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九层蛊/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这个头头要找的是琥珀眼?

我忙问:“降洞女的本事不是挺大的吗?怎么还能丢人找不到?”

“他们的本事确实不小,”大先生说道:“而且一般用蛊虫就可以轻易的把想找的人找到,更别说是他们的自己人了,但是这次情况有点蹊跷,这个小降洞女丢的是个无影无踪,一点消息也没漏。

大姆妈疑心是这次出来,小降洞女不谙世事,被哪个男人给引诱带走了,自己隐藏了自己的踪迹。所以才这么着急。”

大姆妈看来就是降洞女头头的称呼了,咋不叫大姨妈呢。

琥珀眼刚跟我们分别没多长时间,绝不可能是刚丢的,摆明了,是私自从降洞女之中逃出来,故意隐匿行踪,来找“我兄弟”的!

才十九吗?怪不得声音那么甜。可十九就会私奔,也是了不得。

“怎么,你对降洞女感兴趣?”大先生打量着我。

“啊,那倒不是。”我赶忙摆摆手:“她们这个名声在外,瘆得慌,只不过因为我正好……”

“那就好,”大先生打断了我,露出了很惋惜的表情:“降洞女恨男人,可不愿意跟男人交往,真要是有被男人勾引的,那就是降洞女里面的叛徒,大姆妈说了,等找到了引诱小降洞女的男人,要给他尝一尝降洞女秘传的九层蛊。说起来,我有二十年没见过九层蛊了。”

我头皮一下就给麻了,引诱了小降洞女的男人?卧槽,毕竟那个琥珀眼口口声声说要嫁给我,那会不会追到我头上来?

我赶紧就问九层蛊是什么意思。

大先生答道:“这是专门用来惩罚引诱降洞女的男人的绝活。称得上是降洞女那些秘传降洞术里面,最可怕的一种。

说起来,九层蛊是用九种最毒的蛊虫养出来的,里面有中害神蛊,疳蛊,癫蛊等等,搭配起来只有下蛊的人才知道,先从男人的命根子里发作,开始奇痒难耐,溃烂流脓,让人生不如死,恨不得生生剁掉,接着蛊虫上行,命根子就容易有反应,一动一静之中,痛痒叠加,你想也知道……”

卧槽,果然是专门对付男人的,太他妈的吓人了!

我暗暗咽了一下口水:“您以前,见过中了这种蛊的人?”

大先生点了点头。说:“是有个年轻先生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中了一个降洞女,两个人背着当时的大姆妈双宿双飞了,后来被大姆妈给抓到,下了这个蛊。那个降洞女见情郎中蛊,当时就对着大姆妈磕头,脑袋都磕破了,可这是降洞女的规矩,谁也破不得。

那个降洞女只好把情郎的四肢绑在了树上。好不让他碰了那话儿,不然手碰,手也烂,脚碰,脚也烂。眼睁睁的看着情郎受尽折磨,那个年轻先生本来是长得一表人才——不这样也骗不得恨男人的降洞女,可等我赶到了的时候,那个年轻先生已经人不人鬼不鬼,股下一片溃烂,腥气扑鼻,之前是一个铁汉子,那个时候折磨的叫都叫不出来。”

我听得都觉得自己想抓两把裤裆:“就那样,活活折磨死了?”

“大姆妈不发话,这个中蛊的就死不了。”大先生摇摇头:“就算捅他几刀,蛊虫也会在体内挡住,根本死不了,所以说,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

“那,那后来呢?”我后背发凉。该不会折磨好几十年吧?

“最后,还是动春心的降洞女自己剜出了自己的心蛊,把命还给了大姆妈,”大先生摇摇头:“这才让那个年轻先生少受了点折磨。求了个速死。”

“都还了命,还是死了……”

“这也是九层蛊的一个特点,那就是,这个蛊下了就没得解,”大先生说道:“就算下蛊的人自己都解不了。这是立威之道,刑罚不重,怎么震慑人心?”

我想了想自己的情况,忍不住问:“那……那要是那个男人并没有勾引降洞女,而是降洞女非要跟男人呢?”

“那也一样。”大先生说道:“引得降洞女动春心了,不管是哪一方主动,都得给男人下了蛊,谁让降洞女看上的不是别人,而是你呢。”

我耳朵里嗡的一声:“这是不是,也太狠了……”

“所以都说降洞女邪,可见一斑,”大先生看着我:“现在你也听明白了,这就是今天喊你过来的买卖,事儿扎手,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你去吧。”

我去?这算不算贼喊捉贼?

“如果是降洞女自己离家出走,跟男人无关倒是还好,”大先生含笑说道:“要是真有那么个倒霉男人,你可得可怜可怜他,有什么临终遗愿,就帮他一把,算你积德行善。”

“当然当然!”我赶忙说道:“这事儿,我一定尽力而为!”

特么的。幸亏大先生把这个活儿交给我了,要是交给了老茂,正算是攥住了我的把柄,我还不坐在家里等死啊!

看来得赶紧找到琥珀眼和“我兄弟”,他们俩痴男怨女的事情爱咋整咋整,凭啥让老子给她背锅!

琥珀眼分明喊我是喊“李千树”,我这名字快让“我兄弟”玩儿屁眼里去了。

这么想着,我就赶紧跟大先生告别,结果发现大先生一双眼睛盯了我半天,那神色给老茂。陆恒川给人看相时差不多,眼神像是划破皮穿破骨看到你心里,让人浑身发毛。

我心里一动,暗想难道大先生也会看相?联想起了陆恒川说的贵人,忍不住就问大先生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要是能得到更明确的信息就更好了。

结果大先生却把那个眼神给收回去了,眯着眼睛笑:“没什么,你快走吧,事情交给你办,我放心。”

我只得答应了一声回去了,大先生给人的感觉,总像是什么都看透了,会不会琥珀眼找我的事情,他早知道了,才把这个活儿给安排到了我头上?

这个想法让我打了个冷战,真要是这样,大先生的本事,简直可怕。

贵人……我特么上哪儿找那个贵人去?

没成想走着走着,一脑袋撞在了一个人后背上,我抬头一看,这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小茂。

小茂自从九龙缠珠的事情上铩羽而归之后,一般经常躲着我,不是经常见面,而现在跟我撞上了。倒是毫不意外,甚至还跟我谄笑着打了招呼:“千树兄弟,现在时间还早啊,你急急忙忙的上哪儿去?”

我也懒得搭理他,敷衍了一句闹肚子要回家拉稀。让他受累借光,不然拉裤里了。

小茂一愣,忙说这里的厕所不行吗?

我说可惜我的屁股对这的马桶水土不服。

小茂面露尴尬,但还是热情的扣住了我的肩膀:“千树兄弟,实不相瞒。我还真有点事儿想跟你说,这样吧,你听了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回家拉……方便。”

嗯?黄鼠狼给鸡拜年啊?但我出于好奇,还是问他到底有什么事,要说就直说。

小茂四下看了看,跟个特务似得,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找到你兄弟的下落了。”

我激灵一下:“在哪儿找到的?”

小茂得意非常:“毕竟我爷爷在圈子里也这么长时间了,基本的人脉和耳目还是有的,你要是愿意,我带你去找——当然了,你要是想去方便,那我也悉听尊便。”

看小茂这个得意洋洋的表情,绝对不像是假的,如果他撒谎,现在的神态应该是在紧张我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