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吸血案/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赶紧要把米其林给架起来,结果竟然没给弄起来,凝了一身的气劲儿,这才把他给拉起来,也特么就是我啊,要是别人来,还不得搞个起重机啥的搬他。

一给弄上去,王德光看见米其林这个样儿,就叨叨了起来:“东北有凹坑,男女淫乱行。西北有凹坑,夫妇败门风,这里东北西北的坑俱全,真没错!合着那还是个色鬼!”

色鬼,一般都是用来说男的,说女的用这个词,感觉还真是有点奇妙:“色不色的一会儿再说,先把米其林送医院去……”

“等一下,”陆恒川却说道:“你先看看,他身上哪里有伤。”

对了,瞅着那血溅的到处都是,别伤到了要害,看清楚了给医生也好说,我就把米其林给翻过来仔细看了看,却更纳闷了:“卧槽。这货身上……没伤!”

“不对啊,”唐本初瞪了眼:“没伤那血是哪儿来的?”

说着也过来翻弄。

我心里明镜儿似得,血是真血,如果不是米其林的,那肯定就是那个丝巾女的了。

她是吃生血。却没吃米其林的血,吸的只是米其林的那点男人精气——而吸精气,就是为了让她白骨生肉?

给米其林送到了县医院,小梁一听是我们的朋友,自然格外照顾。看了我一眼,表情很复杂:“李千树,怎么跟你在一起的,一个个都得住院?”

言下之意是我妨的呗?

“就是凑巧,陆恒川是扫把星,我可不是!”我只得说道:“你看,你也是我身边的人啊,你不是没住院吗?”

“我本身就是医院的人,”小梁瞪了我一眼,看雷婷婷没在我身边,而是给米其林那边帮忙,就低声问我:“你……你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在门脸给人测字,别接这么危险的买卖?”

我看得出来,小梁对我是真关心。

可我能怎么办,我本来吃的就是这碗饭,跟那种东西打交道,有几个是安全的?

我就冲着她笑:“好好好,我谨遵医嘱。”

“别老嬉皮笑脸的,”小梁忍不住也想笑,但还是把脸色正过来了。眼神往雷婷婷那边飘:“你们,快结婚了?”

“啊?”我都被她给问愣了:“谁说的?”

“唐本初说,你们上次出去,挡着人就……”小梁的脸色有点暗淡,但马上打起精神来:“我。我就是八卦一下,你又不是明星,这么保密干什么。”

我看得出来,她的眼神不受控制在看我肩膀——衬衣被咬坏了,那牙印子还在。

卧槽。她该不会以为这个牙印子是雷婷婷给我留下的吧?

可千万别,正常人有个闺房之乐是种个草莓,真要弄成我这样算啥,挨钉耙啊!

我刚想说我和雷婷婷还不是这种关系呢,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只怕越说倒是越乱套。

这会儿正好唐本初在那边喊我,像是有事儿,我只好就就过去了,在跟小梁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小梁忽然说道:“你记着,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那种买卖,能少接,就一定要少接……”

这话她刚才已经说过一次了,也意识到了自己唠叨。忙又加上一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希望你活着,一直活着。”

这话说完了,她像是躲避什么似得,急匆匆的就走了。

我也想一直活着,可我又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哪儿有下地改地府生死簿的本事。

这会儿唐本初都迎上来了,我忙问:“米其林怎么样了?”

“老板,那个话题少儿不宜,我来讲!”唐本初还没说话,王德光把唐本初给推开,自己跟我解释了一下。

原来大夫说肾气亏损的很严重,瞅着那意思说是短时间内房事过度,大夫还疑心呢,按说到了这种程度不能行人事了。咋还有那事儿的痕迹,还好送过来的及时,目前是没啥生命危险了,不过这一阵子可不能再做那事儿了,要不再这样下去。人非得玩进去不可。

说到这,王德光还跟我挤挤眼:“老板,你懂的吧?”

我怎么不懂,不就是马上风吗?

“大夫还疑心他是不是搞了啥印度神油之类的玩意儿,不然怎么可能损耗到了这个程度,”王德光一边说一边咂舌:“色字头上一把刀,倒下多少好儿郎啊!”

这倒是真没错。

这会儿我瞅着陆恒川正隔着病房看米其林呢,赶紧就过去了:“你不是说他人中有黑线吗?现在黑线下去了没有?”

陆恒川凝神摇了摇头:“不行,从面相上看他的劫难还没过去,跟那个女人的孽缘肯定还没完。我看,那个女人还会再来的,”

其实这倒是跟我想到一处去了,看着她身上的那个情况,就好像是下片子进度条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我给卡住了,自然会不甘心,想要找米其林把进度条给跑完了。

而米其林再给她贡献点精气,自己是舍己为人,命就得搭进去。

“卧槽。记吃不记打,再来了,老子雷击木伺候她,保管她飘飘然羽化而升仙。”

“别着急,”陆恒川淡然的说道:“那个女人身上,肯定也有什么因果。”

你娘,我后背一阵恶寒,瞅着陆恒川这个意思,不仅要从米其林身上做功德,连丝巾女那份也不放过。打算把她也好好超度了?

而陆恒川瞅着我肩膀上的牙印子,满脸嘲讽,像是在说提前告诉你你不听,活该。

草泥马,要不是为了你小子积攒功德。老子能挨这一下吗?别说他腹黑了,他根本就是没心没肝啊!

不过事已至此,横不能甩手不干了,我就问他,那女的再来了。不能打个灰飞烟灭,那要怎么整?

陆恒川就说道,得查清楚了那个女人的来历在说。

而这个时候,唐本初早就忍不住了,一脑袋凑上来:“陆先生。你说完了,那我可就说了啊!我在网上,看到那个破房子的消息了!想不到那地方还挺有名,是个网红宅子!”

我光知道网红是尖脸大奶,没成想一个破房子还能成为网红,赶紧就问他那个房子是咋回事。

唐本初清了清嗓子,以一种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得意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说那个房子是个很出名的鬼宅,里面闹鬼。

这还用你废话,谁不知道那地方闹鬼了!

而唐本初让我稍安勿躁。说那个地方一开始被人发现闹鬼,是因为那个宅子附近有个养鸡场。

养鸡场里当然有很多鸡了,可是没多长时间,这个养鸡场里就开始丢鸡,一开始三只两只可能还不是很打眼。但是就跟薅羊毛一样,时间长了,总会被人给发现。

养鸡场的主人疑心这里有贼,就装了个监控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贼,结果一瞅那监控就吓的魂飞魄散,闹半天晚上那鸡自己飘飘忽忽就往外走,一路到了南边去。

南边有啥?正是那个烂房子!养鸡场的主人又惊又怕,请了人跟着去看看,结果一进那个屋子不要紧,地下室里。全是死鸡!

而鸡是咋死的呢?一个个血都干了,皱巴巴的堆在地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一样!

一听他讲到了这里,我算是明白那个屋子里的腥气是怎么来的了。

唐本初接着就说道,养鸡场的主人再傻也猜出来这屋里有东西,赶紧就跟这附近的老居民打听了一下,问这个屋子里住过什么人,结果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还打听出来个血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