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未婚妻 4点与7点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与此同时,我忽然听到了楼下一阵激烈的拍门声,还有一个带着沉沉怒气的女声:“李千树,你给我住手!”

好家伙,动了蛊,主子来了!

我转了转眼珠子,这个女的显然是想拦着我,不让我破她的蛊了,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折腾我,让我住手我就住手?

不给你点教训,你特么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于是我也没管那只童子鸡,转身出了杂物间,还成心把杂物间的门给锁上了,磨磨蹭蹭的就往楼下走。

而唐本初捂着肚子上来了,喘着粗气说道:“师父,不好了,阿拉伯上门叫阵来了!”

“慌什么。”我说道:“她不就是想来救那个蛊吗?自己扔人家里,还不许人动?霸王龙都没这么霸王。”

“就是!”唐本初爱热闹。巴不得我拾掇了落洞女给他出出气,毕竟闹了这么久的肚子,也饱受折磨。

而闻声赶来的王德光则挺紧张的,一边跟着我往下走一边怵头:“拾掇她是好,可是老板,都说她们那些老姑娘难对付,你打算咋办?这个蛊你弄清楚了,再来个别的蛊怎么整?防不胜防啊!”

“哦?”我瞅了他一眼:“你怎么个意思?”

王德光赶忙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要是你这次真震慑住了她,那不如咱们就来个就坡下驴吧,别跟那种人扯上关系为好。”

要是不跟她扯上关系,那“我兄弟”的原因我找谁问去?这么好的机会,狗才浪费。

再说了,还以为她多牛逼呢,眼瞅着她这个蛊术也特么的不过如此,我怕她?

王德光跟我这么久,我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忍不住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胳膊上泛起来的鸡皮疙瘩:“这下看来是麻烦了……”

结果等到了大厅里面,只见死鱼眼在主位上一脸事不关己,雷婷婷倒是已经跟那个女人给对峙上了。

那个女人跟在湘菜馆子监控里看到的一样,身上从头到脚蒙着一层黑布,就露出了俩窟窿,里面是一双星辰似得眼睛。

好家伙,终于现真身了。

别说,难怪古玩店老板一看这个降洞女,还以为是个外国人呢,她的一双瞳孔,竟然不跟我们一样是黑的,而是一种淡淡的琥珀色,跟猫似得。

而一看我从楼上下来,那个女人的琥珀色眸子寒光一闪对上了我:“李千树,你本事挺大,敢毒我的落物蛊!”

这个声音,好甜啊,错不了。这个姑娘肯定很年轻,恐怕比雷婷婷得小几岁,不知道到二十了没有。

就是气急败坏的,挺凌厉,不过倒是不算可怕,像是个张牙舞爪的猫。

对了,蛊跟主人是同气连枝的,蛊这边中了毒,主人那边自然也是要受罪的。

可还没等我开口。琥珀眼一把就把我给推开了,咚咚咚奔着楼上的杂物间就跑,跑我们家跟过城门楼似得,这还了得,你是个女的也不能这么让你,我赶紧就要追上去,可是这个琥珀眼随手往后面一撒,噼里啪啦的像是扔下了一把黑芝麻。

这是干啥?喂鸡吗?

我还没看清楚,忽然“嗡”的一声,那些黑芝麻全震动起了翅膀,奔着我们就扑!

卧槽,这什么鬼?还是王德光见多识广,赶紧把我给拽下来了,声音都变了调子:“老板,快闪开,这是芝麻蛊,钻到皮下出不来的!”

听上去挺凶险的,我赶紧就把脑袋缩回去了,抬手把自己手上的苍蝇药给喷了出去,那些黑玩意儿这才应声而落,我踩着那些玩意儿就往上跑,脚底下嘎吱嘎吱的作响,一股子怪味儿窜上来,我低头一看,不禁泛了一身鸡皮疙瘩,那芝麻蛊个头虽然小,可是一踩一兜血,比特么蚂蟥还能吸。

真要是趴到了身上的话……你娘,简直让人后怕。

等上了三楼,只见那扇门已经被琥珀眼给踹开了,琥珀眼一手从黑布之中伸了出来,死死的攥住了童子鸡的脖子。

那只手就好像从来没见过阳光,是一种特别剔透的白,手指纤细,指甲上还有凤仙花染过的橙红色痕迹,好看的了不得。

而她手上的童子鸡还在扑腾。肚子跟个气球似得,一下子鼓出来老大。

显然,童子鸡趁着这个功夫,已经把白布裤化成了黑玩意儿给吃了个精光,看模样撑的不轻。

而琥珀眼蹲在了地上,从身上取出了三个鸡蛋,搁在了那个鸡肚子上,就滚了起来,就跟以前我脸上肿了。陆茴用鸡蛋给我消肿一样。

不过她拿的,是没剥皮的鸡蛋,也看不出生熟。

而说也奇怪,那三个鸡蛋在童子鸡圆鼓鼓的肚子上面一滚,只见那童子鸡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给消了下去,就好像——被吸进了鸡蛋里面一样!

而那鸡蛋眼看着没什么变化,可蛋壳里面却传来了啵啵的响声,像是里面孵出了小鸡快出壳子了一样。

我心里明白,这叫做“运蛊”。

传闻之中。这“蛊”是能被人给装进了蛋壳里面携带的,现在,估摸着那些被童子鸡给吃了的虫子,已经转移到了蛋壳里面,也就是被原主人给收走了。

琥珀眼把那三个鸡蛋装回到了身上,嘴里咕哝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好像是少数民族的方言,接着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我和跟上来的太清堂一伙人。声音凛冽透骨:“你不讲理。”

“我不讲理?”我怒极反笑:“妹子,那你可得讲理,这个蛊是你放我们家的,哪儿有送人的东西,还管人家怎么玩儿的。”

“你……你变了。”琥珀眼一冷,声音咬牙切齿:“你怎么成了这种人!”

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什么叫我变了,这个琥珀眼认识我?

不能吧,我什么时候见过她,就冲着这双眼睛,也绝不可能忘了啊。

难道她是认错了人,还是说,她认识的是“我兄弟”?可这也不对,她第一眼看见我,分明喊的是“李千树”。

就算“我兄弟”长得跟我一样,名字怎么也不可能跟我一样啊。对了,八成又是“我兄弟”招惹了人家,留名留的我的名字!这个臭不要脸的死玩意儿!除了甩锅还会干啥。有本事生了儿子管我叫爸爸!

“你见过我?”索性我就直接问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的?”

琥珀眼冷哼了一声:“李千树,你装什么蒜?你就那么怕我?”

而跟上来的雷婷婷转脸也看向了我,眼神也冷了下来,跟正室抓到了小三似得,显然以为这是我又一桩桃花债。

可这事儿我冤枉啊,不过既然跟“我兄弟”有关,我眼睛一转,决定先投石问路一下,就问道:“你倒是说说,我哪儿变了?”

琥珀眼冷笑了一声:“你说呢?我倒是先问问你,这个女人是谁?你的转变,是她教给你的吗?”

“啊?”我一下被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问题给问愣了:“她?”

“跟你有关系吗?”雷婷婷打刚才这个琥珀眼跟我相认,就颇有几分不爽,这会儿更是按耐不住了,到了我面前就说道:“跑到了我们太清堂闹事,你又是谁?”

“我是他从小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琥珀眼语出惊人,傲然说道:“你是什么东西?”

我耳朵里哄的一声,一下像是被雷给劈了。未婚妻?我特么什么时候有了未婚妻了?还尼玛从小,指腹为婚,这什么年头了,你童养媳啊?

“我兄弟”横不能从小就开始冒充我,难道……真是济爷通过他认识的那个降洞女给我找的?不能啊,济爷就算给我找,好歹也该跟我打个招呼吧?我从小到大,哪儿听说过这个!

而王德光和唐本初一起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哦你个头啊,别用那种谴责的眼神瞅着我行不?

而陆恒川不甘寂寞。补了一刀:“没成想,陈世美啊。”

陈你妈啊!

说真的,我本来是打算跟落洞女打一架,手底下见见真招的,可特么这是演变成了什么情况,秦香莲千里寻亲?扯不扯啊?

“未婚妻?”而雷婷婷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显然气的够呛,冷冷的扫向了我:“千树,她什么时候跟你指腹为婚了?”

“不不不。我真不知道啊!”我赶紧说道:“天地良心,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连她什么模样都不知道,真的!”

“你说什么!”琥珀眼也气急了,竟然一瞬时就蓄满了眼泪:“李千树,你好狠的心!你敢装不认识我?你说,这个老女人是谁?是她教你这么说的吗?”

雷婷婷刚才就气的颤了,现在一声“老女人”无疑雪上加霜,更是让她那拳头攥紧了,格拉格拉一阵响:“老女人?不好意思,我是太清堂的谁,你问问这些伙计就知道。”

琥珀眼往王德光和唐本初脸上一扫,这俩人也给吓颤了,但是雷婷婷更不是吃素的,俩人硬着头皮就异齐声喊道:“老板娘!”

“老板娘?”琥珀眼跟雷婷婷黑漆漆的眼睛这么一对,简直是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我都差点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

“李千树,你可以啊?”琥珀眼瞪向了我,像是点起了火:“你背着我,敢找了什么老板娘了,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家法!”

说着,身上那黑布波光一荡,冲着我过来就要揪我耳朵!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雷婷婷一巴掌就把琥珀眼的手给拨开了:“你干什么?”

那动作,又凌厉又重,一看就是动真格的!

而琥珀眼也绝对不是吃素的,那白皙的手把雷婷婷的手给缠上了,出手特别快,而且异常柔软,跟蛇似得,染红了的指甲冲着雷婷婷一张俏脸就抓:“好你个撬墙角的狐狸精,我要教训我家男人,用你管?”

“你,你说我是狐狸精?”雷婷婷估计这辈子没被人这么骂过。一把就把那手给折过去,白皙的脸一下就涨红了:“还有,这个男人是我的,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我明媒正娶是他未婚妻,你是什么?不要脸的第三者!”

说着,琥珀眼可能想想下手为强,一条胳膊粗的蛇猛然就从她身上的黑布下钻了出来,奔着雷婷婷身上就缠。

雷婷婷外号是女武神,能把这个放在眼里,一把就把那条蛇给活撕了,那蛇也可怜,一出场就来了个碧血溅满地:“你就这点本事是吗?那就全使出来,我看你身上能藏多少!”

“行啊,看不出来你个狐狸精还真有两下子,”琥珀眼瞅着那蛇死得惨,眼睛都竖起来了:“那咱们就比划比划!”

场面血腥,眼瞅俩人竟然真刀真枪的打起来了,我没法子只好过去拦着:“行了行了。你们先不要打架,里面肯定有误会!”

“你让开,跟你没关系!”俩女人这会儿倒是异口同声跟我放狠话:“收拾完了她,一会儿再跟你算账!”

你娘,怎么又要跟我算账?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老板,这个时候,你还是别出面插手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咋弄?”王德光赶紧把我往下拉:“我懂你。做男人难啊!”

唐本初也帮腔:“是啊,不过师父,俩女人为你打架,你真是洪福齐天啊!说起来,除了测字的法子,这招女人的本事,你也教给我点成不成?”

“当年是白娘子水漫金山寺,现如今俩妻妾醋淹太清堂,”陆恒川倒是翻着死鱼眼看的津津有味:“有意思。”

不对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不是说降洞女跟尼姑一样,终生不嫁,都是老姑娘吗?神特么的未婚妻啊!

这个琥珀眼是不是跟我一样使诈呢?

可也不像啊,这降洞女不一直都是那种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的吗?至于使诈,使诈又能有什么好处?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雷婷婷倒抽冷气的声音,抬头一看,正看见雷婷婷的胳膊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露出了一粒血珠。

我的心立刻就揪起来了,卧槽,这该不会是琥珀眼给下的蛊吧?

想到这里,我立马就运气上手,抓住了琥珀眼的手,厉声说道:“把她的蛊给解开,有话往开里说,把那个丝巾女给放走的是我,有账你跟我算,别连累别人!”

“千树,”雷婷婷听我这么说,火气竟然像是消散了不少,倔强的说道:“什么蛊不蛊的,我也不怕,你不许求她!”

而我手上琥珀眼的手则顿时也是微微一颤,黑布底下的声音咬牙切齿:“李千树,你敢为了别的女人拦着我!难怪你不让那个被人吃了肉的女人报仇,你本来就是个坏男人!”

“看你跟我这么熟。坏不坏的你不知道?”我知道她的本事,毫不手软的捏紧了她的手腕:“我劝你别使什么花招,赶紧把她的蛊给我解了!”

琥珀眼的眼神一闪,绝望而又倔强:“你那么在乎她?那我就偏不解!”

我虽然跟这个琥珀眼不熟,也看得出来这是个顺毛驴,硬着来肯定适得其反,眼瞅着雷婷婷中了招,也只能被动点了,我把声音给放软了:“咱们之间有点误会。你的那个未婚夫,恐怕不是我,而是一个跟我长得特别像,但是没有我帅的人,你仔细看看……”

“你别以为撒这种谎,我就能相信你,”谁知道适得其反,琥珀眼反倒是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人给侮辱了:“连自己的未婚夫都能认错,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

“这你得讲理。三岁小孩儿上哪儿找未婚夫去?”我一瞅她要炸毛,赶紧好言相劝:“不瞒你说,你那个未婚夫,现在我也在找……”

“我不管,上次临近婚礼,你就跑了,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一定要跟我成亲!”琥珀眼咬牙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好好想清楚,不然那个老女人什么下场,你自己掂量!”

说着,手一下从我手里给挣出去了。

说也怪,我本来攥的紧紧的,她的手那一瞬却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蛇一般滑了出去,我都没攥住!

不过我反应过来,你娘,成亲?什么情况这是?简直莫名其妙!

但是她这个话,就让我确定了,我是肯定没逃婚过的,她看中的人,必然是“我兄弟”!

卧槽,这下可好了,竟然能找到了“我兄弟”认识的人,我特么的还以为他是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呢!

“我本来不想逼你,而是想让你心甘情愿跟我成婚的,可你……”她低声用个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你怎么就这么不撞南墙不回头!”

说着,转身跟一阵风似得就消失在了门外。

“什么成婚?”我还想追出去,雷婷婷忽然一把抓住我:“千树,她到底是谁?”

我还想知道呢,可是我还没说出来,雷婷婷忽然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眉头蹙了起来,像是在忍受很大的痛苦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