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他是谁 下午四点于下午七点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都是会变的,当了大明星,当然更会变,但不至于怕成这样吧?

那外卖小哥看我一脸狐疑,忙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坚持让我跟他回去看看,说见到了他就知道了。

我赶忙就答应了下来,找机会回去跟经纪人他们说了一下,我先过去看看,他们在后面跟着,别跟太紧,别让他们给发现了。

接着,就上了那个外卖小哥的电动车:“大哥,说起来,你跟张金牛是啥关系啊?”

外卖小哥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是他哥,亲表哥,从小一起长大的。”

接着就跟我讲述了起来,说张金牛打小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爹妈生下他没多久。就上矿上干活养家糊口,老爹凿矿,老娘做饭,谁知道那个矿出了事儿,俩人被埋在了里面,就再也没能出来。

靠着那点补偿款,张金牛跟着爷爷奶奶长到了七八岁,爷爷奶奶也没了,补偿款给爷爷奶奶看病早花完了,所以就只能四处找亲戚东吃一口西喝一口,凑合着长大了,当然书也没得念,还是村里一个退休老教师看他可怜,给他上上小课,来了个基本扫盲。

寄人篱下的日子想也知道不好过,他稍微长大了一点之后,就开始满世界打零工养活自己,但机遇一直不好,过的穷困潦倒,这不是后来知道了这个表哥在城里送送外卖,一个月也能赚好几千,就投奔过来了。

哦,这么说这个小鲜肉确实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真有亲朋好友,不过没想到那小鲜肉虽然长得好看,日子过的可真是够惨的。

这个外卖小哥长得倒是跟出尘脱凡的关一鸣可一点也不像,最多也就是个一般人,扔在人堆里都找不到。

再一想,我就问道:“说起来,他以前送外卖……”

“不瞒你说,那几天我正好出门有点事儿,就让他去给我顶班,反正送个外卖也不用啥技术含量,他又对周围都很熟悉,不就是跑跑腿嘛!可是谁知道,等我出门回来,他就……哎……”

是啊,送完了那次外卖,他就改名成了关一鸣,变成了个大明星。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联系不上他了,还以为他往外面打工去了,心里还挺气,这孩子要走也不知道打一声招呼,”外卖小哥又叹了一口气:“谁知道他这次一回来,变成这样了。”

我忙接着问道:“他是什么时候上你这里来的?”

“就昨天半夜,把门敲的山响,”外卖小哥把刘海下的汗甩了一把下来:“说是走投无路了……你看,前面那个房子就是,咱们俩先说好了,他不许我把这事儿给告诉别人,你千万别出声,看完了再商量。”

想想他好不容易熬出头来,却被邪物给逼成了这个样子,确实也是走投无路了,现在他的身份是个公众人物,不来投奔家里亲人,也真是没处可去了。

不过万事有因才有果,也不知道这次这个邪事儿,是怎么招惹上的。

眼瞅着那是个城中村的小杂院,院子里面堆着不少工业废料,乱七八糟的,据外卖小哥说房东喜欢拾破烂,隔三差五就会将一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拾回来,瞅着也是挺闹心,不过好在这里房租便宜,他也不好跟房东说啥,要是被赶出去就糟了。

看来外卖小哥虽然赚得多,但是平时肯定也不舍得花销,住的可真够艰苦的,以我做了二十来年农村人的经验,准是打算着攒钱回家盖房子娶媳妇的。

说着,就把我领到了一个小屋外面,指着里面说道:“你,你看看,他就在里面呢。”

我一瞅,那破房子的玻璃跟大姆妈那双白内障眼似得,浑浊不透亮,不知道几百年没擦过了,上面还象征性的绷了个纱窗,可那缝隙大的,耗子都能爬过去,别说苍蝇蚊虫了。

透过纱窗,能勉强看出来屋里有个人,坐立不安的,不知道在干啥,仔细一看,不正是关一鸣吗!跟视频里面一模一样,甚至比视频里面更好看一些,就算身上穿了一个油渍马虎的跨栏背心。也跟个没落贵族一样,不愧是全民老公啊。

而外卖小哥则一直在紧张的注视着我,似乎在窥视我的表情有没有什么变化,我没看出关一鸣跟视频有什么不同,倒是让这个外卖小哥看的直冒鸡皮疙瘩:“我说表哥,你一个劲儿瞅着我干啥?”

外卖小哥急切的看着我:“你,你认识这个人不?”

咋,你还想着试验试验我?我只好回答道:“认识啊,这不就是张金牛吗?”

“你真瞅着他是金牛?”外卖小哥那表情像是快急哭了:“是不是我眼有毛病?我怎么看着他,跟电视里面的那个明星。叫啥打鸣的,倒是一模一样?”

你这不是废话吗?张金牛跟关一鸣,除了是换了个艺名之外,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不是,不是,我表弟张金牛,长得可不这样!”外卖小哥一脸绝望:“我给你看,我给你看真正的金牛长得什么样!”

说着,掏出了一个板砖一样的不锈钢山寨机,翻出了一张照片来:“你看你看。这才是我表弟张金牛!”

我拿过那个手机一看,屏幕简直烂的跟稀泥一样,像素更是乱七八糟的,但还是能看出来,照片上的两个人,正是眼前的这个外卖小哥,和另一个年轻男孩。

那个年轻男孩一个蒜头鼻子,满脸横肉,蛤蟆嘴,肉缝子眼。长得别提多难看了,这人上街,绝对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丑的过目难忘。

我一看这照片也是愣了:“你说,这个蒜头鼻子才是你表弟张金牛?你是不是找错照片了?”

我敢保证,就是多高超的整容,这个尊容,都绝对整不成郑一鸣那样完美无缺的脸!

“是真的,是真的!”外卖小哥一根指头差点没戳到了手机屏幕里面:“我跟金牛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一直都是这张脸!里面那个……他怎么可能是里面那个打鸣!”

我吸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吧,你从头说,你说这个人昨天晚上来找你,还自称是张金牛,长得完全不一样,你是怎么相信他的?”

“他知道啊!”外卖小哥赶忙说道:“关于金牛的一切,他全知道啊!”

原来昨天半夜,外卖小哥本身就被蚊子叮咬的睡不着,正翻来覆去的呢,忽然听到有个人在窗户外面低声的喊:“表哥。表哥!”

外卖小哥一听声音,也没听出来是谁,但是整个县城里面,能跟他喊表哥的,也只有张金牛一个。

所以外卖小哥立刻翻身起来要开灯:“金牛啊,是不是金牛回来了?”

外面那人立刻答应说:“就是我就是我,表哥,我回来了!但是你先不要开灯!”

外卖小哥的手都拉在灯绳上了,一听这个奇怪的要求,虽然很纳闷。也真的没拉灯,就在黑暗里问:“咋啦?”

外面那个声音就说:“表哥,我遇上邪事儿了,现在除了你,我真是没地方去了,你先收留我,我手里有钱,够咱们这辈子吃花不愁了,但是有一样,我在躲人。你可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我这你这里,要不惊动了别人,可就完了……”

当时外卖小哥一听这个,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了,这小子要背着人,又有钱,难不成在外面把谁给捅死了,杀人越货,逃到这里来了吧?

外卖小哥一辈子老实巴交,可从来没跟那种杀人淌血的事情联系到一起过。吓的浑身都哆嗦了:“金牛啊,咱是穷,可咱不能干那缺德事啊,哥劝你,赶紧去自首,不是哥不留你,是……”

“哥,你误会了!”外面的那个声音立刻说道:“这钱是干干净净,我自己赚来的,你先让我进来。我再慢慢跟你说!”

这张金牛的脾气外卖小哥知道,就是从来不说谎,外卖小哥一听他这么保证,也就半信半疑的把门给打开了,但是这人一到了门口,外卖小哥就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儿,这张金牛的身材哪儿是这么又高又瘦的,那小子从小就干各种活,早被压的长不高了,而且因为卖力气。五短身材是很结实的,可是摸黑进来的这个人,一瞅就很单薄,绝对不像是干过活的人。

这一下外卖小哥就惊了,疑心自己是被谁给骗了,可自己一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仔,就算被人骗,可人家图啥呢?再说了,除了张金牛自己,哪儿有人知道他是张金牛的表哥!

还没等表哥问出啥来。眼前这个人宪说道:“表哥,我知道这事儿一说给你,你肯定不信,这样吧,我先把咱们小时候的事情给讲讲……”

接着,眼前这个人影把他们俩小时候如何上沟子里逮鱼差点被开闸放水卷进去,如何偷隔壁老太太晾的萝卜干吃,如果摘了村南头二丫头家的白杏儿,事无巨细,全是他们俩一起干的事儿。

这些破事儿除了这个外卖小哥和张金牛。还真没有二一个人知道,这外卖小哥心里吃惊:“你说这个,是啥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张金牛,不信,你信你随便再问问别的!”

这个要求挺诡异的,可是外卖小哥拗不过他,只好又问了一些能证明他就是张金牛的问题,比如张金牛小时候喜欢的是隔壁寡妇二婶子第几个闺女?而舅爷平常好抽哪口烟等等只有张金牛才知道的事情,这个人影也是对答如流。

等答完了,这个人影就问:“表哥,你现在相信我是张金牛了不?”

表哥心里彻底是信服了:“没错,你就是金牛,你小子化成灰了我也认得出来,但是……你为啥要着急忙慌的非证明自己是金牛呢?到底出了啥事体了?”

眼前这个人影听问,这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哥,你把灯给打开,就知道了。”

表哥一听,真是越想越不对劲儿,赶紧就把灯给开开了,这么一看,才大吃一惊,差点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是谁?”

眼前站着的人,好看的不像是个真人,就算是在电视上,外卖小哥也没见过能长的这么好看的人,不对,外卖小哥想起来了,电视上是有过个跟这个男人差不离好看的明星,叫什么鸣,他当时还寻思,一个大老爷们起这么个名字,要当公鸡打鸣还是怎么着。

这个人,好像就是那个打鸣!

“哥,咱们刚说完了,你怎么就忘了呢,我是金牛,我是金牛啊!”眼前的好看男人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刚才说那么多,都白说了?”

这又不是拍啥玄幻电影,哪个普通人能接受的了自己家亲人猛然变成了电视里明星的模样,外卖小哥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才忽然一拍巴掌:“你,你这一阵子不回来,你是上那啥韩国给整容去了?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要是整容就好了,”好看男人叹口气:“这玩意儿比整容受罪。”

说的也是,是听说过能整脸,可是这身材也变了,不能增高啊!

于是这外卖小哥赶紧把这个好看男人的衣服给扯下来了:好看男人后腰上有个疤痕,是小时候贪玩儿乱抓东西。被煤油灯给烫了留下的,而好看男人后背上的白皙细腻,哪儿有什么疤痕?

“这是咋回事……”外卖小哥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疑心自己是做了个怪梦,可终究没醒过来,只能茫然的盯着这个男人:“你真是金牛?可你咋,咋成了打鸣了?”

“这里面说来话长,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在你这里躲一躲。”好看男人虽然声音,容貌,体型全变了,但是小动作一点没变,口头禅,说话语气,也还是跟提前的张金牛一模一样,外卖小哥脑子里面有限的知识全抖擞出来,也没想出来什么头肚。

而这个好看男人就住下了,天亮了也没走,就是不断的嘱咐表哥,可千万不能将自己躲藏在这里的事情给说出去。

外卖小哥虽然答应下来了。可心里也还是惴惴不安的,连去上班了心里也一直在琢磨这事儿,怎么也没琢磨明白,而正琢磨的时候,我忽然就闯进去了,还提了张金牛这个名字。

外卖小哥说到了这里,抓着我问:“他真的是金牛吗?你们是在哪儿上班认识的,认识多久了?他……他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又什么线索没有?”

我能有什么线索,我也是特地来找线索的。

事情我从头捋了一下,一开始,是外卖小哥出门了几天,把工作留给了张金牛,张金牛替他工作,才遇上了经纪人。

他遇上经纪人的时候,就已经变成好看的模样了,看来他的变化,就是在这几天出现的。

变身?

出了齐天大圣孙悟空能有七十二变,我是真没听说过人也能变身的,何况。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好看的模样了?甚至身材也变了?

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后,他就成了明星,同时开始出现了怪癖,也就是经纪人拍摄出来的视频里那样,有了一个跟他在一起的邪物。

这个邪物还是个女人。

而他跟邪物之间,又因为什么事情给闹翻了,邪物还说,他毁约……

也就是说,他先是遇上了那个邪物女人,跟邪物女人达成了某种关系,接着就换成了现在的这个外表,变成了明星,也就跟表哥不辞而别了,可是现在他跟邪物女人的关系破裂,应该是遇上了某种不能解决的麻烦,只能重新藏到了表哥这里。

这跟那个“回”字露出来的征兆确实一模一样。

“你看照片,也看出来了,他从小是丑的了不得,就因为长成了这样,受了多少气。忍了多少白眼,我都数不过来。”外卖小哥咽了一下口水:“他以前也恨过,命苦就算了,还长成了这个模样,招工的都不乐意瞅着他,说看着辣眼睛,可他踏踏实实也勤快,做错了啥?老天本来对他就不咋样,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我也理解,他肯定也希望自己能变得好看点,可是现在,他完全成了另一个人,他现在哪儿还是张金牛啊!”

是啊,他现在哪儿还是张金牛。

难道是借尸还魂?张金牛出了某种意外死了,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到了别人的身体里?

可这也不现实啊,关一鸣现在这么有知名度,真要是用了别人的身体,那肯定早就掀起了轩然巨波了,还能宁静到了现在?

而那个邪物女人,看“回”字的字相,跟现在的张金牛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合作关系?

不过现在来也来了,我特么也不用胡思乱想了,直接把昔日的张金牛,近日的关一鸣堵在屋里问清楚了不就行了吗?解决了这件事情,我还得追问一下关于出现在他身边“我兄弟”的事情呢。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关一鸣是不是在里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