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三蹦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经纪人给我的那个“回”字来看,摆明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意思就是那个尖鼻子,是附在了关一鸣身上了,所以关一鸣才没法控制自己,让那一层皮当成了个狗来溜。

皮跟人当然是合为一体的,可关一鸣,摆明了不想放弃这个皮,才会将那个皮的原主人吸引过来。

说白了,其实跟供养独脚神的人一样,也是出于一个“贪”字。

“贪”的来源,就是自己一直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其实“我兄弟”跟关一鸣说的镜子封灵,倒是有道理的,《窥天神测》之中也说过。镜乃灵物,易引邪祟,也镇邪祟。

意思就是说,镜子是很容易把邪物给招来的,以同样的原理,也能把邪物给封在里面。

所以在古代,不光是有给美人贴花黄的普通镜子,还有一种,叫“镇魂镜”,一般来说。如果有妖邪之物,比如说行尸,或者厉鬼等,被镜子一压,那东西就会永世不得翻身。因为邪气会被镜子给反射回去,它们才掀不起波浪。

这种镇魂镜,也分两种,一种是随葬的,一种就是先生的法器,就好比之前郭屁股在宋家祠堂镇风水眼的那种。

显然,那个尖鼻子已经不仅仅是个死人,她应该已经成了某种妖邪了,估计是以前作乱,被先生给封了,而这个镜子显然是以前的先生给这货量身打造的,所以才在背后镂刻了花纹来警醒世人,不能被这玩意儿所迷惑,她要你的皮呢!

剥皮啊……

而这货应该是最近不知怎么地,迁坟还是啥的,被翻出来了,机缘巧合到了爱拾破烂的房东手里,又被丢进了垃圾堆,正让满心怨念的张金牛给碰上了。

其实活人毕竟有阳气,没那么容易被邪物吸引,除非,他有什么弱点,被邪物给抓住了。

而这个邪物虽然得了张金牛的血,但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从“回”字上看。外面一层包裹里面一层,可不是跟关一鸣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就是说,现在那个尖鼻子是想逐渐侵蚀了关一鸣,再取代了关一鸣,从而重获自由。也就是说它现在肯定还没完全恢复。

真要是等到那个时候,关一鸣就等于被这个皮给吃光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看来“剥皮”,要趁早。

还好。病在腠理。

关一鸣的事儿是了解了,可我一想到“我兄弟”,就又有点纳闷,那货先是四处找药蛊,现如今又抢了人家的镇魂镜。他到底要干啥?

对了,最开始,他抢的是唐志鹏的返魂香。

“现在事情你也都弄清楚了,你想到了什么法子没有?”关一鸣充满期待的看着我:“我,还有救吗?”

“嗯。还可以抢救一下。”我说道:“那玩意儿不是一直跟着你吗?咱们就……”

没成想我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真有人在这里看见关一鸣了?”

“那么个大明星怎么可能上这里来,真的假的?”

“那谁知道,咱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当个公众人物是真麻烦,到哪儿都有这么多看热闹的。

而领着他去太清堂的话,商店街人多嘴杂的,也肯定引发骚乱,我一寻思,就把自己的衬衫脱下来套在了他头上:“你家在哪儿?领着我过去。”

“好……”

我领着他上了大马路,运气好真碰上了一辆空的三蹦子,赶紧就把他塞进了三蹦子上:“你说,你住哪儿?”

“馨,馨雨心愿。”

“唉呀妈呀,高级小区啊?”开三蹦子的老大爷大吃一惊:“我还是第一次拉住馨雨心愿的,稀罕稀罕。”

“看您这话说的,有钱的就不兴换换口味了。”

“是是是。”三蹦子一路左拐右窜,眼瞅着快到了馨雨心愿了,前面正好就特么给堵车了。

这把我给上火的,一寻思,要不直接把关一鸣给拉下去走过去得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正好来了女警察,指着三蹦子就颐指气使:“这是你该走的地方吗?堵车就是你们这种三蹦子闹的!”

你特么讲不讲理啊,逮谁给谁甩锅呢,要不是堵车,我们至于给塞这吗?

不过为了不引人瞩目。我也就没废话,正要带着关一鸣溜走的时候,那个女警察忽然一把就抓住了我们:“你们俩说走就走走啊?告诉你们,乘坐这种车,助长这种三蹦子的不良行为,触犯了交通规则,你们也得罚钱!”

我日,我忍不住说道:“没听说过有罚乘客的啊?”

“那就算你今天运气不好,我就要罚!”那个女警察年纪很轻,说话也是盛气凌人的:“再说了,你光着膀子上街,影响市容,两罪并罚!”

有没有天理了还?

我闹了一肚子气,但现在时间紧迫,我没法子。正要掏钱去晦气的时候,那个女警察忽然一把抓住了蒙着脑袋的关一鸣:“你遮着脸干什么,给我看看你的脸!”

卧槽,这里到处都是人,关一鸣真要是露了脸。那非得引发骚动不可,哪儿还走的了!

我赶紧说道:“姑娘……”

“叫同志!”

“好好好,警察同志!”我连忙说道:“他,他有皮肤病,不能见光。您可别摸,会传染的!”

那个女警一听,当时就退了一步,但还是厉声说道:“你说什么我信什么?我让他把脸露出来看看,几秒钟的光怎么就见不了了?不检查。他要是通缉犯怎么办?”

你妈隔壁,我就没见过这么难弄的女人!

“真的,真的不方便……”

“不方便你们就别走了!”女警说着就拿出了对讲机,连珠炮似得说道:“董哥,这边有不配合检查的。你快过来,我看他们气势汹汹出言不逊的,恐怕不是什么好人。”

卧槽,我特么什么时候气势汹汹出言不逊了,你他妈的聋瞎啊!

而这个时候,因为堵车没事可做的人已经围了一圈,像是都挺好奇关一鸣为啥捂着脸,真特么的要是曝光出去,可太麻烦了,这年头的人们这么能造谣,真不知道能造出什么谣言来,袭警扰乱法规啥的,都不是啥好话。

我喘了口气,陪了个笑脸:“这样,我身份证给你看。给他担保……”

“我不用你,就用他!”说着,那个女警一把拨开我,用自己的警棍就要一下把关一鸣脸上的衬衫给拨下来,我心里着急,一出手没了轻重,就把她的手给扭过去了。

警察应该都是受过预防突发袭击的训练的,可我身手好,又是男人,她肯定是没法招架。大声喊了起来:“这个男人要袭警,快来人抓他!他,他还想着对我预谋不轨!”

我特么对妖怪不轨也不至于对你不轨啊大姐!

而这个时候,一阵环配叮当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回头,卧槽,一个男警察提着手铐要把我铐起来!

但是看清楚了这个警察,我一下就愣了:“董警官……刚才这姑娘……这同志说的董哥是你啊?”

董警官皱起了眉头:“扫黄的时候碰上你,上街打架的时候碰上你,现在袭警,还能碰上你,李大师,你整天都在跟法律法规作斗争啊!”

“不是不是,您看您这话说的,我是个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我赶紧说道:“您松开,有话我跟您说!”

董警官毕竟被我帮过,这才半信半疑的把我拉过去:“那个人出了什么幺蛾子事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