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欠我的/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嘚嘚”的声音,是这东西发出来的。

愣一看,那东西确实很像是个柴火棍,可是等它从一明一暗的月光之中露了头,就能看出,这东西确实是个前臂骨,手腕在下,手掌在上,一跳一跳的从院子往屋里来,随着跳动的力度,指骨相撞,这才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响声,在一片寂静里,特别让人瘆得慌。

雷婷婷和陆恒川见怪不怪,唐本初都瞅直了眼。禁不住拽住我,低声问道:“师父,这算是个啥?白骨精啊?可白骨精也是整的,没听说过半截子骨头能成精啊!太特么吓人了!”

“这个东西看上去跟行尸的原理差不多,那就是死者阴魂不散。附着在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我说道:“不过一般为了行动方便,都会留在身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厉鬼能上一只手上去。”

“嘎吱……嘎吱……”那木头门是关着的,一阵抓挠的声音响了起来,刺的人满脑袋起鸡皮疙瘩。

接着,木头门缓缓的开了,那一节前臂骨挤了进来。

现在,那前臂骨没有直立起来。而是靠着手指骨的力道,跟抓东西似得,一曲一伸,拖着手腕在地上“爬”了起来,月光洒在了那个东西上面。那骨头确实亮晶晶的,看着让人遍体生寒。

“嗦……嗦……”那骨头一点一点的往前蠕动,动静简直轻不可闻,要不是刚才在院里就注意到了他,可能现在我还没发现呢。

显然,这东细不仅邪,还猴精,它改了动作,也是不想让躺在床上的葛三多发现它,好来个出其不意。

这么狡猾,真成了精了?

眼瞅着那个前臂骨攀援着,跟个壁虎似得爬到了炕上,轻轻顺着炕沿,奔着葛三多的脑袋就给爬了过去,紧接着,跟条活蛇要咬人一样,五个手指骨全立了起来,猛地奔着葛三多的脖子就掐!

正这个时候,葛三多可能也给真睡迷糊了,还翻了个身。我则立刻扑了过去,一把就将葛三多推开了:“往里滚!”

葛三多可以说垂死梦中惊坐起,一下就给反应过来了,顺着炕里就滚了过去,那个前臂骨猝不及防。就给抓了个空,落在了葛三多刚才躺着的被褥上,接着,那个前臂骨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中了埋伏,一股劲儿奔着我就抓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货的速度简直跟神话传说里面的花狐貂似得,出手如电,连我都只看见了一个虚影,就觉得一道子破风声奔着我咽喉就来了。

雷婷婷和陆恒川看得清楚,雷婷婷一声“小心”喊出来。陆恒川已经要过来拽我了。

真要是等他们俩,我脖子上早被凿出吴哥血窟窿来了,确实,我没看清楚它是怎么过来的,可我反应也不慢。直接用内侧涂满鱼胶的铁桶从身后抄过来,直接把这玩意儿咚的一下给扣住了。

它不是埋起来了也能跑吗?我就看看把它粘在里面,它还能咋跑!

“师父,你这一招太妙了,周全周全!”唐本初窜了出来:“幸亏你还准备了鱼胶,真管用!”

说起来,我自己也吃过鱼胶的亏,在姜师傅那被鱼胶困的动都动不了,是深深知道这玩意儿的能耐,加上姜师傅知道我是做买卖的时候用,特地还在鱼胶里面给我掺上了辟邪的海盐,更是无往不利了。

果然,那个前臂骨的手臂一侧,被牢牢的粘在了桶底子上,一看真像是个扎了根的树。

“当,嘎吱嘎吱……”像是困兽落入了陷阱,这个前臂骨一开始疯狂的在卤水桶里挣扎了起来,听着那个声音就特别让人牙碜,我踹了那个桶一脚:“给我消停点。”

那个前臂骨像是被我的煞气给镇住了,先是安静了一下。紧接着,又跟疯了似得继续蠕动了起来,瞅那意思,想靠自己的力气把这个铁桶给掀翻了——可就算掀翻了,这货也出不来,鱼胶的能耐,我亲测有效。

现在这货也是瓮中之鳖了,葛三多一咬牙,回头就要找砍刀把前臂骨给砍碎了,我赶紧拉住他:“你干啥?”

“我。我报仇!我非得把这玩意儿给碎尸万段了不可!”葛三多早含了双目眼泪:“我老婆平时连个蚂蚁都踩不死,一辈子老实巴交,凭啥被这个东西欺负!”

“你傻啊?”我说道:“你忘了,你媳妇被这货给拉走了?要是你媳妇被困在哪儿,误了投胎,可永远都只能当孤魂野鬼了。”

“啊,对了,我咋把这一茬给忘了!”葛三多一拍脑袋:“这,这特么的是绑架啊!”

说着,他就转身瞪向了前臂骨。骂道:’我特么好心好意给你葬在十字路口送你投胎,你可倒好,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不光是救回你老婆,”我接着说道:“你难道不疑心,这东西为啥要害的你家破人亡?”

“我也疑心,可这玩意儿,他不就跟电视里的杀人狂一样,变态,逮着谁害谁吗?”葛三多忙说道:“我们家破人亡,也就是因为我卖零嘴的香味儿,把它给引来了吧?”

“那不可能,你们之间肯定有因果,从那个“没”字上就看出来了,一个几,一个又。都说明你们不是初次见面,而是之前就打过交道,只是你忘记了而已。”我答道:“再从你老婆的态度上看,如果不是怕这个东西,那就是对这个东西有所亏欠,才不肯上阴间告状,也不让你讨公道的,这事儿的前因后果,不能不弄清楚了。”

这是我们先生之中的行规,既然出手给人办事。那必须就得明白原委,不能给人算了糊涂账,人在做天在看,这也是天职,多凶的邪物也不能冤枉。多善的人也不能包庇。

“那,那咋看这个前因后果?”葛三多被我给镇住了:“这玩意儿,能说吗?”

“不说,就逼着说。”我就说道:“我记得你做酸泡菜的时候,在家预备了不少陈年老醋,你把那些醋给我拿过来。”

“醋?”葛三多一听,赶忙上厨房就把一个瓦坛子给抱过来了。

一揭开那瓦坛子,那味儿蹿的,酸的这叫一个正宗,搞得人人胃口里都像是冒了酸水。唐本初赶紧捏着鼻子缩在了我后面:“师父,你要这个干啥?我可没听说过,这醋能辟邪啊?

“醋是不能辟邪,可醋能泡骨头,”我说道:“你也别躲着了。把这坛子醋,给我灌到了桶里去,把这个骨头没过去。”

眼瞅着唐本初还是不明所以,雷婷婷笑着说道:“这你都不知道,醋能把骨头给软化了,要是长期把骨头给泡到了浓醋里,那东西自然也就……”

葛三多本来就是做零嘴买卖的,当然懂这个,当时就一拍手:“绝!真绝!把这个玩意儿给泡软泡化了,看它还怎么害人!”

果然,话说到了这里,里面的骨头也不那么玩儿命抓挠了,而是呆愣了下来,打了个手势。

我一看那个手势,倒是愣了,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欠我的,还给我”。

欠?我看向了葛三多:“你仔细给我想想,你有没有欠过人家啥?”

“那绝对没有!”葛三多脑袋跟个拨浪鼓似得可劲儿摇:“我这辈子没跟别人借过账,只让人家赊欠过,一分没有一分没有!”

“不一定是钱,”我看着那个手势:“有没有人情,或者是对不住人家的地方?多小的也算,你给我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把这个前臂骨的执念给消了,事儿才算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