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有邪物 下午七点和晚上九点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开始那段视频是黑乎乎的,瞅着有点像是偷拍的,跟某种小电影有点异曲同工之处,我还寻思这个经纪人怎么这么不道德,正这会儿视频里面微微的透出来了一点光,我看见一个瘦削的身影正在里面走动。

哦,这就是那个关一鸣。

这个屋子打眼一看还挺豪华,里面摆着关一鸣的大幅硬照,应该是他自己家。

关一鸣在屋里走动了走动,忽然就拉开了一把椅子,我以为他要坐下,可是他却没坐下,自己转过身,又拉开了一把椅子给坐下了。

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着……就好像,他是给一个看不见的人拉开椅子似得。

唐本初瞅着视频又瞅着我,眨巴着眼睛做出个“不是人”的手势。

我没搭理他继续往下看,只见这个关一鸣拿了两杯饮料,一杯放在了空椅子上。另一杯放在了自己面前,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而且对着那个空椅子有说有笑的。

这个情况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上次米其林跟丝巾女去吃烧烤,他拍出来的照片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雷婷婷说过,灵不上相啥的,反正就是没特殊情况,邪物是不会被拍摄进去的。

卧槽,难道这个关一鸣,也看人间美女看腻了,找了个鬼对象?

而接下来,那个关一鸣俊美的脸表情忽然扭曲了起来,对着那个空椅子,忽然大喊大叫了起来,因为摄像机对着那个餐桌有点远,所以听不太清楚说什么了,只让人觉得这个关一鸣在对那个空椅子发脾气。

而接下来,关一鸣像是发了狂。猛地站起来,一脚将那个空椅子给踹翻了,嘴型也非常夸张,瞅着像是在骂大街,跟那个空椅子好像有什么杀父之仇似得。

但是接下来,他的视线就变了,一直追随着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到了大门口上。

而这个时候,他的这个大客厅猛然扬起了一阵穿堂风,把奶白色蕾丝窗帘给糊到了摄像机的镜头上,接着,那个门自己开了,又狠狠的关上了,响的人耳朵疼,像是有个隐形人离家出走了一样。

接着,关一鸣自己在餐桌前是又蹦又跳,跟抽了风似得,那本来俊美无俦的五官扭曲了起来,像是哭也像是笑,别提多诡异了。

要是拿着这个演技去拍电影,那特么还有汤姆克鲁斯啥事儿,他非得捧个小金人不可。

这个视频播完了,经纪人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也是怕一鸣在这个时候自我膨胀,加上现在身边的诱惑太多,我怕他把持不住,跟哪个女艺人传出绯闻来。就偷着给他们家安了个监控,就预备着什么时候真出现了特殊情况,我好赶紧让他悬崖勒马,我都是为了他好啊!”

你这理由可真够充分的,偷拍犯法都不在意,人家其实都能告你侵犯隐私。

但是也多亏了这个视频,才能看出这个关一鸣真的发癫,我就问:“你说的邪事儿就这事儿?”

“哪儿有这么简单啊!”那经纪人一拍巴掌:“要是光凭着这个,我还至于辛辛苦苦的来找您嘛!我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不是压力太大,精神分裂,或者是自己在家排练戏呢,可事儿……您有时间吧?要不我坐下来跟您细说?”

我点了点头,唐本初机灵,已经麻利的给这个经纪人拉来了椅子泡上了茶。

这个经纪人大热天穿的这么体面,本身就汗流浃背的一个劲儿出汗,看见茶也挺高兴想喝一口,但是一闻茶的味道,又讪讪的给放下了:“那我就从挖掘一鸣开始说吧!”

这上流人士就是了不起,一闻味道就知道这茶叶不上档次,我假装没察觉,点了点头:“请请请。”

那个经纪人擦了一把汗,就开始讲述道,他跟关一鸣认识的经历,也挺奇葩的。

那一阵子,经纪人的公司里缺一个男主角,应该算是个非常好的资源,可是这个男主角的人选,竟然是高不成低不就,有名气的档期都不合,没名气的又没有形象合适的,那天经纪人又是东联系西联系没联系上,正在上愁,听前台小妹说有啥愁事儿撸一顿烤串就过去了,实在不行撸两顿。

经纪人也是哑然失笑,就真打电话叫了外卖说是请请小妹。结果来了一个送外卖的,倒是正好把经纪人给镇住了。

当经纪人的,那帅哥美女见的可实在是太多了,可是据经纪人说,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

接着他无论如何不让这个外卖小哥走,非让外卖小哥留下来试试镜。

这外卖小哥一开始还挺腼腆的,可经纪人是谁,业务能力嗷嗷的,真就把这个外卖小哥给留下来视镜了。结果跟投资方一拍即合,钦定了当个男一。

新人当男一挺少见的,可是这个外卖小哥的颜值碾压了一切非议,这个剧本拍好上映了之后,比投资公司预料的更加大获成功,网上的后援团跟战乱年间的土匪一样,一拉杆子就乌央乌央起来一大片,天天各种造势。

网上各种媒体也都在报道,说这个外卖小哥是中国五千年出不来的一个美男。人送外号五千哥。

当然,这个奇迹一样的外卖小哥,就是关一鸣。

而关一鸣当了明星之后,运气也很好,身价一路水涨船高,很快成了一线明星,那钱滚滚而来,把经纪人差点砸蒙了。

正在这个时候,经纪人忽然就发现。关一鸣有的时候有点怪,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那就是这个关一鸣吃东西,喝水,身边都得多备出来一份,就好像他身边总是有一个同伴似得,也不知道是是个什么讲究,而没人的时候,也偶尔能听到关一鸣自己窃窃私语,像是跟谁在说话一样。

当明星压力很大,一开始经纪人就疑心这是不是因为关一鸣压力也挺大,也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交往,所以憋出癔症来了,还带着他给心理医生检查了一下,可是心理医生说他挺正常的,让经纪人放心。

而这一阵子,经纪人又发现了他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晚上12点的时候,不管正在干什么。录节目也好,拍广告也好,他都非得找个借口,消失个十几二十分钟不可。

经纪人疑心,有一次关一鸣的借口是去厕所,于是经纪人偷偷摸摸的就跟着去了,结果到了卫生间,他听到了两个声音。

一个是关一鸣自己的声音,像是挺高兴的。一直在笑,可还有一个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也在笑。

而且那个笑的声音,又尖又锐,一听就不是什么正常人,特别瘆得慌。

这把经纪人给吓的,等关一鸣出去了,他赶紧上厕所里检查了一下。这下脑瓜皮就给炸了,这个厕所里面,除了关一鸣,一个人也没有。

经纪人按着自己胸口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但是他再一想,又释然了,这万一是关一鸣跟一个女人打电话开了免提呢?自己也真是太大惊小怪了。

可是再一想,经纪人还是觉得纳闷,不能够啊。在这么安静的地方,他为啥要开免提呢?还怕别人听不到?

经纪人联想到关一鸣的种种反常之处,越想越不踏实,就趁着关一鸣不在家的时候,给他的豪宅里面,装了摄像头。

这下子,就把这事儿给录下来了。

经纪人第二天一看这个视频,吓得魂飞魄散的,于是他立马过去试探,看看关一鸣是不是有啥不对劲儿的,可是关一鸣不仅没有不对劲儿,反而变得正常起来了,甚至连平时多给自己准备一份餐具食物的习惯都给改了,而且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工作起来也特别卖力。

经纪人心里是越来越纳闷了,但是想着以前再怎么诡异不说了,以后正常不就行了吗?

谁知道,噩梦这才刚刚开始。

关一鸣能赚这么多钱。他那些个粉丝当然是出了大力气,可是有一天,关一鸣忽然在微博上写了这么一句话:“花钱看我的都是大傻逼,有他妈啥好看的,一帮土鳖女,看见你们在底下乱蹦乱跳喊老公我就恶心。”

你说一个正常明星,你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他为啥要给自己砸饭碗,虽然被经纪人看到了之后立马秒删了,可还是掀起了轩然巨波,经纪人脑仁疼,赶忙花钱请了水军去洗白,说关一鸣这么说,只是舍不得粉丝给他花钱而已,因为太年轻,说话方式不妥当什么的。

那些粉丝们一看,重新兴奋了起来,说什么自己的偶像实力护粉,追随他一生一世什么的。

而经纪人忙着洗白完了,这才有功夫焦头烂额的去问关一鸣,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着。

没成想,关一鸣脸色很难看,说那个微博,不是他发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经纪人一听松了一口气,赶紧以公司名义发表了通告,说关一鸣其实是被人给盗号了,谴责黑粉什么的。还被各路粉丝结结实实的心疼了一下。

而经纪人再寻思了一下,又不放心了,偷偷摸摸的又去他们家调取了监控,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那个时间段,分明是关一鸣自己拿着手机发出来,一边打字,一边还发出了怪笑,跟那天经纪人在厕所里面听到的一模一样,别提多诡异了。

经纪人心说这孩子难道是梦游了?

可经纪人还没来得及带着关一鸣去看医生,关一鸣在一个很重要的现场直播上,忽然又语出惊人,说喜欢他的女屌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自己那个形象,配喜欢他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做玛丽苏梦,难怪没人喜欢,low穿地心。

这下子是没什么借口了,网上舆论一片。经纪人只好又绞尽脑汁,买水军带节奏说这是关一鸣想着激励大家,让大家都变成更优秀的自己啥的,当然了,靠着关一鸣过硬的颜值,这事儿又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经纪人这一阵子被折磨的心力交瘁,公司上层那意思,要不是看关一鸣人气居高不下,早把他给雪藏了。经纪人只好说让他休息一下再说。

接着,经纪人把关一鸣给带回家去之后,就想着就他“自砸饭碗”的抽风事件跟他沟通一下,问他到底犯了什么病,自己不想赚钱,别连累公司里的人,合约上的天价赔偿款签字的时候他也看见了,让他自己寻思一下。

结果关一鸣一听这个,忽然就对着经纪人笑了。还神神叨叨的说:“毁约总得付出代价,毁约送的付出代价。”

经纪人一看,后心都凉了,就把他留在家里,让他好好反省一下。

结果今天再去看他的时候,经纪人就发现,人去楼空,关一鸣不见了。

这对经纪人来说,不啻于五雷轰顶。他现在这个公众人物的身份。加上这个言行不正的精神状态,但凡出去干点啥出格的事情,被狗仔队的给拍上了,那对他的前途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啊!

而这个时候,有人跟他说这种事情商店街的李千树肯定能管,他马不停蹄的就来了,求我帮帮忙,一定找到了关一鸣,再把关一鸣的邪病给看好了。

我当然没忘了我兄弟在关一鸣那出没过,就顺势问这个经纪人,关一鸣身边,有没有出现过跟我身高体态有点像的人。

从视频里面也看出来了,“我兄弟”在那出现的时候,算得上是全副武装,而经纪人一看见我,也并没“面熟”的表示,就就说明其实他应该没见过“我兄弟”的庐山真面目。

经纪人听我一问。仔细的想了想,摇摇头说不清楚,等找到了关一鸣,真要是有那么个人,也只能等找到了关一鸣之后,问问关一鸣了。

我寻思了一下,就问这个经纪人,这个关一鸣家在哪里,有没有见过他们家里人。

这个经纪人一听,说自己还想起来了,这个关一鸣开始加入到演艺公司的时候,是没有身份证户口本的,据他自己说,自己家里当时超生,爹娘又没什么文化,所以是个黑户。

为了这个“黑户”,演艺公司还托关系找人,好不容易给他整了个合法身份。这个“关一鸣”,也还是经纪人给他取的,他的真名叫什么张金牛,一听实在不上档次,根本配不上这个绝世美颜。

嚯,这个小鲜肉还真是来历成谜啊,他这个邪病,不知道跟“我兄弟”有关系没有。

总体来说,这个事情。听上去有点像是养小鬼,可又不太像。

养小鬼是阴面先生经常用的邪术,一般能给人改运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为了让小鬼听命与人,养的都是没有什么是非观念,也就是没什么主见的小孩子。

可是这个关一鸣身边的,听上去可根本不是小孩子,而是个女人,我也想过,是不是跟卢旺达和丝巾女一样是阴阳相交的男女关系,可这么听上去,也不像。

他身边肯定是有过邪物,只是我还不能确定,这个邪物跟关一鸣,到底是什么关系,能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好办了。

想来“我兄弟”素来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难道这个关一鸣变成了这样,跟他有点关系?

那就先找到关一鸣再说。

于是我就让唐本初给经纪人拿纸笔来,我给他测个字,看看能不能从这里找到什么线索。

经纪人一听,赶紧笔走龙蛇的写了个字,恭恭敬敬的托着给我送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