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坑爹货 下午4点于下午7点两更和更五千字没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蛊的人才能解开蛊,这么说那个老头儿才是既救我又害我的人,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显然,他对大姆妈下手,是为了封口。

让大姆妈知道的秘密,永远只能成为秘密。

跟我肯定是有关系,可我想不出哪里会有这么一个老头儿。

陆恒川看了看我:“现在怎么办?”

现在还能怎么办,给我点花生米给我点菠菜,我给你凉拌。

降洞女们赶过来,发现大姆妈已经再也合不上自己的白内障,大哭了起来。毕竟大姆妈就算灭绝师太,可跟她们好歹也是有感情的。

我想不通的是,大姆妈已经足够牛逼,那个老头儿怎么能比她更牛逼?要是有点线索就好了,我想起了降洞女们说起来,大姆妈会把事情记载下来,所以她应该是有手账之类的东西能够参考。

可遗憾的是,那帮蛊民前来造反,第一个烧的就是大姆妈的房子。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煽动的。我甚至能想出那个老头儿煽动蛊民讲什么,无非是擒贼先擒王,给降洞女们点厉害看看,就从大姆妈那里下手。

大姆妈无法说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好不容易将“我兄弟”的线索追到了这里,眼看就能解开了,却断了,这让我心里说不出的烦躁,甚至先把眼前的一切全都掀翻。

这种急躁,好像也来源于后背上的东西。

他们在逐渐的侵蚀我,润物细无声一样的悄悄对我进行改变,防不胜防。

我寻思了一下,又觉得大姆妈怎么也不能死的这么稀松平常,她这波澜壮阔的一辈子不该有这么憋屈的结尾,于是我起身重新看向了大姆妈,发现大姆妈的右手,是紧紧攥着的。

里面肯定有东西。

我立刻要去掰开大姆妈的手,可无奈何大姆妈人都死了,手攥的却还是紧紧的,我灌足了力气,这次一下掰开——对活人是没法用这种力气的。

大姆妈的手心里面,有个小小的卡片,已经被揉的皱成一团。

我把卡片翻过来,看见上面的图样,是跟我后背上的纹身,一模一样的鸟。

又特么是这玩意儿,跟“我兄弟”身上的一模一样,上次“我兄弟”弄死了唐志鹏,不就留下这个玩意儿了?

所以说这个老头儿,竟然跟“我兄弟”是一路人。也说不准,这次就是来给“我兄弟”收拾烂摊子的。

一直以为他是个打单帮的,可见出了峒子之后,另有奇遇。

我快没有耐心了,可现如今没耐心有耐心都是一样不得要领。

于是我把卡片装进衣服里,看向了陆恒川:“大姆妈死了,这次白来了,现在也没什么留下来的意义,回去吧。”

陆恒川气定神闲的看着我:“至少,你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嘛。”

这个身世对我来说。知道不知道,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还是一样闹不懂,家人到底是怎么被我给克死的。

“您说要回去?”阿绫耳朵尖,从一片哭声里面也给听见了,立刻来拉我:“蛊神大人是要镇守在这里的,怎么能回去?”

而其他的蛊民赶忙也说:’这里好几十年没能出蛊神,好不容易出一个,当然是要留在这里的,您要回去,回哪里?天上么?’

呸,能不能别这么晦气,上什么天,老子又不是嫦娥。

“我还有很多没做完的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东西要查,”我赶忙说道:“当然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回来看你们的,一定要和平相处,谁也别生事,不然千里之外,我也是要降灾的。”

可是降洞女和蛊民一听,赶忙就跪了下来呼天抢地,说我要抛弃了他们,跟降灾也没甚区别了,甚至提出哪里做的不好,愿意改。

我哪儿用得着你们改,可是后背东西,“我兄弟”,无名老头,大先生,甚至县城里的门脸都需要我,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当土皇帝,正这个时候,阿琐也已经苏醒过来了,知道现在阻碍力量大姆妈已经蹬腿,而我又要走,一边哭大姆妈,一边非要跟着我走不可。

阿琐跟我,那可纯粹是跟错了人,招摇撞骗也不带这么骗的,可“我兄弟”来的时候,她偏偏没看见,怎么跟她说她认错人了也不听,还扬言要是我还抛弃她,她就死给我看。

并且现在她也不跟生死患难要逃命一样对陆恒川说什么“小哥哥是好人”了,完全拿他当个情敌看,并跟我说陆恒川能做到的,她也一样能做好,并且陆恒川不能生孩子。她还能生孩子。

我一阵脑仁疼,眼瞅着她们不让走,还从阿琐嘴里,听明白了陆恒川是我“爱人”,虽然瞅我的眼神跟瞅怪物似得,但还是赶忙设下来不少的障子,意思是陆恒川要是出不去,我也能留下。

我是真想把这个死鱼眼给扔这,但他毕竟能未卜先知,已经一把攥住我的胳膊。死鱼眼一翻,厉声说道:“你要是敢扔下我试试看。”

我只好跟陆恒川挤了挤眼:“不扔不扔。”

那也只能逃出去了。

于是我打定了主意,决定趁着这帮降洞女和蛊民一起预备我的“就职典礼”,忙成一团时开溜。

因为“蛊神转世”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搞得十里八乡的蛊民都跑过来朝拜,降洞女们不见外人,已经披上了自己的布巾,基本上我是认不出谁对谁了。

我和陆恒川就在她们给我准备好了的房间里面等着。不大一会,阿绫和阿琐来喊我们,我就带着陆恒川躺下装死不吭声。

果然。她们一看没人应声,因为大姆妈的事情在前,疑心我也被谁给害了,急急忙忙的开门进来了,一看我跟陆恒川跟两条死鱼一样,吓得差点没坐地上,赶过来就对我们左摇右晃的,我趁着这个功夫,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们俩给放倒了。接着就把她们俩的布巾给拿下来了,自己套上一个,丢给了陆恒川一个。

幸好阿琐和阿绫的身材都算是女人之中比较高挑的,虽然比我们还是矮一些,但屈膝能假扮,披上布巾,勉强看不太出来,只是布巾到脚腕子,鞋子还是会露出来的,我们只好又把阿琐和阿绫的鞋子给扒下来了,这下穿着就有点费劲,小啊!

尤其陆恒川,脚趾头特别长,穿鞋非得比我还大一号不可,现在塞在女人的水钻凉鞋里,窝囊的别提多可笑了。

我瞅着就想乐,被他瞪了一眼没乐出来:“行了行了,反正也没人瞅你的脚,现在外面乱,赶紧走。”

陆恒川的那双鞋好像不仅是奢侈品。还是限量版,有钱也买不到那种,他还恋恋不舍的多看了一眼,要求我回去赔他一双。

我只好说买得到一定赔你,买不到就不能怪我了,他还要瞪我,这会儿外面已经有降洞女在催促了:“阿绫阿琐,你们怎么这么慢莫,蛊神大人准备好了没有,多少人等着呢!”

我忙压下了嗓子应了一声。就带着陆恒川往外走,结果外面的降洞女瞅着我和陆恒川没出来,还挺纳闷:“怎么你们俩又自己出来了?蛊神大人和他爱人呢?”

爱个几把,我赶紧竖起手指头嘘了一声,外面的降洞女一愣,随即也揣摩出来了,布巾后面的眼睛有点难以置信:“该不会……他们俩在那个吧?”

我强忍着恶心点了点头,并做出了一个让她们赶紧靠边的手势,那几个降洞女眼睛里的神色也是很难描述,自顾自的咕哝着:“为啥子妹娃喜欢汉子。这汉子也喜欢汉子莫,搞不懂外面的人……”

我也不是很懂,赶忙拉着陆恒川就往峒子外面走,心说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大隐隐于市,就安全了。

“站住!”

没成想那个降洞女忽然拉住了我肩膀:“阿绫,你身量为啥高了么?”

你娘,刚才一慌张,忘记装矮了!

我咳嗽了一声,心里犯了难,这特么的要是开了口,非得穿帮了不可,而正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的陆恒川忽然拉住了那个降洞女,往房檐上就指了指。

那个降洞女还纳闷他指什么,顺着他手指头一看,正看见个大猞猁在房梁上乱蹦,一下高兴了起来:“这皮子冬天做袍最好的莫,我去打下来!”

说着,领着那几个降洞女蹦蹦跳跳的就去逮猞猁。

我按住了胸口,低声说道:’卧槽,哪儿来个救命的猞猁?’

陆恒川则平板板的答道:“救命的是我。”

“好好好,是你是你。”

我也不傻,趁这个功夫,领着陆恒川钻进了来朝拜的人群里面,就混了出去。

眼瞅着就到了峒子口了,果然,除了进来的路有降洞女看守检查,其他的地方全都是障子,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跟个五毒博物馆似得,看的人头皮发麻。

陆恒川戳了我一下,理直气壮的说道:“去弄死它们。”

“别放屁了,我要是弄死了蛊虫,主人立马就到,跟特么拉警铃差不多,你特么脑子长屁股上了!”我骂了他一顿,心里寻思着,这玩意儿我是能过去,可陆恒川这个拖后腿的碰上了,那可就倒霉了。

想到这里,我只好蹲在了他面前:“上来。”

陆恒川鸡贼,一下就明白我是要背他出去,生怕我改主意似得,一下就跳到我后背上来了,还把长腿给盘起来了。

这一下差点没把我一口老血给顶出来,这王八蛋看着挺文弱,但是个子高,一米八能出头,光骨头也有不少分量,我是手头劲儿大,可还没骡子似得运送过东西,这一下真挺费劲。

跟个举重选手一样勉强站起来,我几乎能听到膝盖的悲鸣,只得立马运气上来撑住了,预备从障子上给跳过去,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人发现了我们,大声问道:’你们俩干啥子呢?谁受伤了要背着?’

卧槽,好死不死,又碰上人了!

一转头,看见个岁数大一点的降洞女,过来很关切的指着我背上的陆恒川问:“这个孩子怎么了?”

陆恒川反应快,立刻咔咔的咳嗽了起来,好像嗓子里面一口老痰,我一寻思,也咳嗽了起来,装出一副嗓子哑了的声音:“药蛊用完了,外头的大夫灵的哩,我们俩去瞧瞧病。”

那降洞女还挺同情的:“那走正门咯,绕这里做么子,走走走……”

说着要把我们给从正门带出去。

你娘,走正门的时候,是要被掀开布巾检查的,全峒子里的降洞女全认识我,掀开可就要了亲命了,可偏偏这个降洞女关心过度,抓紧了就是不松手,我心里叫苦不迭,但是我脑子毕竟快,转瞬就有了主意。也就任由这个降洞女带着上了正门口。

陆恒川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意思是让我赶紧溜,明里暗里掐了我的腰好几下,可能都得紫了,气的我心里暗骂了半天操你妹。

但再一想他妹是陆茴,又没敢继续骂下去。

等到了正门口,那几个守门的降洞女正要掀开我和陆恒川的布巾检查的时候,我猛地就把带我们来的那个降洞女推到了前面:“火!火!”

蛊虫怕火,所以蛊民都是禁火的,可陆恒川跟我一样。是随身带打火机的,我早从他身上摸了下来,一下就燎在了那个岁数大的降洞女布巾上。

她们带了一身蛊,当然怕火,一下就给慌了,手忙脚乱要扑火,我趁着这个功夫,把陆恒川一下过肩甩到了前面,自顾自撒腿就跑。

陆恒川身手也敏捷,并没有跟我预想的一样摔个马趴。而是十分潇洒的就地打了个滚,就追上了我的脚步死命的跑:“你他妈的是不是傻逼,好好把我放下你会死还是怎么着?”

“差不离,老子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做鬼你也趴不着我们家窗户!”

听着风声从我耳朵旁边滑过,守门的几个降洞女一边扑火,一边莫名其妙的瞅着我,这才醒悟了过来:“不对啊,她们不是病了吗,咋还能跑这么快?”

“你瞅那个的腿毛!不能是女人!”

“难道是蛊神大人走了?”

“追!快追!”

“等会等会,先把火给扑灭了!”

很快,她们的声音已经被我和陆恒川甩在了脑后,眼瞅着这里都是石头野草和陡峭的台阶,路况简直要了亲命了,随时能滑到了万丈深渊下面去,刺激的不行。

我早就把那双不合脚的女式凉鞋给甩开了,陆恒川可能比较爱惜自己的蹄子,还勉勉强强跟个缠了三寸金莲的女人一样,跑的姿势贼可笑。

我刚想嘲笑他,忽然反应了过来:’我怎么觉得,咱们好像忘了什么事儿?’

“不是咱们,是你,”陆恒川挑起眉头望着我:’你才想起来?阿琐说过……’

你娘,确实!阿琐之前说过,逃命出峒子的时候,要在香樟树底下走,不能靠近小曲叶柳!

想到了这一层,我赶紧四下里找香樟木,可是找了半天,连个香樟木叶子都没找到。

“这是什么方向,你有概念吗?”陆恒川瞅着我,薄唇一勾是个冷笑:“我觉得你就是野猪转世,只知道一头乱撞,谁也拦不住。”

“滚蛋。”我瞪了他一眼:“你也没试着拦过,装什么马后炮。”

说着我就开始四下里摸索起来,想看看到底哪里有香樟树,结果刚走了没两步,另一头就传来了降洞女们的声音:“蛊神就在这附近,小东西找到了,大家快一点!”

“说起来,蛊神为么子一定要走?”

“一定是蛊神爱人勾搭的,那小白脸长得那么好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下子找到了他们,一定要给那个爱人下一个毒蛊,让他离不得峒子,看他还怎么拐带蛊神!”

看来抓住了我们,陆恒川要倒大霉了。

你娘,你们这效率也太高了吧?对了,我听大先生提起过,这降洞女找人也能通过蛊虫找,蛊虫是会飞的。找我们当然一找一个准了!

陆恒川瞪了我一眼:“早晚被你给害死。”

“这话我五百年前先跟你说过了!”

降洞女们本来就是地头蛇,又有蛊虫引着,在这么凶险的小路上,也是如履平地,眼瞅着我们很被动,我只得继续往里面找香樟木,但正在这个时候,我回头一看陆恒川,一下就傻眼了:’你扶着的,这是什么树?’

陆恒川转头一看。就看出来了,脸色顿时也绿了:“是小曲叶柳……”

走香樟木下,是生路,千万不能靠近小曲叶柳,下面是死路……

我刚想起这句话来,随着“刺溜”一声,陆恒川那高挑的身材忽然就在我眼前给矮了下去,像是被地给吞下去了。

我大吃一惊,难道下面有个坑,他掉下去了?

但是我还没反应过来,陆恒川的一只手就跟索命鬼一样,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脚腕,我一句你娘还没骂出来,就被陆恒川的手给拉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