才弄得洞里东西那么猖狂。”

坏在穴眼上?那就说明,这个九龙缠珠的风水,是有一个风水大师亲自破的。难道那人是故意养了这么个玩意儿在里面?

“事儿确实不好办,这个穴眼正受日精月华,肯定厉害得很,大家,都自求多福吧!”几个风水先生全凝重的跟我们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肯接这个买卖。那我们这些人已经全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毕竟扬名立万的机会也不多,个个都预备搏一把,没人敢掉以轻心。

雷婷婷跟几个武先生走在一起,也说这里的煞气厉害。大家一定得防备,于是风水先生打头,武先生断后,我和小茂则在中间。

这趟出来,都知道我是头儿。可小茂却少爷做惯了,架子十足,一会儿让这个风水先生查对查对走向,一会儿让那个武先生闻闻煞气是哪个方向来的,这叫一个呱燥。

我也看得出来,当着雷婷婷,他这是存心装逼,但我也懒得搭理他,只一门心思想那个穴里到底能是什么东西。

九龙缠珠的风水局,得罪了它还真能引发山洪泥石流。还能真是个龙不成?

我也没见过龙,就只见过阴蛟,不知道差距能有多大,但既然是龙,已经成神,何必还要吃人肉?

这里的路,就跟我在存思之中看的差不离了,应该就是采药人走的那一条,而我们路途劳顿,现在天色又晚了,我就让南派风水先生喊来帮我们的向导给我们找个能住的地方,磨刀不误砍柴工,先休息好了明天再看。

向导答应了,就带着我们往山坡上走,可是没走几步,忽然一个打头的风水先生就惊叫了一声:“怎么这么多!”

这声音像是受到了惊吓,都有点哆嗦,我探出头来去瞅,什么东西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