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使眼色/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琥珀眼像是吓坏了,一把死死攥住了我的手。

我赶忙拍了拍琥珀眼的手背,示意她安心,而死鱼眼则跟一具尸体一样,喘气的声音都听不大太出来,倒是挺淡定的。

“啊……刚才还在这里呢!”先是那个美女惊慌失措的声音:“大姆妈,真的真的,他刚才还在这里泡着的。醒都没醒多久的!”

“啪。”接着就是一个什么东西淋淋漓漓出水的声音,接着那东西被丢在了地上,噼里啪啦一阵乱爬。

“这李千树,竟然把金花也给……”美女的声音像是吓呆了:“他怎么敢……”

你娘,我心里不由暗暗叫苦,刚才为了避免惊动大姆妈,没敢弄死那条金花,现如今我们躲到了这个柜子里面。金花那双贼眼可全看见了!

美女急忙说道:大姆妈,我戴罪立功,这就去追李千树!”说着就要往外跑:“他跑的时间还不长,对咱们峒子又是人生地不熟的,一定能追上!”

对对对,你们赶紧出去追!

没成想大姆妈比美女冷静,凉飕飕的开了口,咕哝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就跟那天琥珀眼在门脸里对“蛊”说的那句一样。

是蛊的语言?

接着,只听一阵扫地似得扑哧扑哧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戴过蜥蜴,知道这个声音,是蜥蜴扫着尾巴,飞快的在地上爬!

就算不凝气上耳,也知道那货奔着我们由远及近的赶过来了!

接着,只听到一阵爪子抓搔柜子的声音仅仅隔着一层木料响了起来,琥珀眼的手心都冒了汗,依偎在了我身边,一副要光荣赴死的样子。

我则凝气上手,预备那个柜子一开,管是什么东西进来,先特么一把掀翻了再说。

接着,大姆妈的脚步声就响了起来,我听到了一只手放在柜子上,要掀开盖子的声音。

但正在这一瞬间,忽然外面传来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大姆妈!阿绫!李千树跑了,被阿音她们看到了,就在牛棚子那边!”

啊?我一下愣了,难道还有其他的帮手来,帮我虚晃一枪?

大姆妈刚碰上大柜子的手就缩回去了。大声说道:“叫阿音她们不管用什么法子,给我看紧了李千树,月亮上来的时候,一定要给他下了九层蛊!”

说着。大姆妈的声音跟美女一起,急匆匆的出了门。

我喘了口气,从柜子边沿起了一个小缝隙,看她们确实走了。才转头看向了陆恒川:“是不是王德光雷婷婷他们来了,给咱们整了个障眼法?”

陆恒川摇摇头:“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不可能赶上来。”

我心里陡然一沉,不能吧?

如果不是王德光他们来帮忙。那就还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真正的“我兄弟”也来了!

可是那个狗东西来干什么?眼瞅着能让我背锅了,他咋还回来送死呢?难道他一人做事一人担,是来还我清白的?

不可能啊,从他坑我的英雄事迹上来看,他恨不得剥我皮吃我肉,还能来救我?

那他这次回来,八成还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于是我抓起了琥珀眼:“趁这个机会。你赶紧走!”

琥珀眼意外的望着我:“那千树哥哥呢?千树哥哥不走?”

“我还有事情想弄清楚。”我说道:“这地方有个关键,我得找出来。”

“什么关键,能比命还重要?”琥珀眼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千树哥哥,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你这小丫头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呢!”我瞪了她一眼:“我是没那么容易死的,你赶紧给我走,别给我碍手碍脚的!”

“我不!”琥珀眼还挺倔,盘在了我身上说:“你不知道大姆妈的厉害?留下来,你到时候想死都死不了!”

“带着就带着吧,”死鱼眼忽然说道:“到底她是个本地人,知道路怎么走,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我看她财帛宫准头丰润,福德宫饱满明洁,不像是拖后腿的。”

既然死鱼眼都这么说了,那就没法子了,难不成,这个琥珀眼虽然是一场麻烦的开端,却反倒是陆恒川一开始说的那个“贵人”?

琥珀眼看我松动了,高兴极了,转而诚挚的看向了陆恒川:“小哥哥,谢谢你!你也是好人,难怪我千树哥哥喜欢你!以后……”

“谁喜欢他,以后个毛啊!”我粗暴的打断了琥珀眼:“牛棚子在哪儿?咱们也跟上去看看。”

如果“我兄弟”真的被抓住了,那我嫌疑立刻就会被洗清。也就不用怕被下那烂屌的九层蛊了:“说起来,你们还养牛?喝牛奶啊?”

“牛棚子……牛棚子不是关牛的,”琥珀眼的表情一瞬间有点惊惧,手下意识的就摩挲上了带着淤青的手腕:“是专门关犯了错的降洞女的,我……我之前就被关在了那里,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哦,难怪呢,我转念一想,既然“我兄弟”在这里住过,当然知道这里的规章制度,那他一来,就奔着牛棚子来,是不是已经知道琥珀眼因为他而倒了大霉,是专门来救琥珀眼的?

瞅着他对琥珀眼挺冷淡的,又冒着被下九层蛊的险,不能干出这么有情有义的事吧?

不论如何,先过去看看再说。

琥珀眼提起了那个地方,像是心有余悸,但是我既然坚持,她也就没拒绝,带着我们出了这个房间,绕过了那棵挂着阿香的大树,就奔着南边过去了。

我还是第一次进到了“峒子”里,简直大开眼界。

这平原上的房子,门对门户对户那是整整齐齐的,可是山坳里的房子,却跟鸟窝一样,依山而建。东一个西一个,这个房子的房顶,正对着另一个房子的门槛,也是奇诡。

而且这里的花木,都是我没见过的,怪里怪气的,琥珀眼教给我们辨认,哪一种藤子带毒,哪一种花朵让人迷昏,千万不能靠近,简直跟亚马逊雨林似得,处处布满杀机。

我还小心翼翼的让自己别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时。陆恒川跟孙悟空似得手搭凉棚看向了上面:“那个地方,就是牛棚?”

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看见了山顶上一个小小的木头皮搭成的屋子,愣一看有点像是被八国联军放火烧过的圆明园,根本就是残垣断壁嘛!

“没错,”琥珀眼打了个寒噤:“就是那里。”

我瞅着陆恒川:“你来过?你咋知道的?”

“你是不是瞎?”陆恒川心平气和的说道:“那里围着不少乌鸦。”

乌鸦喜欢食腐,这就说明,牛棚子那里,肯定有血腥味之类的东西。

我心里不由也一沉,那特么是屠宰场吗?

而这个时候,不少的降洞女像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纷纷往上面赶,因为是在峒子里面,没有披着布巾的,一个个不仅全白的发光,而且全露出了纤细健美的腰肢,别提多饱眼福了。

但这会儿我也没心情看她们了,主要得藏的到位,好在琥珀眼对这里特别熟悉,带着我们顺着山壁往上赶,角度刁钻,倒是没那么容易被人给发现。

很快,爬到了牛棚子附近,只见一个老太太正在大发雷霆,满嘴嚷着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话,而几个小姑娘满脸惊恐的站在了老太太面前,不住的道歉。

显然,这就是发现“我兄弟”踪迹的“阿音”她们几个了,可惜没能跟大姆妈说的一样,“看牢”了他,被他给跑了。

这小子真是比泥鳅还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我还有点失望呢,忽然陆恒川一把抓住了我,跟我使了个眼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