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降洞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天打这个王八蛋买锅我就猜出来了。

洗骨葬在《窥天神测》里面记载过:“尸有邪,开冢破棺,水洗枯骨,名为除祟。”

遗骨是亡魂的躯体,而遗骨应该是洁净的,才能使亡魂安息,遗骨如果被污染,亡魂就会作祟于人。

其实一般来说,洗骨葬是后代给先人做的一件事,一般要是后代过的不好,有时候这原因东找西找,就会找到了老祖宗头上,看风水是一方面,也会认为说不定是祖宗的遗骨自己没处理好,导致祖宗没法顺利升天,才没法保佑子孙。

如果将祖宗的遗骨重新清洗,二次归葬,应该能帮助了祖宗顺利升天,也就可以在天上保佑自己了。

我们这么做,无形之中给那个丝巾女充了一次孝子贤孙。

这也算是对付阴邪之物的一个法子,因为阴邪之物一般都是没有好好归葬的东西,形不灭,神即存,如果找到了这邪物的骸骨,将骸骨给灭除,那阴邪之物没有了凭附,也就被清散了。

而这个丝巾女跟唐本初说的一样,是个白骨精一类的东西,凭附的肯定就是那一身骨头架子,只要把骨头架子给硫磺盐粒子煮了。她好不容易吸取来的鸡血,人精气什么的,就会被硫磺和盐粒子这种驱邪神物给洗下去,那东西肯定也就无法作祟了。

之前听陆恒川说过,他还要帮丝巾女,顺带赚她身上的功德,才没让我伤了她,现在特么出手比我还狠,是要把人家的修行给全灭了还是怎么着?

说也凑巧,我这眼睛被那热气一熏。忽然就模模糊糊的能看见点东西的影像了,再揉了揉眼睛,还真觉得舒服多了。

等眼睛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低下头一瞅,那大锅里面满满当当的,是一盆惨白惨白的骨头,而水是一盆血水,浓黑浓黑的,黏黏糊糊,一瞅就有毒那样。

再回头一看,雷婷婷和陆恒川见惯风浪,自然是没怎么着,就唐本初不知道刚才看见了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师,师父,太特么的吓人了……”

“咋?”我瞅了他一眼:“你这小王八蛋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快给我起来,太清堂丢不起你这个人。”

“你一把就把个女的推进了大锅里,把那个女人给煮了。你说吓人不吓人……”唐本初眼泪都快给蹦出来了:“不行不行,我口味可没那么重,我害怕……”

“你个傻玩意儿,害怕才该来练胆子呢!”我一把将唐本初给提溜起来,往大锅那搡:“你看看,哪儿是什么人,这叫红粉骷髅,你懂啵?”

“骷髅,那骷髅也是人啊!”唐本初不敢看:“鬼啊行尸啊那些我还能接受,这太重口味的我真不行……”

“李千树,你看看,”陆恒川忽然说道:“这些骨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啊?”

他这么一问,我也想起来了,你说这个丝巾女要报仇,咋不趁着他老公活着的时候直接报仇,倒是隔了这么几十年,找上米其林了呢!这里面肯定也还有些个猫腻。

我也起了好奇心,就把电磁炉赠给的大漏勺给抽出来冲着那些骨头搅和了搅和,一阵腥气掺杂硫磺扑面而来,真你妈难闻。

而翻弄了翻弄,还真看出来了,这骨头上面,好像刻着什么东西!

我赶紧又找了几根大筷子,把那些不太正常的骨头给挑出来了,吹散了上面的热气一看,竟然是一排一排的蝇头小字!

卧槽,我只听说过木雕石雕玉雕,这谁这么有闲情逸致,还给搞了个骨雕?

再仔细一瞅,别说,这些字不是汉字,我还真不认识,虽然说要是论测字,我还是能看出点头肚的,可也不好强测,倒是雷婷婷赶过来了仔细一看,竟然认识:“这是阴文。”

我恍然大悟,阴文,就是阴间的死人才用的文字!

人们一般遇上看不懂的东西,总爱说这什么鬼画符,其实就说明了,人鬼有异,人跟鬼使用的文字也不相同,而雷婷婷是武先生,一定是要跟这种东西打交道的,肯定认识这是什么意思,我就请她翻译了一下。

雷婷婷把带着文字的骨头都给看了一遍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就解释道。这些阴文是一种符篆,意思就是说,镇压这个女人一生一世,不让她转世投胎,而镇压的目的,就是让她寻精气,觅血气,找男人报仇,把失去的补回来,精气足够之后。就可以白骨生肉,死人复活。

这好像……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会用的东西,要么是生僻的阴面先生的法子,要么就是跟我们不属于同一派的,巫术。

符咒对死人是有约束力和灵力的,人对文字的敬畏自古就有,“字符化灰”甚至能代药治病。

字可以沟通天地人神,这其实也是测字为什么会预知过去未来的原因,符咒也是这个道理,就这样在这个尸骨上发挥了功效。让一具平平常常的骨头,化成了邪物。

不过,谁会这么做?我心里不禁纳闷了起来,难不成,还是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侠义巫师或者先生,同情这个丝巾女死的惨,才找到了她的骨头,用这种法子,帮她报仇?

再细细一看,那些刻着符篆的骨头。也不是别处,正是那一直没长上肉的颈椎骨——那被丝巾遮住的脖子。

“师父,”唐本初弱弱的问:“那这个女人的事情,是不是就算解决了?”

“哪儿有那么容易,”我答道:“既然是巫术,那洗骨葬只能把她吸的精气给去除掉,让她没了本事,可只要这个尸骨和符篆还在,那她就还会继续吸收日精月华,找血找肉,重新把自己给充盈起来,继续找男人吸精气。”

“那咋整?”唐本初紧张起来:“那不是永远都能当白骨精?”

这种巫术利用的,其实就是丝巾女本身的怨恨,要对付这种巫术,那除非将丝巾女的怨恨给消除了,再好好归葬,才算是了结——这才对丝巾女是真好,破除了压在她身上的咒,她才能顺利投胎转世,不然她的神魂将永远拘禁在这具骨头上。永世不得超生。

我说呢,就说陆恒川鸡贼,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能施展自己的本事是真好,什么都能看的透透的,我甚至都挺怀念自己测字的本事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留意到了雷婷婷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好像翻译完了那些阴文之后一直有点怪怪的,我就问她怎么了,她这才回过神来,勉强说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我更好奇了,就问她想到了哪里去了,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确实是一种挺老的巫术,以前走南闯北的时候见过相似的,只是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那种巫术名声非常不好,跟他们粘上关系之后,就好比被蚂蟥吸血一样,弄死了。嘴也陷在了肉里,拔不出来。

用这种巫术的,一般都是女人,被人称为降洞女,专做这种阴阳事,一辈子不结婚,只走南闯北干这种阴邪买卖的,自成一派。

降洞女?既然也跟阴阳之事有关系,那也算是半个同行了,除了是纯女性之外,听上去跟阴面先生差不多。

既然是这样,那就很可能是因为都是女性,所以兔死狐悲,才想用自己的这个方式,来帮助丝巾女的吧?那就难怪了。

就算是这样,雷婷婷一个武先生又怕个毛,雷婷婷摇了摇头,说她也不是怕,只是这算是业内的规矩,因为她们这个身份。一般来说普通先生为了避免麻烦,都会让她们三分,这事儿既然像是她们的手法,就是觉得有点不吉利罢了。

可这事儿就算是什么降洞女干的,也是她们理亏啊,好端端的让尸骨害人,安的什么心,这种人乱插手,自己可不见得能有什么好报。

我看向了陆恒川,也明白他这个功德眼瞅着做到了最后一步,肯定不能跟刘备伐吴一样中道崩殂,就问他怎么打算的。

陆恒川想了想,就说道:“降洞女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不过这事儿还是不能不管,现在当然要想法子,把这个女人给安息归葬了。”

要安息归葬,那你就得实现人家的心愿,她的心愿,那肯定就是跟前夫报仇了,我就让陆恒川别特么卖关子了。赶紧把米其林和丝巾女的关系说一遍。

陆恒川看着我,说道:“我要是告诉你,卢旺达跟这个女人根本没关系呢?”

“那怎么可能!”我瞅着陆恒川:“冤有头债有主,这不是人世间的规则吗?”

“我给卢旺达看了相,他这个灾命起官禄宫,伤命宫,意思就是祸起萧墙,是个无妄之灾,根本人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飞来横祸,”

陆恒川说道:“而降洞女给下的这个咒。是让她找血肉,找男人的精气,也就是说她的对象可以不光是卢旺达,你的,我的,甚至唐本初王德光的,她都可以用,为什么要找卢旺达,是因为一,卢旺达跟她前夫长得相似。二,卢旺达一身都是肉,让她想起了自己失去的肉,三,卢旺达正好在她吃饱了鸡血,有了人形之后遇上,这三个理由就足够了。”

“那,那不是转世投胎啊?”唐本初都给懵逼了:“她为啥不去找原来的老公报仇?”

“你傻啊,她倒是想找以前的老公,可上哪儿找去?”我答道:“她真正的老公干了这种事儿,肯定是没希望投胎的,保不齐在哪儿当孤魂野鬼攒功德呢,别说不容易找,就算是找到了,跟个死鬼又怎么报仇?大家都没气了,没法再死一次了,难道大眼瞪小眼,干瞪一整天?”

闹了半天,跟米其林还真没什么关系,而要不说米其林算是十代出一个的贵人命呢。他就算是受到了这样的飞来横祸,也还是碰到了我们来帮忙。

难怪济爷怎么说米其林这货傻人有傻福,神仙暗相护呢,遇上我们,也不知道哪一路的本命神给安排的呢!

“现在要实现这个女人的心愿,倒是也简单。”陆恒川瞅着床上二三百斤的庞大米其林,勾起嘴角一笑:“他就能帮忙。”

又得让米其林出马?

算了,反正为了陆恒川的功德和米其林的命,一切都听他的吧。

等到米其林给醒了,还迷迷瞪瞪的,问我他是不是做了一场噩梦,太他妈的吓人了。

我劈手给了他脑袋一下,你他妈的快让人把小命给玩儿进去了,还做梦呢,真是做你的春秋大梦。

听我把那个丝巾女的事情给讲了一遍之后,这傻逼竟然也没害怕,反而肉缝似得小眼睛里给湿润了下来:“她……她那么可怜?”

“你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懂啵?差点也是一个马上风冤魂,不仅凄惨,而且丢人。”

“陆先生说我能帮他?”这小子色迷心窍,还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顾着看陆恒川:“我要咋办?”

陆恒川的薄唇又噙上了一丝瘆人的微笑,修长的手放在了米其林的心口上:“要看你,舍不舍得这里了。”

“心啊?”我一把将陆恒川的王八蹄子给打下去了:“你怎么不直接让他马上风算了?他又不是比干,没心还能活吗?”

“你懂个屁,瞎吵吵什么?”陆恒川黑漆漆的丹凤眼凉凉的冲我一扫:“我让他舍出来的,不是心,是心头肉。”

心头肉?这人一般说自己有某种宝贝,就会说是心头肉,意思是多要紧,何止要紧。这特么是要害啊!

而米其林依旧没把我的担心给放在心上,只殷切的瞅着陆恒川:“没事,我肉多,要哪一块,我给哪一块,只是不知道……咋给?”

“不用你给,”陆恒川一笑:“让她自己咬下去。”

“哎呀我操,”唐本初早就听不下去了:“又是重口味啊!”

米其林为了女人视死如归:“行,我不怕,只是……”他犹豫了一下:“以后。我是不是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傻逼,你还想见到她是怎么着?死了当鬼鸳鸯吧。

“其实我也明白,”米其林惨然一笑:“我这个模样,怎么可能有女人真的能喜欢上我,她能让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美梦,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她这么做……我能让她高兴就好。”

哎,这话虽然确实傻逼到没有谁,却也确实让人心里发酸。

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另一个人呢?就真能喜欢到,连命也不要。

“好。”陆恒川微微一笑:“这个忙,我帮你。”

说着,转头对我颐指气使:“你去买点血来,越多越好。”

这口气,跟特么使唤跑腿小弟一样,真让人不舒服。

唐本初也猜出来了:“师父,陆先生要买血,该不会是想把那个白骨精给泡在血里复活了吧?那不白洗骨葬了吗?”

“也不算白洗,”我答道:“她之前积攒的那些个能耐,都已经干净了。现在只是稍微让她恢复一点精气神,跟她沟通了,了却心愿,才好送她归葬,这叫死人放屁有一缓,反正她现在掀不起什大风浪了。”

“一天到晚屁屁屁的,”陆恒川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你就不能说回光返照?”

“不能。”我瞅着陆恒川:“难道我还得跟你矮子放屁——低声下气?”

陆恒川那眼神像是在说老子跟你无法沟通,就把线条优美的侧脸给扭过去了。

“师父,你真牛逼,知道这么多关于屁的话。”

“要不我教给你?这就叫屁话。”

“不用了不用了。我怕说多了找不到对象。”

这还是小时候,济爷教给我的,济爷这个人本身就三句话离不开个屁字。

上菜市场买了十来斤的猪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要回家做血豆腐的。

买了个大澡盆,把那一堆骨头泡在了血里,按着陆恒川指挥的,搁在了有月亮的地方晒月光,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这个月色也是非常美的,虽然没有“月华”的功效了,但对邪物还是很有好处的。

弄完了之后,我们就躲在了外面,有点像闹洞房的。

米其林挺紧张的瞅着那一大盆的血沫子和骨头,倒是没恶心,只是满脸不舍。

这小子小时候因为形象问题,倒是经常过家家的时候扮演法海,谁成想,他倒是变成许仙了。

不,他比许仙还惨,邪物找他,可不是来报恩的。

“卧槽,出现了!”我身边的唐本初激灵一下,指着那个大澡盆:“师父你快看!”

我转过头,只见盈盈月色之中,一个冰肌玉骨的美女,出现在了澡盆之中,简直美人出浴,大饱眼福……只是这个美人,脖子上只有一根骨头。

美艳与恐怖这么一掺杂,是个很强烈的反差,显得特别诡异。

接着,那个美人就从澡盆里面爬出来,盯住了米其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