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洗骨葬/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后世的因果是最麻烦的,就跟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样,而说起来转世之后的人就算前世干了啥不好的,可现在算是重新开始,这锅背的也实在是有点冤枉。

按规矩,我们做先生的,遇上了这种事情,可以跟着调解,但不能强行插手,不然坏了因果,饭碗一样保不住。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着急,就伸手把眼前的纱布往下扯,这一扯不要紧,我心里一下凉了半截,外面怎么还是黑的?

卧槽。难不成老子倒霉到家,长了个针眼长瞎了?

“师父,小梁姐说给你治疗针眼的那个药,有可能会给视觉造成短时间的影响,但是时间不长。怕你不抹药,就没告诉你,”我觉出来唐本初的手似乎在我眼前晃了晃,声音竟然有点幸灾乐祸:“哎呀,你真看不见了?”

你娘,这么大的事儿小梁怎么不早说,陆恒川那腿是残的,今天要是真遇上了什么麻烦,那王八蛋哪儿招架得住!

现在也没法子了,我只好扶着唐本初就往米其林的病房那边走:“陆恒川除了让你烧水。还让你干啥了?”

唐本初忙说:“其他的没有啥啊,师父你也别太担心,我瞅着陆先生像是挺有把握的。”

身为一个文先生,不能测字真是太不方便了,好多事情根本弄不清楚,只能靠猜测,好像有拳脚都展不开,我本身也没有武先生那种专业,这辈子我可就给陆恒川跑这么一次腿攒功德,就被那个扫把星给克的成了这样,可绝对没有第二回了。

雷婷婷这会儿也找过来了,一瞅我跟个瞎子阿炳似得,也忍不住“咦”了一声,我解释了一下眼睛的事情,就问陆恒川那边怎么样了。

雷婷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陆恒川正等着让我过去看热闹呢,却一直没看见我过去,才托她来找我的。

我赶紧跟着他们俩过去了,迷迷瞪瞪觉出进了一个门,我忙就喊陆恒川,想把这事儿跟他说一下,没成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一个“嘘”声。

好像就是那个腹黑王八蛋的声音。

嘘什么,难道那个丝巾女已经来了?

雷婷婷也低声在我耳边说道:“现在别出声,那个东西正在找卢旺达呢!”

找不到别的也就算了。找不到卢旺达是什么意思?谁瞎了看不到个二三百斤的目标?

但是再一想我琢磨出来了,陆恒川这货鸡贼,肯定是跟雷婷婷要了什么障眼法,把米其林在那个女人面前给藏起来了。

邪物看人不是用眼睛的,这就等于说给米其林套上了隐身衣。那女人明知道米其林就在这里,却硬是看不到。

黑暗之中,我听到了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磨牙一样。

我觉得出来身后的唐本初都给激灵了一下。

卧槽,是不是急的正在咬牙切齿呢?想想就瘆得慌。

看来陆恒川已经管上这件事情了。可现在什么也看不见,我也找不到他说事儿,而陆恒川一只手拉住我,扯了我一把,意思是让我别乱动。

我哪儿还顾得上这个。赶紧抓过了陆恒川,把事情给低声讲了一遍:“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搅合进了人家的前世今生里面,你特么的非吃不了兜着走不可。”

而陆恒川“哦”了一声,像是个嘲讽的声音:“你觉得,那个杀人的男人,是米其林的前世?”

“废话,不是前世,为什么那个丝巾女别人不找,非得找他?”我说道:“长得还特别像!”

“长得像就是前世今生了。我说你是不是傻?”陆恒川低声说道:“你觉得,杀过人,还能投生成贵人命吗?”

我一下没话可说了,其实我疑心的也正是这一点,因为我也知道,十辈子积德行善,才能投生个贵人命,他做了孽,别说贵人命了,连做人都难。

“所以我就说你傻。”陆恒川接着说道:“你也不用管了,就瞎着待着吧。”

卧槽,这死玩意儿今天瞅我不方便,这叫一个狂气,我一生气也不搭理他了,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你他妈的自便。

而且从我私心上来说,米其林也确实是我朋友,我也不忍心让他这样被个鬼给坑死。陆恒川的话倒是给我了一线希望,那米其林不是那个杀妻凶手的转世?

这个时候。那个转圈子的脚步声越来越着急了,好像急的快抓狂了,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谁在我身上套了一件衣服,接着暗中推了我一把。

接着就是陆恒川的声音响了起来:“交给你了。”

什么鬼就交给我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只特别腥气的手忽然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旺达,我找你找的辛苦。”

娘希匹,是丝巾女!

而这个意思,显然是把我当成米其林了!

卧槽,不用说。刚才又是陆恒川那个王八蛋,把米其林的衣服丢在我身上,这阴邪之物辨认活人,不是用眼睛来辨认,而是用气来辨认。米其林的衣服,可不是就带着米其林的味道,一摸上来,拿我当了米其林了!

拿老子当障眼法就很过分了,更过分的是特么竟然连商量也不商量。麻痹,是不是还得问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可是事已至此,我还没弄明白陆恒川那我当障眼法,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一声,心里却骂了一万个草泥马。

字没法测,眼看不见,还特么得来当替身,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艮位。”陆恒川忽然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就是让我把她给领到了艮位上去?

我没法子。只好顺着感觉往艮位上走,也不知道陆恒川在艮位上面安排了什么花活。

而正在这个时候,那个腥气的手忽然紧了一下:“旺达,你怎么瘦了?”

何止是瘦了,老子这个身材连米其林的一半都赶不上!

但现在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好领着那个女人继续往艮位上走:“我,我看不见你,想你想的。”

那个女人忍不住就笑了,手摸到了我肩膀上:“旺达,你那朋友真凶,以后可不要再见他了。”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好奇心起,忍不住就问道:“你,为啥看中我了呢,我哪儿也配不上你……”

那个女人咯吱一笑。在我耳边却诡异的要了亲命:“我上次就说了,这是咱们的缘分,你等着,过了今天晚上,咱们就长相厮守……”

你是想着今天来个最后一次。好拿米其林的精气给自己脖子补上吧?

“推!”

忽然正在这个时候,陆恒川大声喊了出来,我激灵一下,往哪儿推?

而那个女人也反应过来了,声音顿时冷森森的:“你不是旺达……”

卧槽,被认出来了,这下不好了,我没顾得上多想,伸手就把那个女的往艮位上推了过去。

只听到“当啷”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给碎了。稀里哗啦的掉了下去,接着就是一阵水声,好像烧开锅之后扔了排骨下去一样,还有水给溅到了我身上,烫的我好险没惨叫出来。

接着。一股子腥气就窜上来,飘到了我鼻子前面。

不用说,我面前的,是那个电磁炉和煮开了水的大锅!

邪物忌讳火,如果这里有火他们肯定防备,而电磁炉就不一样了,根本不是明火,他们上哪儿察觉去!

而水里飘出来了一股子咸咸的味道,应该是海盐粒子和硫磺。

我心里明白,八成这是“洗骨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