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不嫁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啥?我不明所以,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正看见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隐没在了一丛灌木后面。

我心里不由激灵一下,“我兄弟”果然是跑到这里来了!

可是他到底要干什么呢?

现在自然也没法贸然出去抓他,抓住了还好,抓不住,老子就自投罗网去挨九层蛊了。

我回头又看向了那个老太太,只见那个老太太远看没看出什么来。近看,那眼睛竟然跟得了白内障似的,是浑浊的白色!

而她精气神十足,骂完了那些我听不懂的话,出了一口气,跟对面的几个小姑娘交代了一下,说在峒子口设了障子,我们肯定出不去。让所有的降洞女把峒子给翻过来,也得在月亮上来之前,把我们给逮住了下蛊,这样才能敲山震虎,不然的话,都要跟琥珀眼似得,峒子里面还有没有规矩。

几个小姑娘诺诺的答应了下来,大姆妈一甩手,转身就走了。

瞅着她也不用拐杖,而且再这么陡峭的小路上也健步如飞,实在不像看不见白内障啊。

我偷偷问琥珀眼:“你们大姆妈是不是个瞎的?”

琥珀眼瞅着我,摇了摇头:“千树哥哥,你忘了,蛊由心生,目为心窗,降洞女的眼睛越浅,能用的蛊就越高明。”

“啊?”我吃惊的瞅着琥珀眼,她的眼睛颜色也浅,这么说,这个不起眼儿的琥珀眼还挺牛逼的?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降洞女早就围起来了,互相商议了起来:“阿琐是怎么跑的?是不是阿音你们放跑的?”

被承认阿音的小姑娘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拼命否认:“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要命了!我看,八成就是李千树自己先逃出来,再上这里放走了阿琐的。”

“有段时间不见,这个李千树本事越来越大了,”之前看守着我的那个被称为阿绫的美女若有所思的说道:“他那个性子也变了。不跟以前一样,冰山似得不苟言笑,现如今,倒是招人喜欢多了。”

“没点本事。怎么把阿琐给勾成了那样。”几个小姑娘叹起了气来:“也不知道情情爱爱的滋味是怎么样的,先是阿香被挂在了树上,接着又是阿琐……”

“男人那种东西,可不好随便碰。她们不要命,你们也想不要命?”阿绫算是岁数稍微大点的,一看苗头不对,立刻呵斥道:“做了降洞女。一辈子不嫁人,你们都忘了!”

“可是我们做降洞女的时候还小,哪里知道男人是个什么意思,嫁人是个什么意思。”其余几个小姑娘嘁嘁喳喳:“为啥子俩人好起来,可以命都不要?”

“你们问我,我问谁咯。”阿绫翻了个白眼:“要不你们也找个男人试试咯,就跟阿香和阿琐一样。”

一提阿香和阿琐这两个名字,几个小姑娘都面露惊恐。不敢往下想了。

“好了好了,”那个阿音开始打圆场:“阿绫姐姐,咱们还是快去找找那个李千树吧,统共咱们峒子里就进来过这么一个男人。真要是给他跑了两次,那咱们降洞女的面子往哪儿搁,再说了,大姆妈要是生气了,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还是阿音懂事。”阿绫交代道:“大姆妈的障子还没有动静,他们肯定还在峒子里面,赶紧找,什么时候真的找到了,大姆妈心情好起来,说不定你们身上的布巾就能换颜色了。”

几个小姑娘忙不迭的应了一声,就散开坟头找我们了。

眼瞅着他们过来,陆恒川的姿势还是端端正正的,像是全世界的摄像头都对着他似得,我看的一肚子气,把他修长的脖子给摁下来了:“傻逼,等着人家给你抛绣球还是怎么着,就怕小姑娘们发现不了你是吧?”

陆恒川被我这么一压才低下头,而这个时候,有几个小姑娘正冲这边看过来,险些就露出马脚了。

估计小姑娘们觉得我们胆子再大。也不敢迎头跑到这里来,就各自往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找了。

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地盘,躲不好分分钟就被找到了,我看向了琥珀眼:“既然你们降洞女是不许嫁人的,那我先问问你,你跟那个狗……你跟我,是怎么定的婚约?”

琥珀眼一听这个,脸跟个西红柿一样,腾就给红了,扫了电灯泡一样的陆恒川一眼,忸怩的转了头:“千树哥哥自己不是挺清楚的吗?还问我做什么,你又不曾失了忆。”

“你别说,”我扶着太阳穴做出一副脑袋疼的表情:“我逃走之后确实经历了一些事,真有点失忆……”

“真要是这样,我有机会再说。”阿琐咬死了不松口,但模样很害羞:“其实那件事情也不大光彩的,你忘了倒是更好。”

“不光彩?”

“比起这个,”陆恒川指着刚才“我兄弟”消失的地方问道:“那条小路,通到哪里?”

我说他刚才直眉瞪眼的看什么呢,原来是追寻“我兄弟”的踪迹呢,还真是错怪他了。

“那条小路?”阿琐的脸色微微一变:“那条小路,是通向大姆妈那里的。”

卧槽,“我兄弟”去找大姆妈自投罗网去了?真是勇气可嘉啊!

“咱们也走条路。”陆恒川侧头看了我一眼:“你不是想查清楚吗?敢不敢?”

我当然敢了,老子为什么来的!只是你一个过来给我帮忙的竟然比我还积极是闹哪样?

唯独阿琐愣了:“千树哥哥,那怎么行,大姆妈她……”

“你要是害怕,就别过去了,我们去。”我说道:“你也听到了,峒子外面有障子,现在出峒子才是自投罗网,但你既然是这里的降洞女,肯定有法子躲开那个狗屁障子吧?”

阿琐犹豫了一下,还是梗着脖子说道:“我生和千树哥哥一起生,死和千树哥哥一起死!”

哎,这小姑娘哪儿都好,就是视力不好,怎么就能让“我兄弟”那个狗东西给迷的这么神魂颠倒的,真是难以理解。

“那行,你领路。”我说道:’咱们追上去看看。’

阿琐只好带着我们穿过了几丛大芭蕉。顺着那个小路走了下去。

这里的山路都是石头凿出来的,要不是走惯了,一准得摔个好歹,而峒子另一侧是个陡峭的断崖,我往下一望都眼晕,估计摔下去直接灰飞烟灭了。

等走近了一看,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给立起来了,虫子……我这辈子没看见过这么多的虫子!

房上挂着十来条花蟒蛇,树上一大窝马蜂,门口蠕蠕的滚着好些屎壳郎似得东西,而房檐下面摆着不少的坛子。

这些坛子看着跟郭洋用来养死人的差不多,估计里面就是蛊了。

阿琐为难的说道:“你们也看见了,大姆妈这里的东西太多,我们平时也是不敢进来的,何况大姆妈还在准备给你放九层蛊,这里搁了不少原料,要是让大姆妈给抓住了,那直接就把你给……千树哥哥,你听我一句,别查什么东西了,趁着大姆妈还没发现咱们,咱们快藏起来吧!等风声过去,障子撤了,咱们立刻就走……”

那怎么行,已经跟真相这么接近了,现在走也太不甘心了,何况“我兄弟”自己都不怕,我怕什么。

正这个时候,忽然大姆妈的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李千树,你胆子越来越大,敢找到我这里来了,是急着尝尝九层蛊吗?”

阿琐的脸色一下死灰死灰的:“大姆妈……发现咱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