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撒硫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说也奇怪,到了那个洞口再一亮起手里的冷焰火,里面的东西却又倏然不见了。

卧槽,难道刚才看错了?可横不能这么多人一起看错了啊?

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了伥鬼来了。

伥鬼就会用这种法子把人引到了吞吃自己的主子身边,用新人换自己的轮回。

有武先生跟我想一处去了:“二先生,能不能是伥鬼?”

我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不过就算是伥鬼也不错,我们横竖是要找那个玩意儿的,全当是来了个带路的吧。

反正这次注定不是我们死,就是那玩意儿亡,没什么可怕的。

进了那个洞,我凝气于目仔细看,周围一直也没有什么能引起怀疑的东西,而姚远不敢再大声喊。低声嘀咕道:“作孽哟,娃儿都是丢到洞里,咋并不见娃儿?”

这么说,小孩儿是直接从上面给扔下来的,卧槽。这么高,该摔也摔死的,可是我们一路往里走,别说尸骸了,并没有看见关于小孩儿的任何东西。

就是说,里面的玩意儿把小孩儿给直接卷走了。

而且,说也奇怪,这里就是因为太干净了,才显得诡异,那么多的先生,小孩儿,一点用过的东西都没留下,全在洞深处?

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啾啾……”的声音,像是很多小鸡。

我脑子当时也是一抽。心说这破地方开了个养鸡场还是怎么着?

但是举起了冷焰火一看,心咚的一下就沉下来了:“你们都给我小心点,里面有大家伙!”

里面的不是别的,也是青信子蛇,但这青信子蛇跟外面的不一样,外面的青信子蛇最大的也就胳膊粗细,而这里面的青信子蛇不知道怎么长的,都得有大腿粗!

奇怪了,青信子蛇本身是蛇,怎么能长得跟蟒一样?特么的,肯定是被这里的凶脉给影响了,好比宋家祠堂里的黄鼠狼和人参一样!

我暗自咽了一下口水,这玩意儿不用说咬了,缠也能把人给缠死!

只见那些粗壮的蛇都安安稳稳的盘在了一起,瞅着得有百八十条,横亘在洞中间,鳞片在冷焰火的照耀下反射出了瘆人的光泽,蛇腥气扑鼻,让人想吐。

而这窝蛇后面有又一个洞口,这些蛇。像是给那个洞口看门的。

估计只要越过这些蛇,就能靠近里面的正主了。

“卧槽……”唐本初忍不住说道:“师父,这些该不会是外面那些的祖宗吧?”

“很有可能,”王德光连连点头:“这边的风水对蛇来说,得天独厚。长得这叫一个肥,可惜我的老鼠也没法子派上用场了……”

老鼠当然是蛇的美餐,钻地派是不能起作用了,也无所谓,还用得着老鼠。我们自己已经钻下来了。

身后的先生们也都没忍住发出了倒抽凉气的声音:“二先生……咱们,怎么过去?”

“小心点,别踩它们就是了。”我心里也嘀咕,就算青信子蛇忌讳天葵血,这么大的蛇。能忌讳我们身上那么小的小红包吗?

我第一个过去,先找到了能插下脚的地方,堪称是见缝插针,身后的先生只好也松开了各自拉着前人衣服的手,一点一点往里面挪。

好在那些巨大的青信子蛇好像睡着了,对于我们的借路并没有什么反应。

这感觉别提多刺激了,我第一个跨过了那一堆蛇,回头看那些先生小心翼翼的找地方走。

很快,姚远和陆恒川也跟了过来,只要不惊动大蛇。这一关算是过了。

但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子苦味儿。

这个味道……是硫磺?

你娘,我的心立刻就提起来了:“快,你们快给我过来,咱们之中有人在这里撒硫磺了!”

蛇最讨厌的,就是硫磺,闻到了硫磺的异味,轻则躁动不安,重则暴躁伤人,这帮先生一个个算得上功成名就,谁要坑爹啊这是?

那些先生当然知道蛇闻到硫磺的后果,一个个脸都白了,但已经来不及了,一条水桶粗的青信子蛇先对这个味道起了反应,猛地就翻腾起来了!

而那条蛇一动,其他的蛇都跟骨牌一样,起了连锁反应,全蠕蠕的扭动了起来!

本来下脚的地方就不多,蛇这么一扭,有几个上了岁数。腿脚没那么灵便的先生一下就被那蛇给带了个跟头,仰面八叉摔在了蛇身上!而雷婷婷和王德光也被他们给撞在了一起!

眼瞅着那些蛇交缠着堆叠了上来,特么不用咬,光缠也能缠死几个。

这要是不拉他们几把,非得都让蛇给碾成了肉酱不可!

现在要回去救他们也来不及了,我一皱眉头想出来了个主意,转头跟陆恒川说道:“你给我把人给拉过来进洞口去,我先把蛇给引开!”

陆恒川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眉头就皱了:“你是不是作死上瘾了?”

“我利落,不要紧。”这么说着,我一把将自己身上的小红包给丢了出来,回身就跳到了一边,把手给划开了,抹在了石壁上。

蛇喜欢腥气,血的味道一起。那些蛇猛然就转过了头,放弃了躺在地上的那帮,全盯上了我。

“跑啊!”我大声一喊,那些先生赶紧连滚带爬的起来了,趁着蛇冲着我过来。全跑到了陆恒川身边去。

陆恒川早领着他们进了那个石洞门口,回身喊我:“你他妈的演完了没有,还不滚回来!”

我倒是想滚回来,可眼瞅着那些蛇把我给围起来了,这情况比刚才还坏,连个见缝插针的地方都没有。

你娘,这次可别他妈玩儿脱了……

忽然这个时候,我左手边一条蛇跟闹肚子了似得,猛地倒了过去,玩命儿的翻滚了起来。旁边的蛇的注意力当然也被吸引过去了,我身体的反应一直比脑子快,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脚一下蹬在了那个蛇的脑袋上,顺着其他的蛇一跳,就真的从蛇堆里给滚出来了。

而那条“闹肚子”的蛇发出了“丝丝”的声音,像是痛苦极了在喘气,挣扎抽搐了一阵之后,不动弹了。

死了?我一愣,怎么死的?

而这个时候。有人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儿:“还愣着做森莫,跑罗!”

是姚远!

姚远一把拖住我,就往那个石洞口拉,而剩下的蛇似乎也反应过来了,回身冲着我们就追,嘶嘶的破风声响了起来,快的像是在飞!

所幸我和姚远的腿脚都不慢,一股脑就钻进了石洞口里,而陆恒川和先进去的先生则早把准备好了的石头撬开了堵在了洞口,那些蛇在外面似乎碰了上来,要把石头撞开,但那石头沉重,被撞的颤了一下,却没还是不动。

外面的蛇群狂怒的撞个没完,半天才平息了下来。我惊魂未定,看向了姚远:“刚才,你给蛇下了毒?”

姚远憨厚的点了点头,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我知道你们怕犯杀孽,你放心罗。蛇麻油是我撒的,杀孽是我犯的,跟你们没的关系莫。”

卧槽,我之前还怀疑,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姚远是跟小茂勾结起来。想坑我的,可他刚才为啥还要舍命救我?只要不管我,他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么?

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谁刚才撒硫磺了!”忽然小茂在身后大叫了起来:“谁想害人?千树,咱们这帮人里有内鬼。我看刚才肯定是有人诚心撒了硫磺,让蛇来咬咱们的!不揪出来不行!”

只见小茂一脸狼狈,刚才正被挤在了蛇群里面,显然也差点被碾死。

“我也想知道,刚才是谁给我找作死。”我一勾嘴角:“我问问,这趟出来,你们谁身上带硫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