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金丝绣/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瞅着死鱼眼:“你有屁就赶紧放。”

死鱼眼转了转眼珠子:“你田宅宫起丰,主会遇上贵人,只要你跟紧了这个人,必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帮助,这事儿应该就能迎刃而解了。”

贵人?我特么哪儿知道谁是我的贵人,怎么跟紧?

“你也不用去费心找,该来的,当然会来到你身边。”陆恒川接着说道:“不过这个机遇是稍纵即逝。你抓不紧,就很可能会错过。”

“陆先生,你对我师父真是真爱啊!”唐本初忍不住啧啧赞叹:“刚把功德养回来,又在我师父身上泄露天机!”

是啊,说不让他糟蹋功德,还是给我相看,砸饭碗都不怕,搞得我还真有点感动。

“哦,我就是在功德回来之后试试看饭碗回来没有,也不知道灵不灵。”死鱼眼淡然说道:“拿你师父这练练手。”

“陆恒川,你他妈的给我买两瓶敌敌畏来,老子要跟你同归于尽。”

“殉情也轮不到你跟我殉,”陆恒川不紧不慢的说道:“而且跑腿这种事,也该你做。”

做你妈嗨,就知道你这个坑爹货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不过这王八蛋确实没有算不准的卦,不论如何我得记住了。到底谁会是我的贵人?

唐本初王德光赶紧让我不要冲动,说陆先生也是一片好心,王德光还转移话题:“据我所知,降洞女都是终身不嫁的。哪儿来的未婚夫呢?”

雷婷婷也点了点头:“这点确实想不通。我也听说,降洞女好像都很恨男人,所以一有什么跟男人有关的事情,她们一定会下狠手。”

我也正疑心这一点呢,心说没想到“我兄弟”倒是挺有本事的,连终生不嫁的降洞女都能勾搭上,确实很牛逼。

对了,别人没机会,他有机会啊!

如果当年米其林看见的,济爷身边那个“死去的我”,就是“我兄弟”,而他是被降洞女给收留了,跟着降洞女长大的,仗着跟我相似的帅气长相,那当然很容易勾搭了一个降洞女跟他什么指腹为婚了。

然后他就跑到我这里来给我捣乱,妄图破坏我和芜菁的冥婚。让我顶替他娶降洞女?

不对不对,这么想就实在是太跳跃了,他下了这么大一盘棋就只是为了让我给他当个替身成婚,也太大费周章了。他虽然混蛋,但并不是傻子,里面肯定还得有别的猫腻。

长期在个阴盛阳衰的地方生活,难怪那小子性格怪异。变化无常,肯定是环境导致的内分泌失调。

不过这样也算是个机会,跟降洞女联系上,一准能挖出了关于“我兄弟”的秘密。

那我就按着陆恒川说的。等吧。

三天……我瞅着脸色惨白的雷婷婷,不能说不心疼。

“二先生,这一阵子你都没去上边,大先生不高兴了!”忽然门口来了“上边”的人,急匆匆的说道:“大先生有急事要找你,一直没找到呐!”

啊?这一阵大先生让我处理的事情,我都干完了,还想着大先生既然这么忙。那我先不要过去打扰了,反正他也没空教给我下鬼棋。

不过这个时候来找我,难道说大先生是这件事情上的“贵人”?

我心里一动,交代了太清堂几个人照顾好雷婷婷,就跟着那人到“上头”去了。

这个来喊我的开了一辆车,看样子挺贵,上车之后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想这种车开到了村里一定很拉风。能把罗老太太之流的眼珠子给羡慕出来。

这个人看出来我感兴趣,就顺口问我啥时候买一辆,我摆手说不会开。

反正陆恒川雷婷婷都会,我更乐意坐个现成的。领导都是坐后座嘛。

“那哪儿能呢,开车简单啊!”这个人是个话痨:“方向盘上搁点饲料,猪都能开。”

我瞅了他一眼,合着我还不如个猪?

那人察觉到了我的视线。意识到了这话说的不对,赶紧打了自己的嘴一下,不敢吱声了。

这点屁事没什么好计较的,我瞅他手哆哆嗦嗦的怕他一紧张撞树上,只好转移话题缓解了一下气氛:“大先生这几天还在忙活南北两派合并的事儿?老茂干啥吃的?”

“对对对,大先生忙的了不得,茂先生也挺忙的。”那人知道我不跟他计较,这才松了口气:“南派那边也就是名声好听,外强中干,跟咱们合并,是他们占便宜。”

我跟大先生时间长了,也知道其实这一行一开始根本就是从南方先兴起的,我们北方才算是分支,没成想北方壮大,接着势均力敌,最后倒是把南方给吞并了。真是把南方拍在了沙滩上。

“说起来,今天大先生还见了个客人,”话痨司机接着说道:“不瞒你说,好像是个降洞女哩!”

“啥?”我耳朵一下就支棱起来了:“降洞女?”

“没错,不知道是不是大先生要一鼓作气,把降洞女那一派也给吸收合并了?”话痨司机看我感兴趣,赶忙殷勤的说道:“我瞅着,那个老太太。好像还是降洞女里面的头头呢!”

我来了兴趣,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他就给我讲,降洞女这一支虽然跟我们一样,也是跑阴阳买卖的。可却是很邪的一支,平时跟我们也从来不来往,风俗又怪异,还都是女人,一般是敬而远之的,不过她们一些基本情况,上头还是了解的。

好比降洞女一般会遮住头脸手脚,轻易不让人看见,所以就会披着一件长布巾,而根据布巾的颜色,也能看出来这个降洞女的本事。

末等的降洞女,披的是黑布,中等的降洞女,披的是蓝布,上等的降洞女,披的是白布。而降洞女之中的头头儿,披的则是金丝银线绣,工艺特别繁杂,花样也是一般人见识不到的精美。

今天往“上头”跟大先生见面的那个降洞女。声音像是上了岁数,身上披着的,就是金丝银线绣。

头头来了?

而琥珀眼披的是黑布……这么说,琥珀眼的本事。才是个末等的二把刀啊?

卧槽,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个二把刀就有那种本事,更别说上点档次的了……降洞女确实不好惹啊!

“哎,二先生,你瞅!”这会儿已经到了“上头”的门口了,一个一身光华的女人,正站在了门口,看样子在跟大先生告别。

而那一身的花纹别提多高调了,上面不仅仅是金丝银线,还有各种宝石点缀出太阳月亮花鸟瑞兽的图案,一瞅就值钱,送到博物馆里展览都够格,唐僧的七宝袈裟可能也不过如此了。

而且,大先生亲自送到门口,这特么得是多高的规格!

接着,那个女人上了车,不见了。

我赶紧也从车上下来跑过去,但是来不及了,那个降洞女头头的车已经开走了。

我连忙找大先生打听:“大先生,那个降洞女找咱们这一派干什么?您还亲自送出来,难不成要合并?”

“她们最恨男人,怎么可能跟咱们合并,”大先生悠然说道:“只是这次迫不得已,想找咱们帮个忙罢了。”

“帮忙?”我来了兴趣:“帮什么忙?”

“她们丢了一个降洞女,”大先生说道:“说是丢在了咱们这个县城里,想尽办法,怎么也没找到,怕出什么事,所以托咱们帮着找找。”

我心里激灵一下,丢了个降洞女?

大先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怎么,你对降洞女很感兴趣?”

“不是不是,”我摆摆手:“不知道丢了个什么样的降洞女?”

“说是年纪很轻,只有十九岁,”大先生说道:“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