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下蛇蛊/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明白,是那个蛊发作了,连忙把雷婷婷扶着坐下了:“你哪里难受?”

“心。”雷婷婷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心难受,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

我盯着雷婷婷白皙的胳膊,那胳膊上出现了一点细细的纹路,红色的,还是我凝气上目才看出来的,一般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那个小纹路从被琥珀眼扎的地方开始往上蔓延。一路顺着胳膊钻到了身上……肯定是不好让雷婷婷脱了衣服给我看,但猜也猜得出来,是钻到心里去了。

你娘,这个好像是“蛇蛊”。

而王德光忽然一拍巴掌,也说道:“我见过中了这种蛊的人!”

接着就开始讲,说他以前去湘西跑买卖,行路都是要找地方吃饭的,有一个同行的人到了一个店子吃了里面的糍粑,结果那糍粑比他想的贵,他就贪小便宜没给钱,也就是现在说的“逃单”。

等离开了那个小店子,还跟王德光显摆了一番,说都说当地人惹不得,可白吃他们一碗饭,不是也没什么吗?

王德光就劝那个人赶紧回去给人家还钱去,抛开是不是当地人不说,他们做糍粑也是起早贪黑赚钱图温饱,你何必去占人家便宜,这不成了偷了吗。

可那个人就是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振振有词说一个糍粑能有多少钱。少了他这份开店的饿不死,多了他这份开店的发不了财,坚持不还。

王德光拿他也没办法,就让他自求多福,那人还笑话王德光怂。

结果不长时间。那个人就开始说心口疼,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口一口的咬,痛的满头是汗,满地打滚,王德光也被吓一跳,跟知情本地人打听了打听,本地人一瞅中蛊人的那个样子,都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摇头,说这个人肯定是偷了人家的东西,才会被下了蛇蛊的。

王德光赶忙就问蛇蛊是个什么意思。

当地人就解释,说蛇蛊是端午节这天,把九条品种不同的蛇倒挂在树上,秤砣压住尾巴,蛇头朝下,用细棍掸,让它们跟钟摆一样左右晃动。

下面用九个土碗重叠接着,蛇口里流出弦涎、泡沫和血水入碗中,取渗透到第9个碗的毒液晾干为末备用,放在冷饭、冷水、冷烟杆或酒里给别人吃了,就是蛇蛊。

而蛇蛊入体。就会一口一口的啮咬中蛊人的心,咬成千疮百孔,让人痛不欲生,但是还死不了,啥时候人家愿意让你死了。才会让蛇蛊钻心,当然,这一钻心,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眼瞅着这个中蛊的人确实症状跟本地人讲的一样,看来无疑是中了蛇蛊了。王德光看那人也确实受罪,就问本地人既然这么清楚蛇蛊,能不能帮忙给解开。

本地人一听这个,脸色就变了,连连摇头。说一方面,本地人就算会放蛊,也不能跟同行做这种相互拆台的事情,还有一方面,就算他们能做,可蛇蛊的九条蛇是什么品种的搭配,只有下蛊人自己才知道,就跟密码一样,其他人是解不开,猜不出来的。

还说当地人虽然下蛊的手法很重。但很重视是非因果,绝不会仗着本事凭空害你冤枉你,肯定是你自己自找的,除非你找到下蛊人,让人家原谅你。

王德光知道是卖糍粑的人下了蛊,连夜翻山越岭给折回去了,想把那个卖糍粑的店子给找到,结果到了那里一看,摊子早就收了起来,再也没找到了人。

等再回去。那个中蛊的人疼的撕心裂肺,根本受不了了,而且跟晕车似得一个劲儿吐,还喊着头晕,看得出来。他吐出的出了糍粑,还有蛇鳞片和蛇皮,说明那个蛇蛊在他心上越长越大了。

最后那个中蛊的人受不住折磨,跳井死了。

听到了这里,唐本初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就为了一点糍粑。就至于给人下这么重的手?糍粑能值得人命金贵?”

王德光说当地人信因果,并且把偷窃当成了重罪,怎么下手也不为过。

那个琥珀眼,显然就当雷婷婷偷了她的人,才下了这个重手吧,真特么的是个无妄之灾。

雷婷婷一听了这个故事,不知道是被勾的还是本身确实会产生恶心感,跑到了厕所里就吐了起来。

唐本初担心的看着我:“师父,你说这可怎么办?难道婷婷姐也得……”

“是啊,”王德光忧心忡忡:“老板,你还真得跟那个降洞女成亲啊?”

唐本地低声说道:“这婷婷姐也是脾气太爆,对方是个什么人她明明清楚,咋还上去招呼……”

当然清楚,处理丝巾女的事情时,第一个想到了降洞女的不就是她吗?最担心的也是她,可现在,第一个招惹的,还是她。

“不行!”雷婷婷吐完了,脸色苍白的从厕所里面出来了,倔强的对我说道:“她怎么要挟就怎么听他的?千树。你不许真跟她结什么婚,我没事,总会想出法子来的,我,我也不后悔,就算她再来一次,该跟她动手,我也绝不会犹豫。”

“哎,”王德光偷偷叹了口气:“何必呢,至于嘛……”

“把情看的重过命。”陆恒川一扯嘴角:“她觉得值。”

说着,看向了我,一个“都赖你”的眼神。

你个腹黑王八蛋除了会甩锅还会干什么?平时还能让你看相帮忙,现如今人家降洞女毛都不让你看见一根,你也排不上用场了。还在这瞎几把插嘴。

我也懒得搭理他,问雷婷婷感觉怎么样,她强撑着摇摇头说没事,但是手还是压在了心口上,脸色还是煞白,肯定难受的要命。

我寻思了一下,《窥天神测》里面说过,蛇蛊噬心,给吃鸡蛋,能缓解痛楚。

我赶紧找了一些鸡蛋给煮了,让雷婷婷大口吞下去,雷婷婷这会儿受了这种折磨,哪儿还有心情吃东西,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才张开了嘴。

别说,这一招还真灵,鸡蛋下了毒,雷婷婷的脸色就真好看了一些,说是管用,心口疼减轻了不少。

唐本初瞅愣了:“师父。你还会治蛊啊?是以前跟那个阿拉伯学的吗?”

一听这个,雷婷婷脸色又不好看了。

“什么屁话!”我赶紧给唐本初脑袋上来了一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降洞女,她的未婚夫,估计就是跟我长得特别像的那个,特么找到了我头上来了。”

雷婷婷半信半疑:“真的?”

我连连点头:“千真万确。我要是撒谎……”

“别!”雷婷婷赶紧捂住了我的嘴,柔声说道:“你说我就信,别乱发誓。”

她的眼里,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人。

“嗨呀,”王德光和唐本初都撇了撇嘴:“又撒狗粮哇。”

“这样就不用找那个女人了是不是?”雷婷婷看着我:“蛊解了?”

我摇摇头:“治标不治本。这个法子只不过因为蛇更爱吃的是鸡蛋,注意力被鸡蛋转移,顾不上咬你,等它吃完了鸡蛋还会作祟的,治标不治本,而且那个琥珀眼给了三天的期限,如果不去找她,这三天之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你打算找她吗?”雷婷婷皱起眉头:“她的要求也太……”

“再说了,她来无影去无踪的,上哪儿找她去?”唐本初插嘴道:“师父,那种女人绝对不能娶,特么什么时候一个不高兴给你个蛊尝尝,这辈子都担惊受怕,活着有啥意思?还有那个鬼的情蛊,万一下到了你身上咋整?真是想想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我倒是有个法子,”陆恒川瞅着我:“你听不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