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命补命/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本初只得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嘀咕:“师父,你说那个传说是不是有点邪,人家都说人肉是酸的,吃不出来啊?”

“你要是疑心,你自己吃点去。”

“别别别,师父你别开这个玩笑。”唐本初摆了摆手:“我寻思着,那个男的可能也学过啥技术,你看肉铺门口还老写点啥排酸猪肉呢,准是被排出去了……”

他一边说着,我一边揉了揉眼睛,可能一晚上没休息,眼睛有点难受,可是手一碰到了眼睛上,只觉得一阵烧灼。回头一看玻璃,倒映出我一双眼睛都特么肿的跟桃儿似得,卧槽,昨天撞破人家那事儿,还真给长了针眼儿了!

真你娘倒霉催的。

“师父。你看你这眼,是不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也跟着哭了?”

“哭个屁,比她惨的,我看得多了。”

不过我这眼睛,也真是越揉越难受,索性也不揉了。

到了商场里面,我就开始眯着眼睛挑锅,找了个最大号的,还买了个超大电磁炉。这家商场管送货,问我送哪儿去,我一说县医院某某病房,把那售货员都给听愣了,我们走还听见他们在那窃窃私语:“上病房用电磁炉和大锅,还在医院里面开灶啊?”

“别说,还真有可能,没准是个什么绝症,需要长期住院。”

这乌鸦嘴。

结果等到下午的时候商场来人给送货,送货员甚至还说道,代表他们商场给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送温暖,多给弄了一个果篮来,还主动给了我们点折扣。

卧槽,这谣言传的,还真是有鼻子有眼儿,打一开始“绝症”传到了下午,连特么疾病名称都给传了个这么详细的来,真是三人成虎。

我一下就想起来丝巾女活着的时候那些邻居的风言风语了,她到底是不是给自己老公戴绿帽才落得那么个下场的?

小梁这会也过来了,一瞅见大锅大灶顿时就给愣了,连声说病房里面不许放这种东西,我软磨硬泡说这是救人老命的,她才松了嘴,结果一瞅我这眼睛,她又给瞪了眼。就算我说没事他也不肯依,非得给我上了眼药,围上了一层纱布,搞得我跟个盲人似得。

我没法子,只好盲目的待着。真特么憋屈。

不过待着也是待着,我自己摸了个僻静的地方,就又开始修行存思。

自从上次打那九龙缠珠的地方给回来了,我就知道身上东西侵蚀我侵蚀的更厉害了一层,坏处是我越来越危险。而好处则是身上的力量更强了。

如果这个时候修行存思,那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说起来存思也就类似于一种冥想,心越静,效果越好,而要想的事情。也越明确越好。

我其实很想看看芜菁,我兄弟,还有济爷的事情,可是前几次想,都产生了危险,因为我对他们的爱憎太强烈,这次力量突飞猛进,不知道是不是能为我所掌控,为了保险起见,不如想一些别的事情。

于是我屏息凝神。开始想起了那个丝巾女的破房子。

“啪嗒……啪嗒……”

眼前由一片黑,到了微微带点亮光,我鼻端又闻到了一股子强烈的腥气。

顺着水声看过去,我一瞅不禁吓了一跳,并不是我想象之中的水龙头漏水了,而是一个女人斜着被绑在了一个条凳上,脖子上的大动脉正在往下放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一个大盆里!

这个手法我见过……当然不是杀人,而是村子里面杀猪!

杀猪就是将猪给按住了。接着放血,这样血液放干净了,杀猪片肉才不会鲜血四溅,方便屠宰和收拾。

宰猪当然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场看杀人,没有正常人能受得了!

仔细一看,那个女人脸色虽然苍白,人也憔悴的脱了形,但显然就是丝巾女!

这个时候,一阵“滋滋”声音也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一个身型健硕的男人正背对着我在磨刀,不用说,这肯定就是那个杀人送肉的丈夫了。

这是,几十年前的凶杀现场?你娘。这个场景,可真是太重口味了!

女人身下已经被放了不少血,而女人还有口残气:“我……我真没有……”

那个男人转过头来,阴森森的笑了:“你死到临头了,还不认?”

结果我一瞅这个男人的长相。我倒是愣了,莫名其妙,竟然挺眼熟的,感觉认识他似得!

不过看唐本初给的资料,那个男人在我出生之前就吃了枪子,我绝对不可能见过他啊!

女人还想申辩,男人只蹲下来瞅着血,喃喃的说道:“差不离了。”

接着,男人就拿起了一团抹布,塞在了女人嘴里。接着,用一把柳叶尖刀,戳到了女人的身上,动作娴熟的展开了“屠宰”!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你娘,我本来以为这个男的是杀人之后刮的肉。但是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活物变成了尸体之后,血液凝固,没那么好放血,肉也会因为淤血不干净而影响口感。一般杀猪,就是活生生的开了口子放!

狠……真特么狠!

眼瞅着那个男人手起刀落,将各处的肉分门别类,特别完整的切割下来,而那个女人,因为喊不出,身体整个是抽搐的!

这跟古代的“千刀万剐”的凌迟处死,是一模一样的!

难怪这个女人怨恨积累到了这个程度,叫谁,谁受了这种罪能甘心!

光是目睹这个过程,我都感到是一种极大的折磨,而那个男的,竟然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一边动手,一边喃喃自语:“我叫你偷汉,我叫你淫贱……”

那个女人的眼神,怨恨,痛苦,恐惧,冤屈。看得人心里发疼!

终于,那个女人变成了一具完整的骨头,男人把肉包好了,分别放在了袋子里面,喃喃自语。这个是给老张家的,这个是给老王家的……

接着,就关门出去了。

随着门那一声巨响,我也猛地从存思之中清醒了过来,因为眼前的纱布,我眼前漆黑一片,但是很明显的感觉到,我浑身都给潮了——出了一身冷汗!

丝巾女的脖子长的最慢,是不是因为,脖子上收了致命伤的缘故?

正这个时候,唐本初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呀,师父,我可找到你了,眼瞅着天都给黑了,那玩意儿是不是也快来了?咱们给陆先生帮忙去吧?你是不知道,陆先生让我点了电磁炉,在大锅里面烧满了水,估计真是要涮锅,咱们要不要买点菜啥的,我想吃鱼豆腐。”

“吃个屁,这事儿还真不该咱们乱掺和!”我大声说道:“你把陆恒川给喊来,我知道那个丝巾女为什么非缠磨米其林了!”

“啊?”唐本初的声音满头雾水:“师父,你咋知道的?那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看着那个杀人的男人那么眼熟,是因为那个男人,就是瘦下来之后的米其林!

也就是说,米其林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丝巾女丈夫投的胎!

这特么可太奇怪了,如果他前世杀了人犯了孽,咋还能顺利投胎,而且还成了个贵人命?这让受害者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不找他报仇找谁报仇?

我算知道为什么米其林的精气能让那个女人白骨生肉了,因为前世的这个因果关系在,他欠下女人的,只有他能还。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的肉是他割下来的,他就能用自己的命补回去!

这是人家自己的因果,我们如果乱插进去,扰乱了轮回报应,那别说积德了,离着倒霉都不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