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前臂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晚上,葛三多藏在了鸡窝后面,大气都没敢出,那天夜里特别安静,葛三多盯着自家院墙,眼睛一眨没眨,因为昨天他没听到任何动静,怀疑那闹事儿的是从院墙上跳进来的。

可是一整个晚上,别说院墙了,门缝也没开过,根本没来人,更别说动鸡了,葛三多满腹狐疑,那人见好就收,不来了还是咋地?

到天明。眼瞅等不到,他才从鸡窝后面出来,伸了伸懒腰,还挺懊恼白特么的搭上一晚上,就让他老婆给他准备点洗脸水啥的。

可是喊了半天。他老婆一直也没出来。

葛三多心里纳闷,平时他女人是很勤快的,从来不贪睡,今天也不知道咋的了犯懒?

他进屋一看,一下就傻了眼。

他媳妇脸憋得青紫,大眼跟昨天被链子勒死的狗一样瞪着通红,鼻子口淌血,脖颈子上还有几道细细的手印子,显然已经被人给掐死了。

葛三多先掐了自己一把,还疑心自己是不是做梦呢?可是掐了半天自己也没醒。“嗷”的一嗓子出来,人就晕过去了。

等他再清醒过来,男子汉大丈夫,也哭的撕心裂肺,邻居被他的声音给招来了。疑心他们家出啥事儿能这么嚎,不能新买的鸡又死了吧?

等上屋里一看,先露头的几个邻居全吓得瘫在了地上,有胆子大的就靠过来,问是咋回事,难不成是两口子吵架了,葛三多失手把他老婆给掐死了?

可眼尖的发现了,葛三多老婆脖子上的掐痕,不对劲儿。

怎么个不对劲儿法呢?掐痕应该是手指头留下了,宽度也得跟手指头差不多,可是那掐痕细细的,只有手指头的一半。

没有活人会拥有那么细的手指头。

而且那掐痕的淤血深浅不一,如果是人的手,那有皮肤覆盖,肯定是平滑的,这个痕迹说明,那东西是坚硬,不规则的。

寻思到了这里,傻子也明白了,掐了葛三多老婆的。不是人手,而是人的手骨。

而前一阵葛三多鬼跳墙,铁桶扣前臂骨的事情,大家也都还没忘。

再一细想,什么东西能拉紧狗链子?什么东西能透过鸡笼子的缝隙钻进去?

前臂骨可以。

而鸡和狗按理说都是家宅里面能够辟邪保平安的家畜。所以前几天才闹腾个不休——不是发瘟,而是给主人危险的警告。

那东西惧怕这些鸡犬,可不是把它们都给磨死了!

家畜磨完了……就轮到人了。

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葛三多,有明白事理的劝他,你肯定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了。而现在死者已矣,还能咋整,赶紧跟那个东西去谢罪,不然,恐怕还有别的灾祸。

“灾祸?”葛三多咬紧了牙。一把将脸上的眼泪给抹下去了,目露凶光:“我他妈的媳妇都死了,家都没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妈了个逼的,我去找那个玩意儿去!”

说着。跌跌撞撞,奔着十字路口就跑。

十字路口上车来车往的,那天正好有一家人盖房子,请了几个砂石车,正爆土扬尘的在十字路口穿梭呢,葛三多疯了似得就扑上去了,倒是把那几个司机给吓了个好歹,还以为是碰瓷的,连声说都是本地的都是本地的,让他高抬贵手。

撵葛三多的村民们都赶上去,指挥了那几个司机赶紧倒车腾地方,现如今葛三多这小子不要命,别把你们也连累了。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眼瞅葛三多跟个疯子似得,谁能不怕?司机们也不想惹事,赶紧把大车都给靠边停了,只见葛三多伸手就往埋葬那个前臂骨的地方挠,挠了半天,终于把装着前臂骨的那个铁桶给掘出来了——按着村里的规矩。尸骨入土必有葬器,也就是得把东西密封在棺材一类的容器里。

当时葛三多就把前臂骨装进了那个铁桶里,给铁桶盖上了盖子。

现如今那个铁桶上的盖子还是好好的,葛三多当然就把盖子给打开了,说要把那玩意儿给挫骨扬灰,但是打开盖子之后,他傻了眼,那个桶虽然还跟刚下葬一样是密封的,可是那一段前臂骨已经不见了。

葛三多一把将那个前臂骨给扔在了地上,跳脚就大骂了起来:“我他妈的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凭什么来祸害我?”

而这个时候,他媳妇娘家的人也知道了这事儿,哭天抢地,倒是把矛头指向了葛三多,报了警,说葛三多有可能杀了媳妇,还把凶手嫁祸给一块莫须有的前臂骨。

派出所的民警那肯定是不信这种怪凌乱神的,一你没不在场证明,二你杀人最有条件。不逮你逮谁?

可不是就把葛三多给拉到派出所去了,据说葛三多在里面很吃了一些苦,关在里面的混混听说了他这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跟他叫杀媳妇嫁祸鬼的,全把他当成傻逼欺负。

后来证据动机都不足,而且派出所的也察觉出来,“致命凶器”确实不简单,葛三多的亲戚趁机把他给保出来了。

回家之后,人人都劝他,别跟那东西置气,死了的东西是认死理的,不知道你怎么得罪的他,你去给他陪个罪,说不定它就放过你了,要不你又是没了媳妇。又要吃官司,日子还咋过?

葛三多也硬气,说那特么的就不过了!他先是跑到了城隍庙去告状,但是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他心一横,不是自己找不到那玩意儿吗?那就让专业驱邪的来找!

这个时候,济爷已经离开了这里,当然是没法请了,于是他想方设法,从别的村请来的看事儿的报仇。结果其他看事儿的一上这里来,就赶紧摆手说他们道行浅薄,实在管不了。

葛三多简直是走投无路,零嘴儿也不卖了,整天喝酒。还攥着个炒勺,打算再看见那玩意儿,就把那玩意儿给拍下来。

结果有天晚上,他正喝着酒呢,他媳妇忽然掀开了门帘子,进了屋。

葛三多一瞅他媳妇就给愣了,连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他媳妇抹着眼泪,说回来就是想劝劝你,人死不能复生,你得好好过。那个东西你斗不过,别斗了。

葛三多一听火冒三丈,立刻说那也不能让他媳妇白死,并且反应了过来,连声让他媳妇去阴司里面告城隍。非得讨回来一个公道不可!

谁知道,他媳妇摆了摆手,说这个公道讨不回来。

葛三多纳闷,刚想问她媳妇凭什么,忽然外面鸡叫了起来,他媳妇脸色大变,奔着外面就走,他赶紧去抓他媳妇,结果在门槛上跌了一跤,一睁眼,发觉天都大亮了,这好像是个梦。

可他反应过来,自己明明是在床上睡的,咋能趴在地上醒过来?而且,还趴在门槛上。

葛三多一琢磨,醒悟过来,肯定是城隍庙里的阎王小鬼白吃供奉不干事,欺负软的怕硬的,诚心不给她媳妇一个交代。

想起他媳妇受的委屈,他就火冒三丈,加上宿醉的酒气冲头,他提起了自己的炒勺,就冲到了城隍庙,把里面的阎王判官,小鬼大鬼,给砸了一个洗稀巴烂,小翠本来疯疯癫癫的在里面吃贡品呢,一瞅他比自己还疯,吓的跑出去哭了半天。

而葛三多砸完城隍庙,大家都害了怕,说你得罪了鬼神,还想要活路吗?他说他不怕,这些鬼神一天不给自己个交代,自己就一天不走了,待着城隍庙,替那些鬼神做阎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