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独脚神 下午4点和下午7点两更合并五千字没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才除了扫一眼,倒是并没有多留心那些死人,毕竟他们又特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也没什么好看的,而我记性很好,现在再一想,一下也明白过来了。

那些尸体的脸,全跟后背是一个方向,齐刷刷是反装的。

我的心咚的一下,为啥要把那些尸体的脑袋,反着装上去?就算按着赶尸匠的说法,这些尸体在挖矿的时候受到了意外,他费尽力气重新拼凑在一起,一两个反装算是粗心大意,可全是反装,那可就有点诡异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回忆起来,《窥天神测》里面,提过尸身反装头!

这是给死人的一种方术,赶尸的时候,一般是要让尸体回家的,而尸体潜意识之中。认识家,如果把尸体的头反装上,那尸体等于说是在倒着走的,不辨方向,当然就就不认识家了,随便赶尸匠将尸体给赶到了哪里去!

这赶尸匠,不是要把尸体给送回家,要拿这些行尸干什么?

这个时候,那个掌柜的喊起来:“新客,快请进来莫,屋里歇脚!”

“哎,来了!”我赶忙答应了一声,新客……这种专给尸体提供歇脚处的掌柜的,应该只跟尸体叫“客”,跟我们叫“新客”,难道也拿着我们当尸体了?

陆恒川看我什么都明白了,也没多说,跟我就进去了。

我冷不防给后怕了起来,要是那个赶尸匠真的没安按什么好心的话,我吃了刚才那个竹筒粽子,会怎么样?

其实按说这种地方,确实不好进去住,可如果我们在山林里面继续乱窜,死亡率可能比住进去还大,所以还不如进去歇个脚再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世面,谁怕谁啊!

难怪陆恒川之前说我们只是普通游客呢,还是没见过啥世面,光有好奇心的那种,跟财不露白的道理一样,这样他们才会对我们放松戒备。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得不承认,这死鱼眼确实走江湖的经验比我丰富。

等进了客栈,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给人感觉竟然是意外的温馨舒服,桌子虽然有很厚的包浆,可也是一尘不染,赶尸匠已经坐在了桌子一侧抽上了烟,还让了让我们,我们俩本来就不抽,就谢绝了。

店老板笑吟吟的说道:“听老倌说你们饿了,我去煮些东西给你们莫。”

说着。就进厨房了。

我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各种器具都是竹子做的,很有地方色彩,大厅中间摆着一个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大脑袋电视机,而电视机后面,有个神龛。

那个神龛跟我在郭洋他们家看见的一模一样,竟然被一块黑布给蒙着。

我心里有了底,这里,八成供着邪神哩!

所谓邪神,其实跟养小鬼的意思差不离,请一个供奉在了自己家,跟邪神请愿,邪神一定会有求必应,但跟真正的神仙那种悲悯世人,保佑百姓,不求回报完全相反,邪神给你的东西,会双倍从你身上给取回来。

好比人跟邪神要个能中一百万的彩票,邪神是一定会给的,但是相应的代价,就是人的家人,有可能会生病,搞得人要出两百万才能把病给治好,另外一百万,就等于你给邪神的利息。

根本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其实是划不来的。

可是偏偏就是有人目光短浅,只求一时的好处,跟借高利贷似得,最后把自己也给玩儿进去了。

为什么邪神要供奉的同时,还给盖上黑布,就是因为邪神见不得光。

也不知道这个店老板跟邪神求的什么。

这会儿赶尸匠跟我们搭了话,问我们是什么地方的人之类的,陆恒川回答了,戏还特别足,诚挚的要谢赶尸匠。

赶尸匠倒是挺不好意思的,说有啥好谢的,平时他这个职业人人都嫌晦气,没啥朋友,就当今天交了两个朋友了。

这么一聊,也觉得赶尸匠这个人憨厚又热心,完全不像是陆恒川说的啥耳后见腮,手上沾人命的,是他伪装的太好,还是我们误会他了,确实很难看出来。

我正寻思着找找他的漏洞呢,忽然看见走廊里面一闪而过了一个人影。

掌柜的在厨房,那肯定不是掌柜的,这么说这里还有其他的旅客?

赶尸匠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说道:’也巧了,平时这里十天半拉月来不了一个人,偏偏今天来了好几拨,掌柜的也心里美哩!’

我好奇问那个旅客也是赶尸的吗?

赶尸匠摇摇头,说就看见是个老头儿,没瞧见带的什么客。

老头儿?我顿时激灵了一下,之前在降洞女那里给大姆妈封口的。不就是个老头儿吗?算算时间,真要是那个老头儿,也是很有可能会投宿到这个旅店的!

我借口说找地方撒尿,奔着那个人影就追过去了。

可是那个人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其他的房间也都是黑洞洞的一片,没有开灯的。

我心里起了疑,真有心一扇门一扇门的敲开看看,但这毕竟是个旅店,惊动了别的旅客,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我没法子,也只好铩羽而归。

这一回去。掌柜的已经端上了两大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白面煮成了半透明,能看见里面粉嫩嫩的牛肉馅子,香气扑鼻,陆恒川已经端端正正的吃上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检验了什么,但是他能吃我也放了心,这才也一勺一勺的吃了起来,烫嘴,但是皮薄味道正,一咬一嘴鲜香的肉馅子,油香满口。对饥肠辘辘的人来说,简直是上天一样的幸福。

掌柜的连声说慢点吃,不够厨房的砂锅里面还有。

我道了谢,转口一边吃一边问道:“我们是外地人,也不懂本地的规矩,所以想问问,这个旅店,平时是什么客人都接,还是只接特定的客人?”

掌柜的跟赶尸匠对视了一眼,笑眯眯的说道:“一开始嘛,其实是个死尸客栈。你想既然是死尸客栈,普通的客商当然是不敢住了,所以都是行脚的赶尸匠来住,有时候吧,也接待点来山里看风水或者跑买卖的先生,毕竟他们也吃阴阳饭,百无禁忌,你们这种普通新客,少的哩。”

所以说,其他的客人也是一个圈子里的。那那个老头儿,就更有可能是我想找的老头儿了。

如果真的是,那就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为了那个老头儿,也得在这里住下。

我就又打听了一下,今天住这里的老头儿,也是这一行的?

那个老板摇摇头,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说他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儿是个什么来历,按规矩,那老头儿一住店,他就说清楚了这个店子的性质。问他忌讳不忌讳,那个老头儿摇头,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估计也不是什么寻常人。

我立刻就问老板,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那个老头儿,我对这种奇人异事最好奇了,这次来湘西就是为了了解这个来的。

老板连忙摆手,说大晚上怎么好去打扰人家,买卖没有这样做的,让我有想问的不如问赶尸匠,我不死心。又问那个老头儿住哪一间房,我天亮自己去找他,老板也不肯说,直言不合规矩。

我一想也是,就没再继续追问,反正那老头儿就在这里,早晚能见到。

等店老板给我们安排好了房间,我和陆恒川也就去了,没成想客房不够了,我还得跟那个王八蛋住一张床,真是扫兴。

陆恒川也是一脸嫌弃。但毕竟确实已经很累了,我们俩就背靠背,在床上躺下了。

最烦人的是,这床虽然是个双人床,可被子就只有一个,陆恒川上床快,跟个煎饼一样卷自己身上了,这把我给气的,我就剥开跟他抢,结果这王八说我还得守夜,反正也用不着被子,过一会儿他再替我。

我一寻思也是,这么个龙潭虎穴的,警醒点是好。

可是毕竟今天体力消耗太大,就算我心里说醒着醒着,但还是没忍住打起了瞌睡。

结果刚进梦乡,忽然听到窗户一声响,像是有人从外面,把我们房间的窗户给打开了!

我耳朵灵,当时一个激灵就把眼睛给睁开了,果然看见一个人影,从窗户外面跑开了。

难道是那个老头儿追过来要害我?那可太好了,等的就是你,还送上门来了,起身就想从窗户跳出去追。

可是一开窗户,一张纸片子飘飘忽忽的从窗户缝隙里面落了下来,我拿起了一看,不由愣了。

上面跟绑匪勒索信一样,粘着几个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字,是:“他们要害你们,快逃。”

这特么的,是谁写给我的?为什么,还用剪下来的字?

难道知道我会测字,故意不想让我看出来?这可就奇怪了,我可一手也没露,不应该有人知道我会测字。

不行,无论是敌是友,都得追上去瞅分明了。

我一脚踏在了窗框子上,翻身就出去了,轻飘飘一落地,没发出任何声响,奔着人影走过去的方向就追,结果刚到了走廊尽头,一瞅路分两个方向,我还有点犹豫,寻思着往那个方向追,忽然就听见了一阵低低的说话声。

我立刻猫着腰,找到了发出说话声的窗户,蹲在了下面。

那个声音模糊不清,一般人是听不清楚的,我凝气上耳,这才勉强分辨出来,那个声音在说:“那俩小子不会察觉出来吧?我老是有点不放心,是不是下点药合适?”

那俩小子?不用说,指的是我和陆恒川。

这个声音,没错,是赶尸匠。

而另一个声音则回答道:“不用,我看长得更好看一点那小子像是个机灵的,真要是下药被他给看出来了,咱们反而会露陷,俗话说以不变应万变,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声音是掌柜的。

长得更好看一点的小子,是我吧?嗯,应该是我,算他们识相。

“但另一个也不容小看,起身那一瞬我就看出来了,身手一定不错,万一他反抗起来……”赶尸匠像是有点畏缩。

“身手再好,也只是个普通人,能跟独脚神相提并论吗?”掌柜的那声音带了点鄙夷:“这次的差事再办不好,独脚神生气了,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那是,无论如何也得办妥了。”赶尸匠的声音唯唯诺诺:“这次本来眼瞅差事是办砸了,没想到独脚神保佑,这下凑够十九个了。”

十九个……十九个啥?我心里一沉,就想起来了那些脑袋反在背后的行尸了。

那些行尸,正好是十七个,如果加上了我和陆恒川的两个人头,那就是十九个了。

“你还好意思说哩,要不是你办事不利,能砸吗?”掌柜的声音喘了口气:“不过大半夜也能找到活人,还真是运气。”

“是呢是呢,要不怎么说,独脚神是最灵的。”赶尸匠的声音陪着笑。

独脚神?看来就是神龛上面被黑布蒙着的神像了,不过独脚神是个什么神?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但是我再一寻思,猛地想起来,我后背上的纹身,不就是独脚的鸟吗?会不会有关系?

“放机灵点。到时候跟他们说,让他们洗澡,就把他们给带过去,可惜他们不抽烟不喝酒,不然醉烟醉酒,那就方便多了。”店老板说道。

“是是是。”赶尸匠像是不放心,追问道:“不过,你确定他们是普通人?我瞅着,总觉得不像。”

“哪个道上混的,能把自己混到山涧里面挂着,而且那么年轻。绝对涉世不深。”店老板被赶尸匠几次三番给问的不耐烦了:“费什么话,赶紧安排去。”

赶尸匠答应了,就要出来,我身子一转,就躲在了门后面,眼瞅着赶尸匠急匆匆的顺着门廊跑走了。

是谁引我过来听这个蹭的,那个老头儿?我越来越闹不清那个老头儿想干啥了,但是眼下里,总算知道这个店老板和赶尸匠的目的了,我心里有了谱,也就蹑手蹑脚的回房间里去了。

陆恒川在被子里面睡的跟死人一样。我给了他一脚,把他弄醒了,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陆恒川揉着发红的死鱼眼寻思了寻思,瞅着我:“你听说过独脚神吗?”

我摇摇头,拿不准跟我后背上的玩意儿是不是一回事。

陆恒川的眼神也不经意的往我后背上那一对独脚的鸟上瞄了瞄,我拿不准他是个什么意思,俩人大眼瞪小眼,陆恒川低声说道:“我没见过独脚神,但是听说过独脚神吃人的故事。”

陆恒川他们家不就是我背后东西的发源地吗?我来了精神,就催他讲。

他就答道,说是有一户人家特别穷,有一天天上打雷下雨,他们家漏,就放了好几个桶接雨水,但是半夜里,天上有个东西咚的一下掉在了那个桶里,把这家人吓了一跳,想看看啥玩意儿。

而诡异的是,那个桶里的东西竟然开口说了人话,说自己是天上的独脚神,不小心掉下凡间受了伤,让这户人家养着它,当然,作为回报,他们家会有好运的。

这家人半信半疑,但是谁都知道,一个人肯定掉不到桶里,肯定是个有灵的东西,就真把那个桶留下,按着里面东西说的,用黑布盖上,奉在了灶上。

说也奇怪,第二天天晴了,他们家修屋顶,就发现屋顶上不知道啥时候被乌鸦撘了窝,而乌鸦很喜欢光亮的东西,搜集在窝里,这个乌鸦窝里,竟然有许多黄金宝石的首饰。

这家人哪儿见过这种好东西,一看就价值连城,赶忙拜独脚神,说感谢独脚神给带来的恩惠,就上街把首饰卖了,赚了好些钱,立马给桶里的独脚神供奉上了好吃好喝的。

结果独脚神说,他不吃这个,吃人。

这一下把这家人给吓坏了,没听说过神仙还吃人的啊!再说了,他们上哪儿找人给独脚神吃?

独脚神说,给人还好,不给人的话,他们家就得死人。

这家人虽然害怕,可无计可施,横不能把孩子给独脚神吃了啊。

结果第二天,官府来人。说有人举报,主家卖出去的首饰,是从县太爷姨太太那里给偷来的,就把主家当成贼给逮走了,而偷的是县老爷家后院,性质更是恶劣,就把主家带到大牢里了,家里把卖首饰的钱全搭上,官府也不放人。

这家人知道是得罪了独脚神才变成这样,只好求独脚神开恩,并且一咬牙。把小女儿献给独脚神了。

独脚神吃了小女儿,这才消停了下来。

说也奇怪,上头忽然来人查案子,说这个县老爷根本就是欲加之罪,那首饰根本不是他们家丢的,而是珠宝店的主人,也就是县太爷小舅子跟县太爷讲了,说他们家不可能有这种首饰,县太爷才见财起意,给这家主人弄了个冤狱,贪那些财物。

主家平反回家,钱也被上头还回来了,对独脚神更敬畏了。

而独脚神答应留下保佑他们家,条件就是,一年吃一个人,第二年吃两个人,第三年吃三个人,每年涨一个。

听到了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掌柜的需要十九个人,也就是说,已经供奉独脚神十九年了?我就追着问:“那后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