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张 黑布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明镜儿似得,装傻充愣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那小子赖床不起,我也没办法,要不我跟你们去,别带他了。”

“那不行那不行!”赶尸匠跟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似得,慌慌张张直摆手:“等他,一定得等他!”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随即也意识到了自己这话说的露怯,赶忙找了个借口:“要去一起去。甩下他怪不好意思的,我也是怕……”

“行,那就谢谢你的好意了,”我瞅着外围搁死人的那个屋子,应该已经空了,知道那些死人该就位了,嘴上说着要回去找陆恒川,却先把下山的路给打听了一下。

那赶尸匠估计心说你打听完了也没机会走了,倒是也没藏着掖着,就把路给指了,指完了之后催着我去喊陆恒川。

我点了点头,又说道:“我瞅着今天客人也没有几个,掌柜的咋不一起去?”

赶尸匠眨巴了眨巴眼睛:“掌柜的,掌柜的还得忙店里的事……”

“别呀,这种好事也得带上掌柜的。卖花的没花戴怎么行!”我连忙说道:“掌柜的呢?我去喊他,喊了他,再去叫我带来那小子。”

赶尸匠一看我这意思是非让掌柜的跟着不可,犹豫了一下,还是上柜台商量了一下子。俩人叽咕了一会儿,可能怕夜长梦多,我改了主意,就只好都出来了:“盛情难却盛情难却,那咱们就一起去!”

说着,眼巴巴的盯着我去喊陆恒川。

我挺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回屋子就把陆恒川给拖出来了。

他们一看陆恒川缩在被子里跟个尸体似得,也吓了一跳:“他这是怎么了?”

“他不起,我拖他去,走着。”

赶尸匠和店老板俩人对了对眼,这要是一般人,肯定早该说:“困成这样要不算了吧?”

或者好奇多问几句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病,可他们俩眼瞅着陆恒川怪成了一朵奇葩,也没敢多问一句,生怕我们不去了,赶忙就在前头引路,我看见掌柜的脑门上,浮起了一层油汗,赶尸匠的喉结,跟个球一样上下滚。

那个小池子在一个单独的屋子里面,看着特别透亮,我眼尖,早看出来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放着了一个被黑布盖着的东西,诚心指着问:“诶。那是啥?是不是装沐浴露的?”

“咱们这山里哪儿有啥好沐浴露!”一看我指着那个桶,赶尸匠和掌柜的这魂都快吓飞了,连忙把那个桶给藏在了身后:“里面没啥,快请池子里泡着!”

“不对啊,”我故意说道:“你们俩眼巴巴的。怎么不脱衣服?”

“我们,脱,也脱!”说着,这俩人一咬牙,也把衣服给脱下来了。俩人对了对眼,显然是在商量下一步怎么走,也就是自己怎么脱身,而把我们留下来。

还是掌柜的机敏,忽然说道:“对了。这泡池子最要紧的就是搓澡巾,你说着玩意儿我怎么能忘了呢!你等着,我去拿啊!”

“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我来泡池子,竟然没带着裤衩!这叫什么事!”赶尸匠也一拍巴掌:“不行,我得拿去!”

说着,俩人要一起出去。

结果到了门口上,先是掌柜的急急忙忙要开门,可一下就给傻了眼了:“这门是怎么回事莫……”

赶尸匠不明所以也想去开门。结果也给傻了:“弄不开了……”

这一声弄不开了,充满了恐惧!

我把陆恒川的一只胳膊从被子卷里抽出来,看了看他手上的表:“独脚神吃人,差不多是什么时候?”

“早起八点之前,吃不上。就来不及了,我,我跟独脚神,就是早上八点认识的……”赶尸匠这话还没说完,一下就愣了。转过头难以置信的盯着我:“你,你刚才说啥?”

掌柜的恨铁不成钢,气不过给了赶尸匠一个巴掌:“人家说独脚神呢!你个大傻子莫?怎么给提起来了!”

还差五分钟,就是八点了。

我把陆恒川的胳膊扔在了地上,转头看着他们俩笑,指着池子后面:“那些个死人,就停在那里了?”

“你不是普通人吧,普通人怎么知道独脚神?”掌柜的气急败坏,回身又给了赶尸匠脑袋一个巴掌:“你个没用的东西,东凑西凑,怎么还是凑了两个行里人莫!”

赶尸匠被掌柜的俩巴掌打的团团转,捂着脑袋带了哭腔:“我也早说过的莫,他们俩怕不是普通人,你说么的事情……”

“这么说你倒是还来赖我莫?”掌柜的气的眼都红了,一把揪过了赶尸匠:“你惹的幺蛾子,老子忍了十九年了,现如今到时候,你喂你喂!”

“话不能这样讲,独脚神许给的好处,你也是拿了的么,现如今不能把自己单择出来的!”赶尸匠虽然很怕掌柜的,但现在生死交关,兔子急了也咬人,指着掌柜的就嚷道:“便宜你占,祸头子我担,没有这样的!”

眼瞅着大难临头,反目成仇,这俩人倒是跟斗鸡似得,我就说道:“你们也别着急,今年是第十九年,独脚神要吃十九个人,可是咱们这里现如今有二十一个人,你们说,多出来的两个,会怎么样?”

赶尸匠和掌柜的被我这话问愣了,不由自主的就说道:“倒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人头不好找,每年拼凑全了都是费了洋劲的,怎么好说多出来……”

“所以说嘛,”我接着说道:“供养独脚神半辈子。你们可还没亲眼看见过独脚神怎么吃人,我好奇,就拿自己的运气赌一把,看看本该吃十九个人的独脚神,对二十一个人怎么下手。”

“难不成……”掌柜的反应过来了。盯着我,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你,是你把门锁上的莫?”

我贼笑了一下:“这个么,我也不清楚,不过那个门栓好像挺容易坏。我手指头稍微勾了勾,就打不开了。”

“你……你……”那掌柜的看样子想跟我拼命,但是想了想,比起来跟我拼命,还不如破门而出,就死命的撞门,我接着说道:“你撞吧,如果门开了,那四个活人就保不住全会出去,这里只剩下了十七个死人给独脚神吃,独脚神一样会不高兴,到时候降下什么灾难,还真说不准。”

掌柜的一听,瞪着我:“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你,你也想供奉独脚神,来我们这里争抢的么?”

为了个独脚神我把自己挂在山涧里,我特么有病啊!

但我也没答话,只看着陆恒川手腕上的表:“诶,到时间了。”

我话音没落,忽然这个房间的角落里,传来了一阵低低的撞击声。

声音自然是从那块黑布蒙着的桶里传出来的,听声音很像是桶里装了个活螃蟹,急不可耐的想爬出来。

看来这下能开开眼界,看看这个独脚神,到底是个什么鬼了。

我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如果能把这个玩意儿给弄了,那这个替天行道,能救出多少人命?积攒下的功德,恐怕且能把饭碗给保住一阵子了,比出去买鱼放生可有用的多。哪个吃阴阳饭的会嫌自己的功德多?

再说了,我和陆恒川的命,虽然动机不纯,也确实是那个赶尸匠给救的,不论如何,他也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个因果,这次能盘清了,也是好事,免得对救命恩人见死不救,亏损阴德。

这个时候,赶尸匠和掌柜的俩人四眼全盯紧了那个被黑布蒙着的桶子,只见“啪嗒啪嗒”,那个桶上的黑布,像是被里面的东西给掀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