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缠丝巾 下午4点和下午7点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鬼相,这小子能耐还挺大,活人看完还能看死人的。

“你也不要着急,”陆恒川接着说道:“明天你跟她约个地方,我们跟你去,但是你得记住了一点,别让她知道,你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如果她问你为什么不对劲儿,你也千万不能照实回答说你请人整治她,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米其林张了张嘴,像是在犹豫啥:“她不能是啥坏人吧?”

她人都不是,是什么坏人,充其量也就是个恶鬼。

陆恒川撑着下巴说道:“这得看你的造化了,我问你,你最近这段时期,干过什么亏心事没有?”

米其林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我也能作证。米其林根本不是这种人。

陆恒川显然也在寻思,那个女人为什么来缠米其林,等米其林战战兢兢的走了,我看陆恒川没动小龙虾,就把他那一份给拿过来:“你怎么不吃?”

“我从来不吃地摊上的东西。”

“你他妈的爱吃不吃,”我边吃他那份边问:“你给他看相,肯定看出什么来了,说来听听。”

陆恒川沉吟了一下,答道:“这个人是个好人。”

你娘,这是什么废话,我五百年前就看出来了用你说。

陆恒川看见了我的白眼,接着就说道:“这个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命宫尤其宽大,不仅是长寿之相,还很容易获得成功和财富,先天既足,后天有余,肯定是积了福报的人家才能出这么个人,按理说,这辈子应该是平安福顺,不会遇上什么变化,安享终老的相貌,一般来说,是罕见的贵人命。”

“没错。”雷婷婷也说道:“这个人福气盈门,按说是最能抵挡邪气的,阳气又旺盛,加上跟千树同龄的话。肯定也是大属相,阴邪应该近不了身才对。”

先天的阳火是很重要的,有的人八字轻,福气薄,就很容易撞上不干净的东西,晚上出门被吓着啊,或者能看见那玩意儿什么的。

可米其林不一样,米其林的寿命济爷小时候就给算过,卢旺达的大名还是济爷给起的。说他阳火旺,名字里再加日加大,是难得的多福多寿贵人命,让我多跟他在一起,保管不会吃亏,可以说就算他去再危险的地方,也不会受连累。

“卧槽,这么牛逼?”唐本初把龙虾壳嘬的滋滋响:“那他一个贵人命,咋还能被缠上?”

“怪就怪在这里。”陆恒川接着说道:“命宫宽厚,却不平,主颠簸,人中够长,却浮起了黑线,主血光之灾,甚至短命相,这个意思就是说,他本来平顺的人生出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个变故来的凶,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难怪陆先生问他最近是不是干过什么缺德事呢!”唐本初恍然大悟:“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个要命的东西肯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一个因果,是不是?”

这小子最近可能开窍了,竟然也能看出点头肚,看来还能再抢救一下。

陆恒川点了点头:“我本来想从他面相上看看他最近是不是做了恶事,却没看出来,可见他自己应该是问心无愧的,所以这个灾祸本来就不该降到了他身上。”

难怪呢,人们常说“命里遇贵人”,不是说对方的身份多牛逼,而是因为这个人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帮助,米其林是个贵人命,那陆恒川要是给他帮了忙,加在了贵人身上的功德,那肯定能翻倍,我就知道这货腹黑鸡贼,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到了第二天我赶紧把“上头”的事儿给办完了,静等着晚上去给死鱼眼跑腿儿,同时我也对那个不露脖子的女人有点好奇,想知道那是个什么货。

米其林告诉我他还跟那个女人约在了板面老板的摊子上,让我到时候直接过去,我就上县医院把陆恒川接出来了,因为那王八蛋的腿还是废的,我特地还管小梁借了一个轮椅,把他推到了商店街上。

王德光本来也没啥大事了。和唐本初一起也偷着从医院溜达了出来看热闹,雷婷婷身为专业人士当然也没能少的了,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上了商店街。

这个时间段正是烧烤摊最热闹的时候,米其林那个庞大的身躯已经先出现在了烧烤摊上,只是身边还是空无一人,想必那个女人还没来。

他一瞅见我们来了,模样跟要哭似得还想着上我们这里来,结果陆恒川给了他个凌厉的眼神。他一瞅,想起来今天要跟我们假装不认识,只好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委屈巴巴的跟个小孩儿似得。

我瞅着他那么大个块儿却长了个老鼠胆就想乐,不过既然要假装不认识,我就也没往那边多看,一心一意点了几瓶冰啤酒和烤串什么的,板面老板照顾我们,使唤小虎紧着我们上。这里不光小龙虾,烤茄子也是特色,我正吃着呢,唐本初忽然捅了我一下:“师父,你瞅,是不是那个?”

我叼着烤茄子转了头,还真看见一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米其林的身边!

那个女人的模样还真跟米其林说的一样,清新淡雅的。一身衣服虽然像是几十年前的款式,她一穿却毫不违和,整个人跟水墨画里画出来的一样,跟米其林这样的肉山坐在一起,简直特别互补,绝对是个美女与野兽,衬托的更楚楚动人了。

而那个女人纤细修长的脖子上,也果然缠着一条丝巾,那个丝巾层层叠叠的,一丝脖子也看不见,只能看到下巴尖儿和锁骨。

不是我说,米其林那模样的,其实真心很难得到那种姿色女人的真爱,难怪就算知道那个女的有问题,也恋恋不舍的,这让我忍不住为他叹了口气。

米其林瞅见她悄无声息的来了,先像是吓了一跳,接着强作笑脸的让板面老板上东西。因为他来得早,板面老板当然是先给他烤好,立马就上了,我一看点的都是些羊腿,鸡扒啥荤腥东西,一点菜卷金针菇啥的小清新都没有,估摸那女的爱吃肉。

要不说米其林心宽体胖呢,到了这个时候,瞅见吃又什么都忘了,张开嘴大快朵颐,而那个女人拿起了羊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不对!我眼尖,早看出来了,这个女人不是在吃,而是在舔!

卧槽,这是个什么原理?

我越瞅越纳闷,开始还觉得她是不是先尝尝味道,不知道那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真的一口没吃,只是一直伸着舌头舔舐。

羊排,鸡翅,羊肉串,都是只舔不吃……

那丁香小蛇,灵活的跟个活蛇一样,不知为什么,让我后背浮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一反应,不行。自己瞅的有点高调,就赶紧把视线给转回来了,一边撕扯嘴里的烤茄子,一边小声问陆恒川:“人你也见了,相出什么卵没有?”

陆恒川嘴角一勾:“是看出来了,她……”

结果他话没说完,忽然米其林身边那桌客人啤酒瓶子一扔闹腾了起来,指着米其林的桌子就乱叫:“老板,怎么回事。老子先来的,你凭啥先给他们那一桌上?会做生意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那一桌都是些个光头金项链,一膀子横肉,还有几个在后心上纹了关二爷,猛虎下山,青龙出海啥的,大裤衩子上绑着锃亮的皮带,一瞅就难伺候。

板面老板长期跟这种人打交道,赶紧就上来赔礼道歉,说是他们那一桌提前预定了,其实算是他们来的早的,并没有加塞。

其中一个大汉不干了,非说板面老板不会做生意,一把将板面老板给揪起来了:“我看你就是看不起我们大哥!”

板面老板也是憨厚,申辩说确实是他们先来的,再说了,他也不认识那位大哥。咋能说看不起呢?

这话一出口更把那帮大汉给激了,桌子一掀,问板面老板是不是故意讲这话来羞辱他们大哥的,还不认识,打一顿就认识了。

这里一闹,小虎瘸着腿也赶过来了,连声说爸爸不会说话,让几位多担待,今天的烧烤算是他们家请了。让几个大汉消消气。

别说,小虎这孩子还挺机灵,估计这些场面话是跟蜜姐学来的。

而那些大汉一瞅小虎那样,是哈哈大笑,问小虎是不是来要饭的,还让小虎伸着独腿在地上跳个芭蕾舞,跳好了就放了他爸爸。

我拳头顿时就给攥紧了,上商店街闹事,当我们这些小商贩好欺负是怎么着。而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板面老板泥人也有土性,一脑袋就冲到了那个闹事大汉的肚子上:“恁们欺负俺就算了,不许欺负俺儿子!”

“河南的?井盖省啊?难怪做买卖这么不地道,还听说你们家烧烤卖得好,谁知道你们卖的肉是耗子肉还是什么肉?下了大烟壳子没有?”

“就这摊子的本钱,也是偷井盖积累来的吧?”那帮大汉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一把就把板面老板给掀翻了。

坐在旁边的米其林哪儿忍得了这个,早呼哧一下站了起来,仗着那身坯子城墙似得往前面一挡:“你们别欺负人!本来就是我先来的,给我先上也是应该的,我看是你们加塞!告诉你们,我们家在县城也有人!”

“哎呀,哪儿又来了个胖小子冲大头?”为首后背纹了青龙的大汉一肩膀掀过来:“你有人,他妈的认识青龙哥吗?”

眼瞅着这边要打起来,不少食客兜着烤串就跑了:“快走快走,这帮小混混不好惹,别把咱们也连累了!”

“真倒霉。就听说烧烤摊上净打架的,咋让咱们给碰上了!”

一瞅这些人闻风丧胆的样子,这帮混混倒是还挺得意,而没等米其林回话,忽然一个人瞅见了米其林的女朋友,大喊一声:“青龙哥,你瞅,你瞅这边的女的,文文静静的。正是的你的菜啊!”

而那个青龙哥一瞅那丝巾子的女人,眼睛顿时贼亮贼亮的:“这妞不错啊,咋眼神不好,跟了这么个胖小子?”

说着就往丝巾女那凑:“妹子,瞅着你这打扮,估计是从乡下新进县城,没啥靠山,才找了那个傻小子吧?算你今天运气好,来。这顿烧烤你跟着哥吃,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卧槽?调戏上丝巾女了!不作死就不会死,我索性把早攥紧了的拳头收了起来,心说这下特么有好戏看了。

而丝巾女瞅着那个青龙哥,却像是有点厌烦,回头就跟米其林说:“旺达,我没胃口了,咱们走吧。这里太乱了。”

米其林本来带她就是想让我们相看相看的,哪儿敢走啊,可他脑子慢又想不出什么说辞,一下支支吾吾的:“这个……这个……”

“看那小子怂样,他不敢走!他要真走了,我青龙哥能让他好过!”青龙哥抄了一杯冰啤酒:“妹子,要不这样,咱们走一个,这事儿我就不计较了,你这个妹子,我也认了,以后跟着我……”

丝巾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一双黑漆漆的丹凤眼扫到了青龙哥脸上,跟挂了霜似得,而青龙哥毫不自觉,伸手就要挑丝巾女的下巴,色眯眯的说:“你说大热天的,你围着个围脖干啥……”

一听问这个。丝巾女反而露出了一个妖媚的笑容来:“你想知道的话,要不你就看看。”

青龙哥肯定觉得丝巾女这是红果果的勾引他,立马动手动脚要扯开丝巾女的丝巾,结果往丝巾里头这么一瞅,他整个人就跟被雷给打了似得,一下就僵在了当地,旁边他几个小弟看见了,都愣了,小心翼翼的问:“哥。你这是咋啦?”

而青龙哥愣了几秒之后,妈呀一声,脚一软仰面八叉的就倒在了地上,因为惊骇过度,脸色又是煞白又是抽搐:“她……她……她……”

“她咋啦?”那帮小弟呼啦一下就把他给围住了:“青龙哥,你可别吓唬我们呐!”

“她是个……什么玩意儿?”青龙哥一边说着,我瞅见他的大裤衩子湿了一片,应该是尿出来了。

“臭婊子!”有个小弟是个愣头青,上去冲着丝巾女就嚷:“你,你他妈的把我们大哥给怎么样了!”

丝巾女露出个奇异的笑容:“要不,你也看看?”

那个愣头青都被丝巾女的笑容给震住了,这个时候,青龙哥早从地上爬起来了,颤颤巍巍的就喊:“跑……跑,那个女的,不是人!”

这一声一下把众人都给镇住了,但是青龙哥一出声,哪儿有敢不应的。那帮小弟们赶紧众星捧月带着青龙哥就跑了,只剩下了一滩尿。

米其林傻了眼:“这……这是……”

“没事,”丝巾女竟然很温和的跟米其林说道:“那帮人不是什么正常人,你别放在心上,你还吃吗?”

米其林不敢走啊,赶忙就坐下了:“吃!点了这么多的东西,不吃太,太可惜了,老板!”

板面老板自然也给弄的莫名其妙的,一听问才回过神来:“啥事儿?”

这些都被那几个人给糟蹋了,你,你再帮我上点新的来!”

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就漂到了我们桌子上,显然是在求助。

我左右一瞅,别说,其他食客都走了,就剩下我们这一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丝巾女跟着米其林的眼神就看到了我们桌子上,盯着米其林:“怎么,你们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