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夜见女 下午4点和7点的更新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恒川简直是个丧鸦,他那一双死鱼眼充满了不吉利,让人浑身发毛。

我有点怵头不想问下去了,可又耐不住好奇,只好跟听病危通知单似得,心一横:“你直说吧,老子接受的了。”

谁知道这货一摇头,脸色有点忧伤:“这一阵泄露天机太多,我已经看不准了,等回去积德之后再说吧。”

这特么话到嘴边留半句的,真你妈闹心。

但是也没法子,我心里明白,死鱼眼泄露天机,都是因为老特么吃饱了撑的看我。

“师父师父,这下你是不是能扬眉吐气了?”因为王德光见好,唐本初也跑了过来满脸期待:“就跟老茂说的一样,在上头站稳脚跟?”

“还早呢。”我摆了摆手:“混个平安日子就算了。”

“您可太谦虚!”几个武先生忙说道:“这下回去,我们可都得跟您沾光啊!”

我只得说了几句托福,一抬头倒是正对上小茂那双不甘心的眼睛,我猛地想起来姚远了,再一转头,姚远已经不见了。

姚远那小子倒真是好苗子,人机灵戏又足,不过估计习惯跑单帮,要是跟我一样进了上头,那势必也会混的风生水起。

眼瞅着王德光那边也有了意识了,我忽然想起来他身上的五线香不是被人给偷了吗?赶紧就从那个找爹的先生身上找。希望能让王德光尽快解毒。

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妈的,怕是销毁证据的时候他不识货,顺带着把那个五线香也一起销毁了,那玩意儿毕竟是可遇不可求,我心疼的不行,真是暴殄天物。

为了王德光,我们就加快了步伐,把那些个尸体给收了。浩浩荡荡的往回走,回程的时候,倒是挺顺利的,只是雷婷婷总缠在我身边,这个感觉就好像因为刚才那一下,确立了某种关系一样,搞得我我一阵脑仁疼。

别说之前亲密接触好几次,这次可特么是当着众人来的,不给人点名分,我实在也太渣了。

可我毕竟是个有媳妇的人了,虽然媳妇现在翻脸不认人,我心可没死,绝对不能让“我兄弟”就这么得逞了。

济爷对我来说,那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芜菁更别提了,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我兄弟”一个人给我贯彻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做鬼也不能放过他。

雷婷婷看我脸色不好,很体贴的问我是不是太累了不舒服,我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事,其他几个年轻点的先生就起哄,问什么时候好日子。

雷婷婷俏脸一红,低下头还真像是有几分期待,感觉如果我现在求个婚都能成了。

可老子毕竟是个已婚妇男了啊,求个几把毛啊!

我赶紧扯七扯八给扯过去了,把话题重新转移到了那个鲛上面,术业有专攻。提起了鲛来才是真正的共同兴趣共同话题,立马把这事儿给盖过去了。

回去的路上,小茂一语不发,那森冷的目光差点把我后脖根子给烧出了几个窟窿来,等回到了“上头”,大先生一点也不意外,不少先生趁机溜须拍马,说大先生慧眼独具,眼光万分出不了错,多少年了,这南派北派就没有融合过,硬是在大先生这一代给实现了,简直是雄韬伟略,难以言书。

听得我泛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先生反倒是挺骄傲的看着我,说他选的人,当然不会错。

南派也真的来合并了,据说南派原先的大先生告老归隐,一切全给我们这边的大先生来处理,而那个中年人再也没出现过,下落成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问了几个相熟的先生都说不知道。

问到了大先生那里,大先生一挑眉头:“你还挺关心他啊?”

我连忙摆手说哪儿是什么关心啊,我这个就是有点八卦,您要是不让我问,我不问就是了。

结果大先生狡黠一笑:“千树,你太仁义。”

我听一愣:“仁义不好吗?”

“也好,也不好。”大先生瞅着我:“我怕你以后吃亏,就吃在这个仁义上。”

我赶忙来了一句那哪儿能呢,背后却出了冷汗。

大先生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还不知道怎么地来了精神,竟然亲自处理了不少关于南北两派事情,包括那个有鲛的九龙缠珠的后续。

本来他不问这种事情已经很久,老茂算是失了业,气的吹胡子瞪眼,却憋在心里没敢言声,看的人特别痛快。

而且他跟小茂两个也为我的死里逃生百思不得其解。据说小茂这次回来还因为办事不利受了罚,这叫一个可怜。

正因为大先生忙了起来,自然没空再教给我下鬼棋了,倒是把不少事情推给我来处理。

我心里明白,大先生是想让我从这些杂事儿之中学习怎么来做个“上头”的领导,只是我念书的时候就不认真听讲,一看见那些繁琐的条例报告之类就更犯困,还特么不如下鬼棋有意思呢。

在这个处理过程之中,我倒是也对大先生产生了兴趣。就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其他的先生,这大先生以前是跑哪一类买卖的。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关于大先生的过去,人人讳莫如深,都讪笑一下“您一个做徒弟的来问我,这不是拿我寻开心吗”接着拿起脚就走,跟怕我咬了他们似得。

这可奇怪了,什么买卖不能明说?卧槽,难不成大先生以前还有啥黑历史?

可大先生现在是德高望重。什么黑历史我也问不出来,让我越来越疑心了。

而老茂自打小茂这么一回来,似乎害我的心思也收敛了很多,见了我居然也含着笑能打个招呼什么的,估计我现在已经在“上头”站稳脚跟,他也不好轻易拿我怎么样了,倒像是想采取“怀柔政策”,来个和平共处。

我是无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嘛,那就不好说了。

这天倒是挺早就忙完了,一看表才四点,打上次的买卖回来,陆恒川伤筋动骨一百天,王德光则还在恢复期,两个人取代我成了县医院的常客,我就顺手买了点吃的,上县医院找他们去了。

天气闷热,县医院门口的合欢花撒了一地的粉红花瓣,跟下雨似得,我一过,落了我一身,小梁正迎面从里面出来,看见我禁不住怔了一下,随即是个笑:“好久不见。”

我应了一声,望着小梁傻笑:“这一阵谨遵医嘱。没敢受伤。”

小梁也笑,却笑的有点勉强:“你算是学乖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梁的表情很忧伤,忧伤的让人有点心疼,搞得我很想把她搂怀里拍一拍……

卧槽,我特么以前不是这种人啊?但是这个想法刚从脑海里浮现出了,我一只手冲着小梁的腰就过去了。

你娘!我硬生生的把那胳膊给停下,只搂了一半。

头皮有点发炸,背后的东西……是有多想让我找个女人啊?

小梁一愣,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的表情有点询问的意思,我抬起那只手想抓抓后脑勺掩饰一下尴尬,小梁却把我那只手给按下了,自己垫着脚伸长了胳膊,把我头上一朵合欢花给摘下来了,笑:“我帮你拿。”

小梁的眼睛又大又明亮,映出了我和身后的合欢花,都显得特别干净。

“我还要去出诊,你是要去看陆恒川他们是不是?快去吧,他们趁你不在,经常说你坏话。”小梁抿嘴笑了笑:“我有时候也帮腔。”

“帮啥腔?”还是小梁对我好,一定跟他们争辩。

“我跟他们一起说你的坏话。”小梁一笑,眼睛弯的像月亮。

她跟雷婷婷芜菁那种尝过人间辛酸的不一样,总像是没经历过风雨的孩子,让人忍不住想护着她,不忍心让她受什么伤。

我追问说什么坏话,小梁却不肯说,转身走了,白大褂的下摆被夏天的热风掀了起来,露出一截特别好看特别白皙的小腿。

我看得有点发愣,但赶紧转身就进去了,莫名其妙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后背的东西应该侵蚀我侵蚀的越来越厉害了,得想想法子,可除了弄下来,也特么的没有什么法子,然而一弄下来。我的小命也得跟着搭上。

这玩意儿虽然厉害,却像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把人给弄个粉身碎骨。

还没进病房,从走廊上就听见了王德光他们那个病房最热闹:“我跟你说,要是老板来这一把,他肯定得王炸!”

“王炸了这一个三一个四咋走?”

“那谁知道,反正老板斗地主就这样,炸痛快了再说,不想后路,所以光输钱,哈哈哈……”

“等师父来了,咱们再赢他几把,我想买个新手机!”

“好,哈哈哈……”

这意思是想拿着我当羊毛薅啊?

一把将病房门给推开了,果然这几个货在斗地主,一瞅见我,唐本初嘴里的棒棒糖和王德光嘴里的磨牙棒全掉了下来:“老……老板?(师父)?”

“就你们这点智商,还想着赢我的钱?告诉你们,你们没输掉了裤衩,那是我手下留情!”说着我就把雷婷婷手里的牌给抢过去了:“今天让你们看看什么叫赌圣!”

“人家赌圣玩儿的是梭哈,不是斗地主。”在一边冷眼旁观的陆恒川说道。

这货天天高贵冷艳,跟贾宝玉似得。

“有啥区别,那不都是扑克牌吗?”我表示不服。

“所以说你土。”

“你懂个屁,老子这是质朴,你感情是外国人放屁——臭洋气。”

正这个时候,忽然一声门响。走廊里热气蒸腾进来个人,带来了一股子热浪,把我烘的有点发懵。

“千树?李千树是不是?”只见这个人奔着我一扑,就把我给抱住了,跟个人肉暖风机一样,立马捂了我一身汗。

卧槽,什么情况这是?我完全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懵逼了,只觉得自己陷入到了一个肉山里。柔软又温暖,冬天肯定特舒服,夏天则要起痱子。

“你不认识我啦?是我啊!”那个肉山激动的颤了三颤:“千树千树,认鬼做父,想起来没有?”

卧槽,我一下瞪大了眼:“米其林?”

肉山跟张莹莹一样,是我的小学同学,叫卢旺达。

卢旺达他爸是开饭店的,从小家里油水就好,故而长得膘肥体壮,脖子里好几圈肉,愣一看很像米其林轮胎的吉祥物,我们都跟他叫米其林。

他一听我们喊这个绰号就大怒:“麻痹,你过来,我他妈一不打你二不骂你,我他妈轱辘过去压死你!”

后来他们家搬到了县城,据说干起了更有油水的买卖,越来越像米其林了。

“我就知道你忘不了我。当年我可没少给你小子偷鸡腿啊!”米其林豪爽的笑了起来:“你小子一直没变,瘦溜溜的,倒是比小时候更好看了,难怪咱们村几个丫头提起你来还是念念不忘的,尤其张莹莹……”

“好汉不提当年勇,”眼瞅着雷婷婷的耳朵竖起来了,我赶忙摆了摆手:“你丫怎么来了?也不舒服是吗?”

米其林拍了拍肚子,说道:“是啊,这一阵有点虚。”

说着把声音压低了,热气烘在了我耳朵旁边:“毕竟是找了女朋友了,她又挺磨人的,你懂得,嘻嘻。”

卧槽,想不到这小子这么有福气,真是让人艳羡啊!

不过这个年纪……我疑心了起来,你虚的略早吧?

“说起来,你上医院干啥?”米其林瞅了瞅病房里的几个人:“这都是……”

我赶忙介绍了一下都是我店里的伙计,米其林挺激动:“没成想咱们村还就你混的最好。都当上老板了,员工还真不少!别说,这个年头你这一行真不少赚钱,有机会我给你多介绍几个客户啊,你知道,我们家路子广。”

“感情好感情好……”

没成想我话还没说完,陆恒川瞅着米其林,却像是很有兴趣,张口就问道:“你最近的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诶嘿,这见面熟你也得有个分寸啊,哪儿有一上来就这么八卦的,何况这死鱼眼平时不是对别人有兴趣的人啊!

米其林则还跟小时候一样没心眼儿,反而巴不得有人问关于女朋友的事情,眉飞色舞的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说他跟他女朋友是吃烤串的时候认识的,那家伙,一见钟情,两心相印,天雷勾动地火,不拦着他他把啥隐私事体都得讲一遍。

我赶紧扯了他一把,指着脸色赤红的唐本初和一脸不自然的雷婷婷说,这里还有未成年和女性朋友,让他别太口无遮拦。

米其林这才一拍巴掌,老脸一红说别见怪别见怪,他这也是单身好些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女朋友,而且各种好。实在是高兴,巴不得跟全世界分享他的喜悦,让我们多担待。

而陆恒川没理话茬,反而接着问:“你有你女朋友的照片吗?”

米其林一愣,有点犯难:“这个……还真没有。”

陆恒川露出了一副蒙娜丽莎似得神秘微笑,像是在说“我就知道”。

瞅着他那个表情,傻子也看出来了,他肯定从米其林脸上相到了什么,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卧槽,该不会米其林的女朋友有啥问题吧?

唐本初一直是个好奇宝宝,赶紧就问米其林,这么好的女朋友按说肯定得拍点秀恩爱的照片虐虐狗啥的,咋没拍呢?

米其林讪笑了一下:“也不是,就是我女朋友吧,她不喜欢拍照,也不让我拍照,我也是尊重她。她哪儿都好,就是太害羞了。”

“你完全可以偷拍一张嘛。”陆恒川一笑,人畜无害的像是个翩翩佳公子,一点也不死鱼眼了:“等拍好了,记得给我们传过来看看,都不是外人。”

“这也真是。”米其林跟我要了手机号,也交换了微信,还挺高兴:“早知道你在县城发展,我早就要来喊你了。今天可正赶上了,咱们得喝一杯!”

我瞒口答应,结果正这个时候,米其林那来了电话,唯唯诺诺的应了几声之后,抬头瞅着我一脸的抱歉:“千树,不好意思啊,我女朋友找我。”

我正对这个女朋友好奇呢,忙说那趁机把嫂子叫出来大家认识认识。

结果米其林为难的说道:“她这个性格吧,不喜欢见人,这不是,我要是有啥朋友聚会的,她也不肯来,我横不能勉强人家啊,不过,跟我这样的人多相处,相信她很快就开朗起来了,到时候咱们再聚。”

我听出了苗头来:“听你这意思,你身边还没有人见过你女朋友?”

米其林嘿嘿一笑:“等喝喜酒的时候再见不迟嘛!”

这就有点奇怪了,有啥见不得人的?

而陆恒川又问了一句:“我再问一句,是不是你女朋友跟你只在晚上见面,白天没出来过?”

米其林一愣:“卧槽,你咋知道的?”

错不了,米其林的女人,肯定有点什么猫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