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洞中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我瞅着姚远:“毕竟你是本地人,懂得肯定比我们多。”

姚远说道:“那个东西不是抓着软梯吗?咱们把软梯浇上一层蛇麻油,管是什么,摸上就中毒死罗。”

原来蛇麻油是当地的一种剧毒毒药,毒性赛过氰化钾,不管是多大的猛兽,粘上就会中毒吐白沫,只要那个抓软梯的东西中了毒,我们就能另放一个软梯下去。

“此行不知道是个啥就先下了杀孽,”有个德高望重的风水先生犹豫了起来:“这恐怕不妥啊……”

“这是什么话,杀孽肯定是底下的东西先下的,斩妖除魔。不也是咱们的天职吗?”一个以脾气暴躁著称的武先生说道:“我看行,我赞成!”

说着把手给举起来了。

其实要说杀孽俩字,每个武先生都背了一身,他们拿着这种“杀孽”反倒是引以为荣。对他们来说,杀的越多,积德也就越多,都跟着举了手。

看雷婷婷的表情,也赞成这事儿,不过雷婷婷跟唐本初王德光一样,无条件听我的,我既然还没举手同意,那她就当了武先生之中唯一一个没举手的。

而这帮风水先生则都是正道的,又没有阴面先生,咕咕嚷嚷的都觉得毕竟这里有灵,咱们不能断定是不是抓梯子的东西害人。万一错杀了有灵之物大不吉。

武先生埋怨风水先生是酸儒,风水先生嫌弃武先生是莽夫,还没下洞,自己人倒是来个耗子扛枪窝里反。

陆恒川的死鱼眼盯着满脸老实巴交,甚至还有点惶恐的姚远,嘴角一勾露出个冷笑。

我知道,这小子鸡贼,又特么的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这个窝里反,恐怕还是姚远这小子有意为之,看意思想先挑起了风水先生跟武先生之间的矛盾,闹个军心大乱。

一个队伍里最大的忌讳就是心不齐,有劲儿不往一处使,还能干个屁的大事。

而小茂暗地里窥视着作为领导人的我,有点幸灾乐祸。

傻逼,我心说你他妈的现如今也是送死队的一员,跟特么没你什么事儿似得。心可真大。

“行了,”我开了口:“为了一个提议吵起来值不值?既然这事儿不能达成统一,那谁有两全其美的主意,说。”

话音一落。一众人面露尴尬,都不吭声了。

“那就听我的。”我过去就把那个软梯提起来:“跟我一起拉,我特么的倒是要看看,跟咱们拔河的东西。能不能拔过咱们,是骡子是马,提溜上来看看不就行了。”

“可是,二先生。这会不会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我指着漫山遍野的蛇:“不打也惊了,给我用力,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

“还是师父英明!”唐本初乐颠颠的就跟在了我后面:“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二先生的法子是爽快!”武先生们也乐意,全跟着我站在了后面,一起拔河,风水先生们寻思着这其实也真是个法子,赶忙也跟上了。

这么多人。底下有什么玩意儿拉不上来?

我凝气上手喊了号子:“一二,拉……”

一上手,果然觉出来软梯下面有个东西在跟我们抗衡,但是那玩意儿到底没有我们劲儿大,齐心协力之下,还真一鼓作气就给让我们拉上来了!

大家不禁大受振奋,结果软梯对面的东西也鸡贼,眼瞅着快被我们拉出来了,那软梯猛然就松了,好像它一下松了力气,临出洞口就松开软梯跑了!

我们这帮人哪儿知道,还拼尽全力呢,抗衡的劲儿一松,我们往后一倒,全都墩了个不轻不重的屁墩,把潜伏在周围的青信子蛇吓的全跑开了。

软梯被彻底的拉了上来。我一边揉屁股一边跑过去瞅软梯的另一头,结果一看就皱起了眉头,草他大爷,这上面粘的黑红黑红一片……是血?

陆恒川也跟上来了,眉头一皱:“还新鲜。”

雷婷婷也忙过来细看:“是人血。”

这么说,难道是个浑身是血的人正在跟我们拔河?

不管那人为什么不出来,如果血还新鲜,就说明人是活着的,是不是能把那人给救上来?真要是有活人,能问出很多线索。

“拿个新软梯!”我回头说道:“沾血的不能用,谁知道还会引来什么东西,直接扔在外面。咱们手脚利落点,看看底下是不是真有人。”

“是!”

拔河其实很能调动团队精神,这下子先生们算是齐心协力,赶忙拿出了这次带来的装备:“二先生。谁打头阵,你说,我们都听你的!”

“行。”我说道:“我打头阵,陆恒川和姚远跟着我,接着是风水先生,武先生,雷婷婷断后。”

“帅不离帐,您打头阵……”那些先生犹豫起来:“这不合规矩啊!”

“合不合规矩。我说了算。”我先牵上绳子下去了,把姚远留在身边,如果真想使用什么花招,看他能不能瞒得过我。

而小茂则被搁在了风水先生和武先生中间,安全是安全,可他跟我隔那么远,估计他也用不出什么花花肠子。

顺着软梯往下一爬,兜头一阵刺骨头的腥风。熏得人脑袋疼。

里面黑洞洞的也看不清什么头肚,摸着石壁是非常光滑的,攀援绝不可能,要出去只能用悬挂软梯。

这个洞很深,感觉跟个无底洞似得,中间接了好几次软梯,才终于接触到了地面,底下湿滑湿滑的,像是有水。

我第一个下了地,让他们小心,先把灯给亮起来了。

这是雷婷婷上次给我的冷焰火,不会惊动邪物。阴惨惨的蓝色荧光一亮,我立刻瞅见了对面有个人,也举着焰火呢!

当时我心就揪起来了,卧槽。“我兄弟”也来了?特么哪儿都有他!

但是再仔细一看,差点骂了娘,原来这片石壁比我想的还光滑,光亮一起。竟然能把人影子给照出来!

“镜壁!”有风水先生直了眼:“这可太稀罕了!”

一般风水地里不让风水外泄的话,就会跟郭屁股镇宋家祠堂那个灵脉一样,用镜子将穴眼给封住,而这个地方竟然天然长了一整面的镜壁。就跟灯后面装镜子一样,反射下来,会让这里的风水灵气翻倍。

当然,如果是凶气,也会让凶气翻倍。

我顺着镜壁就开始找刚才跟我拔河那个家伙,照在了地上,只看见了一大串模模糊糊的血渍,那个家伙看我们人多势众,已经溜之大吉了。

这会儿所有的先生都给下来了,瞅着这么大的镜壁目瞪口呆,我则继续顺着洞穴往里走,让先生们一个个拉着前面人的衣服下摆,谁也别走散了。

而姚远忽然张着嗓子喊了一声:“王大哥,李大哥,你们在莫?我来寻你们了!”

卧槽,洞里有回音,一声下去,层层回声,镇的人耳朵疼,我立刻揪住他:“你喊什么!”

姚远一脸无辜:“我喊人莫,这次就是来寻他们的,好不容易下来,自然要喊罗。”

“有灵物凶物的地方,最忌喧哗!”一个风水先生立刻说道:“敌暗我明,惊动了怎么办?”

“我不懂这个莫,”姚远连忙惭愧的说道:“我第一次上这种地方来罗。”

我啧了一声,让他别再乱喊,就继续往里面摸,忽然陆恒川拉了我一把:“前面是不是有人?”

我抬起头一看,还真看见前面有个洞口,像是站着个人,身上还背着个东西!

我来了精神,立刻领着一众人奔着那个人就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