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孩儿哭/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还没等他说完,那只干巴巴的手力气更大了,就算我们拼尽了全力,也一下就把我们这一堆人,全给拉到了珍珠之中去!

“松手松手!”

掉进去个把人,也比团灭好点。

身后有稀里哗啦的声音,估计又有人猛地一松手,给敦了屁敦,但我身上还有手,说什么也不松。

死鱼眼?每次都特么说我作死,我看他作死比我上瘾。

没来得及回头,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只觉得耳边一阵乱响,这感觉,跟特么进了沼泽地似得。在一堆冰冷坚硬的珍珠里稀里哗啦就往下沉!

我握紧了雷击木死活没松手,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体结结实实的摔在了什么东西上面,疼的我猫了腰就想骂娘:“卧槽……”

接着我就意识到,这特么是哪儿?我不应该掉进珍珠里吗?难道珍珠底下。还有个坑?

抬起头,却只觉得一片黑暗,冷焰火早就不知道被我丢哪儿去了,好在雷击木还在。

而抓雷击木的那个人,却消失了。

“千树?”雷婷婷的声音近在咫尺的响了起来,带着点难得的慌乱:“你在哪儿?”

“这里这里!”我赶紧伸手去摸,摸到了一只手,冰凉冰凉的。

雷婷婷的手一直很温暖,怎么这会儿凉成这样了?毕竟是个女人,大概也是被吓住了。

我赶紧把那手攥住了:“你放心,不管这是哪儿,我在,肯定护住你。”

“嗯。”雷婷婷娇羞的应了一声:“我知道,跟你在一起,我就不怕……不过。你到底在哪儿?”

“啊?”我一愣,我握住了她的手,她都没知觉?再一反应,不对啊,这手分明是在我左边,可是雷婷婷的声音,却是从右边响起来的……

这只手,不是雷婷婷的手!你娘,那会是谁的手!

“雷婷婷,带火没?”

“啊,我找找!”是一阵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雷婷婷在找,我一颗心揪起来,显然我们是被那个干巴巴的手给扯下来的,可这特么的是哪儿啊?

雷婷婷一边找一边也问,不应该是掉进珍珠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跟电视剧里一样,穿越了?

别看雷婷婷那样,其实她挺爱看那种小言情的。

“我也不知道,”我沉下心思来。摸到了那只冰冷的手背上,真微微的有一点起伏,是那个伤疤?

南派的那个找爹的先生说认识这只手,该不会这只手的主人,就是他爹吧?

我还等着看清楚呢。雷婷婷却“咦”了一声,满是难以置信:“我的包不见了……”

得,看来内鬼是个神偷,先是把王德光的东西给偷了,又把雷婷婷的给偷了。

这下也特么的只能摸黑了。我赶紧松开了那个有疤的手四处划拉:“雷婷婷,你在哪儿?”

“你不是握着我的手了吗?”雷婷婷那边显然跟我一样,也摸到了某个冰冷的手,当成我了,这才反应过来。倒抽了一口冷气,我听到了她甩开手的声音,顺着就过去了,再一摸,不偏不倚,正摸到了柔软温暖的东西上。

卧槽,这熟悉的手感,让我心里一个激灵,鼻血就要往外蹿,我赶紧要把手给缩回来。雷婷婷却一把从胸前握住了我的手,呼吸粗重了一点,声音也有点不自然:“千树,是你吧?”

“啊,”我也挺尴尬的:“你……觉出来了?”

“反正……”她像是咬了咬下唇:“也不是你第一次摸。”

看来不仅我的手记住了她的胸,她的胸也记住了我的手。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忽然想起来:“那些尸首,是不是都在附近?”

“没错,”雷婷婷迟疑了一下,说道:“这边确实有不少的尸首,不过为什么尸首都掉在这里……还有,咱们要怎么上去?”

哪里也看不清,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我一手握住雷婷婷的手,一手又往附近摸了摸,果然有头有腿,肯定有一堆死人。

“说起来,”我抿了抿嘴:“不是让你们都放手的吗?”

雷婷婷声音一梗:“放手?眼睁睁的看你自己被拉下去?谁放得下手。”

她对我是好,好的无以为报。

“就咱们两个掉下来了?”我忽然反应了过来:“刚才我记得,死鱼眼好像也拉住我没松手……”

“对了,”雷婷婷也想起来了:“我当时就在他后面。按理说,他应该也掉下来了才对……”

“是掉下来了,只是不想坏了你们两个的气氛。”忽然死鱼眼的声音也不知道从哪儿响了起来:“早知道,就不下来了。”

“你个煞笔放什么屁。”我特别想瞪死鱼眼一眼,可是也几把不知道那货在哪儿,再说,特么这么黑,瞪他他也看不见。

凝气上耳,才听出来,他应该是在我们西边:“你还不快滚过来,周围都是先生的尸体,一会儿要是诈起来,要了你的狗命。”

“过不来。”陆恒川的声音平板板的,一点起伏也没有。

“你他妈的没事儿又在作什么妖……”说到这里,我忽然反应过来了:“你该不会。给摔坏了吧?”

他哼了一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你个扫把星,把自己给克了吧?真是活该。

我没法子,只得带着雷婷婷往他那儿去摸。可摸来摸去,都是硬邦邦冷冰冰的尸体,费了老大功夫,才摸到了陆恒川。

这傻逼可能落下来位置不对,正把脚给摔了,难怪动弹不得。

真尼玛给人拖后腿,不过一想,也是因为不肯放开我才掉下来的,我特么也不好骂他,只好把他给架肩膀上了。

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尸体我们是给找到了,可是我们自己倒是给丢在这里,没出路了。

“要是能有个火就好了……”雷婷婷叹了口气,但是这口气还没叹完,忽然有个角落,就真露出了一团子蓝光!

我吃了一惊,条件反射就往那团子蓝光上看,只见那个蓝光飘飘忽忽的,卧槽。是特么的鬼火!

也随,这里尸体多,有鬼火不足为奇,但是再那一团鬼火的映衬下,我看到了一个人影。

跟刚开始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人影一模一样,是一个人背着什么东西的身影!

卧槽,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也顾不上别的了,冲着那个方向就赶,想瞅瞅那货到底是什么来历,但就在这个时候,

那团子蓝光倏然就给灭了。

你娘,眼瞅着一切又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我心里正着急呢,这尼玛还上哪儿找?

但与此同时,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很清晰的小孩儿哭声!

雷婷婷陆恒川显然也给听见了:“小孩儿?”

雷婷婷身为女性。天生对小孩儿是非常敏感的:“是不是……被当做祭品的小孩儿,活下来了?那个人背着的,就是小孩儿吧?”

被从那么高的地方扔下来,搁在洞里这么久,还会哭。我特么也服他是条汉子。

我猛地就想起了存思之中,那只沾满了鲜血的小手来了,那只小手上,就挂着一个金星珠。

“怎么,”陆恒川的声音跟死鱼眼一样带着嘲讽:“要救他?”

救个屁。济爷一早就告诉我,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猛然出现的陌生人要小心,尤其两种,见了要躲。一个是女人,一个小孩儿。

“去看看再说。”我凭着记忆认定了位置,一肩膀架着陆恒川,一手握紧了雷婷婷,就奔着那个方向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