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镜中脸/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头一看,只见院子门口就闯进来了几个拿着长枪短炮摄像机的狗仔队,冲着我们说道:“你们是关一鸣的什么人?关一鸣在里面是不是?”

卧槽,你们这本事真不小,特么是从哪儿知道关一鸣的消息的?

而屋里本来就坐立不安的关一鸣腾的一下,跟个惊弓之鸟似得就给弹起来了,脑袋往外面一伸,脸色顿时就变了:“表哥,你……你怎么……”

“不是,不是啊!”外卖小哥也傻了眼。心里明白自己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连声说道:“你可千万别误会啊!”

“关一鸣真在这里!”

那些狗仔跟嗅到了血腥气的苍蝇一样兴奋的不行:“他还跟这个送外卖的叫表哥!”

“快,咱们赶上去拍一拍!看看知名小鲜肉离奇失踪,怎么会跑到了城中村里,眼看表哥辛辛苦苦送外卖,也不肯帮一把!”

这么个形势,不误会才是真正有了鬼。关一鸣瞪着那些记者,忽然一从窗口一跳,奔着矮墙就翻了过去,头也不回的逃了!

那些记者们见状当然也要追,而经纪人也从后面窜上来了:“别别别,先别拍,咱们有话好好说!”

眼瞅着经纪人和陆恒川雷婷婷他们赶上来牵绊住了狗仔队,我也就放心了,一手撑在了矮墙上,也利落的跳了过去,奔着关一鸣的背影就追。

关一鸣知道身后跟了个人,头也没回,一股劲儿就就跑,可是他哪儿跑得过我。没几步就被我给结结实实摁在了地上:“别跑了,我是来帮你的!”

“你帮我?”关一鸣咬牙说道:“李千树,你害我害的还不够吗?”

卧槽,我心头不禁一喜,这小子这意思,分明是认得我这张脸,也就是说,他跟“我兄弟”,肯定接触过!

“我跟那个李千树不是一回事……”

而这个时候,正走过几个年轻小姑娘,一瞅见了我把关一鸣给摁在了地上,都傻了眼,接着尖叫了起来:“那不是关一鸣吗?那个男的是谁?”

“他们这是什么动作,快,夸拍下来!”

你娘,随便碰上个人都是个狗仔,这特么的上哪儿躲着去,我立马把关一鸣从地上给提了起来,趁着那几个小姑娘的手机刚拿出来,拖着关一鸣就跑。

眼瞅着有个小巷子里面没人,我东看西看,才松了一口气:“行了,这里清净了。”

这关一鸣也不傻,知道我刚才确实帮了他一把,这才惊恐的望着我:“你。你刚才说什么,你跟那个李千树不是一回事?”

“没错,我跟他的关系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你只需要知道。我跟那个李千树长得虽然像,却不是一个人就对了,你不是说那个李千树害了你吗?而我是来帮你的。”我喘了口气,盯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你说,这事儿是那个李千树怎么害的你?他现在在哪儿?”

关一鸣的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带着一种狐疑的神色盯着我:“你是为了那个李千树才来帮我的?”

我一愣,这小子看的挺透嘛,不过我跟他无亲无故的,当然也没必要瞒着他,就点了头:“当然。也接受了你经纪人的委托,会帮你。”

“我这个忙,可没那么好帮的,”关一鸣半信半疑:“你行吗?”

“不瞒你说,我专业给那小子收拾烂摊子的,”我叹口气:“还是,你不信我跟他是两个人?”

“信,怎么不信,我自己都遇上这种事儿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关一鸣抬头看着我:“这样吧,你帮我摆脱了那个女人,我,我就告诉你,你兄弟的事情。”

你娘。这小子可一点没有我们农村人的朴实,怎么一上来就这么鸡贼啊?我反复说了他的忙我一定会帮,还特么这么谨小慎微的,让人不舒服。

都说娱乐圈是个大染缸,真是一点不假。

算了。我本身进城里之后,也变了不少,没啥资格说别人,既然如此,我就点了头:“那你赶紧把你遇上的邪事儿给说清楚了。我这时间紧,快给你整完了,我还得找他呢!先捡要紧的说,你是怎么由蒜头鼻子,变成了这样的?”

说到了这里。关一鸣那张完美的脸也露出了一丝惊惧:“我外表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好,那我就从头开始,开始说,一开始。是我捡了那个玩意儿开始的……”

当时关一鸣还叫张金牛,因为长得丑,他那会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的求职失败了,甚至招聘的那个美女还笑着说。他们要找的是天天面对面的工作人员,要代表公司形象的,那么多五官端正的不选,凭什么选他?当然了,要是找个辟邪吉祥物。那肯定非他莫属。

这种类型的话,也不是张金牛第一次听见了,他陪了个笑脸,蔫巴巴的出去了,带上门的一瞬间,还听到了那个美女跟同事说,世上怎么能有长得这么奇葩的人,自己长成这样,爹娘也是有责任的,那么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生出这么个怪物来,颜值低还好意思生孩子,反人类反社会嘛。

而那美女的同事嘴更毒,行了吧,他爹娘肯定也是要丑丑到了一起去了,估计互相都是百里挑一,这叫王八配绿豆,正对眼,不跟对方结合,难道当一辈子处男处女啊。

说着几个人哈哈大笑,而张金牛差点把门把手给捏碎了。

说实话,他有的时候也恨父母,不仅没有管过自己,还把自己生的这么丑,他生存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得有多难?

可父母毕竟是父母,给了自己命给了自己骨血,被别人这样骂,谁受得了?

张金牛有心跟那帮人拼了,可是再一想,自己是有膀子力气,可是把这些人打了之后,是出气了,医药费从哪儿出?真要是闹到了派出所,万一再判了刑。出来做个劳改犯,更没活路了。

张金牛松开了门把手,心里也是骂自己怂,可是他没别的法子,穷人出不起气,与其考虑这个,最实际的,还是考虑明天有没有米下锅。

这天他回到家里,正好表哥出门,交代他给自己提几天班。那几天的工资当然给他,他才稍微宽心了点,表哥也困难,因为家境,还没有女人愿意跟他,不得不拼了命赚钱,没法帮他什么。

这样总算有了几天打短工的机会,这个礼拜的伙食费算是有了。

可是刚高兴没多长时间,他又愁起了下个礼拜的伙食费来,而且在这个破地方住着。也是蹭表哥的地方,他从小就寄人篱下,啥时候能有自己一个窝?

要是自己长得没有这么丑就好了,要是自己长得跟电视里的明星一样的好相貌,蹦蹦跳跳就能赚大笔的钞票,他们过得,才是人过得日子。

他也想当一个“人”,而不是爬在社会底层的一个虫子。

正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窗户外面有个什么光亮东西反了路灯的光,正照在了他眼睛上,别提多刺眼了,他心里烦,站起来就想看看那是什么玩意儿,结果往院子里一看,那个刺眼的东西,躺在房东拾来的破烂里。

鬼使神差的,他莫名想把那个东西拿出来看看,就走到了那堆破烂前面,发现那是一面镜子。

还不是现在的塑料镜子,而是个铜镜,他好奇房东上哪儿拾来了个古董,就拿起了了,结果在月光下一照,他看见镜子里面映出了一张脸来。

应该是自己的脸,可却并不是自己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