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鸡和狗/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把葛三多给吓的,那叫一个魂飞魄散,背着个空筐一通乱跑,跑的鞋丢了都不知道。

而他慌乱之中,也得听出来了,身后只有讲话的声音,没有脚步声。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还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听不出是什么玩意儿发出来了,强行比喻的话,有点像是一个拐杖在不住的点地面。

越是闹不清楚的东西,自然就是越让人害怕的,葛三多气喘吁吁的,用了平时赶路花费时间的一半,就已经跑到了家门口。

但是一到了家门口。葛三多忽然想到了一个更让人害怕的事情。

到家了……如果身后的东西,跟着他到了家里,那该怎么办?

葛三多跟老婆感情很好,这么多年了,他每次夜归。老婆在家里听到他翻过门口一个小坡的脚步声,就会出来迎接葛三多,这天也是一样。

家里的木头门在葛三多眼前缓缓的打开了,葛三多看到老婆细瘦的身体从门里出来,正张望着他:“今天咋回来的这么晚?莫急莫急。瞧你跑的都出汗了,给你烧的洗澡水都凉哩,你等一等,我再去烧一下!”

葛三多心里害怕,忍不住又回了头——要是他自己。可能他是有资格害怕的,可是在老婆和家面前,他哪儿有资格害怕?

他身为一家之主,那得护着这个家!

管那后面是特么个什么玩意儿,都绝对不能让那个东西进了家门!

这么想着,葛三多回过头去,望向了身后。

月亮地还是亮堂堂的,他身后跟刚才一样,还是空无一人,可是这次他发现,身后有个东西。

是个细细的,弯弯曲曲的东西,有点像是个柴火棍。

那个东西一下一下的点在了地上,直挺挺的跟在了葛三多身后,还真跟个拐杖一样,一点地,一点地的往前“走”。

葛三多从小也听过许多山野怪谈,知道受了日精月华,什么玩意儿都能变成妖怪,禁不住就闹了疑心,这特么的,难不成是柴火棍成了精?

而葛三多老婆看葛三多一个劲儿的往后看,也起了好奇心,拎着要装热水的桶子就要出来看看丈夫在看啥。

横竖只是一根柴禾棍……葛三多咽了一口唾沫,劈手就把老婆手里的柴禾棍给抢了过来。一下把那个柴禾棍给扣在了门槛前面,到底没让那玩意儿进了家门。

他老婆倒是被他给吓了一跳,连声问他是不是发了疯了,抢桶子干啥?

葛三多这才抹下了额头上的冷汗,叫老婆掌灯。把左邻右舍都喊过来壮壮胆子,看看桶里压进去了一个什么妖怪。

老婆莫名其妙,但还是按着葛三多的话做了。

那个时候都到了后半夜,邻居们本来睡的正香,被他这么一喊。本来不情不愿,但一听是啥“妖怪”,纷纷来了精神,套上裤衩子就出来了,问葛三多到底用桶抓了个啥。

葛三多这一辈子除了卖零嘴儿。也没干过啥大事儿,觉着自己逮到个妖怪,终于可以在村里扬眉吐气一回了,还挺得意,就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自称自己逮到了一个柴禾棍变的妖怪。

邻居一听都听傻了,赶紧让他把桶子翻开,大家伙都来瞅瞅这柴禾棍到底能变成了一个什么妖怪,葛三多跟变魔术的一样,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铁通给掀开了,可这一掀不要紧,葛三多心里一沉,一屁股就给坐在了地上。

那桶里根本不是柴禾棍,而是一个人的前臂骨!

那个前臂骨干干净净,光润洁白,真跟带着灵气似得,怎么看怎么邪!

而当着这么多人,那前臂骨也并没有跟葛三多说的一样蹦蹦跳跳起来,而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铁通下,一动不动。

村里人啧啧称奇,惊叹之余,倒是夸葛三多手艺好,这香味儿把鬼都给招来了,以后不能跟他叫葛三多了。电视里那种有名的菜不是叫“佛跳墙”吗?那葛三多卖的零嘴要是能注册个商标的话,不如就叫“鬼跳墙”。

葛三多吓得冒了一身冷汗,本来心里跳的突突的,一听别人夸赞他的手艺,他又高兴了起来,寻思自己闹半天这么大本事,还挺得意。

接着村里人问这个前臂骨怎么处置,葛三多想了想,就把那个前臂骨送到十字路口给埋上了。

我们村的风俗,就是早夭的,或者是没有来历的人要是死了,就会把尸骨埋在十字路口,意思是十字路口上人来,鬼也往,经常过阴差,烧纸什么的,不都是在十字路口上烧吗?这就是说,希望把他埋在这个四通八达的地方,盼着他早点投胎转世,算是送送他。

葛三多还给他烧了不少黄纸。

可是黄纸烧完了,附近也没起小旋风,有懂行的村民看见了,却没敢乱说话,为什么?因为有小旋风卷纸灰,才是对方领了你的钱,没有小旋风,就是对方不受。

本来就是孤魂野鬼,葛三多这么做合规矩,也算仁至义尽,那对方不识抬举。也没必要搭理他。

可是自打这事儿之后,葛三多家,就开始闹邪事儿了。

先是葛三多家的鸡,在鸡窝里面扑腾着翅膀就乱蹦跶,跟闹了鸡瘟似得,葛三多挺害怕,可是逮过来一看,倒是不像鸡瘟,紧接着,葛三多家的狗。也不甘寂寞,无缘无故就老冲着葛三多嗷嗷的叫唤,非常反常。

农村的狗都认主,你打它它都不带吭气的,更别提跟主人炸毛了。葛三多觉得挺纳闷,还把狗给揍了一顿,说白养这么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那狗却还是叫的声嘶力竭,左邻右舍都说不对劲儿啊,别是得了狂犬病了吧?闹得葛三多觉得还挺晦气,寻思不行明天给狗瞧瞧去,这特么鸡飞狗跳的,晦气不说,谁受得了这一吵。

结果到了第二天,葛三多家鸡还没怎么样。狗倒是安静下来了,葛三多还挺高兴,寻思省了一笔兽医钱,结果到了狗窝跟前闻到了一股臭气,狗在里面趴着一动不动。竟然给死了,而且瞪着两只通红的大眼,死的蹊跷,竟然是被狗链子给勒死的。

动物跟人一样,都是有求生意志的。这就是狗链子能拴住狗的原因,因为一憋得慌,它就不扯链子了,扯链子把自己活活扯死的狗,还真没听说过。

要真有也得是个从外面弄来不服管的野狗。这养了好几年的家狗,怎么就能这么死了?

葛三多心里纳闷,可也没法子,只好把狗给埋了。

而第二天,葛三多家的那些鸡,也全没了气,死的更蹊跷,一声不吭的,那鸡脖子就被人给拧断了,一滴血都没留,就死在了上锁的鸡笼子里——可鸡笼子根本容不得一只手穿进去,也不知道是咋拧断的。

葛三多见状跳了脚,鸡的尸体还在这,可见对方不是要吃肉的狐狸黄鼠狼,甚至杀他的鸡,恐怕什么都不为,就是想给葛三多添堵,农村人都知道,鸡过年能吃肉,平时能下蛋,没事谁舍得杀?

弄死人家的鸡,就跟砸人家玻璃一样,损人不利己。

葛三多寻思着,肯定有人不知道为啥记恨他了,才这样暗中报复他。

但自己做买卖老实本分,从来也不给人缺斤少两,咋能有人记恨自己呢?

葛三多拿定了主意,就跟老婆商量,他再买几只鸡,晚上他得蹲在这里瞅着,看看到底谁跟他不对付,要跟他耍这种没屁眼儿的阴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