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他变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瞅这个字,是个“回”字。

可见这个经纪人多希望赶紧把关一鸣给找回来了。

唐本初凑过来一看,马上一拍手:“回字头上长草为茴,意思是不是说他坟头草都老高了,人死了吧?”

经纪人一听这个,脸当时就给绿了:“坟头草?”

“去去去,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个啥,我来解字,你学着点。”我接着说道:“回字是两口交叠,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意思,顾名思义,他跟那个不明身份的邪物,应该有某种合作关系,而回字是个围墙迷宫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个关一鸣,很可能被困在什么地方,回不来。”

“困在什么地方?”经纪人热气熏腾的手一把将我给抓住了:“他能被困在哪里,咱们怎么找?”

我端详着这个字,其实“回”的字形,确实也是汉字之中比较特别的一个,也有“蜿蜒曲折,回到原点”的意思,我就问经纪人:“你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个送外卖的?”

经纪人猛点头:“没错没错。”

“你跟我说说,那个店在哪里。”

“是个卖串串的,叫冰城串吧,”经纪人一拍手:“在我们公司楼下,很近很近!”

“走,”我站起身来:“往那个串吧走一趟。”

“怎么。有买卖要亲自去?”正这会儿雷婷婷从楼上下来了,可能刚冲了凉,正在擦拭湿淋淋的头发:“这么热的天,要不我去吧。”

经纪人一看见雷婷婷,眼忽然就给直了:“这个美女是……”

雷婷婷虽然确实是个美女,却最讨厌别人称呼她为美女,好像是觉得能脸不红心不跳跟每个女人都这么喊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再说了,她也不是靠美色吃饭的,所以脸色又冷了下来:“李千树的女朋友。”

不不不,女性朋友女性朋友。

“哦,”经纪人脸色正了正,赶紧把那个表情给收回来了,殷切的说道:“不知道你对演员这个职业,有没有兴趣……”

“没有。”雷婷婷挑起眉头:“我只对死人有兴趣。”

经纪人跟让人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似得,瞬间就转了头:“啊原来如此,也好也好。”

陆恒川这个时候也正从外面进来,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手里还拿了一大袋子的冷饮,进门之后一眼落在了经纪人脸上,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趣的表情:“哦?”

经纪人一看陆恒川,记吃不记打,也露出了一种职业性的热情:“这个帅哥,也是店里的工作人员?这个相貌。真是不输当红的xxx……”

“我的相貌没什么,”陆恒川眯起眼睛:“你这一阵子迁移宫长了个恶痣,出家门可要留心,多看看上头。”

经纪人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闹半天经纪人这一阵子的运气别提多背了。不光工作室关一鸣不让人省心,今天早上出门一下楼,就被鸟拉了一坨屎在头上,刚把车开出了车库,一柄安装空调的锤子从天而降。直接从天窗砸到了后座上,溅了一身玻璃碴子。

就连进商店街,也是一下车,脑袋旁边就蹭过去了一个花盆,还被楼上一个人嚷着有花盆也不知道躲。瞎不瞎。

说着这一连串的倒霉事,经纪人都快哭出来了。

“倒霉事往往也不是坏事,”陆恒川轻描淡写的说道。

一般人准会以为他要讲什么破财消灾,好运总会来之类的,但那不是陆恒川的风格:“这些小的倒霉事,就是在警告你,你不久之后将会遇到了大的倒霉事,在大的倒霉事的映衬下,这些都不算什么了,提防。小心。”

“……”经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了:“那我……”

“总之不适合出门,”陆恒川自己开始的这个话题,又自己终结了这个话头:“要出去?我也去。”

一个买卖,又要搞得大家倾巢出动,我得跟这个经纪人多要点钱。

不过这次有可能得到“我兄弟”的下落。那人手越多越好,前两次都是跟他狭路相逢,这次来个人数碾压,瓮中捉鳖,你别出现。你特么出现了就等着被抓吧。

很快,那个冰城串吧就到了,生意好像还不错,进进出出的不少人,当然我们横不能进去喊一声关一鸣在不在。就先进去点了点东西吃,唐本初可是高兴了,埋头在菜单里拔都拔不出来。

我四下里看了看,送外卖,那应该是后厨的工作人员。但是关一鸣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兜里肯定有不少钱,没必要还来继续送外卖,还增加了暴露自己的危险,不过既然他不是来送外卖的。又上这里来干啥?

于是我找了个借口说上厕所,就到了串吧的后厨去了。

后厨的工作人员都忙的热火朝天的,瞅见进来我这么个外人,都赶忙说顾客止步,让我出去。我忙说我看见门口写着招外卖员,是过来应聘的,不是顾客。

一听我这么说,那些人才放松了下来,眼神都看向了一个粗壮的中年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估计就是这里负责招工的头头儿。打量了一下我的身板:“大热天要送外卖得戴头盔,很吃苦,你受得了吗?”

我忙点了点头说能行能行,接着我就问这边配送员有几个,工作量怎么样,那个中年男人就指着几个人说道就这些,都是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了,要是我踏实,也可以三个月之后转正,待遇算是县城不错的,要不他们也不会留这么久。

这倒是,我立刻说我就是听一个叫张金牛的朋友说这里好,才来的。

那个关一鸣送外卖时候的名字,就叫张金牛。

说完了,我就开始留心这里人的表情,可这里的人都是一副挺茫然的表情:“张金牛?我们这有过这么个人嘛?”

这可就奇怪了,按说这里的外卖小哥里出了个大明星,怎么不得大肆吹吹牛逼啥的,关一鸣现在这么火,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只有一个送外卖的,肩膀一抖,难以置信的看了我一眼,表情很不自然。

我眼尖,早看出来了,立马过去亲亲热热的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金牛说。这里有个人一直挺照顾他的,就是你吧?”

那个人显然被我我给吓了一跳,不住狐疑的打量着我:“你,你真认识张金牛?”

我点了点头,那个人手一紧,立马拉住我:“咱们借一步说话……”

说着,就把我给拉出去了。

我跟着他出去了之后,他像是考虑了一下,才谨慎的开了口,问我跟张金牛是怎么认识的。我随口胡诌了一下,说以前是工作伙伴,一起搬过砖。

而这个送外卖的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既然是这样,你肯定知道金牛长什么样子吧?”

我一愣,这特么的不是废话吗?就点了点头:“知道知道。”

“那可太好了,”这个送外卖的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像是怕我走了似得:“金牛现在出事了,不,说出事儿了也有点……这样吧。你,你跟我过去看看他,我一个人拿不定主意,行不行?但是……但是你得保守秘密,不要让别人知道!”

卧槽,张金牛原来躲在了这个外卖小哥家里,难怪上哪儿也找不到,想也知道,保守秘密,是关一鸣叮嘱他的。但是关一鸣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外卖小哥听我这么一问,肩膀一下就抖了起来,喃喃的说道:“他变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