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大鹅/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转头一看,竟然是许久不见的李国庆。

“你小子是不是在县城过的挺好?”李国庆很亲热的对我说道:“上次不声不响你就不见了,张莹莹说来了个女人把你带走了,我还寻思着不能跟电视里说的搞传销的似得,把你给骗了吧?还说去找找你呢,卢旺达那胖小子倒是来了,说你在城里混的风生水起的,你看看,我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嘛!”

“让你挂念了,也是我不懂事,”我赶忙说道:“哥,实在是县城里一直有事,要不我早就回村了……”

“回村干啥,”李国庆摆摆手,视线也落在了花圈店那一片废墟上:“电视剧里老说的那个睹物思人,不就是这么个意思吗?济爷也不在这里,你从小过出去,跟我们这些本家也不亲厚。我们都理解,但好歹咱们身上流着的都是一个李家的血,你要是以后需要帮忙啥的,李家人总还是在的,啊。”

我心头忍不住也是一暖,点了点头:“我知道。”

这感觉。让人鼻子发酸。

“别说,你这一进城,气度真是不一样了,洋气多了!”李国庆端详着我,说道:“瞅你这穿着打扮,跟大明星似得。愣一看真有点像那个叫啥鸣的,最近村里小姑娘老迷他了,我看二丫她们全用那小子当手机屏保,有啥看头。”

那个啥鸣,以后真要是还能继续当屏保,可都得要托我的福了。

“咱们不扯这些蛋了。走,你小子一回来,咱们还不得吃点喝点,我那新买了一箱子勇闯天涯,给你放点冰块喝!”

说着,李国庆把我往他家里扯:“再给你?大鹅拌面条子吃!”

?大鹅拌面条子,那可是逢年过节才能吃上的硬菜,我连忙问李国庆是不是发财了,李国庆神神秘秘的一笑,拇指食指捻了捻:“小钱小钱。”

李国庆这个手势,在城里,叫“比心”。

我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那我真得去沾沾光,对了……”

话说到这里,我一下给剪断了,我本来想问的是,嫂子没了,你现在怎么样?可这个话题有点不好出口,毕竟这嫂子虽然是自己喝了百草枯,可其实是死于红杏出墙,怎么也有点不光彩。

李国庆听我话到嘴边留半句,还问我想问啥,我赶紧摆摆手,说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发的财,李国庆暧昧一笑,说秘密秘密,带着我就走。

一瞅村头的大树,我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哥,你先等我会,我好久没去拜干爹了……”

谁知道,“干爹”俩字一出口。李国庆拽着我的手猛然就给颤了一下,太阳穴上的青筋,也突突的跳了起来。

我眼尖,早看出来了:“哥,你咋啦?”

“没啥,你干爹那……你先别过去了!”李国庆怕我走了似得。死死的攥住了我的手:“先上我那去,一边吃一边说,你走了之后,村里可发生了不少事,我得跟你讲讲!”

我一下就起了疑心,村里出事了?瞅着挺正常的。能出啥事?

跟着李国庆到了他家,倒是吓了我好大一跳,这才多长时间,咋他家那小破房,就拆了给盖上二层小洋楼了?

那建筑风格也是相当的独特,中国式飞檐。配罗马柱,外带日式推拉门。

“怎么样,可还行?”李国庆看我目瞪口呆,还挺得意:“洋气啵?”

“那必须洋气,外国鸡!”

外国鸡还是李国庆小时候闹的笑话,李国庆本身比我大不了多少。有一回济爷带着我进城跟一个熟人做买卖,李国庆听着眼馋,就非得跟着去,济爷被他缠磨不过,就带着他去了。

济爷带着我们进了城,那个老熟人一瞅他带了俩孩子,就特地请我们吃的肯德基,吃完了回来了,李国庆跟村里小孩儿玩了命的显摆,说进城吃了外国菜,真他妈的香!比排骨都香,而且特别洋气。

村里小孩儿这个羡慕劲儿的,问他吃了个啥,咋这么洋气?

李国庆没记住肯德基具体的名字,愣住了,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我们吃的,那叫外国鸡!”

从此以后这话就在村里传开了,也就是“洋气”的代名词。

“行了行了,你小子啥时候也忘不了这个茬,想起来就他妈的要臭臭我,”李国庆又好气又好笑,进门就忙活了起来,现如今他的厨房也不是土锅土灶了。竟然也跟县城一样用上了燃气,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鸟枪换炮了。

等他忙活完了,把?大鹅和面条子端上来,香气四溢,我想起也挺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赶紧拿着筷子就夹。

大鹅的肉雪白脆嫩,酱汁搁了蒜末,粘稠喷香,甜里带辣,一口下去又烫又多汁,配上拌了鹅汤子的面条,别提多好吃了!

我迫不及待的扒进嘴里一口,烫的冒泪花,三口两口就咽下去了,再呼噜一口面条,就问:“哥,你快说说,我干爹那,还有村里,到底出啥事儿了?”

李国庆本来还想着吃完饭再说,可耐不过我缠磨,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实话告诉你吧,你干爹那,让人给砸了。”

“啥?”我手里的筷子一下就落在了地上,火气蹭的蹿上了头顶:“城隍庙一直好端端的,为啥会让人给砸了?谁这么大胆子,趁着我不在村里,也太欺负人了!老子非特么把他们家窗户给凿破了不可!”

我别的倒是可以怕,可从小到大,打架从来没怕过!

李国庆赶紧摆摆手,说道:“你也别这么冲动,听我把话说完了,这事儿吧,其实。其实也不赖那人,主要是,闹了邪事儿,他被逼的没法子了。”

“邪事儿?”我把筷子从地上捡起来,问道:“什么邪事儿?”

李国庆给我在大鹅上摊了点自制辣椒酱:“你认识葛三多不?”

我从小是在村里长大的,当然认识葛三多了,他不种地,是专门卖零嘴的,当然不是城里那种面包饼干啥的洋气货,而是村里人喜欢的五香花生,麻辣豆腐干,酱烧牛肉。卤水毛豆之类,都是他自己备料炒的,他们家邻居常年闻着他们家香气,说天天晚上不买点吃上,都能被逗出馋虫来。

村里人吃了这么些年,也没吃腻。

这个葛三多也不是他本名。而是他外号,因为他做的零嘴,一个糖多,一个香油多,还有一个,是芝麻多,做买卖不吝啬,人缘算是不错。

干爹的庙,是他砸的?我记得这个人闷声不语,平时没看出啥能耐,一天到晚光琢磨咋弄零嘴了,哪儿来的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砸我干爹的地盘?

有个理由还好。要是说不出啥来,我特么非把他们家炒锅给掀翻了不可。

李国庆就从头给我讲了起来,那天葛三多上邻村卖零嘴儿,生意不错,耽搁到了半夜,把货全出清了。他心情还挺好,晃荡着空扁担就往家里走,结果走着走着,忽然就听到身后有人低低的说了话:“真香,真香。”

葛三多一开始也没当回事,手艺人嘛。还感觉这算是被人夸奖,挺自豪的,还寻思后面跟了个与自己顺路的赶路人,就回头说了一句:“您了碰的不巧,我今儿的零嘴儿全卖完了,下次过你们这儿。我给你留点!”

结果这一回头不要紧,他这才看到,在大月亮的照射下,自己背后的大道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当时葛三多就给毛了,一身鸡皮疙瘩差点没掉下来,寻思自己别是遇上啥不干干净的东西了,拿起脚来就赶紧往家跑。

可他这一跑,身后那个声音却离着他越来越近,像是始终跟他离着没几步距离,不住的说着:“真香,真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