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送明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像是人的东西,已经不是人了,手往屁股头上一推,屁股跟个火箭似得一跃而上,呼啦张开大嘴就要咬那个东西。

没成想那个东西“嗷”的一嗓子叫出来了:“我操他大爷了,哪儿来的狗哪儿来的狗!”

我一听给愣了,赶忙喝了一声:“屁股,坐下!”

小时候养狗我就有经验,你让它坐下。比让它停下反应更快一些。

屁股本身就很灵,摧枯拉朽的气势戛然而止,一下就刹车坐在了地上。

我走过去,看见了一个小青年。

那个小青年身上穿着个很过时的文化衫,满头满身都是尘土,头发有点长,油腻腻打了绺,正半爬不爬的从地上望着我,满脸惊惶,整个人像是一个没洗的拖把。

我跟他四目相对了几秒。还是我先开了口:“你谁啊?”

“我,我……”那个小青年楞了一下,可能看我岁数不大,也硬气了起来:“你又是谁啊?你他妈的毛长齐了吗,跟你爸爸颐指气使的。你跟谁混的?”

我没搭话,回头对屁股说:“起来。”

屁股一抖身上的毛,虎视眈眈的就过来了,两只狗眼小灯笼似得盯着那个小青年,露出了雪白的獠牙。

那小子倒是很知道眉眼高低,赶紧拱手求饶:“哥,是小弟不懂事,你别跟我计较,我毛还没长齐呢!”

“好说,”我瞅着他:“你是谁,叫啥名字,哪儿来的,上这干啥?”

那小子一寻思,眼珠子咕噜噜直转:“哥,你是便衣啊?”

你丫挺有经验的嘛,估计没少被便衣这么问。

接着这小子就从实招来,说他叫杨二阳,住商店街后面,靠给古玩铺子供明货为生。

所谓供明货说着好听,明货是啥?就是冥货,也就是死人用过的东西——古董。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古董值钱谁都知道,而古玩店这些古董从哪儿来呢?当然是从别人手里收购过来,而收购也分两类。

明面上的收购古董,东西的来历知根知底,是做买卖,暗面里的收购古董,你不能问人家送来的明货是哪里来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叫供明货。

当然了。这种供明货的来源一般就不干净了,有的是倒斗从人家坟里刨出来的,有的是小偷小摸从哪偷来的,只有供明货的人自己知道。

说来也巧,我门脸旁边的古玩店老板。就是他供明器的对象,说着指着屁股说,他自己跟古玩店老板一起长大的,有一次去个村里收东西,结果拿了人家东西。被狗认定是贼,叫唤着追出去老远,所以打那之后全怕狗。

这下子靠着古玩店老板的关系,我们竟然勉强能成了熟人。

知道这一层关系,他这口舌是更润滑了。告诉我之所以上这里来,就是听说这里是个鬼屋,连研究人员都不敢动里面的东西,他这一阵缺钱,就上这里来他淘换淘换。看看有没有啥值钱的能带出去卖了明货,家里等米下锅呢。

刚才他在地上乱爬,也是知道这里是女主人的绣楼,想着摸摸有没有啥暗格之内的,能挖出点首饰钗环就发达了。

你娘,在下头看见的人影原来是这货,真是让人失望。

我忍不住“啧”了一声,但是一寻思,又追问了一句:“你上这里来,有没有听见其他的动静,比如说……”

“哥,你也是来往这里搞啥见鬼探险的?哎,多大个人了还信那个,我啥斗没倒过,见到的死人多了去了。真没碰见啥鸡鸣灯灭鬼吹灯,那都是小说里的故事,”杨二阳摆了摆手:“这里也是,充其量是个破屋子,哪儿有什么鬼。”

“我不是来找鬼的,我是来找人的。”我瞅着他:“你见过其他人没有?一个跟我差不多身材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五十多的半老老头儿?”

“啊,那是你同伴,你跟他们散开了是吗?”杨二阳眨巴了眨巴俩鼠眼:“不巧不巧,我还真没看见。我这不是,一门心思都在找东西上了嘛。”

真是笊篱淘米一场空,我没法子,只好带着屁股要下楼,而杨二阳夹脚跟了上来:“那咱们。做个伴儿,这里还真没什么东西,人多力量大,咱们往别处找找去,真要是能找到了。咱哥俩对半分,都是熟人,坑不了你。”

我摆摆手说对那些东西没兴趣,你要是愿意跟着就跟着。

谁说这个等苏园荒了,又是老太太又是小毛贼,再找找不定还有啥人呢。

结果等到了楼下,我一下愣了,雷婷婷和陆恒川还有唐本初,竟然全不见了!

卧槽,照理说不管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可能丢下我啊,难道……他们遇上啥意外了?

我心头顿时一紧,从破损的楼梯口上就给跳下来了,东张西望,却也没望到他们几个的身影。

难道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把他们几个给带走了?

唐本初也就算了。能把雷婷婷陆恒川一起带走,那老太太得是什么身手?

还是说……我这么一离开,我兄弟来了?

我立刻看向了屁股,屁股会意,低下了头,认出了一条路,领着我就跑。

杨二阳不知道发生啥情况,见我跑,自己也害了怕,以为警察还是啥的给追来了。一股劲儿的也跟着我跑了起来:“哥,咋了,哥,发生啥事儿了?”

我哪儿还有心情跟他解释,眼瞅着太清堂一帮人全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就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了,“我兄弟”到底是想怎么样?

屁股分花扶叶,穿过了绣楼后面的花园,领着我就到了一排后院,而后院的这些建筑整齐却朴素,应该是家丁们的“宿舍”。

屁股奔着那一排后院就去了,我刚想跟过去,忽然那个老太太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传了过来:“小伙子,别过去!”

我一回头,那个老太太正从一大排芭蕉后面跟我招了招手:“快来快来。”

我把屁股喊回来,冲着老太太就过去了:“我那些朋友呢?”

“是她们托我跟你带个话,说追你想追的那个人去了,让你在这里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老太太连忙说道:“还说,啥圈套的。”

圈套?我追问道:“追的是谁,你看见没有?”

“我这老眼昏花的,也看不清楚啊……”老太太接着说道:“是那个长得好看的小子先看到了啥,带着那个姑娘就要走,结果年纪最小的小小子也跟着去了。我本来也想跟着,可哪儿跑的了那么快,他们就让我留在这里,让我给你带个话……”

而这个老太太话还没说完,追上来气喘吁吁的杨二阳瞅着那个老太太,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眼里忽然闪过了一丝恐惧,连忙把我拉过去了,趴在我耳朵旁边,声音有点打颤:“李哥,这老太太谁啊,也你同伴?”

我摇摇头,瞅着他:“跟你一样,是萍水相逢,在这里遇上的,怎么了?”

“不对啊……”杨二阳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瞅着我像是不可思议:“我看见过这个老太太的照片,她……她……她明明已经……”

这小子知道老太太的来历?

我立马把他揪过来,压低声音问他:“在哪儿看见的,她是谁?”

“就,就在刚才那个绣楼里面,是个供起来的黑白遗像……”杨二阳的两排牙齿上下磕碰了起来:“她,她就是那个痴情的小姐,等苏园的女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