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烤蛇脚/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先生面面相觑。

其实这个时候查什么“内鬼”,让大家互相不信任,简直是下下策。

可那个撒硫磺的,显然是想混在中间坑了这帮人,我不得不尽快把那个人给揪出来,他要坑的不是我一个,而是这一群。

这群人虽然不敢说全知根知底,但是有资格跟我做这笔买卖的,哪一个都有头有脸,得了大先生和老茂的信任没那么容易。

要说最有嫌疑的,当然是后面自己加入的姚远和一直对我没存好心思的小茂。

可姚远刚才确实救了我,小茂自己也混在那一队先生里,如果那个时候撒硫磺,一根本害不死已经走过去的我,二还会把自己给害死。看着他那急的跳脚的模样,也不会是他。

他心眼儿是不好,可他不是那种拿自己以身犯险的人。

那会是谁呢?为什么这么做?

雷婷婷偷偷戳了我一下:“千树,硫磺这种东西,基本大家都带着。你不是风水先生也不是武先生,不知道。”

他这么一说,其他先生也连连点头:“二先生,我们全带了。”

我也反应过来了,对了,硫磺不仅驱邪,也驱蛇虫鼠蚁,这风水先生看地,武先生捉鬼,确实都用得上。

“那也行,”我接着就说道:“你们把硫磺拿出来,我看看谁的硫磺少了。”

那些先生们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都把自己的袋子给拿出来了,查看了一遍,都不见少。偏偏到了王德光这里,他不仅没拿东西,脸色还很难看:“老板……我要是说,我的那包东西丢了,你能信我不?”

你娘,我一下就愣了,东西丢了?

小茂一看,立刻说道:“丢了?我看你是扯瞎话呢吧?怎么这么巧,人家的都没丢,就你的丢了?”

王德光跟了我这么久,他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再说了,他的钻地派徒弟还没找到,干啥要急着送死?完全没理由!

这么说来,是有人把王德光的包偷去了,把这事儿嫁祸到了王德光的身上。

我信得过王德光,其他人可未必信得过,这也就是坑人的那个人嫁祸的目的,王德光是我的人,顺带还能把这事儿兜我身上。

果然。其他的先生看在我的面子上,自然不肯说我伙计的不是,但脸上也都露出了怀疑来:“二先生,这事儿有多恶劣,不用咱们说您也知道。咱们是不该冤枉谁,可也不能也把那个想害人给糊弄过去。”

摆明了,这事儿要是不给个说法,过不去。

“老板,我对不起你……是我害的你也跟着……”王德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一个没站住,给摔到了后头。

“你是不是仗着上了岁数装可怜?”小茂两步窜上来还想把王德光给提溜起来:“我告诉你,差点害死大伙的事儿,不是你倚老卖老就能混过去的!”

那身体毕竟本来是属于唐志鹰的,唐本初哪儿受得了人欺负他爸爸。一膀子就把文弱的小茂给挡开了,牛犊子似得瞪着小茂:“事儿还没查清楚,你凭什么说是他?我师父还没说话,你算哪个大头蒜?”

小茂因为这个公子哥的出身,上哪儿不是让人捧着,哪儿受的了这个,一瞪眼就要拾掇唐本初,可唐本初本来为着昨天蛇果的事情,就跟小茂结了梁子,这会儿更了红了眼。眼瞅着要揍小茂。

小茂也不傻,知道现在身边没有狗腿子,保不齐要吃亏,眼珠子一转就开始引舆论带节奏:“哎呀,对了,你们都是千树太清堂里的,那肯定是一条绳子上的,齐心协力,我们这些,毕竟都是外人,外人的命都是无所谓的……”

在本该肩并肩一起出生入死的时候,搞这种远近亲疏,当然是最伤人心的,雷婷婷当然听出来了,柳眉倒竖:“茂林,我警告你,再胡说八道一句,我……”

“不对!他命宫怎么突然有黑气了,刚才还没有呢……”陆恒川倒是一个箭步到了王德光身边,脸色一变:“李千树。你过来看看,王德光不对劲儿!”

我心里一沉,立刻过去了,只见陆恒川一把将王德光的裤腿给扯开了,我当时没忍住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卧槽!’

只见王德光的小腿上像是被什么给戳了俩窟窿,汨汨正在往外淌黑血,而一个接一个的燎泡,在我们眼前夸张的鼓了起来!

操他妈的,被青信子蛇给咬了!

“你的天葵红包呢!”我立刻大声问道:“是不是跟硫磺搁在一起,全丢了?”

王德光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嘴唇一片青紫,只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早说!”我一咬牙,也知道他是怕拖累我们,刚才那个情况紧急,也真来不及说。

“师父。怎么办啊?”唐本初一看他这个样子,一下也慌了:“那个蛇的毒,是不是特别厉害?咱们救救他,得救救他!”

我看向了雷婷婷,她算得上跟我心有灵犀。立刻从包里把小刀给我拿了出来。

“忍着点!”我手起刀落,就把那块腐肉给剜下来了,已经变腥气的血一喷,王德光哪儿还受得了,身体一挺,连声呻吟也没来得及发出来,就没知觉了。

不行,剜的不够,眼瞅着那燎泡还在继续往上蔓延,这样下去非特么毒进心肺。死了拉倒。

“师父,五线香呢?”唐本初立刻看向了我:“咱们不是还有五线香吗?”

确实是有五线香,可是这种东西一直都是最谨慎的王德光保管,他肯定是把最重要的东西都给放在一起了,红包丢了,硫磺丢了,五线香还保得住?

“那还有没有别的法子?”唐本初一双眼睛红彤彤的:“有法子吧?”

“这种蛇是阴地里长的,解不了,”一个风水先生皱起眉头:“何况是那么大的蛇,受了这里的灵气。除了五线香,没药能医……”

雷婷婷也急了,大声喊道:“搜身,搜身!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把王德光的东西给偷了去了!”

“来不及了……”我抿抿嘴站起身来:“这么多人,搜完了,王德光早他妈的上我干爹那报道去了。”

“那怎么办?”唐本初一把抓住我:“师父,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

“那肯定不能。”我看向了被石头堵住的门口:“给我把那个石头搬开,我打条蛇。”

《窥天神测》之中其实是记载了一种古代的法子,能治疗蛇毒。

那就是将咬人的那种蛇给逮住,用桑柴带雄黄烤蛇的身体,会将蛇隐藏的四条腿给烤出来,将那四条腿给割下来喂给被咬的人,能救一命。

可是这种方法没人试过,我当然也没试过,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拼死试一试了。

“二先生,你是要烤蛇脚?”有个先生知道这一门,脸色就变了:“可你去了,也是拼死冒险啊!”

“是啊,那些蛇刚才才被咱们给激怒了。您这一去,那不是送死吗?”

他们都拉住了我劝:“您是这个买卖的主心骨,您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跟大先生交代?”

“没事,我这辈子。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我答道:“你们放心,我地府里有人,死不了。”

说着,就跟唐本初和陆恒川使了个眼色:“搬开。”

这俩人也犹豫,陆恒川甚至说道:“别赔一搭二……”

“滚蛋。”我摸出了雷击木来:“给我照料好了王德光。我回来之前,别让他死了就行,别的,担心不着。”

姚远倒是挺佩服的瞅着我,还挑起了大拇指:“你胆子真大。”

挪开了那块石头,果然,那些大蛇还虎视眈眈的等在了外面,一见出来了人,兴奋的群魔乱舞就往上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