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中毒了 晚上7点与晚上九点的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我这肚子也是,比特么天气预报还不准,”我赶紧说道:“这会儿竟然不疼了,茂林哥,咱们走着?”

茂林点了点头,像是早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决定:“走!”

小茂和老茂的算盘,我心里明镜似得,他们一开始一直想让“我兄弟”和我两个人狗咬狗一嘴毛,闹个两败俱伤,再利用赢了的那个给他们做事。

可惜我和“我兄弟”谁都不吃这一套,搞得他们如意算盘落空好几次。

现在眼瞅着我和“我兄弟”都收服不了,还不如彻底的让我和“我兄弟”来个鹬蚌相争,他们好渔翁得利。

“我兄弟”是什么本事我也清楚,能让他们给摸到了下落,可见这一阵子没少付出人力物力,也真是辛苦他们了。

跟着小茂上了车,我赶忙打听道:“茂林哥,我兄弟那个狗东西可不是什么善茬,你是怎么找到他的。本事够大的啊,兄弟水土不服,就服你!”

小茂跟老茂一样,爱面子,喜欢好话,何况一直跟他不对付的我都能这么往高处捧他,他自然也挺飘飘然:“兄弟,不瞒你说,你兄弟来无影去无踪的,的确不好找,我们找他,可真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接着就讲述了起来,说他们确定了,“我兄弟”就在县城,可是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找一个诚心躲起来的人,也跟大海捞针一样,哪儿有那么容易。

但是老茂是谁,那是奸猾了一辈子的,当即就指挥小茂,正常人都离不开的几个方面,那就是“衣食住行”,锁定了这几点,早晚能找到线索。

可惜老茂的指导方针不咋管用,手底下的人在商场,菜市场,旅店,出租房,公交车站蹲守了老长时间,也没看见了“我兄弟”一根毛,时间长了,他们还疑心根本没有“我兄弟”这么个人,根本就是李千树自己假扮的。

老茂一看这种蹲守不管用,也开始怀疑人生,但要不说老茂是个老狐狸呢,他再一寻思,人人离不开“衣食住行”,更离不开“生老病死”,让那帮手下人还往医院药铺等地方去守。

结果守了一段时间。还真守出来了一个下文,那就是有几个手下人蹲医院没蹲着,回去的路上经过了医院附近的一个小药店,倒是真给发现了“我兄弟”的踪迹!

眼瞅着“我兄弟”手里提着了几包药材,行色匆匆,这几个人怕打草惊蛇,跟的小心翼翼,“我兄弟”就算平时很机敏,可那天似乎有急事,显得有点慌。竟然没发现他们,真让他们给找到了。

我心里激灵一下:“那王八蛋买药?茂林哥,他买的什么药?”

他病了还是伤了?

“我的人跟药店老板打听了一下,是朱砂,冰片,牛黄,龙葵,蛇胆等等。”茂林傲然说道:“你都听说过吧?”

这几味药材都是解毒的,你娘,那狗东西中毒了?会中了什么毒,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给他下毒?

看来他不作死就不会死,除了我之外,仇家多多啊!活该。

找他的时候正赶上他中毒,妥妥能趁人之危。

虽然我应该手舞足蹈,可不知道为什么,却隐隐有点担心,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中毒了,那跟他在一起的芜菁呢?

还是说,他没事,是芜菁中毒了?

不对,芜菁死了多长时间了,本身又凶,能中毛线的毒。

还没想出什么头肚来,茂林就暗暗的捅了我一下:“千树兄弟,你看,到了。”

我忙抬起头来往外看,一瞧这个环境登时就给愣住了,那狗东西,住这地方?

这里离着县火车站特别近,是个破烂的大杂院,瞅着那个模样估计建国前就盖上了,破的惨绝人寰。

而住在这里的人,一般也是一些个外来务工人员,到处都是提着蛇皮袋子,风尘仆仆的身影,可以说鱼龙混杂,人口流动性特别大,一般就是拿着这里当个找到工作之前的暂时落脚地,一旦找到了工作,一准立马搬走。

“瞅着“你兄弟”那个模样。贵气逼人的,”小茂不屑的说道:“还以为什么大家族里出身的,绝对不像缺钱的样,没成想竟然是个穷鬼,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对,我明白了,住在这里有个好处,那就是你的左邻右舍今天来明天走,谁都顾不上和谁给混熟了,很难被人察觉。

大隐隐于市啊。“我兄弟”不愧是“我兄弟”,这脑子跟我能有一拼。

我顺着小茂的意思就直点头:“他就是沾光跟我长得像!其实绣花枕头一肚子糠,能有什么大本事,住这地方正合适!茂林哥,那小子住哪一间?”

“就住1202,”小茂往手机上看了一眼,摩拳擦掌:“我跟你一起去,亲手把那货给逮住,让他还敢跟咱们嚣张。”

1202……我看见白粉刷出来的门牌号了。

我倒是觉得,“我兄弟”能屈能伸。是个不容小看的对手。

小茂打了个响指,早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迎了上来:“一直盯得很紧,打昨天晚上进来,没出去过。”

小茂咧嘴一笑,跟个带头大哥一样冲我挥了挥手,领着我就过去了。

我粗劣的数了数,这次来的人最少得有四五十个,还都是行内的好手,“我兄弟”真要是在里面,恐怕这次是插翅难飞了。

住在这里的人都茫然而警惕的看着我们。窃窃私语:’这次是跟哪一家来讨债的?’

小茂领着我们,一使眼色,一个身强体壮的先上去,一脚把1202的门给踹开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结果触目所及,屋里竟然并没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小茂先是一愣,接着就跟身后的人大发雷霆:“你们不是看好了吗?人呢?人呢?”

小茂的手下吓的都哆嗦了起来:“不是……我们确实没看见人出门,不知道一个大活人,怎么还给不见了……”

“一帮废物!”小茂一方面失望,一方面在我面前面子挂不住,只好通过发泄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窝火:“他是人间蒸发了,还是穿墙了?”

我早看见了这个屋子里的字,心里一清二楚,但还是装作善解人意的样子劝小茂:“茂林哥,你也别生气,我兄弟那个狗东西诡计多端,兄弟们也是防不胜防,既然能找到他一次,肯定还能找到第二次。”

茂林本来以为这次扑了个空。我非得结结实实的笑话他一顿不可,没成想我居然还能安慰他,又是羞又是愧:“兄弟,让你失望了……”

我好言安抚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我估摸着,我兄弟肯定还没走远,不如趁着人多,分头去找,一定能找到!”

这也算是个挽回面子的方法,茂林当然同意了,领着那帮手下就追,问我去不去,我说肚子闹腾起来,得找个厕所,茂林不疑有他,表示追回来肯定找我,就跑出去了。

我看清楚了这帮人确实走远了,自己跳了窗户,就往南边追了过去。

“我兄弟”的房间虽然破烂,可是收拾的非常整洁。可能跟陆恒川一样有洁癖,只在一个日历上写了一个“牙”字。

牙字乃是“穿”下之意,上面的“穴”,当然就是窗户了,可“我兄弟”早就知道被人跟踪,是从这个窗户里面给穿过去的。

而俗话说“空穴来风”,这个时候的风向正好是南风,“我兄弟”铁定是往南边跑了。

南边是个小巷子,我凝气上足,撒腿就跑。果然,跑了八百米左右,我就从一个小巷子口看见了“我兄弟”一晃而过的身影。

这个时候,我才对自己的本事产生了自豪感,要是陆恒川那个王八蛋来了,他能看出什么卵?

“我兄弟”果然是行色匆匆的,而且脸色非常不好,你娘,真是中了毒了?

芜菁并没有在他身边,不知道被他给藏到哪里去了。

既然已经找到了他。我就轻了脚步往前跟,“我兄弟”可能刑侦剧看得多,反侦查能力还挺强,走起来一步三回头的。

很快,我兄弟又进了一个巷子。

这个地方,在我们县城的名字叫“笊篱口”,意思是这里的巷子跟笊篱上的窟窿一样,交错纵横,星罗棋布,很容易迷路,美团和饿了么的都不上这里来,“我兄弟”故意走这里,难道是提防人跟他,想从这里把人甩开?

他这心眼,也特么比笊篱还多。

就这样,还得保证速度,还不能发出了声响,我特么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看见那狗东西停下了。

他停在了一个门口外面,敲了敲门。

难道芜菁在这里?

我跟他离得还很远,根本就听不到那边的声音,只得凝气上耳,拼了命的借助后背东西的力量来听他到底想干啥。

“阿琐!阿琐!”

是人名?这狗东西的声音也跟我自己一模一样,听起来让人特别不寒而栗。

“猥琐”的“琐”?诶嘿,这名字有趣。

不大一会,有人来开门了,一身黑衣,卧槽,是那个“琥珀眼”!

你娘,这对苦命鸳鸯终于团聚了啊,你们俩是美了,可把老子给坑惨了!

虽然离得不近,但我还是能看出来,那个叫“阿琐”的琥珀眼有多惊喜:“千树哥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声音甜的有五个加号,还尼玛千树哥哥,真是不够恶心的。

“咱们先进去,这里说话不方便。”

正这个时候,“我兄弟”转了头四下里看。我赶紧把脑袋给缩回来了,他没看见我,就跟琥珀眼一起进去了。

我赶紧跑到了那个门口,翻身就上了墙头,躲在了烟囱后面。

只见这俩人一进了小院儿,琥珀眼就想着抱“我兄弟”,跟特么演偶像剧似得,而“我兄弟”则毫不留情的就把琥珀眼给推开了,声音甚至凛冽的带着点怒意:“谁让你来的?”

“我想你,不行吗?”琥珀眼估计在降洞女里也被娇惯的眉眼不正:“你走了以后,就这么久不来看我,我只好来看你了。”

“我兄弟”一副隐忍的表情:“我跟你说了多少遍,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不能被人打扰,你不知道?”

“什么大事,要比未婚妻还重要?”琥珀眼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你见了我,不但不跟我亲热,还假装不认识我!谁受得了嘛!还有你身边的老女人,好讨厌……”

“她叫芜菁,”“我兄弟”声音冷下来:“不是什么老女人。”

草泥马。确实不是老女人,她是我媳妇!

我吸了一口气,赶紧一手把那只想拿瓦片扔“我兄弟”脑袋上的手给按下去了,劝自己:“算了算了。”

“我管她叫什么,反正我不喜欢她在你面前靠的那么近!”琥珀眼撒娇。

“等一下!”忽然“我兄弟”反应过来了,一把拉住了琥珀眼:“你说,我假装不认识你?”

他今天果然慌张,照着平常,还用反应这么久?

“是啊!”琥珀眼直跺脚:“你那帮伙计,也没一个好人。都不肯给我说话,还跟那个老女人叫老板娘,我跟你说,以后咱们结婚,我进了你店里,你要把他们全给开除了,一个也不许留!”

“我兄弟”光洁的额头上,果然突突的冒起了青筋,攥琥珀眼腕子的手也紧了几分:“你净要坏我的事情……”

“千树哥哥,疼!”琥珀眼被他这么一攥,眼睛里都冒了泪花:“你到底怎么了嘛……”

“我兄弟”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手劲儿重了,这才松开,拧起了英挺的眉头:“你趁早回去找大姆妈,现在还来得及,大姆妈要是生气了……”

“生气又怎么样,我也不是给什么男人骗了,咱们是有婚约的,你忘了?”琥珀眼记吃不记打,还蛇似得往“我兄弟”身上缠:“大姆妈不会生气的。”

“阿香是怎么死的,你忘了。”“我兄弟”声音冷下来,跟平时一样了。

提到了“阿香”这俩字,琥珀眼那黑布下的娇躯这才颤了一下,嗫嚅着说道:“阿香爱的是外面男人,不一样的……”

“我也是外面的男人,一样。”“我兄弟”凉凉的说道:“要是你不想跟阿香一样,现在就跟我回去,我跟你说了几百次了,我不认那个婚约,也绝对不会跟你结婚。”

说着,“我兄弟”转身就走:“大姆妈的本事你晓得的,你躲不得多长时间,我话说到这里,你死了这条心吧,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千树哥哥,你不能不管我的死活!”琥珀眼抓住了“我兄弟”就要哭:“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一直拿你当妹妹。”“我兄弟”头也不回:“而且,我有喜欢的女人了。”

我心里一紧,他喜欢的女人,是我的芜菁吗?

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撬墙角要遭现世报的!

眼瞅着“我兄弟”要走。琥珀眼还是狗皮膏药一样往他身上粘,声音终于带了点倔强的哭腔:’那你告诉我,告诉我哪里不如她好,我改,我学!千树哥哥,你别离开我,我来了,就不准备回去了……’

而“我兄弟”凉凉的就是一声“执迷不悟”,手一扬,划了个利落的弧线。打在了琥珀眼的身上,琥珀眼苗条的身躯应声而倒,啧,毫不怜香惜玉的辣手摧花,还真下得去手。

接着,“我兄弟”开门就想走。

我翻身就从房檐上下来,利落的站在他面前,鼻子差点撞到了他鼻子上。

别说,这感觉,还真跟照镜子一样。

他眼神一冷:“你又来干什么?”

“老子快被你坑成了月球表面了。还不许来找你算算账?上次老子可没许你走!”我抓住了雷击木,盯紧了“我兄弟”:“我告诉你,一,你得把芜菁还给我,把你坑爹的原因告诉你爸爸,二,你得给老子作证,是你跟这个琥珀眼搞瞎扒,那个大姆妈大姨妈的招来了,别特么连累了我。”

那个狗日的“九层蛊”,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我可不想稀里糊涂成了冤死鬼,我还没睡到媳妇呢!

“我兄弟”听了我的正当要求,竟然露出了一副很不可理喻的表情:“就凭你?”

“你他妈怎么跟你爸爸说话呢?”

“我忙得很,没空跟你玩儿。”“我兄弟”说着,推开我就要走。

“谁有空跟你玩儿?”我怒从心头起,肩膀一下就顶过去,把他的手给格住了:“我今天,就是不许你走。”

“我兄弟”的眼神越来越冷,像是弥漫了一团风雪:“给我滚开!耽误了我的事情,你拿命也赔不起。”

我不禁也好奇起来,这个狗东西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一副惹了麻烦的模样,到底是中了什么毒了?

“行啊,你有本事把我撂倒了,踩着我过去。”我已经把雷击木给挥起来了:“今天咱们就比比,到底谁的脑壳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